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曾节明文集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现在又到了羊年的岁首,二十四年前的羊年,也在这个阴寒的月份,不到四十八岁的女作家三毛,在台北荣总医院病房的卫生间,用一条丝袜告别了这个世界。
     丝袜是女性美的深邃象征,三毛以丝袜了结今生,颇有些以身殉美的意味。
   


     三毛走的时候,笔者正值高中,不久前才从女同学的课桌上接触到《撒哈拉的故事》,稍微翻翻,便读得出了神,初闻噩讯时正在桂林中学做课间操的操场上,抬头望那铅沉沉的隆冬天空,有过一丝惊叹:她笔下的生命是多么美好啊,她自己为什么要走呢?
     直到多年后才发现,三毛这一走非同小可,恰如黄鹤展翅而去,留下了一片没有来者的美丽荒野,颇有“一灯常灭千年暗”之兆。在迄今为止的现代女性作家中,唯有三毛突破性别的局限性,如野鹤一般飞入了一个广阔的的浪漫世界中,三毛创造了浪漫美的深远意境,这是迄今为止所有华人女作家未达到的高度:丁玲半推半就地被极权政治奸污;张爱玲羁绊于自恋的世界。。。琼瑶则是与三毛相对的典型,毕生局限于“你侬我侬”的小女子境界,因此,以《在水一方》、《情深深雨蒙蒙》为代表的作品,引人却难动人,更无法隽永,而琼瑶迷们,永远是花季打工男女,和半老的徐娘。
   
     曾记当年暑假,在桂林七八月份的炎炎暑热中,在草席上读《撒哈拉的故事》、《雨季不再来》所感:那些个活泼、率真、清新的段落,恰如窗外烈日下那浓密细叶榕摇曳轻拂的凉枝一样,于火烧火燎的滚滚尘世间拂过一条条慈乐的绿意,而我的心,早已追随那漫漫的驼铃声,浸浴在那遥远荒漠的一泓甘泉中。
     而夜读三毛的作品,有如聆听叮咚的山泉,也像仲夏夜于桂林的花桥桥头纳凉时,飘转而来的一缕缕木吉他和弦,如八月的桂花那般的磬香。。。。。。
   
     三毛的文字是纯美的,但又不仅仅是美;三毛的意境是浪漫的,但又不仅仅是浪漫;因此理解她的人太多,而太多的人感动于她的巅峰歌词——《橄榄树》,其中有人们耳喻目详的: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清流的小溪,
      为了那梦中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而三毛说:“如果流浪只是为了看天空飞翔的小鸟和大草原,那就不必去流浪也罢。”
   
     三毛的流浪是为了自由,她毕生都在流浪;她表面很西化,却不属于任何传统,她飘然如意识流,就象五月的风一样,带着蒲公英,带着花香与草香,四处游荡,从台湾到地中海,从西班牙到撒哈拉,从撒哈拉到南美的森林。。。到处流浪。
     所以,同样是精神流浪终身的王洛宾,晚年与三毛的亲密缘分,绝非偶然,他们的灵魂是相通的三毛走后,王洛宾为三毛写下了《等待----寄给死者的恋歌》,歌中绝唱到:
   
     “你曾在橄榄树下等待又等待,
      我却在遥远的地方徘徊又徘徊,
      人生本是一场迷藏的戏,
      且莫对我责怪,
      为把遗憾赎回来,
      我也去等待等待等待。。。”
   
     自由是最美好的,但诚如老子所言:“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由于肉身的拖累,尘世中的自由总是局蹙的、不尽人意的,而若缺了善,最美好的自由,亦有可能成恶之花。
     通灵的三毛,似乎悟到了这一点,在生命最后的几年,她把稿费的六成,捐给了慈善机构。
     我始终不认为三毛死于自杀,因为彼时的她,已没有自杀的理由和冲动。医院的检查已经排除了癌症,她曾对母亲说,她出院后要做一名修女。三毛之死,应该是服安眠药后梦游状态的结果,她的死是一个意外。
   
     由此叹:为什么最动人的人,总是来去匆匆?莫扎特、普希金、徐志摩、陈懋平(三毛)。。。这大概是因为上帝怜爱他们,于是把他们领到更好的世界去了,以免在这个世界中太受累。
     据说,三毛在出意外的头一天晚上,曾向她打电话说:她看见病床前有一群带翅膀的小孩——此当是那冥冥中的主宰者派天使来接她了,要接她去另一个更好的世界。
   
     于此可见:活着不一定美好,而逝者亦未必可悲。君不见王洛宾歌声中永远的萨耶卓玛,在1954年逝去是多么幸运的事情,由此避开了“人民江山”的人间地狱,而她可怜的养父同曲,则在她身后惨遭开水烫头皮的“改造”。
     活着不一定美好,但是人应该活着,为的是向那冥冥中造就自己的力量,有一个交待,也就是说人不应该逃避自己的命运;为什么?依照佛教的说法,理由是:“若问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三毛一生远离“政治”,但在告别红尘的不久前——1990年四月,却独为柴玲写下了《给柴玲的一封信,漂泊的路怎么走?》,表达了对柴玲和她曾经所从事的事业的同情和关注,不知彼时正在全力打拼“美国梦”的柴玲有否读、有否思呢?
   
     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个女人都皈依了基督教,而且柴玲在皈依基督教后,原本如斗士般坚硬搏动的心,似乎变得柔软了起来;竟柔软得要原谅邓小平和李鹏了。。。结果受到反对派广泛的批评,此种“原谅”,实际上标志着她从政治反对领域的淡出,而转向依托于良知的心灵自由。
     随着宗教信仰的深入,她变得坦率了起来,敢于直面过去难以启齿的事情,甚至把她二十多年前被某知名人物强奸的事情公之于众,向这个如今在教会中已颇有权势的牧师讨要说法,而这种事情对于华人女人来说,是万万见不得人的“丑事”。。。。。。如今的柴玲,风姿早已消褪,老态毕显,但是脸上的线条却变得圆润了起来,也慈祥了许多,早不再有当年广场上的江姐——林昭之气。
     但过去的许多东西仍在她身上保留着,她容不得损害其“正面形象”的真实报导,对记者兴起报复性诉讼;她迄今不敢直面过去说过的错话、做过的错事。这很正常,因为柴玲从来就不是当年天安门广场上那尊高举火炬、双目直逼毛泽东像的民主女神,即使在她风姿最卓越的时候,也不象一尊女神。
     已然淡出反对政治的柴玲,并没有“闷声发财”,她迄今致力于中国妇女、儿童保护事业,且是迄今中国最为阴毒、最具破坏性、损害最广泛、且反对派最少关注的一项大暴政——“计划生育”政策的强力反对者,而是否尊重关乎人本身生产的生育权,恰是检验真伪宪政民主派的试金石之一。此即是她不菲的价值和强大的善根所在;这就是她的进步——柴玲已经突破了权力争夺的民运境界,而真的进入了“普世价值”的领域。
     柴玲正在走向博爱,这就是曾经把颓废和放浪当作浪漫的她,和三毛唯一的交集之处——都追寻自由、都变得博爱。因此,许多人骂柴玲,我却看好柴玲。
     
     回首三毛的人生终点站,很容易想起江青来。柴玲和三毛还有一道交集之处,江青这个与三毛完全分属两个世界的人,居然有着三毛惊人相似的结局,这实在是历史诡吊和戏虐的地方:
     二十四年前的羊年,在三毛走了四个多月后,五月十七日晚,被“保外就医”搬到秦城监狱“战犯洗衣房不久的江青,照常上床睡觉,这一睡却再也没有醒来——据说是吞服了平时攒下的安眠药自杀身亡;也有说是用攒下的手帕结成索上吊而亡;亦有说系被邓小平密令处死。。。和三毛之死一样,江青之死也成了谜团。
   
     虽然结局相似,江青却与三毛有着太多的迥然不同,两人恍若来自不同的星球:江青天性叛逆,读小学就因与老师冲突被开除,她天生一个“造反派”,是共产党实践斗争哲学的好材料;三毛看似叛逆,实际上却柔合,她不需要任何叛逆,她只是不属于任何传统,她与斗争哲学格格不入;“蓝萍”时期的地下党员江青,看似浪漫,实际上是放荡,与男人同居,就象喝水一样稀松平常;三毛的浪漫却不是放荡,而是追寻自由的精神流浪。
     同样是艺术追求者,两人最根本的区别在于:江青始终追逐的,是权势,艺术靠后;而三毛始终追求的,是真善美。。。而这些与政治有着太多的格格不入。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境界。
     所以江青连丁玲的半推半就都没有,她的爱,“赤裸裸”,她兴致勃勃千里迢迢地跑到延安,如饥渴似渴地扑进了极权权势的裆里。
     据说,诀别这个世界之前,江青又看见“主席”了,她留下的绝命书说:“主席,你的学生和战士来看你了!”就象当年她去延安如饥渴似渴地扑向毛泽东一样,她兴冲冲地跨进了地狱之门。
   
      江青的彻底毁灭,是一种恶之花的境界。她的可怜在于,早早地把灵魂抵押给了充满魅力的魔鬼,她没有半点机会。
   
   曾节明 成稿于2015年元月十六日凌晨于冰寒纽约州
(2015/0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