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九剑博客
·【历史今日】苏家屯证人揭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
·史洪愿:揭开法轮功“围攻”中南海的真相
·425十五周年 港法轮功游行震撼大陆客
·揭中共活摘器官 台湾学童获甘地人权奖
·香港集会游行 纪念4.25法轮功大上访(视频)
·追查国际:全面追查中共司法系统迫害法轮功责任人
·港425反迫害 成立反中共活摘联盟
·抵制中共 香港六四纪念馆将揭幕
·中共惧建三江效应 威胁黑龙江法轮功学员
·【禁闻】富可敌国抵制反腐 贾庆林呼之欲出
·【史海】蒋介石两立遗嘱 认定中共是邪党
·鲍彤撑425 斥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犯法
·【禁闻】15年迫害 全民反暴 中共自掘坟墓
·赵紫阳秘书鲍彤痛斥江泽民 直捅中南海最核心问题
·死磕建三江洗脑班四律师 被打断肋骨增至24根
·【石涛评述】鲍彤:镇压法轮功是江泽民犯法
·严真点评:敢于死磕的正义律师
·【禁闻】法轮功15年和平反迫害 民众赞赏
·丰碑──感悟4.25万人上访之真义
·录像:4.25北京府右街万人大上访(修订版)
·4.25万人上访真相 江泽民下令镇压法轮功
·视频:前政治局常委罗干的重大隐瞒在香港曝光
·4.25亲历者:我被朱鎔基带进中南海
·【禁闻】法轮功真相 良知的试金石
·亲历者讲述震惊世界4.25中南海事件真相
·邵正祥评毛泽东:古今中外最坏的人!(视频)
·追查国际: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罪恶调查报告
·〝四二五〞事件中 是什么让江泽民最受不了
·各界人士看4.25:世界史上重要的日子
·为红朝爪牙戒——斯大林高级打手们的下场(多图)
·【禁闻】反活摘器官 亚洲27议员入国际联盟
·“中共最后的疯狂时刻,你应做出正确的选择!”
·中共6淫官给情妇承诺书曝光 很黄很荒唐
·纪念4.25万人和平上访 纽约法轮功集会盛况
·美媒:中国贫富差距世界最大 30年基尼系数几翻番
·洪愿:改革开放后贫富差距为何变得越来越悬殊?
·汶川赈灾物资放到发黴 当局连夜销毁证据
·曾庆红被中央立案 江露面游说前元老上书阻止
·四律师24根肋骨换“洗脑班”解体
·传中共关闭建三江洗脑班 追查国际誓言继续追查
·是谁抹杀了乡亲老少的良知
·罗马帝国因迫害基督教而灭亡(上)
·罗马帝国因迫害基督教而灭亡(下)
·传建三江黑监狱解体 律师公民发声明
·林忌:香港街头便溺风波真相(图)
·遭酷刑毒打 唐吉田在建三江被绑架的16个日夜纪实
·历史的天空
·无神论难得人心
·善恶分明神在看 以色列副议长告诫中共
·调查:黑龙江建三江农垦局恶人恶报案例
·瑞士终止银行隐私制度 中共官员账户难保密
·瑞士将交出外国人银行帐户 网络欢庆
·联合国6年前向北京提出两要求 吓死江泽民
·美国各地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活动
·加拿大总理、部长祝贺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二十二周年
·挑战中共洗脑班律师江天勇曝光酷刑经历
·唐吉田遭酷刑断十肋骨 院方受压催出院
·瑞士银行不再保密 江泽民黑账户恐曝光(图)
·震撼组图:5.13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传法22周年
·【今日点击】江泽民海外密码账户或将曝光
·亲临大法日庆典 加拿大部长、议员们盛赞法轮功
·【禁闻】挑战洗脑班 江天勇揭中共末日疯狂
·【禁闻】戒毒所变洗脑班 听命〝六一零〞
·揭秘中共洗脑班 年收入过百万
·瑞士银行揭神秘面纱 江氏贪腐集团又“紧一绳”
·【宋紫凤】:法正乾坤起文明,普天同庆迎众归
·法轮功洪传22周年 受难中重建中华价值观
·全球同庆第十五届世界法轮大法日
·大法洪传22年 渥太华市长再次宣布大法日
·组图:法轮功在海峡两岸的鲜明对比
·华府学员国会山庆祝法轮大法日 政要致贺褒奖
·香港庆祝法轮大法日 感颂李洪志大师恩德
·组图:悉尼法轮功学员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
·法轮功弘传22周年 律师:中共不灭 灾难不尽
·【特稿】法轮功传世22周年 重建中华文化创神迹
·毛泽东生活荒淫糜烂与千名女性有染(图)
·【今日点击】王立军不经意讲话洩露骇人事实
·【今日点击】多位证人指控中共惊世的罪恶
·513旧金山庆祝法轮大法日大游行
·纽约八千人大游行 共庆法轮大法日
·2014世界法轮大法日特别报导
·世界法轮大法日 加国总理部长齐贺
·追查国际收到大量举报 作好大审判准备
·南海危机 华人越南遭难 中共为何不伸出援手?
·法轮功纽约大游行揭露中共罪恶 民众纷纷支持
·共庆法轮功开传 纽约时代广场集体炼功
·【细语人生】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续集(一)
·【细语人生】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续集(二)
·【细语人生】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续集(3)
·全球同庆第十五届世界法轮大法日
·【热点互动】第15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再看法轮功
·现场实况:8千法轮功学员曼哈顿盛大游行
·庆贺513受瞩目 民众学炼法轮功
·【历史今日】中共“大跃进”真相 4500万冤魂
·联合国广场集会 法轮功学员再揭马三家血腥迫害
·密西根州政要颁九封特别感谢信 褒奖法轮大法
·法轮功越禁止什么,中共越栽赃什么
·传普京将见江泽民 领土核心机密被曝光
·黄海波嫖娼细节网上曝光 幕后有黑手?
·法国网络电视台专访法国法轮大法佛学会主席
·丹麦国家电视台报导法轮功及真善忍美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而我,恰是那晚在西单现场无数的北京市民中的亲历者、目击者之一,我怀着一颗无比沉重的心情,告诉世人,在六四之夜,这里确实发生过铁与血的搏杀。这段回忆,尽管于我而言是痛苦和不堪回首的,但为了补遗历史,警示世人,我还是要坚强的揭示这血迹未干的疤痕,还原现场。我从6月2日凌晨说起。
   
   
   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1989年6月3日,集结在北京西长安街六部口的坦克与士兵
   
   6月2日凌晨,大兵进城
   
   我在的摩托兵团日夜兼程,使我体力不支脱队。回家躺在沙发上便呼呼入睡。“大兵进城了!鬼子进城了!”的呼叫声和铁器敲击声划破夜空,也惊醒了我。这突如其来的喊声,犹如发生了强烈的地震,人们不顾衣着,从楼上、楼下,从胡同、街口涌出。
   
   我急忙从阳台望去,正北,东风电机厂方向,黑压压的部队,正以急行军小跑的速度向南急进。紧追着部队的是密密麻麻,水泄不通,手无寸铁的市民们,部队行至美术馆附近的沙滩路段,再往南跑到了东安门北街我们路段时,激愤地迎候他们的邻里与随之而来的市民,向这支清一色上穿白衬衫,下穿蓝裤胶鞋的便衣部队展开围堵。人们手拉手正面拦截,人挤人侧面冲撞。“一、二、三”的加油声,汗臭味,骂声,投掷的废品,混成一团。
   
   一名白天在我们隔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持枪站岗的武警,此刻却换成和眼前部队一样的便衣的士兵冲着部队大喊道:“畜牲!你们是人民子弟兵吗?……”市民们铸成的一道道人墙,一波波冲击,使得士兵们与其说是在前进,不如说是被震惊得无所适从,一个个像惊弓之鸟。一两千人的队伍的紧紧地挤在一起,像个大的铁板长形阵,排山蹈海般向百姓们冲闯。凭着他们这股疯狂的邪劲冲垮了市民的阻截。但很快,随之而来的是海水涨潮般的民众,用自己身体铸成的更加厚实的人墙,拦在了他们的面前。在百姓们“打倒专制和腐败!……”的口号和各色各样的叫骂声、手挽手的冲撞、拦截中,这些疯狂的士兵最终瘫坐在欧美同学会门前的路段上。他们都是一群不到20岁的孩子兵,此时此刻,我真想知道,他们和他们的父母在想些什么。大批的市民,向可怜的“孩子们”兵们展开了动情的政治攻势:“你们大多数是农村兵,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在农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而政府官员们过的又是什么样的生活?学生和我们走上街头就是为了反腐败,使国更富、民更强。我们本是同根、同源,……你们怎么能把枪口对准养育你们的百姓呢?……
   
   士兵们的头开始低垂。
   
   此时,一个自称是政法大学的男学生,带头唱起“便衣警察之歌”,随之歌声四起。低沉悲切的歌声,感染现场。市民,士兵都动情地落泪,百姓和士兵的敌对情绪一下子化为了深深的鱼水情,场面至今难忘。市民们为赢得了胜利而喜悦,士兵们为理解了市民而宽慰,在人群的欢呼声和掌声中,官兵们态度平和、组织有序地退去了。
   
   随后,人们纷纷绕过横停在路口带斗的大卡车,又涌向北京饭店斜对面的东单体育场售票处便道路段。这是一些被大批人群堵住的另一支由东向西驰骋的大兵。他们着装与刚才那支部队相同,不同的是这些大兵持有一口浓浓的新疆普通话口音。有人问一个兵:“你们是从新疆来的?”他没有回应,但他疑惑地问:“这都是北京人?”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挤,我被挤压在一米多高的铁护栏处。随着压力的加大,我屏住呼吸,手死命地撑着铁栏,保护胸口,但无济于事。胸口最终贴在铁栏上,眼前开始冒金星。平时所讲的弥留之际的情景在我身上反复出现几次,我确实以为自己被人群挤压的正走向死亡。
   
   一阵强烈的骚动后,压力突然减弱,部队退去,我全然不知,只见无数人头在晃动,令当时的我有种畏惧和绝路逢生之感。听人们在议论着往来的各种信息,如:西边有乘车士兵化装记者撞死市民,前门地铁冒出大批士兵,今晚要注意空降部队……。躁动不安使全城的市民、学生处于焦虑亢奋之中。这时天已大亮,早过了上班时间,但人们经过一夜的疲劳,加上不安的情绪,真正上班的是少数。可以说,6月3日这天北京处于“罢工”状态。人们有“大事发生”的不安预感,承重心理、愤怒情绪随之提升。
   
   6月3日:不同寻常的招牌“暂停营业”
   
   6月3日,接近傍晚,我到达六部口附近的首都电影院门口,这里聚集了上千民众。戒严部队下午投掷的瓦斯弹味儿依然没有散去,经历瓦斯战的市民有声有色地描述当时的情景,被炸的已送往医院。此时对面的电报大楼西侧门外突然放置一块“暂停营业”的牌子。这从未有过的“停业”现象,引起了我的警觉。电报大楼从打地基到建成,都是在我眼皮底下的事,但在我的记忆中,坐落在长安街紧邻中南海的电报大楼从未停止过业务,即使在唐山大地震时。其业务运行范围涵盖全国乃至世界。如此重要部门挂牌停业,这是一个极不寻常的信号。
   
   天色渐渐暗淡,市民们在不同的街道路口忙碌着,设置路障,议论着,猜测着今晚将发生什么,以什么方式发生,发展……。高音喇叭发出紧急呼吁:礼士路告急。
   
   当天正是我父亲的生日,我很匆忙地为父亲祝寿后,将写好的家庭地址,电话,姓名放在西服兜里,以备不测。像有如此心理准备的人绝非我一个,在那样一种环境下凡是有血性的人,这种举措并不奇怪。
   
   我去了天安门广场,参加严家其先生主持的“民主大学”。在广场西北角巧遇欧美同学会的朋友牛先生,话题是政局及事态,重点关切点是今晚是否会开枪杀人。我坚定地判断,想用大棒刺刀近距离搏杀,突破数百万市民筑成的道道防线,这占领广场的20几万大兵,绝非是被激怒的,红了眼的市民学生的对手。况且,部队是军命难违,内心并非铁板一块,要杀出血路扫荡广场,只有真枪真炮。
   
   事实证明我的判断。
   
   晚11点左右,广场高音喇叭发出紧急呼吁“集中木棍,柳条帽,……,礼士路告急,……请求市民支持……”就在这时刻,天安门西北角出现急促骑车而过的市民:“开枪杀人了!不是橡皮子弹!”并指着身上的血迹。顿时人们热血沸腾,大有献身时刻到来的气氛。群情激奋的市民形成人流,顺西长安街方向奔去。
   
   西单——血腥之夜
   
   当我们这一群人接近西单路口时,前面密密麻麻的市民挡住了我们前行的脚步。密集的枪声越来越近。人们四散,撬便道的方形地砖,拆铸铁的花园栏杆,找附近的木棍,这些都成了近战的武器。十字路口南北方向停放着用作路障的加长无轨车,相互连接,长度几乎横跨南北便道。枪声已连成一片,犹如传统过年燃放的炮竹。从枪声判断,部队已冲过民族宫。
   
   突然,咚咚的撞击声使得路障——无轨车前后晃动,车顶上的人群纷纷摔落。是中抢,还是因车不稳而跳下?不得而知。很快消息传来,撞击车体的是装甲车,意图是撞开连接的无轨车路障,为紧跟其后的大兵开路。但数次撞击没能得手,便转向宣武门方向驶去。另一辆向北边西单商场方向驶去。此后有人证实,广场出现的装甲车,就是由西单驶过去的。
   
   震耳欲聋的枪声,已逼近西单路口,只见几辆长长的无轨车被激怒的市民点燃,一道长几十米,高十几米的火墙,顿时由地而起。南北火墙的缺口处,冲过大批带着钢盔的士兵。砖头瓦块不堪一击,市民带着仅剩的武器——骂声四处逃散。
   
   我们一群人冒着由西单方向射来的密集子弹的疯狂扫射,快速穿越西单商场的横马路进入了皮裤胡同,其中一位不相识者,被子弹击中倒下;随后看见进进出出的车上躺着死伤者,有一位胸口中弹的伤者,鲜血湿透了上衣。又见一辆130型卡车,从我们眼前驶过,汽车上有几位血淋淋的伤者。此后源源不断地轻重伤者被市民从枪弹横飞的险地抢救出来。人们用工地的手推车(很小的三角形斗车),自行车,背着的,抬着的,总之用一切可以用的东西,方式,将受伤者送往附近的医院,距西单十字路口北侧方向最近的邮电医院,二龙路医院,而相距不足百米之内的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部和北京市西城分局。高教部是一个管理,培养中国人才的部门。另一个是保障公民安全的公安局。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大批被抢救的伤者从这两个部门的门前抬过,不足百米处却有多名血淋淋的市民,学生的尸体就停放在隔壁医院。
   
   人们依然在无奈的最脏的骂声中忙乱着,用最能泄愤的语言充斥着当时的血腥愤怒的气氛。眼泪哭干了,嗓子喊哑了。我敢说,如果身边有炸药包,英雄式的人物一定层出不穷。当时就有人传说:一位年轻的司机独自驾驶着公交车,直奔天安门方向。
   
   天色依然漆黑,大约是4日凌晨四点左右,天安门方向传来此起彼伏“哒,哒,哒”的机枪扫射声。我的心里发紧:广场——完了。
   
   电视机上闪现一行草字
   
   我们踏着地上的血迹,走到大木仓与新皮库胡同夹角处,猛然听到邻里的叫声:截住他!截住他!一位敦实,前额系着白布带的学生已跑到我的眼前。我不知道哪来的邪劲,一把抓住他,顺势将他死死地顶在墙角边,他拼命地想要从我手中摆脱,并大喊,放开我,我要报仇,我的同学被他们打死了。我怎么可以袖手。街口外的零星枪声不断,报仇无疑送死。一番折腾,总算是按住了他,在场的邻居送来了糖水,他慢慢地平静了下来。20年过去了,我仍然记得这位有情有义的白面书生。
   
   天色大亮,我回到父母家里,院子里静得出奇。我看到父母在哭,妹妹在哭,妹妹身边几岁的孩子也用手在抹泪,见我进来,嘟囔着说,二舅,解放军杀人了,很多人!
   
   大约上午9点左右吧,我打开电视机,电视没有节目,屏幕上一片灰白。就在此刻,屏幕突然闪见一行手写的草字:“一个政权行将灭亡的时候,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几秒后消失,屏幕恢复一片灰白,虽然没有图像,却听到声音极低的京剧小常宝清唱,是《仇恨入心要发芽》唱段。电视台如此大胆的壮举,建国以来实属首见。遗憾的是,这位制作壮举的勇士何许人也,下场如何,至今仍是悬念。
   
   为了缓和屋里的悲愤气氛,我播通了附近邮电医院的电话,询问死伤人数,值班人员告知死亡67人,因该院人员不足,药品紧张,血源用尽,人满为患,不得已将后来的急救伤者推向其他医院。
   
   下午,我同妻子回自己家去,途经西四北大医院,见到医院门口处贴出几名党员退党声明,再往东,北京图书馆,中南海北门,长长高高的大红围墙上写着醒目的标语:“油炸邓小平!打倒李鹏!血债要用血来还!……北海前门路边上有辆被烧焦的中型面包车,骑车者中不时有面对中南海发出骂声的人。
   
   当我们走到我家附近的东安门北街时,扑面而来的场景是,路面几乎被砖头瓦片覆盖,各种路障横七竖八。我们所住的楼房对面,围墙上,是直径约一尺左右的弹孔,……“宋(指我)没死!宋没死!他们回来啦!”邻居从楼房阳台上兴奋地呼喊。我两天两夜没喂的爱犬,隔着玻璃窗激动地狂吠。是的,我活着回来了。可此刻又有多少北京的市民,学生却永远回不来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