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江泽民军事化活摘器官的罪恶产业(图)]
九剑博客
·沈审判长欲给法轮功扣帽 反遭律师“打脸”
·顶级医学专家发声 关注中共活摘罪恶
·【大陆新闻解读】周永康是活摘器官的首犯
·知名前律师李庄网曝猛料:聂树斌器官可能还活着
·【严真点评】撼动红朝根基的重磅炸弹
·六四解密文件流出 清场惨烈可见一斑
·剑平:陆媒图解器官移植藏玄机,江泽民核心罪恶被踢爆!
·【禁闻】聂树斌案新疑点 掀按需杀人质疑
·抗命 人民日报暗示六四屠城 许多记者保留未来审判证据 图
·赵紫阳敏感谈话泄露 大曝中共高层内幕
·黄洁夫的“最大奇迹”隐藏骇人秘密 震惊网络
·邢仁涛:抓捕江泽民 势在必行
·【透视中国】辛灏年: 民权与人权 (完整版)
·一个〝刽子手〞自白的惊悚到全面爆发的屠杀
·本溪绑架案非法开庭 律师齐呼:法轮功无罪
·邪不压正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禁闻】黄洁夫亲做肝移植 泄漏活摘秘密
·白宫回应活摘器官 发起人:美应行动制裁中共
·玉清心:解体“610” 制止江泽民为祸中国
·大陆前检察官:黄洁夫是白衣屠夫 应送国际法庭
·解密:六四清晨一幕 军民对视20分钟后疯狂扫射
·《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迫害法轮功主犯许永跃罪状公告
·中共活摘法轮功器官 加国会谴责
·610、国保、信访官员等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为唐吉田筹手术费 3小时募22万
·江泽民苦心〝拼爹〞仍出丑 江上青被曝也是叛徒
·刘慧琼: 北京610等利用我编造赵昕自伤
·广州区伯指称遭“嫖妓”构陷及虐待
·“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揭秘
·郭文贵犯王岐山大忌 公开信被删 鱼死网破刚开始?
·中共自曝官员“两面人”特质 专家析原因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
·《反右绝密文件》揭示不为人知内幕
·乌克兰拟立法清除共产主义污垢
·制造「人间地狱」的辽宁监狱管理局常委宋万忠落马
·王立军的恐怖发明与专利
·中共海外大面积追逃贪官 分析:大厦将倾
·“区伯嫖娼”细节曝光 长沙电视台涉假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2)
·区伯:已委托律师将状告长沙市公安局
·江派经济血脉被斩断 港亚视“失血”关门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3)
·【禁闻】〝六四〞屠城再解密 38军最凶残
·【禁闻】3月405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辽宁居首
·共产共妻真谛:以革命为名义的集体强奸
·世界十大恶书榜《共产党宣言》居首(图)
·【禁闻】追查国际22份录音—活摘证据
·【禁闻】区伯指〝嫖娼〞事件做局者是国保
·欲盖弥彰 江泽民伪造生父家世履历露馅
·【禁闻】鲍彤:公布周永康活摘 或抓黄洁夫
·央视名嘴毕福剑饭局调侃毛泽东共产党引网路轰动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4)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5)
·澳洲放新纪录片: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后 活着被扔进焚化炉 组图/视频
·加拿大新纪录片披露中国人体器官交易黑幕
·“法轮功必须验血”四川活摘罪行疑迹曝光
·澳洲多家主流媒体曝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澳电视台播纪录片《活摘》 各界震惊
·迫害法轮功的人的悲惨遭遇
·从打手到良心犯 一位中国女警的艰辛路
·从打手到良心犯 崔会芳获代理律师探望
·【今日点击】新纪录片揭露中国大陆活摘器官黑幕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6)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7)
·曝光辽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丧心病狂的酷刑
·【石涛评述】天安门如播放曝中共恐怖罪行纪录片
·【热点互动】从毕福剑戏诘毛泽东看中国民意
·盘点中共卖国记录:1949年后出卖多少国土?
·组图视频:震撼!两亿人“三退” 多伦多唐人街大型集会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7)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8)
·【特稿】二亿人“三退”是中华之福
·新西兰庆两亿华人三退 民众支持
·陷害无辜 河北三河市法官检察官被控告(图)
·三退破2亿 陆民盼退空中共
·三退人数飙破2亿 华人觉醒唾弃中共
·【热点互动】乌克兰立法去共化: 共产党与纳粹等同?
·觅真:退党大潮使中共走向彻底崩溃覆灭
·袁斌:一位农民〝毛粉〞的转变
·“三退”人数突破两亿 中国人正走向光明
·【禁闻】三退破2亿 〝体制内〞官员渐觉醒
·玉清心:2亿人“三退”是巨大民意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9)
·朱欣欣:“三退”让中共的根基完全垮掉
·黄潜狱中自述与华夏正道被捕详情
·世界最大“腐败党”中共把中国人害苦了
·【热点互动】两亿人的选择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退党大潮使中共走向彻底崩溃覆灭
·【禁闻】三退超2亿 大陆律师:退党合法!
·大陆各界谈2亿人三退 :中共船要沉赶快退出
·要见父亲罪几何?河北〝缇萦救父〞遭判3年半
·2亿人“三退”是道德选择 中共伪术失灵
·中共省部级高官纷退党:你们真是做好事
·【组图】“列宁倒了”共产幽灵在乌克兰终结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0)
·〝三退〞到底是件什么事?
·中共为什么以“死囚”掩盖活摘罪恶
·悉尼各界集会 谴责中共活摘罪恶
·澳洲SBS播放《活摘》记录片 各界反响强烈
·明慧网:记被迫害致死的北京法轮功学员(1)
·廖祖笙:话说周永康七次跪求免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泽民军事化活摘器官的罪恶产业(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日】(明慧记者穆文清/荷雨报道)前中共独裁者江××在发动迫害时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党、政、军三权在握的他不仅用军队为其一意孤行的无理镇压武装护航,更以总后勤部为核心,以军队为主导,由武警、政法系统、卫生系统和器官黑中介配合,建立起规模庞大的军事化活摘贩卖器官的一条龙“按需杀人”产业,系统地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江氏下令活摘器官 中央军委强化执行
   
江泽民军事化活摘器官的罪恶产业(图)

   沈阳市苏家屯主刀医师妻子安妮和记者皮特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点击下载:随后,沈阳军区后勤部的老军医多次投书海外媒体揭露:“全国类似苏家屯的秘密集中营至少有三十六个。位于吉林的代号为6721S的集中营,关押了超过十二万法轮功学员和异见人士;吉林九台集中营的关押人数超过一万四千人……”

“中共中央军委在一九六二年就行文,省级政府有权在所辖军区的监管下,设立重刑犯的资源再回收机构,这政策一直沿袭至今。据一九八四年补充规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已被中共宣布为“阶级敌人”的“法轮功学员不再被当作人类而是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以“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灭绝迫害。其下达的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B,驱动喉舌媒体制造的包括“天安门自焚”伪案在内的铺天盖地的谎言与仇恨宣传将这场迫害歇斯底里化。在此背景下,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活摘器官成为中共对“头号敌人”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上消灭”的重要手段之一。

二零一四年九月,“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布了对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就军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的调查报告。在录音文件中,白书忠供认是江氏亲自批示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当时是江主席啊……有一个批示,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后,反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应该说,就是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右键点击下载“白书忠的电话录音”(1.5MB)

这与二零一三年八月知情人鲍光(化名)向海外媒体曝光的零六年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访德期间亲口承认是江氏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电话录音相印证,进一步证实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是由江氏直接下令、操纵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群体灭绝性大屠杀。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薄熙来的电话录音”(1.87MB)

“沈阳老军医”披露,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六年五月,中共中央军委开过六次针对法轮功的“处理涉外宗教问题”专门性会议。苏家屯曝光后,中央军委立即在京召开秘密会议,会后时任总后勤部政委、负责对外宣传和消声的孙大发向全国相关军事机构转发了这次会议的精神,要求“针对特别军事监管区(即集中营)问题的资讯大量外泄”问题,“进一步封闭法轮功的资讯管道,强化保密体系,并重申对泄密行为的严厉处罚。”

原国防部长、中共中央军委委员梁光烈也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至十日访美期间在电话调查录音中承认,中共中央军委开会讨论过军队关押法轮功学员及军队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由总后勤部负责此事。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梁光烈的电话录音”(4.37MB)

总后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机构

《三联生活周刊》二零零六年四月报导,业内人士透露“中国百分之九十八的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暗指军队和政法系统主导中国器官移植业并控制器官来源。

中共以总后勤部为核心,以军队为主导,由武警、政法系统、卫生系统配合,将进京上访和在全国范围内被绑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造册、验血体检、输入电脑管理,建立庞大的活人器官库,进行全国调配,以保证各地能在短时间内快速找到供体,而无需与法院、医院、器官中介或关押场所打交道,无需走法律形式,无刑场摘取死刑犯器官的不便,亦无后顾之忧,一切按照军队特有的隐秘、集权方式进行,由总后勤部统一分配集中营,进行调度、运输、交接、警卫和核算。

“沈阳老军医”披露了其具体流程:进行器官移植的学员被从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集中营带离后,将失去名字,只有一个代号,与此对应的是虚构的器官移植自愿者,具备完整的资料,并且在器官移植自愿书上有签字(当然是代签的,许多签字都是一个人的笔迹),声称本人自愿进行某种器官移植,并承担一切后果。该资料保存在省级军区,查阅资料须经中央驻地方专员批准。

而后进行身体检查,接下来就是活体移植。若移植失败,被移植人员的资料和尸体(甚至是活人)必须在七十二小时内销毁,这须经军事监管人员认可,他有权逮捕、关押、强制处决任何泄露消息的医生、警察、武警、科研人员等。军事监管人员由中共中央军委授权相关军事人员或军事机构担任。

经老军医本人经手伪造的自愿捐献器官资料就有六万多份,他指出:“由于有巨大的活体来源,在中国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要比公开的多几倍:如果官方公开数是一年三万例,那么实际数量是十一万例……中国已在全世界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网,成为国际活体器官交易的中心,在二零零零年以后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以上数据是军委上报资料的一部份,有几个人还因在此领域的突出‘成绩’被晋升为将军。”

在江氏发动迫害法轮功的两个月后,时任济南军区政委徐才厚被提升为中共军委委员、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因不折不扣地执行江氏镇压政策,二零零四年九月徐再被升任中共军委副主席。

原成都军区司令员廖锡龙由于追随江氏迫害法轮功不遗余力,零二年被江提升为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长,主管活摘器官运作,他把活摘器官产业化,当作一场战争来指挥。

孙大发在九九年后担任沈阳军区政治部主任,主管活摘器官,二零零一年被江氏提为中将,零三年八月后任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零五年七月至一零年十二月任总后勤部政委。

军队移植专家解决关键技术

据中共媒体报导,江氏曾四次会见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全军器官移植会议的首席顾问、有“中国肝胆外科之父”之称的吴孟超,并亲笔签署命令,由中共中央军委特别举行大会授其“模范医学专家”称号,颁发所谓的一级英模奖章。

吴孟超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即已开始对肝脏移植的研究,九十年代在中、晚期肝癌的基因免疫治疗、肝移植等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他带领东方肝胆外科研究所(即第二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解决了肝脏移植的排斥反应和治疗问题。到二零一零年,他本人就完成了四千多例肝移植。

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高峰时期,吴孟超获二零零五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七日在上海第二军医大学礼堂,总后勤部政委孙大发代表总后勤部向吴孟超颁发了一百万元奖金。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中宣部、卫生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上海市委在人民大会堂联合举行所谓的“吴孟超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时任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总后勤部长廖锡龙等出席了报告会。这些军头都是军队活摘器官的关键人物。

军队通过活摘器官牟取暴利

总后勤部通过各级渠道将供体调配到军方医院和部分地方医院,其运营模式是向医院提供供体时直接收取现金(外汇),医院付帐给总后勤部后自负盈亏。军队医院移植是大头,卖给地方的器官只是额外牟利,目的是把地方医院作为向海外揽客的橱窗和广告,否则只有中国军方做移植手术对世界将难以掩盖。

由于移植器官的利润不入军队预算,而负责活摘器官的层层系统却由军费维持,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成了一条无本万利的生财之路,军方高层通过总后勤部牟利。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对大陆医院网站和医学期刊论文等公开资料的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一四年九月,做人体器官移植的医院数量超过八百家,完成肾移植超过十七万六千例,肝移植四万例,眼角膜移植十三万七千例。仅公布的一百家中共中央军委直属的军队总医院、各大军兵种总医院、七大军区十二家总医院、各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和序号医院及各地武警部队医院,就实施了至少六万例肾移植、一万一千三百例肝移植。

因这些作为统计依据的论文只报告了医院移植数量的一小部分,而且只是覆盖有限时间段的阶段性报告,这些数字仅是中共实际活体器官移植规模的冰山一角。

其中,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上海长征医院截止二零一三年累计完成肾移植手术四千二百三十余例,肝移植手术一千二百三十八例,在二零零三到二零零六的三年里实施了一百二十例急诊肝移植,皆为入院后平均存活三天的重型肝炎患者,“最短的患者入院四小时即进行肝移植”;河北秦皇岛解放军二八一医院只是个二级甲等医院,截至二零零七年四月,连这个自称“人员配备少、手术室规模小”的医院也同时进行六至九例同种异体肾移植达二十八次;济南军区总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李香铁曾主导该科室二十四小时内连续完成十六例肾移植……

据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际移植网路支援中心的价目,当时在中国做一个肾移植需要六万多美元,肝移植十万美元,肺和心脏器官要价在十五万美元以上;被总后卫生部命名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的第三零九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医疗毛收入,由二零零六年的三千万元增涨至二零一零年的二亿三千万元,五年增长近八倍;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九十年代末开始器官移植,医疗年收入从三千六百万增至二零零九年的九亿多元,增长近二十五倍。

中共军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产业赚取的巨额血腥暴利,从中可见一斑。

天网恢恢

然而人间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江氏军中爪牙在迫害法轮功中犯下的滔天大罪也为自己酿下祸根而连遭恶报。

二零一四年六月三十日,中共军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责任人、被称为“江泽民在军中最爱”的徐才厚被剥夺上将军衔,开除军籍,移交军事法庭处理;十月二十七日,徐才厚被移送审查起诉。并且中共军事检察机关负责人证实,徐于二零一三年二月确诊患膀胱癌。之前,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落马,后被提起公诉,包括前总后部长廖锡龙在内的总后勤部上届军头全被军纪委约谈。

与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周永康等江氏帮凶的下场一样,这些江氏在军中两手沾满法轮功学员鲜血的爪牙也相继在内斗中或失势、或被剔除、或落马面临清算,其后台迫害元凶江泽民、罗干、曾庆红及其他罪无可赦的追随者也即将无一遗漏地被推上历史的审判台。>mp3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白书忠的电话录音”(1.5MB)

这与二零一三年八月知情人鲍光(化名)向海外媒体曝光的零六年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访德期间亲口承认是江氏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电话录音相印证,进一步证实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是由江氏直接下令、操纵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群体灭绝性大屠杀。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薄熙来的电话录音”(1.87MB)

“沈阳老军医”披露,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六年五月,中共中央军委开过六次针对法轮功的“处理涉外宗教问题”专门性会议。苏家屯曝光后,中央军委立即在京召开秘密会议,会后时任总后勤部政委、负责对外宣传和消声的孙大发向全国相关军事机构转发了这次会议的精神,要求“针对特别军事监管区(即集中营)问题的资讯大量外泄”问题,“进一步封闭法轮功的资讯管道,强化保密体系,并重申对泄密行为的严厉处罚。”

原国防部长、中共中央军委委员梁光烈也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至十日访美期间在电话调查录音中承认,中共中央军委开会讨论过军队关押法轮功学员及军队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由总后勤部负责此事。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右键点击下载“梁光烈的电话录音”(4.37MB)

总后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机构

《三联生活周刊》二零零六年四月报导,业内人士透露“中国百分之九十八的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暗指军队和政法系统主导中国器官移植业并控制器官来源。

中共以总后勤部为核心,以军队为主导,由武警、政法系统、卫生系统配合,将进京上访和在全国范围内被绑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造册、验血体检、输入电脑管理,建立庞大的活人器官库,进行全国调配,以保证各地能在短时间内快速找到供体,而无需与法院、医院、器官中介或关押场所打交道,无需走法律形式,无刑场摘取死刑犯器官的不便,亦无后顾之忧,一切按照军队特有的隐秘、集权方式进行,由总后勤部统一分配集中营,进行调度、运输、交接、警卫和核算。

“沈阳老军医”披露了其具体流程:进行器官移植的学员被从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集中营带离后,将失去名字,只有一个代号,与此对应的是虚构的器官移植自愿者,具备完整的资料,并且在器官移植自愿书上有签字(当然是代签的,许多签字都是一个人的笔迹),声称本人自愿进行某种器官移植,并承担一切后果。该资料保存在省级军区,查阅资料须经中央驻地方专员批准。

而后进行身体检查,接下来就是活体移植。若移植失败,被移植人员的资料和尸体(甚至是活人)必须在七十二小时内销毁,这须经军事监管人员认可,他有权逮捕、关押、强制处决任何泄露消息的医生、警察、武警、科研人员等。军事监管人员由中共中央军委授权相关军事人员或军事机构担任。

经老军医本人经手伪造的自愿捐献器官资料就有六万多份,他指出:“由于有巨大的活体来源,在中国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要比公开的多几倍:如果官方公开数是一年三万例,那么实际数量是十一万例……中国已在全世界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网,成为国际活体器官交易的中心,在二零零零年以后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以上数据是军委上报资料的一部份,有几个人还因在此领域的突出‘成绩’被晋升为将军。”

在江氏发动迫害法轮功的两个月后,时任济南军区政委徐才厚被提升为中共军委委员、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因不折不扣地执行江氏镇压政策,二零零四年九月徐再被升任中共军委副主席。

原成都军区司令员廖锡龙由于追随江氏迫害法轮功不遗余力,零二年被江提升为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长,主管活摘器官运作,他把活摘器官产业化,当作一场战争来指挥。

孙大发在九九年后担任沈阳军区政治部主任,主管活摘器官,二零零一年被江氏提为中将,零三年八月后任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零五年七月至一零年十二月任总后勤部政委。

军队移植专家解决关键技术

据中共媒体报导,江氏曾四次会见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全军器官移植会议的首席顾问、有“中国肝胆外科之父”之称的吴孟超,并亲笔签署命令,由中共中央军委特别举行大会授其“模范医学专家”称号,颁发所谓的一级英模奖章。

吴孟超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即已开始对肝脏移植的研究,九十年代在中、晚期肝癌的基因免疫治疗、肝移植等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他带领东方肝胆外科研究所(即第二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解决了肝脏移植的排斥反应和治疗问题。到二零一零年,他本人就完成了四千多例肝移植。

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高峰时期,吴孟超获二零零五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七日在上海第二军医大学礼堂,总后勤部政委孙大发代表总后勤部向吴孟超颁发了一百万元奖金。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中宣部、卫生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上海市委在人民大会堂联合举行所谓的“吴孟超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时任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总后勤部长廖锡龙等出席了报告会。这些军头都是军队活摘器官的关键人物。

军队通过活摘器官牟取暴利

总后勤部通过各级渠道将供体调配到军方医院和部分地方医院,其运营模式是向医院提供供体时直接收取现金(外汇),医院付帐给总后勤部后自负盈亏。军队医院移植是大头,卖给地方的器官只是额外牟利,目的是把地方医院作为向海外揽客的橱窗和广告,否则只有中国军方做移植手术对世界将难以掩盖。

由于移植器官的利润不入军队预算,而负责活摘器官的层层系统却由军费维持,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成了一条无本万利的生财之路,军方高层通过总后勤部牟利。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对大陆医院网站和医学期刊论文等公开资料的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一四年九月,做人体器官移植的医院数量超过八百家,完成肾移植超过十七万六千例,肝移植四万例,眼角膜移植十三万七千例。仅公布的一百家中共中央军委直属的军队总医院、各大军兵种总医院、七大军区十二家总医院、各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和序号医院及各地武警部队医院,就实施了至少六万例肾移植、一万一千三百例肝移植。

因这些作为统计依据的论文只报告了医院移植数量的一小部分,而且只是覆盖有限时间段的阶段性报告,这些数字仅是中共实际活体器官移植规模的冰山一角。

其中,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上海长征医院截止二零一三年累计完成肾移植手术四千二百三十余例,肝移植手术一千二百三十八例,在二零零三到二零零六的三年里实施了一百二十例急诊肝移植,皆为入院后平均存活三天的重型肝炎患者,“最短的患者入院四小时即进行肝移植”;河北秦皇岛解放军二八一医院只是个二级甲等医院,截至二零零七年四月,连这个自称“人员配备少、手术室规模小”的医院也同时进行六至九例同种异体肾移植达二十八次;济南军区总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李香铁曾主导该科室二十四小时内连续完成十六例肾移植……

据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际移植网路支援中心的价目,当时在中国做一个肾移植需要六万多美元,肝移植十万美元,肺和心脏器官要价在十五万美元以上;被总后卫生部命名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的第三零九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医疗毛收入,由二零零六年的三千万元增涨至二零一零年的二亿三千万元,五年增长近八倍;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九十年代末开始器官移植,医疗年收入从三千六百万增至二零零九年的九亿多元,增长近二十五倍。

中共军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产业赚取的巨额血腥暴利,从中可见一斑。

天网恢恢

然而人间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江氏军中爪牙在迫害法轮功中犯下的滔天大罪也为自己酿下祸根而连遭恶报。

二零一四年六月三十日,中共军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责任人、被称为“江泽民在军中最爱”的徐才厚被剥夺上将军衔,开除军籍,移交军事法庭处理;十月二十七日,徐才厚被移送审查起诉。并且中共军事检察机关负责人证实,徐于二零一三年二月确诊患膀胱癌。之前,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落马,后被提起公诉,包括前总后部长廖锡龙在内的总后勤部上届军头全被军纪委约谈。

与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周永康等江氏帮凶的下场一样,这些江氏在军中两手沾满法轮功学员鲜血的爪牙也相继在内斗中或失势、或被剔除、或落马面临清算,其后台迫害元凶江泽民、罗干、曾庆红及其他罪无可赦的追随者也即将无一遗漏地被推上历史的审判台。" autostart="true" loop="100" controls="ControlPanel" width="265" height="42">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