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雷声
·宜昌大撤退的英雄们,不止卢作孚
·不劳而获的绿卡持有者将会被遣送回国
·以下数据是主流媒体刻意隐瞒的事实
·加州福利开支占全美三分一,还独立?
·匿名民调川普政府支持率远超正式民调
·中国四大地主的真实面目/余玮
·德媒調查:左派抗議者大多靠爸媽、沒工作
·在欧洲两年,谈谈穆斯林给我的感受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语录”
·德国戏剧:默克尔难民政策和川普禁令内容相同
·移民禁令受欢迎 庇护非法移民城市倒戈
·华人倒卖美国救济粮,骗福利无孔不入
·台“二二八事件是中日战争的继续”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川普说出了美国人的心声
·全球科技实力排名中国差距仍不小
·说说被毛賊东割让的“江东六十四屯”(附1948年地图)
·张学良亲信曝出黑材料 刘少奇被彻底打倒
·赵紫阳为何夸江泽民,让上帝保佑他?
·洗煤易,洗毛贼东割让江东64屯的历史难(附宣统年地图)
·毛贼东反对宋庆龄当副主席失败
·有人预测十年后的世界
·图揭朝鲜半岛兵力部署
·台前总统控诽谤案,台名嘴改判拘役
·东欧四国强硬表态;宁被制裁也决不接收难民
·一家国际医学期刊称中国学者集体欺骗 撤107篇论文
·海参崴的中国人都去哪儿了?
·中国最牛父亲
·抗日英雄军统七美女缅甸跳崖 宁死不敢当俘虏
·驻孟买总领是这样看印度的
·土改地主穿鼻游街,分地主老婆和闺女
·67年前苏俄为何弃权安理会韩半岛决议投票?
·文革前高考“不宜录取”政策的回忆
·真实的中华民国政府治理大陆时期
·林彪的东北野战军竟然有大批日本关东军
·俄罗斯公开要审判列宁
·波兰立法推倒塑像去共产主义
·解密时刻:统战内幕—前中共干部亲述
·千古罪人张学良究竟无耻在哪里?/申正义
·北京高考状元直言“寒门难出贵子”热议
·毛贼东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遒真言實:大撒币,输出邪恶共产革命!人民怎么能爱中共党国?
·毛贼东是中国五千年来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抗日战争关键时刻蒋公为什么访问印度?
·王铭章上将遗孀澳门跪地行乞为生,蒋公闻讯,命人接至台湾
·李富春林伯渠率部,英领事被斩首夫人被轮奸,蒋公签发通缉令
·我为什么力挺辛灏年?
·大清朝完蛋的前夜都有哪些谣言成真了/傅国涌
·孙和江都“改变了中国”
·抗日名將張靈甫殺妻的真實原因
·台南永康成功社區蔣公銅像揭幕 高舉國旗唱國歌
·纪念中华民族伟人蒋公诞辰130周年
·北京大兴屠杀事件的背景/遇罗文
·李瑞環同志讲话
·1967年六千长沙知青大逃亡始末/罗丹
·班农在第十二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日本)演讲
·牛淑英忆毛贼东大跃进:母親家人一個接一個餓死
·大陆反台独,要先从为蒋介石正名做起 /北木观察
·从抗议到暴动:伊朗起义三日谈/罗戈铭
·将严格限制中国留学生进入尖端领域
·说谎的高尔基与说真话的少年犯
·笑翻天:时代力量立委绝食抗议蔡政府,偷吃被网友抓包
·我所知道的「反右」和「右派」
·共谍郭汝槐(国防部作战厅长)被划为右派
·真实的以色列,太可怕了!
·共谍郭汝瑰
·周扒皮后人:半夜鸡叫谎言是如此炮制的
·被歪曲的八国联军之战
·蒋经国
·支持土改的姻亲因土改而死 周恩来冷血六亲不认
·井岡山的燒殺抢掠與逃兵/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十集
·李公仆原来死于中共之手,费正清不是好鸟
·毛贼东年代拍马屁也危险,不小心就拍到了马腿上
·深藍團體戳破謊言,辦228史料展、追悼會
·人无信不立,看一看中共国入世承诺都兑现了多少?
·武之璋新書《原來李敖騙了你》
·爱党要从精子开始:京醫院捐精者須爱党爱國
·南泥湾大生产种鸦片的真相
·台湾王炳忠案,“入党志愿书”疑检调伪造
·王毅见安倍,对方却翘起了二郎腿
· 臺大「新五四運動」今日正式起跑/张英
·民国派齐聚纽约成立大中华民国光复会
·伊朗撒谎了?以色列特工揭露伊核秘密
·中共夺权之后那些中共地下党功臣的命运
·李锦:三年饥荒岁月的记忆
·台绿色恐怖越演越烈,“判”马前总统“泄密”四个月刑期
·儿子藤校毕业后执意要去非洲做义工 华裔妈妈崩溃
·高伐林:功臣的命运
·前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解散苏共的声明
·朝鲜彻底缴械认怂!大幅提升金特会看好度/感悟生活(程坦)
·大跃进真相揭秘/张翎燊
·苏联在美国安插了多少间谍?ZT
·1946年,蒋公领导下全民普选亲历者回忆
·甘肃某地的人吃人的记录
·毛贼东年代甘肃某地的人吃人记录
·原中国进出口银行行长李若谷:中美关系已经发生根本变化
·辛灝年-中共在抗戰中做了什麼
·历史重灾的起点:七月一日/唐夫
·不朽的光荣:20万黄埔生,8年抗战战死19万
·中国入世承诺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王维洛: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 ——老北京和新北京人均水资源的对比


   
   
   作者: 王维洛
   
   
   
   1153年金朝皇帝海陵王完颜亮正式建都于北京。金朝皇帝看中的就是北京水土条件。观北京地形,依山襟海,形势雄伟。如古人所言:“幽州之地,左环沧海,右拥太行,北枕居庸,南襟河济,诚天府之国”。之后北京又成为元明清的首都。如果北京水资源严重匮乏,皇帝们会选北京做首都?其实北京境内贯穿五大河,有永定河、拒马河、潮白河、北运河和蓟运河。以伦敦的泰晤士河为例,流域多年平均降水量704毫米,与北京地区相仿,多年平均径流量18.9亿立方米,平均年径流量还不如北京的一条永定河。都说建设水库大坝不会改变河流的总流量,那么永定河、潮白河的水到底到哪里去了?北京的不幸,不在于它是不是大江大河的儿子,而是儿子不知道大江大河的40亿立方米水到哪里去了,而非要到两千里之外去调10.5亿立方米水。如果说调来10.5亿立方米水是“功在当代”,那么不知道40亿立方米水到哪里去又该当何罪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北京水资源严重匮乏,目前人均水资源仅为100立方米左右,不足世界平均的八十分之一。北京人口快速增长,人来了,水资源却不能带来,这是水资源严重匮乏的主要原因。只有南水北调才能解决北京的水危机。这个说法对吗?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南水北调后北京人均水资源将增加50%
   
   2014年12月27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达到北京,中国媒体鼓足劲地吹捧这个“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大工程。“北京水资源严重匮乏,多年来以年均21亿立方米的水资源量支撑了年均36亿立方米的用水需求,人均水资源目前仅为100立方米左右,不足世界平均的1/80”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后,一期工程将为北京送水10.5亿方,……按照北京目前约2000万人口计算,人均可增加水资源量50多立方米,增幅约50%”(参见:记者魏梦佳:南水北调后北京人均水资源将增加50多立方米,新华网 ,2014年10月12日)。
   
   往好了想,通过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北京人均水资源从人均100立方米增加到150立方米,增加了50%,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真是功在当代了。但是往坏了想,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一期调水10.5亿方的目标实现,北京的水资源依然匮缺,人均水资源不足世界平均的1/50,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不可能利在千秋。
   
   北京人均水资源100立方米,不足世界平均的八十分之一,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二、北京人均水资源100立方米?
   
   世界各国对水资源的定义不同,计算方法也不同,本身就缺乏直接对比的基础。就是国内的学者、研究机关和行政管理机关对水资源的定义也不同。比如黄万里对水资源的定义和张光斗截然不同,而张光斗对水资源的定义与北京人均水资源100立方米的定义又不同。
   
   2013年北京共用水36.4亿立方米,其中本市地表水供水3.9亿立方米,地下水及应急水源地供水21亿立方米,从河北调水3.5亿立方米,再生水利用8亿立方米。按照2013年末北京常住人口2114.8万计算,人均耗水172立方米,不但超过了人均水资源100立方米,而且还超过了南水北调后的150立方米。
   
   北京人均水资源100立方米的算法是这样的,本市地表水供水3.9亿立方米,加上地下水及应急水源地供水21亿立方米,一共24.9亿立方米,减去约5亿立方米的超采的地下水,还剩19.9亿立方米,除以2000万人口计算,平均每人水资源100立方米。从河北调水3.5亿立方米,再生水利用8亿立方米和5亿立方米的超采的地下水都没有计算在北京人均水资源之中。同样没有计算在内的是,自然降雨为农作物、植物生长所接受的部分。北京人均水资源100立方米是故意压低计算的结果。
   
   三、北京人均水资源329立方米?
   
   中国的水利泰斗、两院院士张光斗和工程院院士陈志恺不是这么计算北京人均水资源的。张光斗和陈志恺将水资源定义为该地区降水所形成的地表径流和地下水的总和。计算方法是北京的面积乘以平均降雨量,(降雨量为105亿立方米)然后再乘上一个系数(0.389),便得到北京的水资源总量40.8亿立方米的结果。就是说百分之六十以上的降雨量没有被计算在水资源量内。
   
   1990年张光斗把文章寄给了陈云,陈云很重视,做了批示,并将此文转送江泽民、李鹏、宋健。同时陈云亲自还给张光斗回信说:“你和陈志恺同志就我国水资源问题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并且提出了很重要的意见,我已转请中央领导同志考虑。”
   
   水资源总量除以人口数便是人均水资源量。到2001年,北京的人均水资源量为329立方米,到2013年末人均水资源量为193立方米。
   
   那么,北京人均水资源到底是100立方米?还是193立方米?
   
   如果人均水资源100立方米需要南水北调,南水北调后到达人均150立方米,南水北调就是就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那么人均水资源193立方米是否还需要南水北调?从人均水资源193立方米来看南水北调后到达人均150立方米,是否还算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呢?
   
   黄万里批判了张光斗的计算水资源的计算方法,因为这个方法只计算了当地降雨形成的径流,而没有考虑外来的水资源。按照张光斗的计算方法,毛泽东的南方水多北方水少的说法并不能成立,因为上海的人均水资源量比北京人更少,江苏比山东、河南更少。
   
   四、北京人口快速增长,人来了,水资源却不能带来
   
   有人说,北京水资源严重匮乏的主要原因是人口增长太快,城市化,人来了,水资源却不能带来。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
   
   1948年北京的人口不到二百万(1,672,438人,资料来源:维基百科),2013年末北京常住人口二千一百万(21, 148, 000人,资料来源:百度百科),人口增长了11.65倍。本来不到二百万的水资源现在要给二千一百万人来分,能不匮乏吗?
   
   但是根据张光斗和陈志恺的计算方法,面积是一个重要因素,北京面积的扩大不能忽略。1948年的老北京只有现在6个区那么大,面积只有706平方公里(资料来源:维基百科),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2369人。宛平县、房山县、良乡县、昌平县、大兴县、通县、顺义、怀柔、密云、平谷、延庆和通州市都不属于北京(资料来源:建国以后北京历次行政区划调正http://www.360doc.com/content/11/0214/15/34476_92971350.shtml)。现在北京的面积16410.54平方公里,是老北京的23.24倍,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1289人。
   按照张光斗和陈志恺的计算方法,老北京的水资源量只有625毫米X706平方公里=4.41亿立方米(降雨量)
   
   4.41亿立方米X0.389=1.72亿立方米(水资源量)
   
   人均水资源量为1.72亿立方米/1,672,438人=103立方米/人
   
   根据张光斗和陈志恺的计算方法,老北京的人均水资源量只有103立方米,远远低于2013年末的193立方米。
   
   为什么老北京没有喊水资源严重匮乏,没有要求南水北调呢?这就是黄万里所说,老北京靠的流经北京的河流所带来的外来水。
   
   五、历史上北京的水资源条件相当不错
   
   1153年金朝皇帝海陵王完颜亮正式建都于北京。金朝皇帝看中的就是北京水土条件。观北京地形,依山襟海,形势雄伟。如古人所言:“幽州之地,左环沧海,右拥太行,北枕居庸,南襟河济,诚天府之国” (资料来源:互动百科)。之后北京又成为元明清的首都。如果北京水资源严重匮乏,皇帝们会选北京做首都?
   
   有人说,世界上许多首都都是大江大河的儿子,泰晤士河的伦敦、塞纳河的巴黎、施普雷河的柏林、莫斯科河的莫斯科、维斯拉河的华沙、尼罗河的开罗、湄公河的金边、红河的河内、恒河的新德里和达卡、大同江的平壤、汉江的汉城、多瑙河的维也纳、布达佩斯、贝尔格莱德……北京却没有这样的幸运。
   
   其实北京境内贯穿五大河,有永定河、拒马河、潮白河、北运河和蓟运河。以伦敦的泰晤士河为例,流域多年平均降水量704毫米,与北京地区相仿,多年平均径流量18.9亿立方米,平均年径流量还不如北京的一条永定河。
   
   六、永定河、潮白河的水到哪里去了?
   
   1948年毛泽东和中共中央选定北京作为首都,也是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永定河平均每年的流量为20.2亿立方米。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决定在永定河上修建官厅水库,保证北京的供水。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建造的第一座水库。官厅水库的总库容21.9亿立方米,后几经扩大,现在的总库容为41.6亿立方米。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密云水库坝址处平均每年径流量为20亿立方米。1958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决定在潮白河上修建密云水库,总库容43.75亿立方米,密云水库设计年入库径流量为15亿立方米。
   
   无论是官厅水库还是密云水库,都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大工程。但是五、六十年过去,2013年北京共消耗的36.4亿立方米水中,本市地表水供水只占3.9亿立方米。人们不禁要问:永定河的每年20.2亿立方米的水到哪里去了?潮白河每年20亿立方米的水又到哪里去了?拒马河的水到哪里去了?北运河和蓟运河的水又到哪里去了?
   
   都说建设水库大坝不会改变河流的总流量,那么永定河、潮白河的水到底到哪里去了?北京的不幸,不在于它是不是大江大河的儿子,而是儿子不知道大江大河的40亿立方米水到哪里去了,而非要到两千里之外去调10.5亿立方米水。如果说调来10.5亿立方米水是“功在当代”,那么不知道40亿立方米水到哪里去又该当何罪呢?
   来源:民主中国
(2015/0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