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党喉舌岁末牟传珩:向“微博”亮剑——习近平时代网络封锁史上最严]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受伤的苍鹰——高智晟精神之歌
·牟传珩:走向思想燃烧的时代——为祝贺《自由圣火》改版而作
·牟传珩 :命运走向六弦琴(又二首)
·牟传珩:上访遭殴打,入狱被割舌——就一起人权惨案质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牟传珩:秩序都来自于自由——帕里戈金“消散性结构”理论的启示
·牟传珩:“妥协为你赢来了花篮”
·牟传珩:狱中诗三首
·牟传珩:有关人的精神活动思考
·牟传珩:仲秋回忆何德普
·牟传珩: 聆听春雨
·牟传珩:中国改革论战新解读——对抗哲学、竞争理论与制度主义
·牟传珩:日、蒋代表香港、澳门议和密幕——点评一次可能改写历史的谈判
·牟传珩:且看苏共政府曾如何欺负中国——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谈判之垢
·牟传珩:胡锦涛为什么要泡沫化“江选”
·牟传珩: 哲学认识论走势初探
·牟传珩:中国医疗不公透视制度本质——从罗漫•罗兰《莫斯科日记》谈起
·牟传珩:客观解读陈良宇被免职原因
·牟传珩:请《红色记忆》永远下课——写在中国“国庆节”前夕
·牟传珩:朝鲜停战谈判中主导权的争夺—— 提议与反提议
·牟传珩:朝鲜停战谈判中主导权的争夺—— 提议与反提议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上访制度悖论
·牟传珩:山东“不结社之友”祭悼林牧先生
·牟传珩:“红色记忆”追随的是什么道路?——读斯大林女儿给出的回答
·山东“不结社之友”祭悼林牧先生/牟传珩等
·林牧 牟传珩:新文明理论讨论通信
·牟传珩:缅怀“一个充满激情的人”——读林牧老惠书洒泪送行
·牟传珩:透视“林牧现象”
·牟传珩: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资深民运人士牟传珩谈《半生为人》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牟传珩:从萨特的“匮乏理论”谈起——“满足需求 而不满足贪婪”
·牟传珩:认识逻辑的发展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上)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下)
·牟传珩:中共六中全会开错了药方
·牟传珩:世界“国圆际和”论
·牟传珩:从军事对抗到和平谈判——再现一场美苏首脑中程导弹秘密谈判
·牟传珩:中国民间护法维权的“双赢”战略
·牟传珩:“全球北约”刺激中共敏感神经
·牟传珩:当今中国劳工权益现状透视——从“领导阶级”到“五比四化”
·牟传珩:中国矿难频发的黑色警示
·馬銘:北約全球化的對比閱讀-兼談有關中國發展的對立觀點
·牟传珩 :苦菜花——写在铁窗下
·牟传珩:“思想自由”是自由文化的灵魂 ——对中国文化历程的灾难性反思
·牟传珩:人脑圆通与思维圆和
·牟传珩:中华主流文化走向堕落——时代呼唤新文明批判
·牟传珩:不枯的种子
·牟传珩:“网络实名制”的法理追问
·牟传珩:审判高智晟的政治背景——解读中共政治新动向的现实文本
·牟传珩: 圣诞的礼物——贺燕鹏就读神学院
·牟传珩:走出剧本的足印
·牟传珩:中国前沿政治解读——奥运前将强势打压群体维权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牟传珩: 中国官方媒体新动向——“民主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政改更需勇气还是更需时间
·牟传珩:聆听公民社会到来的脚步——中国“民间组织”在生长
·牟传珩:胡锦涛突围毛、邓路线——中共三种“社会公正”观的冲突
·牟传珩:“胡温版政改”走向探索
·牟传珩:深秋视角(外一首)
·牟传珩:2003前的几篇文章
·牟传珩: 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 牟传珩: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牟传珩: 新自由主义在大众化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喉舌岁末牟传珩:向“微博”亮剑——习近平时代网络封锁史上最严

   
   习近平掌权以来,以改革为名,通过党国的高度集权建制,将党、政、军、法、经济、甚至财经等各种权力,全部集中到自己手里,特别是垄断“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的“一把手工程”,导致习近平时代网络封锁史上最严恶果。
   《红旗》岁末歇斯底里
   2014年11月14日,《辽宁日报》4版整版刊发的一封政治背景诡秘的公开信《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该文迅即被官方宣传机构推荐,包括人民网在内的中国官方媒体网站大量转载,标志着“新舆论斗争”狼烟蔓延到教育领域。此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遭到网上舆论万炮齐轰,导致中共喉舌《红旗》杂志,岁末特别刊发《微博大V炮轰辽宁日报:借此诋毁党的领导》文章。
   该文称:辽宁日报《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一文,列举了高校教师中存在的抹黑中国、丑化党史的现象,引爆了社会舆论热潮,截至2014年11月22日,微博上的相关评论达到15万余条。一些自诩为公共知识分子的微博大V对此文断章取义,以“言论自由”为托辞,炮轰《辽宁日报》,试图把高校讲台变成无需监督的“自由高地”。文章写到:“近年来,开放式的微博舆论场上,各种意识形态观点竞相博弈,一些抹黑中国、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观点在微博平台上扩张传播,不仅制造了各种话语暴力和谣言,而且对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形成严重冲击。”该文歇斯底里地叫喊:“一些微博大V挟洋自重、盲目附和,在其微博中公开污辱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频频设置挑衅性议题向政府发难,挑动社会对立情绪。”


   文章尤为露骨地攻击一批网络名人说:某拥有逾200万“粉丝”的知名经济学者,不仅十分艳羡西方的“自由主义”,甚至在微博上公开宣称共产主义“此路不通”;另一拥有260多万“粉丝”的某著名演员,在微博上质疑“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基本共识,公开声称“没谁都有中国”;一位拥有2000多万“粉丝”的知名地产商人发布微博,直接抨击马克思“洗脑”大众;一个微博名为“红玫瑰lawyu”的匿名用户,公然以“社会民主主义”为口号,诋毁马克思恩、格斯为“反人类分子”,预言“只要有共产主义这个制度前提,就别想有‘自由人的广泛联合’”等等。《红旗》岁末这篇《微博大V炮轰辽宁日报:借此诋毁党的领导》文章,在国内被官方媒体广泛转载,频频对“微博”亮剑,向网络舆论大肆泄愤。
   《求是》恶指互联网“扳倒中国”
   一年前,网络上就热传一份 "习近平8.19讲话"内部版文稿。习近平在此份讲话稿中发出强硬言论,指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主战场,是中共面临的最大变量,他呼吁全党"敢于亮剑,抢夺阵地"。接着,中南海喉舌《求是》杂志官方网站,发表署名为“石平”(“时评”谐音)的文章称,“我们不会坐视敌对势力利用互联网‘扳倒中国’”。 因此要“治理网络乱象、抑制网络负能量”。
   为防止互联网“扳倒中国”,2014年5月18日,《人民日报》刊发《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的文章,全国各大媒体纷纷转载。文章称: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规格之高是前所未有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王秀军称,“政治安全是根本”。他说,现在境外敌对势力将互联网作为对我渗透破坏的主渠道,以“网络自由”为名,不断对我攻击污蔑、造谣生事,试图破坏我国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他为此特别强调,在互联网上,能否赢得意识形态领域渗透和反渗透斗争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我们党和国家的未来。王秀军更进一步泄露了国家网络安全,是由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亲自抓的“一把手工程”。
   习近平发出“网络主权” 宣言
   去年7月16日,习近平在巴西国会发表讲话,提出创立一个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以保障各国的“网络主权”。他称,“在信息领域没有双重标准,各国都有权维护自己的信息安全,不能一个国家安全而其他国家不安全,一部分国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国家不安全,更不能牺牲别国安全谋求自身所谓绝对安全。”这是中共当局因恐惧互联网“扳倒中国”而发表的反普世价值宣言。
   两年来,习近平当局为了“网络主权与安全”,不断加紧雇佣网络评员在网上论坛、贴吧和聊天室散发为新主歌功颂德,“反共就是反华”等言论。不少 “五毛”现已转正为“网络舆情分析师”。据称,目前对“网络舆情分析师”的需求缺口高达150万~200万人,有8个类似的培训机构进行该项开班培训。《新京报》早前报导,“网络舆情分析师”的工作就是收集网民观点和态度,整理成报告,递交给决策者。他们主要分布在宣传部门、门户网站、商业公司等机构以及微信平台,其总人数惊人。
   互联网整治“血流成河”
   中国官方媒体去年11月6报道,包括腾讯、新浪和搜狐在内的29家中国互联网站,在中国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组织召开的一次会议上,签署了一项《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签署这项文件的互联网站承诺不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 等十八类的信息。
   从去年11月6号到年底,官方又在全国开展清理整治网络视频有害信息专项行动,清理和整治的重点,围绕在线存储服务类网盘、APP下载服务、微信互动分享视频链接等五大领域。由此一来,互联网各网站人人自危,删贴封号频频发生,微博大V们“被消失”和“被噤声”。 很多中国IT界、新闻界人士和网友对如此“一把手工程”表示震惊。他们用“血流成河、哀嚎遍野”、“横尸一片、欲哭无泪”等惨不忍睹的词来形容难过的心情。
   “一把手工程”千夫所指
   去年10月2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属下的“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官方微博“@思想火炬”披露:“习近平(近期)对意识形态工作再发重要指示:绝不允许与党中央唱反调,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不久,浙江党报评论员王垚烽,因在网上发表己见,被称散布反共言论,是“砸共产党锅者”,遭到报社解聘,引起社会极大关注。岁末,上海迎新年“踩踏事件”,造成数十人死亡,引发批评和问责声浪,而官方命令不准采访任何死伤者家属并被要求删除批评性报导。此据《中国数字时代》网报导,上海市委宣传部发出《关于上海外滩踩踏事件的紧急通知》,被称史上最强舆论管制。上海警方为遏制公众的不满情绪,甚至传讯了许多在网络上留言批评当局的市民。
   
   去年3月12日,新闻自由组织“无国界记者”,发表《互联网公敌2014》报告,指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网民监狱”,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内的至少七十名网上活跃人士目前仍被囚禁。而官方对信息的封锁,在2014年达到史上最严:全球排名前1000的网站,有169个被封锁。2014岁末,甚至连“谷歌信箱”都被彻底关闭,已经损害到普通民众的个人生活;2015年一开局,国内互联网翻墙软件均被攻击,海外舆论认为,此次攻击诡异,力度空前,疑有军方介入。由此导致了今年伊始,网民即对如此“一把手工程”千夫所指。
(2015/0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