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国控诉
·控诉记210:美国警察和我们一起喊口号
·街头控诉记345:朱立创!你还欠我一个道歉!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
·法拉盛街头控诉346
·联合国控诉记209
·联合国控诉记347
·浙江冤民钟亚芳收到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的救命钱被谩骂威胁
·钟亚芳强烈要求杭州市中级法院院长翁钢粮等纠正惊天错案
·联合国控诉208:联合国前的一道风景线
·联合国控诉记348
·联合国控诉记207
·维稳,大东亚共荣目的一样
·中俄军演,彰显奴才卖国嘴脸
·联合国控诉记349
·街头控诉205:又来了一条共狗
·控诉记204:会开完了,国家也完了!
·联合国控诉记206
·乌克兰人民引领取缔共产党的世界潮流/杜阳明
·联合国控诉(203):纵火犯岂能成消防员
·联合国控诉记350:又一个官倒公司!
·联合国控诉记202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51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52
·街头控诉201:我们的口号深入人心
·联合国控诉200:纪念柏林墙倒塌24周年
·联合国控诉199:绝不能让中共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联合国控诉199:绝不能让中共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联合国控诉记353
·联合国控诉198:中共国应该站在世界人权法庭的被告席上
·联合国控诉记197
·联合国控诉记19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5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19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193
·【中國控訴】讓天安門的詩回到天安門!(視頻)
·联合国控诉记355
·联合国控诉记192
·【中国控诉】同样的苦难,共同的使命
·【中国控诉】让天安门的诗回到天安门—中国控诉工作组华盛顿之行纪实
·联合国控诉记191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56
·联合国控诉记190
·警察佩枪是中共鼓励、褒奖随意杀人的升级版
·中共体制下的白衣天使、救死扶伤1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57
·中共体制下的白衣天使、救死扶伤2
·中共崛起是为了走出国门的全球战略1
·联合国控诉记358
·【中国控诉】纪念六四屠杀25周年:汪洋之上,漂泊屈子无数
·欧洲部会同荷兰民运界举行“六四”25周年纪念活动
·【中国控诉】屠城血渍未干涸,血拆冤辱惊世界
·大赦国际连续第二十四年举办六四纪念集会
·习总: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对吗?
·习总: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对吗?
·中共崛起是为了走出国门的全球战略2
·中国特色的阶级斗争聚焦点——广场革命的凝聚与瓦解1
·中国特色的阶级斗争聚焦点——广场革命的凝聚与瓦解2
·拍苍蝇、打老虎的反腐是换一批狗官——习李企图挽救党国的无用功
·【中国控诉】359:纽约地区纪念六四屠杀二十五周年大会纪实
·控诉记360:大赦国际特邀中国控诉出席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集会
·平反6.4昭雪法轮功一定不会是共产党
·控诉上海黄浦南京东路警署灭绝人性流氓恶警一潘浩
·联合国控诉记361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62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189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63
·街头控诉记188:人肉这个五毛
·韩正:你太无耻!
·联合国控诉记187:中共欺骗了全世界
·联合国控诉记364
·控诉记365:上海裘美莉6月4日起失踪至今
·联合国控诉记186:办证大厅里的奇遇
·联合国控诉记366
·"拆走一头牛,赔了一只鸡"习总您说:这公平吗?
·习总:欠债不还的政府是否很无耻!
·联合国控诉记367
·从敲锣打鼓迎解放到打倒中国共产党1
·从敲锣打鼓迎解放到打倒中国共产党2
·维稳是谎言欺骗,反恐是面目狰狞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68
·维稳是暴力手段,反恐是战争手段
·中共无情,人间有爱 控诉记369
·联合国控诉记370
·联合国控诉记185
·习总:"人民政府强拆你,你也不能出声"
·联合国控诉记371
·中共的反日宣传为什么激不起民族激情
·联合国控诉记372
·重新定义习近平的打老虎、拍苍蝇
·韩正把习近平的脸丢尽了
·联合国控诉记373
·“我们的懦弱让勇敢者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刘萍女儿廖敏月就母亲被判重刑
·紅色政權已成為全球公害——聯合國控訴紀實374
·韩正 下一个枪毙就是你!
·西藏“和平解放”的历史回顾担忧台湾的命运
·习总:领居和你的家人一起在联合国前控诉!
·出卖良心的红马夹:街头控诉记375
·共产党就是个爱情骗子——街头控诉376
·獨家:《環球時報》發布涉恐信息 被網友舉報
·图片
·图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今天是1月22日星期四。这几天的阳光格外灿烂,气温也不是很低,今年纽约的天气和去年相比较,暖和了很多,最适合我们每天站在室外搞维权活动的人群了 。

   

    早晨我刚起床手机的铃声响起,我打开话筒:“喂,早晨好!”电话的那头一位很熟悉的女士声音跟我说:“张大姐:我是钟亚芳,好长时间没和你联系了。现在我们的政府对我迫害更严重了,我和女儿的生活已经被彻底的断绝。这个政府怎么会越来越恶毒?习近平反腐的越厉害,可地方政府迫害维权人士的手段就越恶毒,这到底是为什么?上面说一套,下面地方政府做的又是一套,他们和习近平完全是在唱反调,你们说习近平知道吗?”

   

    我:“钟亚芳呀,现在是信息化时代,你一个小老百姓在中共这个媒体全面封锁,只能靠翻墙来了解外面信息的情况下,都知道地方政府官员所做的一切违法侵犯人权的种种事例,习近平怎么不知道?你要多听听‘美国之音’和‘法广中文’网等一些专家的评说,就可以了解习近平的做法到底是为什么?老百姓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又是为什么?其实,反贪官与老百姓没有任何关系。反贪官缴获这么多的钱,不但没有解决老百姓的任何问题,相反,民运、维权人士被迫害的比任何时候都多,连八十多岁的作家铁流老人都不让发表一句正义的声音,将其投进监狱你说习近平的反腐是为谁而反的?”

   

    钟亚芳:“张大姐呀,我都知道,可我不敢说呀!只能违心的说,上面不知道下面地方官员的胡作非为,因为你们在国外可以说真话,我们已经被迫害的走投无路了,哪敢说真话呀!”

   

    是呀,这让我想起我在上海的2008年8月28日和不到一星期的9月2日的一天,仅仅因我在博讯网上揭露上海市闸北区政府时任官员将我们家的土地一分钱不收,送给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家族,被闸北区公安分局传唤,被带到公安分局关押、审讯……。

   

    2008年8月28日,中午12:30分左右,我所居住屋子的大门被敲咚咚咚地直响,丈夫(田宝成)急于忙着去开门,当打开房门一看,此时的四名警察已经闯入屋内,我还在房间里没有出来。这时只听到丈夫说:“没有手续她不会跟你们走的”。其中一个警察说:“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也是执行公务”,我丈夫说:“既然是执行公务,那就应该按程序办事”,接着一个叫吴军的警察不得不打电话向上级请示,说:“没有手续张翠平不肯跟我们走”,请示完以后,吴军拿出一张传唤单叫我在上面签名,我要求他们也签,吴军满口答应:“我们会签的”。但在他签完字后,却把签名的那部分撕开自己收起来了,留给我的是一张没有签名的传唤证,此种情形下我坚决不跟他们走,吴军不得不再次打电话向上级请示,最后吴军说:“领导不同意我们签名,一定要叫你跟我们走”。 从这方面就可看出一个不小的笑话,警察办事既然是按程序办,为什么连一个简单的传唤证,也要一只只电话向上级请示呢?宝成他一向都是依法配合他们的工作,最后在其强势下我不得不跟他们走了。

    没有警察签名的传唤证

    大约至下午14:00左右,我被带到上海闸北公安分局的二楼特审间,一名年青的警察拉过一张审犯人用的凳子,这种凳子的前面有一根挡板横在前面,其中一头是可以活动的,固定的那头尖尖处装有一个一只手的手拷,我不理他们,坚决不坐,后来一名钱姓警察(警号:032247)说:“重新拿一个凳子给她坐”。

    我坐下后,才开始接受如下的询问:

    警察:张翠平,你知道吗?有人在博讯网上冒用你的名字,发布不实信息。

    我:保持沉默

    警察:有人在网上冒用你的名字发布不实信息,你有什么看法和想法,你跟我们谈谈。

   

    我:不知道!

    警察:你知道吗?你诽谤的人他们也是公民,你传布的不实信息,他们要告你,你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

    我;保持沉默

    警察:网上发布的不实信息是谁叫你写的?你把他说出来!

    我:保持沉默

    警察:博讯网上的那些不实信息是你写的吗?

    我:保持沉默

    警察:是你丈夫,你就说是你丈夫,是谁,你就说是谁,跟你就没有关系了。

    我:保持沉默

    做笔记的张姓警察(警号为033751)突然发起火来,用上海话对着我叫起来:“问你什么你都说不知道、沉默,那你劳教过你知道吗?……”。

    我愤怒地看着他们。

    警察:你最近和什么人在一起?和什么人经常联系?……

    我问他们:你们是什么警察?你们应该是保护人民的,你们明知道我没罪还一次次的迫害我,你们还有良知吗?……。

    在反复被询问了几个小时无果后,他们才把我送回了住处,到住处后已是晚上的十九点了。

    那时,正是即将召开中国共产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的前夕,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的重要时刻。十一国庆即将到来,首都北京正在进行紧张的庆典前的准备工作,为防止维权民众依法上访汇聚在北京,早已先后不断有访民被政府抓起来,有的甚至已被处以刑拘、劳教、逮捕等……

    中共一再宣传境内外有敌对势力和恐怖分子,而中共自己其实就是国内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他们自己就是最大的恐怖分子,无论是开大小会议,都会掀起一轮轮不同程度的,对访民们和异议人士的打压,他们从来不惜投入大量的金钱与人力,目的就是为阻止访民不得进京上访,却不舍得把这些钱投入用与解决老百姓民生类的问题上,特别是“严重侵害群众切身利益”的事件得不到应有的重视。

    他们在国内的媒体总是无休无止地给自己脸上贴金,为自己歌功颂德,而中国老实巴交的百姓们天真的信以为真,而只是为了自身维权的访民们过的是怎样的生活?每当有“敏感”时段,访民会被政府想到以各种方式,不仅会安排“旅游”,或专人监控,也不得不生活在诱惑与恐怖之中,因为访民们永远也不可能知道,说不定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忽而被莫须有罪名,被借口、被冤枉、被传唤、被软禁、被打死、被拘留或被抄家、被判刑、……!

    2003年10月10日,我被以“集会示威”罪刑拘,后被劳教一年,丈夫被劳教一年零三个月。2007年6月2日,即将在上海召开的“六国蜂会”期间,我又被劳教一年半,丈夫被判刑二年半!不仅我夫妇俩整天生活在这种无形的恐怖之中,包括我们的家人也整日生活的惶恐不安,唯恐每次有警察来找我们时,他们比我们还害怕!

   我们夫妇俩在国内经历一切,也是现在国内所有异议人士以及所有访民所要面临的一切!

   

    基本人权是保护人免受恐惧的权利!本应信赖保护人民的“人民政府”,却成了人民心目中实实在在的恐怖分子!!!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2015/1/23

   控诉人:

    张翠平347-925-4778

    江 琴630-306-9496

    杜阳明(上海)

    毛海秀(上海)

    裘美莉(上海)

    徐义宽(上海)

    朱黎斌(上海)

    刘啟孚(日本)

    王国兴(荷兰)

    林东漪(荷兰)

    陈和平(西班牙)

    汤志敏(比利时)

    潘 晴(澳洲)

    孙宝强(澳洲)

    兰 炜(丹麦)

    王新军(丹麦)

    王明珠(芝加哥)

    周 重(北京)

    孟建伟(山西)

    张文和(北京)

    徐崇阳(北京)

    梁丽婉(浙江)

    徐桂珠(浙江)

    朱彩花(浙江)

    安志新(纽约)

    王丽莉(纽约)

    黄洁玲(纽约)

    王中天(纽约)

    陈春野(纽约)

    陈寒涛(纽约)

    侯志银(纽约)

    冯仲林(旧金山)

    彦 鹏(纽约)

    曹 晗(纽约)

    梅 松(台湾)

    陈忠和(荷兰)

    森英•斯顿(纽约)

    中国控诉,控诉中共!

    同胞们,抛弃幻想,珍惜生命,战胜恐惧,和我们一道把自己的冤辱告诉全世界!

   

    我们中国控诉组织的官方博客是http://www.zhongguokongsu.blogspot.com欢迎访问和留言,您可以随时和我们联系,我们的电子邮件是[email protected] 把你的冤辱写成文章传给我们。

    (中國控訴編輯記者:李朝陽、安志新、王莉麗、王中天)

(2015/0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