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為藏族姑娘才貝和五年來135位自焚者而痛心]
严家祺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南海的四种海域
·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中国也应当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克里米亞戰爭與中俄邊界問題
·
海外民运
·
·1993年海外民运大分裂旧文
·《苹果日报》文章《伦敦会见方励之》
·逮捕刘晓波更扩大了《08宪章》的影响
·零八宪章和刘晓波面对中国的“非人政治”(2009-12-25)
·中国民主党人的“千年刑期”
·中共當局三次迫害高瑜
·釋放王炳章!“釋放”王軍濤!
·嚴家祺:王炳章和時代廣場的鐵籠
·王炳章朋友遍天下,我们的心因王炳章的苦难而滴血
·维权律师是缔造中国法治的中流砥柱
·严家祺: 维权律师是缔造中国法治的中流砥柱
·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
·刘晓波和08宪章的精神永垂不朽!
·刘晓波永远与08宪章不可分离
·輓聯配空椅大華府公祭劉曉波
·刘霞的诗
·
新贴文章
·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政治十年一变(东部论)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严家祺谈钱钟书——致北京友人书
·什么是感觉的『死而复生』?什么是生活的『极简主义』?
·怎样看待中国金融的『世界接轨』?
· 博讯网址: http://blog.boxun.com/hero/yanjiaqi99
·人性并未泯灭,乌云镶着金边
·资本主义的弊病要用资本主义的办法来解决
·李洪林去世标志一个时期的结束
·“红朝”的皇位更迭类同“元朝”
·关于“民阵已亡”的声明
·政治气象学
· 转发中国国内谈“人生”作品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暴风雨後的晚霞
·傍晚暴风雨後的晚霞
·民主与社会公正:政府作用的比较分析
·就纽约召开中国前途研讨会致友人的信
·给半个世纪前老同学的信
·读严家其的哲学政治幻想小说
·地球的全球化与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被太阳吞没的命运
·沉痛悼念白玛旺杰先生
·严家祺長期寫作計劃
·12篇经济学金融学文章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策根源
·特朗普胜选的四大因素
·“青联”时期的胡锦涛
·外資撤離中國將成潮流
·“权力”往往放大了人的“动物性”
· 儒家和三大宗教的极简概括
·关于文章作者的说明
· “新舊重商主义”的四个共同点
·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摘要
·人类史上的三大灾难
·特朗普代表谁的利益?
·赵克强文章《韩国总统这活儿,真不是人干的》
·严家祺30年後的随想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1056篇文章目录
·文章目录——为存储网上而用
·政治从根本上来讲是人类的“动物行为”
·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严家祺:数字货币和全球总账本
·TG:把「贪官公敌」王岐山推上审判台
·超越唯物论和唯心论
·耶路撒冷的前途:一城两国
· 耶路撒冷可实行“一城两国”
·纽约世界日报:吳敦義將帶國民黨重執政
·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祖先是兄弟
·我们的邻居
·一位反对中国民主化的美国“埃里克”
·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严家祺:权力与权利
·郑和与哥伦布的对比
·海洋景色
·网路99.9%自媒体9大“自现象”
·论科学、历史和“想象世界”
·机器人时代的三大阶级
·严家祺:为孔老夫子加上三句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為藏族姑娘才貝和五年來135位自焚者而痛心

為藏族姑娘才貝和五年來135位自焚者而痛心。


   怎麼辦啊?讓才貝自焚的光喚醒中國和全世界的人們。
   盼達賴喇嘛回到中國、回到西藏,使連綿不斷的自焚停息下來。
   ——讀楊建利《因為她,我無法告別2014年》感想(嚴家祺2015-1-10)
   

   

世界屋脊烈火中的呼喊声


——杨建利、韩连潮编《浴火袈裟》序


嚴家祺


   2012-3-19(新世紀新聞網)
   达赖喇嘛和成千上万的藏人已出走西藏五十三年,迄今不知何时能踏上回家的路,而我们也离开中国二十三年,对藏人的离家之痛感同身受。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四日,我在巴黎 St.James Club Hotel 会见了达赖喇嘛,自那时起,我感到汉藏民族的命运是联系在一起的。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受到镇压,天安门母亲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和亲人,数以千计的人被投入监狱,共产党总书记赵紫阳遭到软禁,许许多多流亡者年复一年不能回到家园。但藏人的苦难更甚一层。雪域高原的人口相对较少,交通、信息传播的条件也与多数汉人居住的地区存在较大差距,因此,那里的镇压往往不能及时被外界所知,即使藏民掀起一波波的抗议,但因人数的相对弱势和汉人的冷漠而无法奏效,而只能一次次遭遇被镇压和清算的结果,汉人的党委书记,大权独揽,对藏人的统治,还含有民族压迫的成分,因此,藏人的悲哀与绝望更甚于抗争中的汉人。
   自焚是最深切绝望的体现,在我的记忆中,早在一九九八年四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军委总参谋长傅全有访问印度的第一天,在新德里绝食的藏人土登额珠就高呼“达赖喇嘛万岁!西藏万岁!”而自焚。二00八年藏区三月事件发生在北京奥运前夕,举世的关注未能改变在“奥运盛世”景象下,对藏人的压制也没有任何减缓。强硬的张庆黎走了,却没有改变中共治藏的铁腕手段,中共四代“领袖像”史无前例地被强行送进藏区寺庙,这是对藏人的宗教习俗的公然蔑视和侮辱。
   一九八九年达赖喇嘛对我说,佛教是一种“无神论”宗教。佛不是神。藏传佛教是藏人至高无上的信仰,达赖喇嘛是藏人心目中的圣人。无论达赖喇嘛是否掌握政治权力,达赖喇嘛作为宗教领袖在藏人心目中有不可动摇的崇高地位。中共对达赖喇嘛的攻击,也是对藏人信仰的攻击。二 00八年三月事件后,北京没有从政策的根本上寻找事件发生的原因,毫无根据地将其说成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分裂活动”。加上藏区掌握大权的贪官污吏借“反分裂”之名,极力掩盖藏区普遍存在人权侵害、文化语言歧视、环境破坏等种种问题。北京在对达赖喇嘛的攻击逐步升级的同时,加强对藏区寺庙的政治控制,对许多具有崇高地位的寺庙实行排查、关门整顿、来自外地的云游僧人被驱赶,所有寺庙被迫开展“社会主义、爱国主义教育”。北京对藏区的高压政策和对达赖喇嘛的攻击,使愈来愈多的藏人感到绝望。在中国境内的藏人,愈来愈把自己没有宗教自由和没有人权保障,与达赖喇嘛年复一年不能回到自己家园连在一起。这种绝望的体现是,不到两年时间,藏区连续发生至少二十起藏人自焚事件,自焚的藏人高喊着“让达赖喇嘛回到家园”而痛苦地死去。
   著名藏人女作家唯色说:有人把自焚视为自杀,這完全是一种贬低的看法。唯色引用高僧強巴加措格西的话说:“西藏僧俗自焚,完全沒有违反佛教杀生的教义,也沒有与佛法見解相违,更沒有犯戒。因為西藏僧俗自焚的动机与目的,毫无沾染一点个人私利的味道……是為了护持佛法,為了爭取西藏民族的民主自由的权益”,根本上是“为利他舍自身之菩萨行”。我们都不赞成自焚,更不鼓励自焚,但自焚是一种为引起人们注意表达愿望的方式,是在再也找不到其他办法表达自己愿望时、极其痛苦而无比刚毅的行为。伟大而可敬的二十位藏人,他们用自焚表达的最大愿望是“让达赖喇嘛回到家园”,这一声音已经传遍了全世界,让全世界多少人为藏人而痛彻心肺。
   我在写这篇文章时,似乎感到阵阵烈火的温度及其带来的伤痛。因此,我也要发出喊声,表达我内心的强烈愿望,让更多的人听到藏人的心声。杨建利请我为公民力量编辑出版的《浴火袈裟》一书写序,我觉得这本书的出版可以让人们更好地了解发生在藏区的这一系列自焚事件,并思考背后的原因。这本书收录了许多汉人人权活动者和作家的文章,收录了一些国家政府和非政府机构对藏人自焚事件的反应,同时也收录了中国官方对此的一些说法,这让我们可以更全面地来看这些事件。我觉得这样的出版工作是很有价值的。
   我和达赖喇嘛有过多次接触,我对他的智慧、幽默、悲悯充满敬佩。达赖喇嘛的威望不仅来自于他的非暴力主义、对世界和平、对传播藏传佛教的贡献,而且来自于他平等待人、平易近人、平凡而伟大的人格。在西藏问题上,达赖喇嘛认为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 他的“中间路线”是要求西藏在中国宪法框架下、名副其实的自治。达赖喇嘛这些主张得到海外华人的普遍认同和支持。达赖喇嘛还是一位藏传佛教的宗教改革家,他对科学的尊重、主张政教分离、推动流亡藏人社区的民主化,对今天的藏人社会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影响,而且将长远影响西藏的未来。
   作为一个政治流亡者,我谴责中共对汉藏等各族人民的人权迫害,并发出我作为一个六四流亡者的呼吁:
   第一, 让达赖喇嘛返回离别五十多年的家园,给藏人以真正的自治;
   第二, 停止监控和打压天安门母亲,重新评价天安门事件;
   第三, 遵守宪法,厉行法治;
   第四, 制订新闻法、政党法,尽快将政治改革重新提上日程。
   一个个藏人的自焚,一次次刺痛我们,我们再不能容忍这种悲剧屡屡发生的政治环境继续存在下去。让达赖喇嘛回家!让所有生活在中国土地上的每一个公民都享受到自由和人权的阳光普照!
   (2012年3月)
   (来源:新世纪新闻网)
(2015/0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