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小平头夜话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真相的力量胜过组织空洞的声明
·杨宪宏再次释放假信息
万恶淫为首
·周晓燕:盛雪比汤灿坏百倍(图文完整版)
·盛雪的经典照—— 我在独评被封名逾期不解封的前因后果(有图有真相)
·一张合影照,引出盛雪6个情人的悬念 (图)
·盛雪“艳照门”——民运版的权力与性 (10图)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盛雪、张晓刚“双人转”——香港支联会澄清声明
·盛雪帮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庇”穿帮记(图)
·盛雪的铁杆面首阿海其人其事 (图)
·盛雪面首阿海被中共家法惩治绑架回国(多图)
·ZT:阿海写给盛雪的情书——我是你的马仔(多图)
·见证:董昕容忍盛雪与众多男人同床之秘因
·彭小明: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图)
· 朱学渊“冲冠一怒为红颜"(图)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
·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盛雪淫威下两个八旬老叟的迥异表现(图)
·朱学渊色迷心窍为盛雪站台背书(图)
·唐元雋:情人政治要不得
·一睹为快!揭露盛雪之《民运黑洞》电子书横空出世
·看图识人系列:盛雪团伙画传(一)
·盛张淫乱实证——张晓刚的加拿大狗血难民剧(多图)
盛张“淫照门”
·浅议盛雪、张小刚淫乱裸照之真假(多图)
·从盛雪、张小刚“淫照门”事件说开去(完整版)
·“做特殊工作的人,怎么能把生殖器暴露在外呢?”——回应张健的栽赃
·回应陆文禾有关反共立场的信(图)
·盛、张“淫照”乎“行为艺术照”乎?(多图)
·彭小明:盛雪的淫秽照片和主席头衔(多图)
·黑客攻击——盛雪团伙赵家背景穿帮记(图)
·ZT:白天没鸟事,晚上鸟没事------盛雪色骗江湖记
·陈卫珍:性贿赂是宪政民主的大敌
·陈卫珍:盛雪的滥情滥性对民主组织和事业的巨大破坏
·陈卫珍:向盛开的雪莲“致敬”——扒一扒盛雪女士到底是什么人
·识人走眼的郭国汀
·盛雪拿诺贝尔政客“淫照奖”众望所归(图)
·民运圈"黄艳"盛雪骚扰郭文贵受辱记(图)
·秦盛挟洋外交出击 遭立法院当头棒喝
·王龙蒙:揭穿巴黎骗子张健的欺骗史
·袁建斌: 我从董事长成为访民又杠上唐柏桥的经历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盛雪篇(一)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唐柏桥篇(二)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辛灏年篇(三)
·纽约钓鱼大会的特线“三个代表”——“香港三陈”素描
·李伟东把六哥给卖了
·陈老六与"妹子"盛雪那些"猫腻"(上)
·陈老六与"妹子"盛雪那些"猫腻"(二)老六恐吓 平头变招
·(三)盛雪毒设相思局 伟哥中招人憔悴
·(四)盛潘肉搏狗血剧情 贺军吃醋借酒雄起
·(六)母猴猪友惹上"恐吓门" 牵出"黄雀"叛徒陈达
·(七)文贵昭明之"录音门" 秦晋盛雪香港猫腻
·喻智官:郭文贵捅了谁的“民运”马蜂窝?
·(八)草根动真格“扫荡”民运伪类
·(九)复辟民国民运伪类"装孙子"运动
·(五)盛雪澳洲率众丑“挺郭” 重演盛雪“牛郎门”丑闻
·(十)面首夫君亲迎盛雪姘头 王八董昕雄起拳打老翁(多图)
·(十一)赖建平加挺郭后援会 盛记多伦多团伙翻版
·徐水良:再谈盛雪问题
·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
·旧作新帖:曾大军、吕易、周育田搞垮社民党的“571”计划!
·旧作新帖:有一种共特惯伎,叫无耻造谣——曾大军欲盖弥彰,原形毕露!
·旧作新帖:关于曾大军等特务分裂社民党小平头回致刘国凯——社民党的“维基
·(十二)桂民海被掳事件网上发酵 赖建平欲盖弥彰越描越黑
·(十三)民运伪类"装孙子"症候群推文汇总
·(十四)从陈达鉦盛雪“岳母”坟头上香说开去(图)
·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上)
·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各位理监事会同仁:
   
   我一向不主张将民阵和论坛内部的问题写在电邮上或放在网上。但由于盛雪一度时期以 来已经在网上散发了许多不实消息,并鉴于这封电邮的势态,我再不答复,会引起更多混乱,故不得不在此澄清一些事实。

   
   各位知道,由于盛雪同多伦多周围一些人士的关系出现了重大问题,民阵和论坛都受到 很大影响。2012年论坛召开布达佩斯会议后,原本打算2013年不再开会,只是整理出版光碟和论文集,2014年再召开一次全球大会。因为没有经费,出文集和光碟的事情已经一拖再拖。在2012年布达佩斯会议上,我对此事专门做过说明。所以,2013年初论坛就递交了出文集和光碟的经费申请报告并获得批准。后来盛雪提出2013年要在多伦多开会。但每个组织一年只能申请一次经费。以民阵主席盛雪牵头提交的经 费申请被拒绝后,为了支持盛雪的工作,论坛放弃了原来已经审批下来的申请,将两案并作一案重新申请。盛雪却一再说“台湾民主基金会的经费被老费偷偷事先申请走了”,这话真是可笑。什么叫偷偷的?申请经费的过 程都是明文来往,有案可稽的事。什么叫事先?我递交申请报告的时候,作为论坛理事长,我根本不知道盛雪要在多伦多开会。
   
   由于盛雪的问题对民阵和论坛都产生了负面影响,论坛原来打算今年不再开会了。可 是,香港局势发生变化,国内的人权状况也日渐恶劣,很多朋友建议,在当前局势下,召开一次论坛会议还是很有意义的。论坛在德国和日本的成员分别把这些建议转达给论坛主席和副主席,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都支持开会。我和论坛秘书长潘永忠随即又与有关方面进行了沟通,也获得支 持。这个消息潘永忠首先打电话告诉了盛雪,接着由我和潘永忠打电话告诉了论坛其他中国成员、民阵副主席和监事会主席。随后,潘永忠发出论 坛网络会议通知,请论坛各位中国人士、民阵主要负责人(主席、副主席、秘书长和监事会主席)开会。潘永忠还专门打了电话给盛雪。但是,盛 雪拒绝参加论坛网络会议。除了盛雪以外,其他各位人士都到会了(彭小明因电脑设备不全,没有上来,但是事后马上被告知会议情况)。大家一致赞同召开慕尼黑中国大变革策略研讨会。于是,再次向论坛主席和副主席作了 汇报后,我们正式向基金会提出了经费申请报告。后来,论坛又召开了一次网络会议讨论慕尼黑会议筹备事宜,盛雪仍然拒绝出席会议。但其他人士全部到会(彭小明也未能开会,但会前就表示支持开慕尼黑会议并提出了建议,事后也马上被告知会议情 况)。
   
   慕尼黑会议公告本应在8月下旬就发出,但考虑到盛雪对会议的态度,并考虑到盛雪要为其母亲举办追悼会,而 且希望能够多些时间同盛雪沟通,所以会议公告推迟到9月22日才发出。期间,几位民阵负责人都试图和盛雪沟通,但盛雪执意不听。在发出公告 前,潘永忠再次和盛雪沟通,但盛雪警告说,“如果你们胆敢发出会议公告,我明天就宣布辞职。”我认为这是盛雪拿辞职做威胁。论坛不能因为 盛雪一个人反对,就搁置开会。论坛发出慕尼黑会议公告后,盛雪并没有提出辞职,但开始对我个人和慕尼黑会议进行发难。她在微信上频频发出 攻击我个人和慕尼黑会议的信息,甚至说“慕尼黑会议是黑会,是中共的人大会议,是中共出钱开的会,是帮助中共维稳的会议。谁参加慕尼黑会 议,谁就是在帮助中共维稳。”盛雪还到处打电话,试图阻止一些人士参加慕尼黑会议。张健在微信上直言不讳地批评了盛雪。其他许多收到盛雪 微信的人士也很反感盛雪的做法。当然,盛雪的微信也暂时迷惑了一些人士。中共千方百计想破坏论坛的会议,破坏不了。但盛雪发挥了实实在在 的破坏作用。虽然我认识盛雪多年,但她的做法还是大大超出了我的意料。我认为她的做法远远超出了作为民阵主席的道德底线,不应该是一个民 运人士的所作所为。更何况,微信的服务器在中国。在微信上发布民运文章和公告,进行一般联络等当然是可以的,但把民运内部情况在微信上乱 发,事实上就是向中共泄露情况,这是很糟糕的事情。
   
   组织内部有意见分歧是很正常的,但有不同意见就认为是反对,有反对意见就认为是立场有问题, 甚至认为是特务,是帮共产党干事,这就极不正常了。
   
   2014年7月26日,在民阵总部理监事扩大会议上,盛雪提议会议于2015年3-4月间在台湾开会。我在发言中提出,由于种种原因,目前去台湾开会的时机可能不太恰当。我们可 以同有关方面先商谈一下再说。会后,潘永忠随即向有关方面进行了咨询,并将详细的咨询情况告诉了盛雪,后来在论坛网络会议上也做了说明。 实际上论坛成立的宗旨重点就是在国际范围内形成民主运动声势,而不希望局限在港台华人地区。盛雪却一再反复宣称费良勇反对去台湾开会。盛雪又说:“考虑到费良勇对于在台湾举办会议的强烈反对态度,因此我做了让步。”。这些说法完全没有尊重 事实。
   
   这里,我必须指出一点,盛雪在民阵总部理监事扩大会议上,让一些刚刚加入民阵加拿大分部,正 在办理难民居留身份的人士参加,这是极不正常的情况。民阵以前也开过总部理监事扩大会议,但只是扩大到功能委员会主任和分部主席。盛雪对 此从来没有做过解释。秘书长发出的通知是总部理监事会议,被扩大召开都是盛雪会前临时通知大家的。
   
   另外,按照民阵章程,民阵总部换届改选大会可以提前或延期半年。但之所以需要提前或延期,出 于政治原因,而不能是私人原因。盛雪以前强调她母亲生病,后来又说她母亲去世,所以需要推迟民阵的会议。出于宽容和理解,对于延期开会, 我和其他理监事都没有表示异议。但公开以私人家庭原因推迟民阵这样的政治组织的换届会议,原则上是不恰当的。
   
   盛雪借用民运网络发布了大量她母亲生病的消息和图片,大大超过了任何一位中共“党和国家领导 人”去世前所发布的生病消息,任何一位“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家人”去世前所发布的生病消息,更是远远不能相比。在民运界既史无前例,可 能也没有后例。难怪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公器私用。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由于现代交通、通讯和医疗技术的发达,这句话早就过时了。但 是,父母病危期间不远游,还是应为人之常情吧。盛雪发布了大量她与其他人士看望照顾她母亲的消息,似乎显示出她是“绝代孝女”。她却在发出医生说她母亲可能随时离世的消息后,至少两次远游,去香港和台湾的远游超过两周。这是真正孝女的应尽之道吗?这两次远游并没有什么特别 重大的事情。其重要性肯定不会超过民阵和论坛的会议。民阵和论坛的会议一般只开两三天,加上路途时间也就四五天。不能说参加其它活动有时间,参加民阵和论坛的会议就没有时间吧。论坛上次的会议是2012年10月召开的,若无特殊情况,应该在今年10月左右召开换届大会。盛雪的母亲是8月16日去世的,慕尼黑会议是11月1日至3日才召开的。时间差长达两个半月。本来民阵 的会议在慕尼黑论坛会议期间召开是很恰当的。盛雪借故她母亲去世没有心情召开民阵会议,并极力反对和干扰论坛慕尼黑中国大变革策略研 讨会,却于10月30日 就到达欧洲,11月4日 至6日参加欧洲记忆与良知平台的会议。由此看来,盛雪推迟召开民阵的会议是毫 无道理的。
   
   盛雪说,11月28日的会议上,她重申了明年3月底在澳洲举办会议的建议。与会者还没有来得及就会议的具体安排进行讨论,费良勇又突然表示反对,说要在2015年4月或5月在欧洲举办会议。
   
   事实上,并不是我突然表示反对。是会议主持人梁友灿要我发言,我就把慕尼黑会议期间论坛负责 人开会的情况向大家做了介绍。慕尼黑会议期间,论坛主席克劳斯·罗泽先生、副主席牧野圣修先生、理事长费良勇、秘书长潘永忠、理事彭小明 等在11月2日晚上开了论坛负责人会议。论坛前期的工作得 到主席和副主席的肯定。对于下次会议的时间地点等大家进行了分析,最后一致认为,目前的局势下,还是在欧盟总部所在地开会效果更好一 些,影响更大一些。欧盟有27个成员国,欧洲委员会更有47个成员国。论坛理所当然要把工作重点放在欧洲。
   
   论坛同民阵的关系密不可分。我们可以把论坛看成是民阵的外围组织。但论坛毕竟是法律上独立注册的组织。论坛注册章程上明确规定,论坛不依附于任何政府、政党或宗教团体。自从论坛成立后,论坛的一切活动都是由论坛决定的。论坛希望同民阵以及其他民运团体和人士密切合作,更好地推动中国的民主化。德国的 基督徒成立了“基督教民主联盟”,但基督教民主联盟是独立决策的,并不受基督教会的控制。无容置疑,基督教民主联盟会尊重基督教的教义并 尽力发扬光大基督教。民阵成员当然还可以组建其他团体,但这些团体的活动不需要民阵审批。共产党组建了众多的外围组织,它要求这些组织维 护共产专制。共产党对这些外围组织的人选与活动都是严格控制的。因为共产党是超过任何邪教团体的组织严密的专制政党。民主与专制是有根本 区别的。
   
   由于论坛同民阵的特殊关系,历次论坛开会,都会首先听取民阵主要负责人的意见,在 论坛做出决议后,也会在第一时间告诉民阵总部理监事和其他重要人士。但是这绝不等于论坛事务由民阵决策。向谁征求意见,谁就是决策者,有 这种逻辑吗?其实,论坛也常常听取其他民运组织和人士的意见,难道就意味着这些组织和人士也是论坛的决策者吗?如果我们向论坛的主席、副 主席以及赞助者说,论坛不是独立组织,而是从属于民阵的组织,论坛不能独立决策,论坛的事务必须由民阵决定,这是不是很荒唐呢?
   
   论坛的会议由论坛决定。除盛雪以外,论坛其他主要人士都赞同下次会议在布鲁塞尔 开。
   
   民阵的会议在何时何地开,当然由民阵理监事会议决定。作为民阵总部理事,我个人的 意见是,希望民阵的会议同论坛的会议一起在布鲁塞尔开。
   
   盛雪说:“我是论坛决策和监察委员会委员”,这是不确切的。论坛只有委员会和理事会,从来没 有监察委员会或决策委员会一说。论坛虽然有委员会,确实有决策功能,但不叫决策委员会。这如同中共中央政治局,当然是决策机构,但从来不 叫中共中央决策政治局。各个公司的董事会都有决策功能,但都不叫决策董事会。组织机构的名称是不能随意乱叫的。
   
   盛雪提出:“前提是,费良勇和潘永忠要承诺,如果决定在澳洲举办会议,要保证为会议筹得不少 于八千元的经费。”这种说话方式未免太过霸道,而且不符合常识。费良勇和潘永忠只是经费的 申请者,并非审批者。我和潘永忠都会尽力而为,但绝不可能要求赞助方一定要资助不能少于八千元的金额,且必须给予批准等。赞助金额的多少 有很多评估因素,但绝不是由申请人自行决定的,也不是申请人递交了报告就一定会批准。论坛之所以能够长期以来得到支持,是因为论坛的骨干 兢兢业业,不图私利,得到赞助方的信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