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只有死路可走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台湾旅行法》让习政权更加孤立
·习近平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2018年是习近平受难日的开始
·扫黑除恶就是再次抢劫民财
·恐惧中的习近平在倒行逆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2015-01-20

   

   

   习近平和李克强,这两个人的能力和智慧加起来,恐怕也抵不上一个小学毕业生的程度。但在不知耻上,确实有懂得了已极的地步上。他们在从来不敢把社会主义的定义公布于众的情形下,却是搜肠刮肚地拼凑出12个单词,并把它们定性为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这12个单词中包括了民主、法治、自由、平等、敬业、爱国、和谐等等。这就不仅仅是令人反感,而是使人感到共党政权的穷途末路。为了苟延残喘,而不得不使出了最不要脸的欺骗。

   被电线杆子砸死的雷锋先生,再次地被重新抬了出来作为苟延残喘共党的工具,用他的阴魂再次地为共党卖卖力气。且无论雷锋先生的阴魂是否同意,这次他的被抬出来所起的作用,不过是个小巫,远远起不到五十多年前的欺骗作用了。联系到习近平经常穿着毛制服出面,他其实和胡锦涛一样,都恨不得把中国社会拉回到毛泽东的27年中的状态,只可惜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中国的伟人都想做服装设计师。毛发明了毛制服,目的是想以它一个人的野心去制服全体国人民众,它就可以得其所哉了。在它之前的孙中山先生也发明了中山装,意思就大不相同了。中山装的两个袖口的背后各有三个扣子,每个扣子代表着一个价值理念。左袖口的三个扣子,代表着自由、平等、博爱;右袖口的三个扣子,代表着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

   比较起这两种服装,我会心甘情愿地去穿中山装,而去憎恨毛制服。习是被毛制服了的人。一旦坐上了头把交椅,便巴望着能象毛那样翻手云复手雨,过上一把大独裁者的瘾。所遗憾的是此时的民众,再也不是彼时的民众了。暴力、恐怖、欺骗的共党的三大法宝,已成为了昨日的黄花。面对着互联网时代的大陆民众,共党团伙确也实实在在地束手无策了。

   两年多的所谓反腐,其实老百姓们都知道,不过是习近平在揽权。应了民间的一句老话,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揪出了几个腐败分子,但是他们贪腐受贿的钱财,却是微乎其微。以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这几个大老虎们的案情来看,他们所贪腐的钱都不过是几千万人民币。相反,地方上的科、处级小官们,却贪污了1.2亿到3亿多。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官越小,越不是东西。官越大,反而越清廉。

   且无论反腐是否取得了伟大的胜利,而收缴的赃款数量似乎又成为了党国的机密。仅从2002年到2014年的十三年间,共党们总共卷逃了2.83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0万亿。习近平究竟追回了多少钱,想必也是羞于启齿的。但是金融和经济的双重崩溃,却是越来越明显了。

   习近平提出的深化改革,看起来又成为了一个空洞的口号。两年多过去了,深化在哪里?改革什么?丝毫没见到任何的行动和动静。新钞票仍在巨量的印刷中,然而钱荒的阴影仍然笼罩着经济的运行。不得不承认的是,2014年又陷入了外汇荒的境况。

   总的情形就是没钱了,没钱了也要苟延政权。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抢劫老百姓的钱。共党国务院报出了两个2014的数字。一个是全年经济增长了7.4%,一个是全年税收增长了8.8%。税收的增长超过了经济增长的1.4%。这笔钱不是抢来的又是怎样来的呢?

   共党报出了物价上涨指数是2%。于是马上就有人解释说,是因为猪肉每斤售价降低了的原因。难道一国的物价指数是以猪肉售价为标准的吗?更何况在中国大陆,多个地方不断发生几千、乃至几万头因病死掉的猪。这些病死猪的肉被运到外地销售,甚至制成熟肉、罐头和肠子销售。如果物价指数以牛羊肉售价为标准的话,不知又将如何去解释了。

   2012年,牛、羊肉每斤售价16、7元;2014年,牛肉每斤28元,羊肉31元。那么,物价上涨指数应该是40%以上了。2012年,鸡蛋每斤4.3元;2014年上涨到每斤6元。蔬菜的价格更是吓人,平平常常的蔬菜都在每斤4元到6、7元左右。

   2014年下半年,得出了奶农倒奶杀牛的报道。原因是牛奶收购价太低,奶农收不回成本,被迫关张转行。既然把奶农们坑了,是不是喝牛奶的人享受到了实惠呢?一位刚从大陆回来的朋友,对我诉说了他的新生孙儿的喝牛奶之苦。首先,半磅牛奶应该是两百克,可实际重量少了二十克;第二,牛奶的稀薄程度令人吃惊,吃到嘴里几乎尝不出牛奶的味道;第三,就是这样的牛奶,所谓每半磅的价格是两块九毛多钱。比2013年的两块两毛钱,上涨了七毛多。

   这位朋友愤恨地说:“国家穷了,竟然把捞钱的手伸向了婴幼儿的嘴里。”这倒使我想起来二十多年前,半磅牛奶一毛三分,与现在的两块九毛多相比,上涨了22倍多。曾有同胞对我说:“现在的工资上涨了几十倍乃至百倍,所以物价上涨也是可以承受的。

   这话听上去似乎也说得过去,但却经不住推敲。难道改革的目的就是为了物价上涨?!难道收入的提高就是为了适应物价的暴涨?!如果是这样的话,又为什么要改革?改革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如果说,收入提高了一百倍,牛奶的价格提高了二十二倍,是可以轻松承受的话,那么牛奶的质和量是否也可以轻松地承受呢?摆出了一副喝牛奶的架势,但喝下去的却是缺斤少两、且又不知渗进多少水的牛奶。如果还能承受的话,这个人一定有病了。

   2014年12月初,北京的《京华时报》报道出了一条消息,说的是中央决定今后银行可以倒闭。这个决定就不得不令人们多思、多想了。在宪政、民主的国家里,政府是不办银行的,所有的银行都是私人开办的。当发生经济严重危机时,这些私人银行的倒闭就会时有发生。政府的职责就是立即出手,维护储蓄者们的利益,甚至及时地融入资金,尽可能去扶持这家银行渡过难关,避免倒闭。

   通过2008年的全球金融风暴的发生,稍有头脑的人们都不难发现这一点。但在中国大陆,情形就完全不同了。极权政体下,是不承认私有财产的,所以也不允许私人开办银行。所有的银行都是政府开的,由政权管理并拥有。即便是地方银行,其实是地方政府办的融资平台,也都与四大国有银行挂着钩,实际上是形成了中央银行与地方银行一损俱损的体系。既然中央决定了银行可以倒闭,那就等于是告诉人们,国家财政金融已经破产了。国家银行的可以倒闭,说明的是国家财政金融已经到了倒闭的程度上了。于是所有国家银行的储蓄者们的存款,将随着任何一家国家银行的倒闭而遭受巨大的损失,甚至分文无归。

   中央政府的开支,相当大的一部分,是从银行得到的。这就是说,银行倒闭,中央政府不可能通过融资去扶持银行渡过难关。那么,倒闭就是倒闭,受损失的就只有储户们。这就说明国家穷了,穷到了决定吧手伸进平常百姓家的口袋里去抢钱了。

   记得那是在2004年的时候,海外的学者们就向全体大陆的民众呼吁过,把自己的私人储蓄从银行取出来,放在自己的家里,或者兑换成外币保管好,决不能迷信中国经济。现在看起来,十年的时间一瞬间,然而当初的预测,现在已成为了事实。

   历史不断地重复上演,每个灭亡前的朝代都是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官府千方百计诈骗勒索民财,逼迫得民不聊生,无非为了政权的自我残喘。这重复了多次的一幕大戏,现在又在上演中。怕也没用,躲又躲不掉,那么自我保护就是唯一的办法。极权政权从不保护国民,反而要国民维护它的利益。一些愚民顺从了共党的意愿,唱了赞歌,喊了口号,甚至为虎作伥,帮了凶犯了罪,到头来仍然是共党的牺牲品。

   今年的1月6日,《京华时报》的又一篇文章,使得经历过大饥荒的人们再次胆战心惊起来。文章的题目是:要把土豆作为中国人民的第四大主粮。文章的内容,大赞土豆的营养性,高产性,并且论证西方富强国家的人民就是吃土豆长大的。言外之意,似乎是中国已然强大了,中国人也该改变饮食习惯了。

   但是无论怎么美化土豆,土豆饮食属于蔬菜的一种,而不是属于粮食类。西方人吃土豆煎饼,这只是主菜中的一个配菜,主食仍然是面包、米饭或者面条。在中国的主食系统中,几千年以来,始终是面食、大米和玉米,从未见到土豆成为主粮的记载。这或许是习近平以菜代粮的深化改革。但是,其中透露的却是大粮荒的年代又将到来。

   令人奇怪的是,习近平认为特色社会主义是如此的优越,胡锦涛又大赞辉煌了六十多年。然而大饥荒又第二次的来到,钱荒、外汇荒、银行倒闭,加上假冒伪劣毒泛滥成灾,中国人还要说幸福了。幸福与现实之间的天壤差距,恐怕已造成了不少中国人的性格裂变了、茫然了、迷失了。

   在一片鸡鸣狗盗的杂乱中,是不会使一个民族复兴的,反而会使一个民族沦落,甚至走向灭亡。深深巴望全体国人民众警觉起来,为挽救民族的危亡,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2015/0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