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特写】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
九剑博客
·王永航律师获释 同行赞其为法轮功申冤铺路
·川人:活摘器官是每个中国人必须正视的问题
·【内幕】令计划之祸(完整版)
·国际大奖纪录片《活摘》中文版全球首映
·川人:活摘器官正考验着每个人的道德底线
·追查国际在行动(一)
·列宁当俄奸历史被编入教材 网友:毛泽东是下一个
·石铭:聚焦活摘器官的罪恶将迫害元凶送上法庭
·美肿瘤学会收录法轮功延长癌患生命论文
·新城:中共迫害老人没有底线
·欧议会超半数议员联署 呼吁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新唐人直播回放】华盛顿DC反迫害集会游行
·法轮功学员7·20反迫害17周年回顾
·【特稿】暴行必须终结? ?真相须公之于众
·【7·20系列】中共迫害法轮功百种酷刑
·宋永毅:一个广西女党员吃掉七八个男人的生殖器
·川人:残酷迫害法轮功是中华文明的耻辱
·梅归路:一位农家女的奇异经历
·反迫害17年!亚洲逾150万人举报江泽民
·风雨17年 法轮功华府反迫害大游行
·全球报导 各国谴责中共活摘器官
·美国出手全球施压 一件大事令中共火烧眉毛
·玉清心:“610”官员坦白的一起活摘案例
·追查国际:610警察亲口承认参与活摘器官
·阚神州:活摘器官是江泽民一手制造的罪恶
·觅真:中共的末日已经到来
·调查:至今中国部分医院器官移植等待仅1-2周
·【720系列】对中共活摘器官说不
·徐才厚资产查抄清单曝光 触目惊心
·铁证如山!追查国际发布视频 控中共活摘器官
·王友群: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就是邪教
·川人:依法严惩江泽民是中国法律无法推卸的责任
·飞鸣:反迫害无关政治 反迫害对你有益
·子华:法轮功给人类带来了光明和希望
·川人:迫害法轮功是中国最大的冤假错案
·二百多斤壮汉遭中共酷刑十天即含冤惨死
·党内调查报告披露惊人内幕:国家已被贪官掏空
·唐恩:谁是全球头号恐怖分子
·十大贪官对金钱“著了魔” 茂名书记一番话吓坏中共中央
·【内幕】郭伯雄覆灭记(完整版)
·郭伯雄获判无期 和徐才厚同一无耻癖好曝光
·铁证如山!追查国际发布视频 控中共活摘器官
·“恶霸地主”刘文彩的孙子揭露中共谎言
·杨恒青:我为什么要控告江泽民
·舞蹈大赛再遭违约 新唐人电视台发通告
·欧洲议会要求调查中共活摘器官
·重任:为什么中共面临解体
·夏祷:活摘──历史巨变的前夕
·川人:法轮大法屡获世界各国褒奖的原因
·澳广旗舰时事节目:中共按需杀人进行器官移植交易
·明君:帮你打开“三退”的几个“心结”
·袁斌:胡石根等人为何〝认罪悔罪〞?
·触目惊心! 二百万被杀“地主”和“土改”的真相(图)
·高天韵:获奖纪录片《难以置信》揭中共谋杀罪
·瑞典国家电视台报道中共活摘器官夺取众多生命
·高智晟新书选登
·陆鸣:十七年 我们为何而奔走
·美国务院报告关注法轮功 关切王治文
·三面之缘 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 无悔婚约
·美宗教自由报告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 多次援引明慧网 关注王治文
·天哪!湖南医院抱怨说他们的活摘器官用不完
·追查国际:参加港器官移植会的53人涉活摘器官
·粟沂州:为什么说〝两高〞司法解释是非法的
·海外患者震惊:中国大陆移植无法无天 活下来痛苦大于喜悦
·【禁闻】美分原来是五毛 舆情会议录音曝光
·最高检察院国家检察官学院女教授生前的控告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谎言是如何编造的?
·六件事看蒋介石真实人品 毛泽东无法相比
·一部让您看了一定会相信有神的片子
·【新唐人评论】:罪证确凿 国际社会严厉谴责中共〝活摘〞罪行
·杨宁:三名器官移植专家为中共“站台”的背后
·中共强摘器官曝光10年 国际议案谴责不断
·俞晓薇:漂白活摘 《人民日报》不打自招
·又被打脸了 党媒漂白活摘遭国际移植大会主席驳斥
·杨宁:黄洁夫之可笑与纳粹集中营的造假
·《难以置信》新西兰首都公映 观众热烈回应
·俞晓薇:〝环球时报〞评活摘 假话盖不住真相
·中共藉闭门会否认活摘 红二代罗宇点其死穴
·曝光中共在26届世界器官大会中诡秘设局
·香港大型集会游行吁“全球联动制止强摘”
·涉违规 郑树森论文遭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拒绝
·无力的抵赖:中共无法解释器官来源
·强摘器官 料大陆年移植量达10万
·外媒密集报导中共秘密大量强摘器官
·俞晓薇:中国器官移植与活摘—数字与真相
·【禁闻】被问活摘 叶启发为何失言?
·【禁闻】日本学者出书披露 毛泽东勾结日军
·亲历中共长春30万屠杀惨案 日学者痛揭恐怖真相
·【禁闻】欲借移植大会漂白 中共反自曝其丑
·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是非法的
·平元:活摘器官罪行第一行政责任人──陈政高
·“五毛鼻祖”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受审 被控受贿两千多万
·数部揭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记录片频获大奖
·视频:张学良生前最后告白 竟爆出真相 耻辱
·抹不掉的记忆:揭秘文革红八月的血腥
·黑龙江女监囚犯:生命中最不堪回首的经历
·王友群:叶剑英等高层支持气功研究的内情
·阚神州:从汉奸秉性看江泽民祸国殃民的必然性
·在中国国家级功臣身上发生的悲剧
·李有甫从大师到徒弟的传奇
·法国《费加罗报》17年两次发文 两次震惊世界 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写】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那几年,江宏和父母走遍了江津的山山水水和大街小巷。
   有一次,当地政府在公共场合张贴了很多抹黑法轮功的宣传画和条幅。江宏决心把它们取下来。她和一位学员准备了一些“墨水鸡蛋”就出发了(用注射器将鸡蛋里面蛋清抽出,然后注入墨水)。她说,虽然已经是深夜了,市中心还是有很多人,但是,江宏说顾不了那么多了。她们想法拉开玻璃板,把宣传画抽了出来。但有些条幅放的位置非常高,她就把“墨水鸡蛋”投向条幅,一个又一个,终于,在最后一个鸡蛋用完之前,把诽谤的字全部抹了。过了两天,她们高兴地发现,那些条幅全被换成了别的内容。
   在被判刑之后,江宏失去了税务所的工作,她就去了一家私企做仓库保管员。虽然工资很低,但是江宏做得兢兢业业,不管同事和她关系远近,她都不允许任何人拿一点库房的东西。结果当年公司竟然因为成本控制得好,几年来第一次盈利了。老板很高兴,主动给她加了薪。
   
   

四、父亲之死


   然而,就在江宏和父母一心一意讲真相的时候,2008年,灾难突然降临。江宏的母亲在发材料时被抓了。但是,因为母亲经常去远处发资料,所以,家人没想到母亲出事了。
   
   第二天,江宏去看父母。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那是父亲亲切的笑脸,最后一次,出现在那道熟悉的门后。家里只有父亲在,一看她来了,父亲就关切地说:“吃饭了吗?给你做个荷包蛋吧”。江宏说:“吃过了,不用了。”和父亲说了一阵儿话,她就走了。离开后不久,警察就抄了江宏父母的家,并抓走了父亲。
   父母不见了,家人却没收到任何通知,一家人焦虑的四处打听,最后才打听到父亲被关押在重庆北碚区西山坪劳教所。
   江宏做了父亲爱吃的东西,和丈夫一起去看望他。父亲看上去很消瘦。平时很爱干净的父亲,那天衣服却很脏。趁着警察在一边聊天,父亲悄悄告诉她,这里对他们体罚很严重。开始是每天罚站,60多岁的老人了,每天头弯到90度罚站,一站就是18个小时。后来,又每天被强制干活,做摩托车汽车装饰配件,但是,一天才给几个馒头,一点稀饭和菜,馒头还特别的小,根本吃不饱。江宏听了很心疼父亲,就对他说,自己给父亲存了钱,让他给自己买些东西吃,保重身体。可是父亲说,这里东西很贵,一碟青菜就卖15元钱,自己舍不得。
   2009年新年,正月初二,江宏和弟弟妹妹去探望父亲。父亲看起来十分苍老和憔悴。家里人心如刀割,却强忍着眼泪。父亲的左右都是警察,时刻监控他们的谈话。父亲问起母亲怎样了?弟弟说,母亲被判了8年刑,并且没有任何正式的法律通知。父亲听了之后,久久没有说话。最后,他痛苦地说:“8年啊,太邪恶了。”然而,在场的人谁也没有想到,为了这一句话,父亲竟然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那一见,成了父亲和家人的永别。
   接见后第二天,一家人接到通知,说父亲突发心肌梗塞死亡。听到这个消息,江宏开始以为听错了。当明白过来就是昨天才见过的父亲时,江宏整个人都不会动了。
   警察把江宏一家人带到一个殡仪馆。殡仪馆如临大敌,周围停了几十辆警车,站满了便衣警察。警察对她家人说,一次只能进2个人,每次5分钟,只能看头,手机和相机等都要上交。
   父亲的遗体被放在一个冰柜中,狱警只拉出父亲的头让江宏看。看到父亲,江宏不禁泪如泉涌。她伤心的用手去摸父亲的脸,没想到,一摸之下,却发现父亲的脸还有温度。江宏一惊,马上大喊,“我爸爸还活着,赶紧救人。”听到她的喊叫,家人一下冲了进来,江宏和家人不顾一切的把父亲整个拉了出来,发现父亲身体多处都还有余温,同时,看到父亲身上有很多伤。
   江宏和弟弟妹妹们忙着要给父亲做人工呼吸,但是,冲进来几十个警察把他们强行拖了出去,并将父亲推回了冷冻室。江宏和弟弟妹妹不停地喊:“救救我爸爸,救救我爸爸,他身体还是热的,不要再冻了。”但是,没人理会他们。家人报了警(110),但是,警察没有来。他们要求拿温度计来,为父亲量体温,但是劳教所的一位干事却骂他们“没脑壳”。后来,一位亲属质问他,“你有父母吗?你还有人性吗?”他才心虚地说:“反正我们手里有死亡证明。”就这样,一家人在寒风中站了大半夜,一颗心也随着冰柜中的父亲冷到了极点。
   在寒风中,父亲的一生在江宏脑中回放:父亲是多么慈祥善良的一个人啊。
   父亲是个孤儿,从小由姐姐、姐夫抚养长大,靠着勤奋努力,父亲上了学,后来分配在江津市税务局工作。在江宏的记忆中,父亲从来没有打过她和弟弟妹妹,碰到他们淘气的时候,父亲总是耐心地给他们讲道理。每次回家,父亲就抓紧时间干活。到收获季节,一家人翻山越岭,一起把地里种的玉米棒背回家。虽然累,但是,那种相亲相爱的温暖感觉,永远地留在了江宏心中。
   父亲自己过得很节俭,从不舍得给自己买什么东西,也从来不抽烟喝酒。但是,他却经常会拿出钱来接济困难的同乡,给他们买鞋子、粮食和衣物。有一年,父亲买了新种子,家里粮食收成特别地好,父母亲就主动将粮食送给不够吃的乡邻。一位亲友的孩子长大后当了官,每年都来给江宏父母拜年,他说:“江姑爷、二娘,不是你们,我活不到今天。”当家乡的亲友听说了父亲的惨死时,都不禁泪流满面。
   父亲在税务局上班,到了月底,各商家如不及时缴税,就会被罚款和罚滞纳金。每次到月底时,父亲就赶紧打电话提醒还没来的人。如果有人因为有事来不了,或者有的小商户,一时周转不灵,父亲就拿出钱替他们先垫上。因此,父亲是税务局出了名的大好人。父亲去世后,大家都说,这么好的一个人被害死了,世道实在太黑暗了。
   父亲那个年代的国家干部,离婚重娶的比比皆是。但是,父亲却从未嫌弃自己的农村妻子,无论她是有病还是健康,始终都对她不离不弃。
   父亲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好人,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好职员。他是很多人能够指望的援助,是妻儿心中永远的温暖。但是,这一切都随着那个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的冰柜永远地成为了记忆。
   去殡仪馆的第二天,610、劳教管理局、检察院等将江宏一家叫到一个隶属公安局的酒店。他们只允许五名直系亲属参加,可他们却排列了几十人在场,谈判室的门口、过道甚至隔壁房间全都布满了警察。
   劳教所说,父亲死于心肌梗塞。身上的伤是刮痧刮的,尸检报告所说4、5、6节肋骨骨折,是心脏抢救时弄断的。但是,当家人问为什么人还没有死就送入冰柜,他们却一直避而不答。
   后来,江宏一家将验尸报告寄给多位医学专家,专家们一致说,成人在进行心脏复苏抢救时,极少会出现骨折,就是出现骨折,也是对称骨折,绝不可能是4、5、6节骨折。而报告中左第5、6肋间及6、7肋间少许出血,恰恰符合被殴打的损伤。江宏的姑爷爷特意将专家的论证讲给610、公安局、检察院、法医和父亲单位的领导,当时一屋子二三十个人,听过后,全都一言不发。
   劳教所逼迫江宏一家签字火化父亲,家人不同意,要求亲自察看父亲的遗体。就在家人准备请第三方医学鉴定机构介入察看父亲时,劳教所急忙将父亲火化了。但是,更让一家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未经他们同意的事还不止火化这一件,在一次家人追问父亲的死因时,一位官员竟然说,不相信自己去看,江锡清的内脏被摘下来做了标本,自己去看吧。
   江宏的心在滴血,但是她说,从殡仪馆回来,她没有流一滴眼泪。她说:“我不能哭,一哭整个人就崩溃了。”父亲悲惨的死成了江宏一家永远的痛。
   江宏说,那是她生命中一段最黑暗、最艰难的日子。那时,是李老师的书籍支撑着她,才使她的心没被巨大的痛苦所淹没。她说:“师父教我们要慈悲的对待每一个人。所以,我的心才没有被仇恨占据。我很幸运,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我才没有被共产党的罪恶所毁掉。”
   从此,江宏一家踏上了漫漫的伸冤之路。
   
   

五、和父亲一起救人


   从父亲死亡那一刻开始,江宏一家人就开始生活在危险中。因为坚持为父伸冤,江宏和弟妹多次被610绑架,江宏的四妹被单位开除,一家人长期遭到盯梢、跟踪、电话骚扰,不时被按门铃、敲门、到单位恐吓等,江宏的弟媳不堪骚扰,无奈与丈夫离婚。江宏更是成了重点监控对象。家门口经常会有人趴着听里面有什么动静。
   父亲被强行火化后,警察又开始逼江宏一家人签字领骨灰。先是将江宏绑架,关了3天,江宏没有签。后来,公安局又将她一家人找过来,陈列了一屋子看起来像打手的人,逼迫他们签字,还威胁说,不签字领骨灰,就送劳教。但是,江宏一家不为所动。姑爷爷对公安局说:“这些娃儿都年轻,父亲这样死了,他们很难过,他们的事情,已经交给我代理了,你们和我说吧。”警察无奈将一家人放了回去。
   后来,江宏设法找到了几名曾和父亲一起关押的人,了解到了当时的情况,他们说:那天父亲一接见完,管教就说江锡清接见时乱说话,然后,在管教的授意下,一群犯人用一床被子蒙住父亲,开始暴打他,很快父亲就被打得奄奄一息,再后来就被背走了。
   和父亲一起关押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说,在他被释放前,劳教所专门办了一个班,要所有和父亲一起关押过的人统一回答:江锡清死于心肌梗塞。威胁说如果不按要求回答,一切后果自负。他被放出来后,一直有人盯着他。上次,估计江宏他们要过来找他,劳教所还出钱送他去旅行。
   虽然也能猜到父亲的死因,但是,真的证实了父亲悲惨的离去,江宏的心还是很煎熬。她不停的读李老师的书,慢慢的,内心越来越平静,思绪也变得异常清晰起来:父亲修炼前是个好人,修炼后,努力的做一个更好的人。然而,一个好人因为想澄清真相,就被抓起来,甚至被打死。这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啊?还有那些唆使者和打人者,未来要为这罪恶承担怎样的后果?当江泽民开始批判“真、善、忍”的时候,恶行就在被鼓励和催生,受害的不仅是被打死的人,那些奉命动手的、掩盖的、造假的人,又何尝不是这场镇压的受害者?她想起李老师说的要救人,她更明白这话的意思了。她下定决心,要曝光罪恶,制止恶行,去救人。
   从那一刻起,江宏完全变了,带着强烈的救人的愿望,她的内心超越了恐惧,超越了仇恨。她说,她的心被强大的慈悲支撑着,她仿佛不是在替父伸冤,而是在和父亲一起救人。
   她辞去了工作,从公检法系统开始,一级一级、一个一个的找,一个一个的讲。后来又是各级政府、人大、还有宣传部门。那段时间,鞋子都走破了好几双。每次,江宏都穿戴得整整齐齐,她说,我是李老师的弟子,是法轮功学员,我们虽然被迫害,但我们的精神很好。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