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特写】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
九剑博客
·现场实录:七千港警横扫金钟 示威者拒以武制暴
·原中共38军退伍军人在北京再公开声明退党
·75天雨伞运动暂告落幕 港人“公民抗命”进入新阶段
·【石涛评述】最后的清场
·【历史今天】“南京大屠杀”背后的幽灵
·狮子山再现条幅:梁振英下台 伞运75天回顾
·加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设计给全球一亿受害者留位
·知名华人实名退出共产党实录
·【透视中国】辛灏年:谁在分裂中国(上)
·【今日点击】 2014年最后18天 中南海上演大戏
·世界人权日 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引关注
·聂树斌案异地复查 或藏〝按需杀人〞惊天黑幕
·阚神州:中共秘密杀害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暴行
·党媒揭秘〝国妖〞升迁〝三把梯子〞新四人帮呼之欲出
·李毅:雾霾频现 中共政权大凶之兆
·多重证据指认周永康犯下罪行远超死罪
·中共酷刑:吊铐
·他山:上庭为何不让谈两个关键问题?
·曝江泽民看中曾庆红情妇 曾避祸割让
·【禁闻】律师讲宪法被抓 家属维权遭恐吓
·沈阳惊现人体展 薄熙来未曝光罪行再被聚焦(慎入)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圈内人的话证实中共罪行
·辛灏年解析:中共为何高调纪念南京大屠杀
·【禁闻】铜锣湾清场 港人:清不走民主决心
·【禁闻】反酷刑缔约30年 中国酷刑受关注
·昆明三人一起读书 被中共非法判刑
·建三江法轮功案即将开庭 警方恐慌监控抓人
·香港占中图文全记录(12月5日-15日)
·毛泽东英语教师曾称多活12年 移植了聂树斌的肾?
·建三江法轮功案开庭 当局如临大敌设岗阻律师
·8律师突破重重封锁再进建三江 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
·建三江法轮功案继续开庭 律师指法庭违法耍赖
·建三江法轮功案第二天 八律师拒非法盘查
·八律师拒绝建三江非法庭审 控公检法违法
·2014中国年度汉字出炉 藏重大信息关乎性命
·追查国际:全面追查建三江司法系统的追查公告
·建三江案庭审违法严重 律师揭背后阴谋
·杜斌新书《马三家咆哮》掀求救信背后的残忍迫害黑幕
·建三江非法控告法轮功案 律师揭中共定罪标准
·你不可不知道的〝建三江〞
·外界聚焦建三江 迫害法轮功官员接连遭恶报
·禁片:中共不等于中国
·一家四口身陷囹圄 “当代缇萦”撼动人心
·广东法轮功案非法开庭 律师做无罪辩护被架出法庭
·乌克兰主要媒体报导江泽民杀人历史及退党大潮
·前大内总管落马 令计划黑幕曝光
·专访杜斌:再揭马三家罪恶--这个星球无法容忍
·荷雨:摒弃邪恶共产主义成潮流大势
·龙泉墨客:法轮功学员的钱是这样来的
·陈果:谁在勾结外国势力?
·建三江庭审违法 律师一度被扣押
·辽宁非法庭审 律师当庭呼:法轮大法好
·【文化博物馆】走近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
·【禁闻】当庭遭〝驱赶〞 陆律师权益难保
·回顾2014 最感动人心的民主活动
·【热点解读】香港雨伞运动的收获
·【禁闻】揭马克思老底 看共产党来源
·最后的神启:揭开恶魔的面纱(图文)
·紫电:揭穿马克思主义谎言(图文)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上)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下)
·疑遭药物迫害 湘法轮功学员含冤离世(慎入)
·【石涛评述】一场改变中国政治格局的车祸
·中共利用法律迫害法轮功:蓄意错用刑法300条
·大陆律师界从令计划案看中共政局走向
·【专访】冷杰甫:解读令计划案 六十年一周期
·迫害法轮功主犯吴官正罪状公告
·英媒:中共会象迫害法轮功那样迫害基督教吗?
·中共法检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的涉嫌犯罪名单
·他山:中共指派的律师也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仲维光:石破天惊话《九评》——谈信仰与科学
·鉴恒:火凤凰舞天际 演绎圣诞精神
·仲维光: 为什么说“反封建”口号是荒谬的
·仲维光:人性的底线
·台北新市长:如再有法轮功的人被打 就撤换警察分局长
·柯文哲:法轮功学员再被打 就换警察局长
·中共75岁退休官员 强奸猥亵10名幼女
·环球“扳倒中国”论 任志强:根烂了怪轻风?
·龚平:薄周令政变不是头 幕后老板大起底
·令计划夫妇情人曝光 央视被指成窑子
·追查国际发布7402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医务人员名单
·法缘:法轮功并不符合中国现行法律对于邪教的定义标准
·中共自曝面临“翻墙”等五大挑战 意识形态严重危机
·大陆老板车祸脱险 看录像几百人三退
·撒切尔夫人明言中共若违背联合声明 英将抗议
·【2014年度十大中国禁闻】完整版
·跨年日7律师为法轮功案奔波 控告建三江违法
·又一次巧合?上海踩踏事故神秘死亡数字再现
·大纪元2015年新年贺词
·【历史今日】著名律师高智晟向中共人大致公开信
·追查国际对中共统战部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集
·英国解密档案揭中共出让钓鱼岛主权给日本
·迫害法轮功主犯贾庆林罪状公告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上)
·踩踏遇难者家属:我们基本上已被软禁起来
·【专稿】--令计划的覆亡
·千古奇书20载 《转法轮》受世人推崇
·【今日点击】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下)
·无神论与人类道德水火不容
·专家:九评揭示中共谎言暴力统治终将解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写】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大纪元2015年01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纯钧报导)这是一群普通的人,就像邻家的大叔、阿婆、小妹、小弟一样,是再熟悉不过的人。然而,他们真诚、宁静的笑容,就像春天午后的一抹阳光,直入你的心底。


   
   走进他们的世界,听到他们的故事,那一丝淡淡的温暖瞬间变成震撼:一个人要有怎样的境界,才能在九死一生之后,那样平静的微笑?究竟需要怎样的胸怀,才能在家破人亡之后,想着要救别人?到底是什么力量,能让一个人在经历人类极限时,超越生死?
   如果说,他们的经历是因为“天降大任”,那么他们会用两个字告诉你,这个“大任”就是:救人。

   这就是他们,一群非凡的普通人。这里,试着用一支笔,记录他们的勇气、无畏、痛苦和欢乐,或许,透过他们的人生,我们最终会认识,那个让人产生无限勇气的伟大力量。
   -----------------
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
   “一顿拳打脚踢之后,人还没死就被送入停尸间冷冻室,火化前还被摘除了器官……”这不是虚构的电影剧本,这是发生在中国四川重庆的真实一幕。本文是一个普通中国家庭坚持信仰的真实故事,也是一位传奇女子替父伸冤的感人经历。这位勇敢的四川女子,曾让薄熙来治下、中国最无法无天的重庆警察沮丧不已。这位了不起的女子,名叫江宏。
   
   

一、修炼


   江宏生在明山秀水的四川重庆江津。也许是秉承了四川山水的灵气,江宏有一双特别明亮、清澈的大眼睛。

   

   【特写】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江宏近照。(大纪元)

小时候,江宏的家在江津的农村。父亲江锡清是江津市税务局的干部。母亲罗泽慧曾是一名幼儿园教师。他们共有4个子女,江宏是家中的长女。
   那个年代,户口决定中国人是待在城里还是乡下,江宏一家只有父亲是城市户口,所以一家人分开两地生活,只有在放假时,父亲才能回家探望。农村的口粮分配依据的是工分多少,母亲替家里挣工分,她和男社员干一样的活,却只能算做一半的工分,因此,父亲要拿出工资来买工分。
   父亲经常悄悄买吃的回家,给孩子们带来许多欢乐。父亲很喜欢女儿江宏,经常给女儿买好看的衣服,在那个什么都缺的年代,江宏上学却穿着皮鞋和灯芯绒的衣服。在同学们眼里,她像个小明星。但是,由于家中缺劳力,在江宏的记忆中,整个小学和中学,她的生活就是“干不完的活”。
   江宏很早就开始分担母亲的工作。她从5岁起就开始背三妹,7岁又背四妹,两个妹妹都在她的背上长大。平常一放学回家,就开始干活。母亲生病的时候,江宏和弟弟妹妹就主动承担起家里的工作,每天4点多就起床,弟弟劈柴,江宏做饭,妹妹们切草喂猪。到了秋天,几个孩子就上山打草,为家里的猪储备粮食。中国有句话叫“蜀道难”,四川的山路往往就是万丈悬崖边的一条窄道。而江宏和她的弟、妹就从这种山路上背草回家。平时上学,也是走在这样的山路上。
   但是,由于艰苦生活的磨练,江宏和她弟弟妹妹从小就形成了四川人特有的、极其勤劳坚韧的性格。
   80年代,当地推行计划生育。江宏的母亲被强制做节育手术,由于手术条件简陋,过程简单粗暴,结果落下了病根。术后半年时间,母亲根本干不了活。从那时起,她就常年泡在药罐子里,人越来越瘦,身体也越来越差。
   
   1990年,江宏一家人转成城市户口,搬去江津市居住。家人带着母亲到处求医,却没有效果,她只能常年忍受病痛的折磨。96年,父母亲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母亲纠缠多年的一身病,在修炼后不久,统统不翼而飞了。她一身轻松、走路生风,江宏说,那时,她们几个走路都赶不上母亲。而江宏的父亲,变化就更大了,皮肤变得白里透红,人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看到父母的变化,江宏和她的妹妹,都先后修炼了法轮功。

   

   【特写】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江宏一家人合影。(大纪元)


   

二、入狱


   就在一家人开心修炼的时候,忽然风云突变,1999年7月,中共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批判铺天盖地而来,电视、广播、报纸,全是关于法轮功的负面新闻,一时间,仿佛二次文革降临。
   父亲江锡清被强行送入洗脑班,610“见注1”人员强迫他放弃修炼,还要他批判法轮功。但是,父亲说:“我们全家受益了,怎么能说谎?法轮功救了我老伴的命,我自己受益也很多。而且,李老师教人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这对国家有益啊。”看到父亲的态度,单位就将他的工资降级,并专门安排人监视他。
   江宏说,从看到《转法轮》(法轮功书籍)那一刻起,她就觉得书里每个字都说到了她心里,说得那么对。看着铺天盖地对李老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诽谤,她内心像针扎一样,她说,师父教我们做一个更好的人,却被人这样诽谤,她心里很难过。她和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商量了一下,决定去重庆市政府上访,告诉政府:法轮功是使人身体健康、道德升华的高德大法。然而,不仅没有一个官员接待,政府还出动警察,把上访学员像扔麻袋一样,扔到车上,拉到很远的郊区,又倒下来。
   上访的路不通,江宏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就自己制作了真相材料,邮寄给政府机关和私人公司。当时,江宏和母亲去买信封,买得太多,又不能直接打车回家,母女俩就自己背着沉重的信封沿火车道往回走。天很黑,母亲一个不注意摔在了火车道上,但是,她咬着牙回到家,这才发现,头磕破了,血淌满了衣襟。
   因为信封是手写的,通过对笔迹当地公安局怀疑到了江宏。办案警察找到江宏女儿的学校,和校长一起恐吓她7岁的女儿,逼小孩子说是不是妈妈写的信。
   江宏说,那天她正在家里做饭,女儿忽然哭着回来了,问她怎么啦,女儿却说不出话,后来,在她安抚下,女儿才断断续续的说,警察和校长问她,妈妈是不是写了很多信?校长还说,她要不说实话,学校就开除她,还要把她关起来。女儿说,她怕以后不能上学了,就承认妈妈写了信。说到这儿,她嚎啕大哭起来。江宏把女儿抱在怀里,安慰她说,不要紧的,有妈妈在,别怕。江宏很快被抓走了,她一个人承担了一切,之后被判了三年刑。
   关押在派出所时,所长对她说,电视上都说了,国家不允许,为什么还要练?这是违法的,你知不知道?江宏说:“电视是乱说,是颠倒黑白,你们没收了那么多法轮功书籍,你们没看看,书里讲得都是做好人的道理?作为一国政府,怎么这样撒谎骗人?你们诽谤我师父,你们还我师父清白。我们全家都修炼法轮功,每个人都身心受益,全家人都努力做个好人。我只是澄清事实,我没做坏事,根本就不应该来这种地方。”所长理屈词穷,就说她“嘴很厉害”。
   江宏在监狱时,父亲多次被610抓去所谓的“学习”,后来,区政法委书记万凤华还和江津税务局一起,专门对父亲开了一个批判会。像文革批斗一样,当着同事们的面,他们在父亲脖子上挂上一个大牌子,并且,强迫父亲在批斗会上一直保持笔直的站姿。那天回到家,父亲什么也没说,可是母亲发现,父亲躲在一边悄悄哭了。第二天,父亲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依然慈祥和善的对待每一个人,包括那些羞辱折磨他的人。
   江宏母亲这位农村妇女,也没被610放过,万凤华带人把她也抓去“学习”。每天审问她很多次,威逼她交代,还认识哪些法轮功学员。万凤华强迫她腿伸的笔直坐在床上,稍微弯曲下腿,万凤华就狠狠打她。母亲质问他:“如果是你妈炼了法轮功,你也这么对待她吗?”万凤华恶狠狠的说:“如果我妈炼法轮功,我就把她打死。”母亲没有说出别的学员,但是她说,那段时间她很绝望,想到女儿在监狱,丈夫不知被带去哪里受苦,儿子有家不能回,自己也每天被折磨,她真的不想活了。不过,她后来想,不能这样轻易死了。她说:“我本来是个要死的人了,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我要告诉世人真相。”
   后来,一次母亲外出讲真相,被人举报了。真的像是电影一样,警车呼啸而来,母亲在山路边躲了起来,警车打着刺眼的车灯,几十个警察拿着电筒沿着山坡搜捕。母亲悄悄的挪动躲避着,但是,脚下一滑,人滚下了山坡。当时,天下着雨,四周漆黑,母亲滚了很久才停下,因为看不见,她就在滚落的地方躺了一夜,等天亮了一看,只差一步,旁边就是一条河。母亲回到家中时,亲人几乎没认出她来,一下子难过地哭了起来。
   
   

三、讲真相


   从监狱出来后,江宏继续着她的讲真相之路。一次,她去了公园,看门大叔一把抓住她说:“我认识你,你是个法轮功,几次举报你都被你走掉了,这次你可走不了了。”江宏说,当时她一点也没有担心,她真诚地说:“大叔,传单上写的都是真的,法轮功是真正的佛法。我们一家人都修炼,都是亲身受益的,我妈妈一身病,修炼后真的好了。法轮功教人做一个好人,现在社会上人人都为自己争利益,但是,李老师却告诉我们要事事为别人着想。大叔,你被电视骗了。江泽民是在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哪。善恶有报是天理,我想你也是个善良的人,希望你能了解真相,得到福报。”江宏和他说了很多,最后大叔被感动了,他让江宏走了,临走还嘱咐她以后要注意安全。
   江宏还经常背着资料到农村去讲真相。她说,清冷的月光下,一个人走在万丈悬崖边的山路上,除了偶尔几声蝉鸣,四周围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到处是阴森森的树林,那种情景现在想起都感觉很害怕。但是,一想到还有那么多人不知道真相,她就鼓起了勇气。一次她走入一户农家,和女主人聊着法轮功真相,女主人听得入迷,连做饭都忘了。听完后,她说:“你讲得太好听了,真是奇怪,我家的狗连自家人都咬,怎么你来了它连一声都没叫?”后来,江宏再去这个村子时,这家女主人说,她把传单给武汉的女儿看了,女儿已经退出了共青团。
   江宏一家买回好看的信封和漂亮的塑封袋,将各种资料配合好,一份、一份的仔细装好,她说,每一份资料,都代表一家人的真心。江宏还经常和父亲一起出去讲真相,她坐在摩托车后面,父亲带着她飞驰,父女俩去了很多地方,给从三峡迁过来的移民讲真相,给父老乡亲讲真相……如今这些都成了江宏对父亲的珍贵记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