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马列教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
徐水良文集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2011年
2011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列教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

   

徐水良


   

2015-01-24


   

   
   所跟帖:张三一言:新中國人的獨我性唯一性排它性2015-01-23
   
   徐水良:马列教学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所以,两者可以轻易转换。
   
   马列教学的是一神教。只是因为当时一神教和宗教神学,在科学发展、启蒙运动和民主革命的批判、冲击、打击下,名声扫地。所以,马列教只好以无神论面目出现,把耶和华上帝换成马克思,把摩西、耶稣换成列宁或毛泽东,把圣经换成马列主义经典。
   
   其实,马列教完全继承了一神教的极权专制和一神教圣徒提倡的共产主义,包括思想和信仰专制,搞共产主义,搞政教或政信合一,意识形态治国,容不得不同意见或反对意见,咒骂、迫害和屠杀不同意见者;意识形态挂帅,不断挑起意识形态冲突;不断洗脑,其洗脑手段,包括造神神化,崇拜(歌颂),见证(讲用),忏悔(斗私批修),完全是一个模式。
   
   社会主义阵营崩溃,马列教失败,在民主运动批判下,马列教名声扫地。于是,一部分马列信徒,又马上变回一神教,以一神论取代无神论,把马克思换回耶和华,毛泽东换回耶稣。这个转换就完成了,大多数语言、习惯和专制思维,几乎都不需要改变,马列信徒马上就变成一神教信徒。
   
   这些一神教信徒,有部分成为一神教神棍,不断按马列教一神教习惯,宣扬他们极其偏狭专制的极权思想。与马列教一起,不断诅咒中国人和中国传统文化没有信仰,不信神或马列,是垃圾,不配民主。他们的思想和做法也是一个模式。甚至前一段时间,中共搞什么“洗脚”仪式,一神教神棍马上学习,也提倡搞什么基督教“洗脚”仪式,可笑透顶!
   
   这段时间,有神棍不断重复不信上帝(冒名中国多神教主神上帝的耶和华,不是中国上帝本身)和基督教,就比野兽还不如。其实,全世界70亿人,都是人。把全世界3分之2以上的绝大多数非基督徒,说成比野兽不如,这种思想极端专制、偏狭、暴虐、荒唐。
   
   按人的本性即人性,以及人本主义思想,人必须尊重人,原则上,人们必须互相尊重。缺乏人性,比野兽不如的,恰恰是不断诅咒漫骂别人不如野兽的马列教一神教的党棍、神棍们自己。
   
   
   附:
   
   
   
   新中國人的獨我性唯一性排它性
   
   張三一言
   
   
   【文外之言。有人批評我愛創造新詞,標新立異。我說,創造新詞是真,此文的“新中國人”即是其一;之所以要創新詞,那是因為有新生事物,無相應舊詞可表達,故另創相應能表達新事物的新詞成為必要。創造新詞目的是表達新事物新思想,並無標新立異之意。以下是正文。】
   
   
   [一]
   
   新中國人組成的黨、政權,新中國人信上新的宗教大都有獨我性唯一性排它性。
   
   被共產黨洗腦的新中國人一旦信了甚麼新宗教,就會把共產黨的獨我性唯一性排它性悉數注入所信的宗教。宗教在他們心裡就與原本的共產黨的東西同質;不同的是黨是由人間實在的人組成的,神是由信者心想的天堂地府虛擬的神仙妖魔鬼怪組成的。
   
   這裡所說的新,是泛指共產黨帶來的前所未有的政治、經濟、思想、文化之新;特別是意指近一二十年之新。這個新的核心是中國固有的專制等級政治文化思想劣性糟粕,與外國自古相沿而來的專制暴政(例如意德俄)發展而成的法西斯納粹共產主義極權惡惡相加,產生了這個在中國的共產黨一黨專政怪胎。這個怪胎把它統治下的國人洗腦並打上專制獨裁極權印記;印記深者專制獨裁極權變成了內在化的政治思想意識。這些人基於人性和趨利本能都向民主世界跑,但是民主思想改變不了內在化的專制獨裁極權意識,所以才有不少死也不願回歸偉大祖國、死也賴在萬惡民主世界的國人頌聖助黨護黨救黨的怪現象。
   
   未曾打上這個印記,或印記不深的中國人有可能組建民主法統的社團政黨國家,例如中國國民黨,經過專制和洗刷專制過程現在已經成為民主政黨;民主法統的中華民經過去俄化後也成了民主的中華民國。可見“舊中國人”能民主化。
   
   但是,一些專政印記深深的新中國人所信的新信基教,都以毛思想取代基教教義,以毛語錄代入基教聖經,基教教義馬列斯毛共產教化。
   
   這些新中國人的新教徒獨我性表現在依我為主,以認同不認同我作為敵友劃綫準則。這還不是最壞的,因為它多少有些個人自主性獨立性;最壞的是這些人“忘我”,心中的唯一的我就是共產黨,而且只是共產黨頭目,過去是毛劉林江鄧江,現在是習近平。就是說這些人心中只有“我黨”,沒有“我己”。在宗教上的表現就是他所信的教是唯一真理;在他們心中也只有“我教”,沒有“我理”。就是說,這些人沒有“我的我”,只有“我的他”。沒有“我的我”只有“我的他”的人就是奴隸。
   
   很明顯這個“我的他”是唯一的,所以也是排它的。這些奴隸一旦信上了新宗教(現在主要是信基教),就會猛烈地攻擊非基教徒或不信教者。
   
   於是新中國人的新基教徒就有驚人的言論。甚麼不信基教的中國人不配(或不能)民主;唯有基教能教中國;中國人最大缺陷是沒有宗教信仰(他們的預設是中國民間信的道佛教不是宗教);追求个人自由和遵循法治之前,每个个体,急需先找到属于自己的宗教信仰;無神論是中國民主之敵人;不认识基督的真理和爱,人与野兽无异,甚至更堕落…在他們心目中,全世界72億人口中除了24億基教徒外所有非基教徒和無信仰者都是禽獸!這些人的思想意識比虔誠的毛共教徒還專制獨裁;這些思想意識若轉化為政治權力,只會營造人間地獄。
   
   對非基教徒或不信教人士視作敵人的獨我性唯一性排它性言論充斥中文平面媒體或網絡間。
   
   
   [二]
   
   中國自生宗教道教是多神宗教,佛教傳入後在民間成了佛道合一的宗教,也是多神宗教。多神宗教在邏輯上不會催導專制政治;能與民主政治相容。一神教在邏輯上會引導政治走向專制極權;基教史給了我們證明。幸運的是基教經過改革,去專制化、政教分離後走向善性;更因為基教與權力分手後走向民間,這一走向決定了它必然與民相通,也必然急民所急需民所需而追求民主。因此,今天的基教沒有突出的獨我性唯一性排它性,相反多少具有包容異端的民主性。
   
   可以這樣作小結論。人們心中也有兩種不同的神,一是獨一唯一之神,就是一神教。天界一神教與人間極權政治在邏輯上相通並一致,由一神教與政治權力結合就是專制獨裁極權制度。一是眾神組成神界的多神教;多神教在思想和邏輯上則可以民主相容。
   
   我們從現實中看到的是恐怖分子多出於排它性的一神教。
   
   我是行使我的言論自由權利談我的宗教觀念,我尊重任何人的任何宗教自由,不會把這觀念強加給任何人。
   
   20150124HK
(2015/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