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从美国黑奴解放说伊拉克利比亚乱局]
熊飞骏的博客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美国黑奴解放说伊拉克利比亚乱局

   从美国黑奴解放说伊拉克利比亚乱局

   ——熊飞骏

   今天很多中华大国民,尤其是反宪政的贪官政客都在大肆炒作利比亚和伊拉克的乱局。

   实事求是的说,今天的伊拉克远没有萨达姆时代“外强”和不可侵犯。伊斯兰国在萨达姆时代要想夺占伊拉克北方领土连门都没有。

   今天的利比亚也远没有卡扎菲时代铁板一块。卡扎菲时代的部落武装别说来首都耀武扬威割据称雄,武装民兵还没走出部落边界包管就让卡扎菲的坦克给碾成肉泥。

   萨达姆伊拉克和卡扎菲利比亚时代的社会治安状况也比今天好得多。今天的恐怖组织在伊拉克一会这里玩爆炸一会在那里玩斩首,萨达姆时代的恐怖组织都给灭九族了,哪有本钱兴风作浪。今天的利比亚首都已成为枪炮喧嚣的战场硝烟弥漫。卡扎菲时代首都别说见不到硝烟,连鞭炮声也难得听到一响的……

   不是说美国大兵把伊拉克、利比亚从萨达姆、卡扎菲的暴政下解放出来了吗?怎么“解放”的果实是如此“苦涩”啊?把两国都解放成血雨腥风的内战战场了?

   这样的“解放”不是“多事”吗?

   如此“解放景象”让飞骏想起了150年前美国旨在“解放黑奴”的南北战争。

   美国黑奴是林肯主导的美国共和党政府解放的,可今天的美国黑人多是民主党人?民主党则是美国南方奴隶主组建的政党。

   也就是说美国共和党把南方的黑奴解放后,黑奴多投身到当初奴役自己的民主党那一边,和“恩人解放军”共和党对着干。

   为何会这样?因为解放黑奴后的美国南方也上演了今天的伊拉克、利比亚一样的故事。

   1865年美国共和党解放南部13州的黑奴后,对共和党政府不满的主要群体居然是南方黑人?因为他们解放前虽然没有自由,但不愁吃穿住行,生病有人治婚丧有人管,一切奴隶主都给安排好了。社会上秩序井然,凶杀打架斗殴等北部自由州司空见惯的乱象,在南部各蓄奴州简止是不可思议的童话。社会素质最低的黑人群体因为有奴隶主严加看管,刑事犯罪率极低。

   美国南北战争以南方奴隶主政权的失败投降告终,四百万黑人瞬间“被解放”成了“自由”人。可解放后的南部各州黑奴除了“自由”外,一下子变得六神无主无所适从。先前他们习惯了自己的一切都听众奴隶主安排,从没想到要依靠自己的大脑和双手来安排自己和亲人的生活,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排;就象从小就在监狱里长大的囚犯一朝自由后根本不知道怎么找工作讨生活一样。黑奴虽然有自由,可吃穿住行看病养家都得靠自己的脑子拿主意,靠自己的双手去打拼,这日子远不如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奴隶主踏实。

   黑奴解放后,南方各州的社会治安状况急剧恶化。先前犯罪率极低的黑人群体因为自控力差和无所事事纷纷加入刑事犯罪队伍,今天在里玩强奸,明天在那里搞抢劫,后天则聚在一起酗酒吸毒。白人绅士们为了保护白人女士不被他们心目中肮脏无比的黑鬼性侵,纷纷拿起枪杆向玩强奸的黑人射出正义的子弹。白人三K党为了惩戒后犯常常对黑人罪犯施加残忍酷刑来杀鸡儆猴。每天都有黑人被残杀的惨剧上演。黑人罪犯发现白人不是那么好惹的,就纷纷转向“好死不如赖活”尊严感淡薄的黑人同胞伸出罪恶的黑手。越来越多的黑人不是死于白人复仇的子弹,就是被己方的黑人罪犯强奸抢劫,生命安全比“解放前”凶险百倍。

   “解放前”的美国黑奴虽然没有任何自由和权利,生杀予夺全取决于奴隶主意志,地位和主人家的牛马平起平座。但多数奴隶主出于爱护自家“财产”的考量,都不会过份虐待自己的奴隶。奴隶生病还积极给医治,把奴隶的健康看得比自己的身体还重要,就如中国贫困农家户主自己生病舍不得花钱医治,耕牛若生病则不惜血本求医一样。肆意虐待奴隶等于是“和自家财产有仇”,只限于神经不正常的极少数人行为。奴隶在外若是受到刑事侵害,白人奴隶主自会为其讨公道,对方若不赔一笔巨款就会拿枪为奴隶玩命去。所以黑奴的生命安全都是有确切保障的。

   基于上述原因,“被解放”的黑奴对“恩人共和党”恩将仇报,纷纷加入奴隶主民主党对恩人政府说不!

   绝大多数美国黑奴不可能想到,他们“解放后”的不幸并不是“解放者”造成的,而是奴隶主造的孽。奴隶主当初剥夺了黑奴“思考”和“独立生存”的权利,使整整一代黑奴丧失了部分“独立生存”和“自我管理”的能力,就如长期给关闭在黑洞的人出洞后无法忍受外面的阳光,错在“禁闭者”不在“阳光”一样。

   一个群体一朝告别“罪恶的制度”,仍需要付出整整一代人的努力来改邪归正。美国黑奴付出了整整半个世纪的努力,生活水准才超过解放前的黑奴。

   “自由”是有价的,他需要勇敢的心!更需要理性和全局思维!

   如果美国的黑奴当初没有“被解放”,那就永远丧失了做人的机会。他们的子孙今天仍象黑人的牛马一样终生劳作没任何权利和尊严,自家美丽妻女就奴隶主看上只能含笑奉献。妻女明明被“强奸”也只能自我安慰是“宠幸”,自已当了乌龟王八还要磕头谢恩。黑人奥巴马就算能赖如孙悟空铁臂阿童木也休想当什么美国总统!

   今天的伊拉克、利比亚正在上演当年美国南方黑人同样的故事……

   今天伊拉克和利比亚的乱象一样不是“解放者”的过错,把责任推给“解放者”要么别有用心要么心智不正常。正如一群美少女被黑社会绑架强迫卖身,虽然每天被残酷凌辱但有吃有穿有房住秩序井然。后来这群美少女被一好打抱不平的侠客解救奔向自由,接下来就是找工作找房子辛苦打拼,为争夺妓院遗产和竞争一个岗位,昔日患难姐妹常打得头破血流。你能说侠客错了吗?

   萨达姆伊拉克和卡扎菲利比亚虽然社会看上去没有乱,但生命灾难一样每天都在上演,只不过人民被朦上眼睛看不见那些血腥灾难而已。萨达姆政权在和平时期屠杀了30多万无辜平民,海湾战争后又活活饿死了近200万人,每天非正常死亡的人数比今天高得多。可那时的屠杀都是有组织进行的,杀人干净利落,新闻严密封锁,杀100个人的影响比今天炸死一个人还小,社会看上去依旧井然有序。卡扎菲利比亚每天死于暴政的无辜平民不见得比今天死于内战者少,可一样是因为有组织屠杀新闻封锁,社会大景象依旧是国泰民安。

   今天伊拉克和利比亚的乱象只是暂时的,不出20年就会长治久安步入民主政治的良性循环。萨达姆伊拉克和卡扎菲利比亚的“稳定”也是暂时的,如果当初没有“被解放”,听任萨达姆和卡扎菲这两个魔鬼家族穷奢极欲胡作非为下去,要不了多久就会陷入山崩地裂的大骚乱,两国人民要么朝不保夕要么整体毁灭。

   今天的伊拉克虽然比萨达姆当政时期“乱”,但国民生活水准比萨达姆时期提高了几十倍,由人均月收入不到两百美元上升到几千美元,饿死人更成为不可思议的往事。萨达姆把自己的国家打造成了一个民族大监狱,监狱内部通常总是井然有序没什么暴力犯罪的;监狱外的正常社会则显得乱糟糟坑蒙拐骗应有尽有,可你见过哪过正常人因为“怕乱”主动往监狱跑吗?

   …………

   中华大国民只要不是邪恶透顶或愚蠢至极,都不会对满清奴隶政权的灭亡痛心疾首。

   满清奴隶政权覆亡后,中国陷入了军阀割据和长期的血腥战乱,还丧失了外蒙古157万平方公里锦绣河山。中国人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漫长岁月里,生活水准和安全保障远远赶不上满清时代。这些都是满清奴隶政权造的孽留下的后遗症,不能把战乱和生存艰难的责任推给埋藏满清政权的孙中山革命党身上;更不可因为半个世纪的战乱和70年生活水准大倒退,而后悔推翻满清政权。

   中华大国民必须明白:孙中山革命党就算不推翻满清奴隶政权,中国也不可能长期国泰民安,最终会陷入比辛亥革命惨痛百倍的生命大灾难。中国历代王朝都没有千世万世而为君,最终都毁于平民大革命风暴。每次改朝换代造成的生命灾难惨绝人寰,人口减少都在一半以上。汉末战乱则损失了90%以上的人口。相比之下,孙中山革命党推翻满清奴隶政权造成的生命损失是历次改朝换代战乱中最少的。

   如果孙中山革命党不及时推翻贪腐至极疯傻透顶的满清奴隶政权,按满清官府“宁予友帮不予家奴”的卖国逻辑和割地赔款速度,不出20年大清国割让的领土将远超外蒙古,然后迎来毁灭一切的平民大革命风暴。中国将四分五裂,中华文明会最终解体,且永远丧失东山再起的机会。

   在满清贪腐疯傻赃官政客的倒行逆施下,中华大国民因为“怕乱”而选择忍辱负重的结局将是整体灭亡!

   

   二0一五年元月二十二日

(2015/0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