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毛澤東時代政治運動的集體記憶]
藏人主张
·美海軍太平洋司令:忽視中國成為全球領導者的野心,自己要承擔後果
·台灣只要叫中華民國中共就不會打過來?
·正視《刀鋒上的台灣》中的「一帶一路」
·為何台灣獨立於中共強權的存在就是當代世界和平的定海神針
·要關注自由台灣的命運,就要關注中國的命運
·“文字狱”在西藏实施味着什么?
·有什麼證據說「文化大革命」將回歸的預兆
·《中國二十五年國際發展戰略綱要》最重要的「關鍵要點」現形!
·袁紅冰公開駁斥部分台湾名嘴
·用紅色能量摧毀台灣的國家意志
·回歸文化大革命體制來拯救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危機
·美國或者自由世界的敵人不是什麼國際恐怖組織而是、、、、
·習近平經濟學
·中共絕對不敢武力犯台
·自由民主和極權專制之間水火不能相容,怎麼可能統一?
·中共強權要斬殺自由台灣的獨立存在,以祭全球極權擴張之旗
·袁紅冰視角看中共修憲
·袁紅冰談中國國運和“爆料革命
·【袁紅冰視角看中共修憲】逐字稿之一
·中共太子黨如何拯救共產黨
·中國的政治前途和當代民主革命
·自由臺灣的前途和中國命運
·袁紅冰訪談:自由臺灣的前途和中國命運
·观看袁红冰VS夏业良世纪辩论的一点感想
·為什 麼自由台灣的獨立存在有利於中國人民根本的政治利益
·袁紅冰、夏業良: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
·袁紅冰教授才最有資格拿諾貝爾「文學獎」和「和平獎」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 第一輪〈逐字稿〉
·今天過後,《年代追追追》以及陳
·自由台灣的國家正名革命 與 2018年的台灣機遇
·「319槍擊案」真相大白了嗎?】
·以國家至上的和極端狹隘的民族利己主義做為價值中心而形成的超級納粹主義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第二輪〈逐字稿〉
·袁紅冰對《新聞追追追》名嘴們的回應
·我為什麼關注自由台灣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第三輪〈逐字稿〉兩千餘字一次刊完】
·自由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從郭柯配到朱劉會
·《神州悲歌》作者蔣繼先谈《殺佛》
·美政府報告首次曝光中共網絡間諜頭子
·鄭南榕是點燃在時間之巔的自由之光,他將永遠祐護台灣的命運
·习近平高登“皇位”之后对西藏的影响
·郭文貴警告台灣:台灣的內賊是她最大的敵人,就是被「藍金黃」的這些人
·BBC中文本周推荐:你不容错过的五个故事
·只要鄭南榕精神還沒有被台灣人完全遺忘,台灣的自由之魂就不死
·蔡英文應正視「賴清德現象」引起的關注
·《刀鋒上的台灣》預言的現在進行式
·中共元老102歲的李銳證實了袁紅冰對習近平文化程度的評價
·「棋手說」、「棋子說」、「籌碼說」,美、中大國交易「牌局」中,台灣的隱
·「台灣宿命地成為當代國際政治最敏感之點!」
·台海大動盪 ── 組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的必要性
·北京對台再發警告,中國「進一步採取行動」=對台動武?
·四月26日袁紅冰教授日本
·習近平:「達賴現在窮得只剩下轉世焱@個『寶貝』了
·2018“中国爆料革命”政治意志宣示
·台灣自己不能讓國際社會忘卻台灣的獨立國格,不能讓世界忽視自由台灣事實上
·你們撤得了旗幟,撤不了我身為台灣人的決心
·中國在蔡英文總統520就職二周年前夕獻出賀禮
·柯文哲現象對蔡總統、民進黨及台灣的警示
·習近平對「中華民國」的命運早已蓋棺定論
·習近平五四馬克思,台灣新五四挺管爺
·「不打狗,只打主人
·袁紅冰教授回答對有關「中國爆料革命全球協調中心」的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台灣正常化將是大江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中國國台辦:「無稽之談、憑空捏造、匪夷所思」
·當年馬英九政府的全面投降 ── 愚蠢,還是叛賣?
·國家安全的威脅與國家安全的保障;台灣應站在哪一邊?
·中共所謂的「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
·蔡英文執政兩週年總體檢
·慎防裡應外合的「兩岸關係的國內化」、「兩岸關係非國際化
·習近平:不解決台灣問題,國內的政治安全就沒有保障,國際發展戰略就沒有跨
·分析中共高唱馬克思主義的背景和目的
·向歷史提交的報告
·中共逼出台湾正名,让国际社会跌破眼镜
·「中華民國」已經喪失維護台灣主權的政治能量之際,欣見小英總統明確彰顯她
·美議員提「2018年台灣國際參與法案」
·台灣該衡量「中華民國」憲法角色 ── 美國國際評估暨戰略中心「未來亞洲計
·《紐約時報》:李登輝呼籲舉行全民公投,通過明確宣布該島為台灣而非其正式
·創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宣言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解析、闡述與釋疑
走南闯北见闻录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澤東時代政治運動的集體記憶

毛澤東時代政治運動的集體記憶
   ──寫在《中國當代政治運動史數據庫1949-1976》系列完成之際
   (美國)宋永毅
   
   動力:不僅是職責更是良知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末的第八年始,七名旅美的華裔學者(宋永毅、郭建、丁抒、周原、周澤浩、沈志佳和王友琴)和一些來自台灣、大陸的學者一起,於無聲中啟動了一個名為《中國當代政治運動史數據庫,1949-1976》的系列史料工程的構築。伴隨著風風雨雨和星轉斗移的是我們整整十六年的篳路藍縷、集腋成裘的努力。隨著這最後一個數據庫──《中國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運動數據庫:從土地改革到公私合營(1949-1956)》由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的出版(香港中大出版社發行),這一浩大的歷史工程終於初步完成了。迄今為止,整個數據庫系列收集了共約三萬二千份原始文獻,大約一億七百四十六萬中文字。其中中共的文件和內部檔案,約佔了總文獻數的百分之四十左右,讀者可一瞥以下的簡表:
   數據庫名稱   出版時間   版別   所收原始文獻數  
   《中國文化大革命數據庫,1966-1976》   2002年初版—2014年   第三版   6,749篇  
   《中國反右運動數據庫,1957-》   2010年初版—2013年   第二版   10,102篇  
   《中國大躍進-大饑荒數據庫,1958-1962》 2013年初版—2014年   第二版   6,024篇  
   《中國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運動數據庫:從土地改革到公私合營,1949-1956》   將在2014年年底出版   第一版   9,089篇  
   
   
     今天,我們可以無愧地說:這一史料系列是第一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有關毛澤東時代政治運動集體記憶的數據庫。此外,它又是一個以現代圖書館學和信息學技術建立起來的完全動態開放的電子數據庫。
   
     回顧十六年前這一歷史工程的起因,主要還只是想向海外學術界提供文革研究的方便。身處美國中國研究圈和圖書館界的我們,深知研究文革的原始資料的匱乏。於是就有了第一個數據庫、《中國文化大革命數據庫,1966-1976》在二○○二年出版。但又是什麼原因使我們一發而不可收地投入到反右、大躍進─大饑荒、乃至土改、鎮反等整個毛澤東時代的政治運動的史料工程中去的呢?簡言之,不僅是職責,更是良知。
   
     當代中國史是一部政治運動史
   
     在我們挑選、編撰文革數據庫的近七千份原始資料時,首先震驚於當代中國政治運動的惡性重複。它們非但貫穿於整個毛澤東時代,之間又一脈相承。例如,在文化大革命中的湖南道縣和廣西對所謂的「地富反壞」的大屠殺的檔案裡,就不難發現它們無論在形式還是內容上都不過是建國初期土地改革運動的某種發展:發出殺人指令的「貧下中農最高法院」其實不過是土改時期「人民法庭」的某種翻版。而施害者所採用的對受害者們先開「殺人現場會」鬥爭、再宣判,後用野蠻的私刑處死,完全是土改殺地主的全套流程。值得注意的還有:劊子手在殺戮受害者之前,常常先追逼受害者的「浮財」,並欺騙他們:這是「土改政策」,交出你的錢來,便可以買下你的命。而在殺了受害者以後,兇手們一定不會忘了土改的傳統──瓜分掉受害者的全部「浮財」──包括受害者的家庭裡的青年女性。如果說有什麼不同之處,那就是暴徒們再也無法從受害者那裡分得土地,因為第一次土改中他們分得的土地,早已經被中共在一兩年後以「農業合作化」的名義收歸了國有。這些發現使我們深深地感到:僅僅把我們的史料工程局限於文革便會切斷歷史的源流關係,無法反映出整個中國當代史上的政治運動的全貌。
   
     一部當代中國史,其實是一部政治運動史。毛澤東和中共用連綿不斷的政治運動作為治國的主要方法和形式,一方面,它以侵越和顛覆常態化的國家治理─制度、法規和合法程序為代價,來換取一時的治理效率。另一方面,它在運行機制上完全借助於領袖和中央的絕對權威,自上而下地發動的大規模暴力型的群眾運動。這不僅一次次地引發常態社會秩序的混亂,其效果也常常是有限的和短暫的。例如,毛澤東在一九五二年年初發動「三反運動」,想籍此解決黨內日益嚴重的貪污問題。在他的強力推動下,如火如荼的群眾運動確實也打出了幾百萬隻大小「老虎」,還公審槍斃了近五十名黨內相當級別的幹部。雖然當時黨內的貪污現象有所收斂,但是其他的腐敗現象卻此起彼伏起來。為此,毛只得在一九五三年初又發動了一場「新三反運動」來制止新的腐敗。再如,當代中國史上同名同主題的政治運動常常重複出現,自一九五○年開始,一直到文革後期(如「批林整風」),中共黨內的「整風」運動從沒有停止,但黨內的風氣卻越「整」越壞,中共的威信也越「整」越低。又如,在毛澤東時代至少有過三次「三反運動」和兩次「五反運動」。除了上面已經提及的一九五二至一九五三年的「三反」和「新三反」運動外,一九六○年初毛澤東還在黨內發起了一場內容完全相同的「三反運動」,但不久便不了了之了。那兩次「五反運動」是一九五二年針對民族資產階級的和一九六三年三月的全社會的「反對貪污盜竊、反對投機倒把、反對鋪張浪費、反對分散主義、反對官僚主義」運動。這些不斷重複的政治運動沒有一次解決黨內的腐敗和派系問題,其結果是命中注定般地走向了規模更大、內容更廣、手段更激烈的四清運動和文化大革命。
   
     政治運動釀造巨大的人道災難
   
     我們從文革數據庫起步,延伸到編撰整個毛時代的政治運動史料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震撼於這些政治運動的數目之多,間隙之密,以及它們史無前例的殘酷性和由此造成的巨大的人道災難。就政治運動數目而言,以一九四九至一九五六年中共建國初期為例,毛澤東和中共中央發動的全國性政治運動便有四十種之多。它們分別是:徵糧,減租、退押、清匪、反霸、土地改革、查田定產、黨內整風、推銷公債、抗美援朝、全民捐獻、鎮壓反革命、反政治謠言、反地方主義、宗教三自運動(自治、自養、自傳)、思想改造、批判資產階級傾向、清理「中層」、「內層」、司法改革、清理積案、對黨忠誠老實、民主改革、民主改革補課、審幹、三反(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增產節約、批判《武訓傳》、新三反(反對官僚主義、反對命令主義和反對違法亂紀)、四反(反行賄、反欺騙、反暴利、反偷漏)、五反(反行賄、反偷稅漏稅、反盜騙國家資財、反偷工減料、反盜竊國家經濟情報)、交待和資產階級關係、統購統銷、批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批胡風反革命集團、肅反、批俞平伯的《紅樓夢》研究、批胡適資產階級唯心主義、批李四喜思想、農業合作化、公私合營和手工業社會主義改造等等。換言之,僅在中共建國初中期的六年裡,平均每年的政治運動就有六、七種之多。儘管上述運動不少是在經濟和其他非政治領域內發生的,但在毛澤東時代,一切都泛政治化了,它們都是以暴風驟雨般的政治運動的形式展開的。
   
     在本數據庫中收集的三萬二千多份原始文獻,有著警醒和揭示因年湮代遠而免被人遺忘真相的功能。例如,大多數人都以為「土地改革」是中共解放後農村的第一場政治運動,其實全國範圍內、尤其是在新解放區的「徵糧運動」才是。從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五○年初,中共在全國近三分之二的新解放區發動了一場大規模的「徵糧運動」。這次運動罔顧剛剛敗退的國民黨政權已經徵收了整年的糧賦的事實,用武力強迫農民重複繳納一年的公糧。對於富裕農民和所謂的「大戶」,糧稅更是加徵到了百分之二百到百分之三百的不合理程度。在鄧小平主政的雲、貴、川三省,更對不滿的民眾採取激烈的「武裝徵糧」的手段,人為地造成了饑荒的發生。其結果是「官逼民反」──激發了大規模的抗糧民變,連不少已經起義的國民黨軍隊也重新「反水」。這些「暴亂」當然被當時在軍事上已經佔了強勢的解放軍鎮壓下去。在一年後中共中央的不少文件中也對過激的徵糧運動做了反省和糾正,但是凡參加了這一抗糧運動民眾卻仍無一不被打為「反革命」被鎮壓,餘下者也一一在其後的「清匪」「反霸」運動中被清算殺戮。如果讀者看完我們數據庫中的近百份有關「徵糧運動」的原始文件,便不難得知:其實中共農村政策的失衡,並不起源於人民公社或農業合作化,而是早於土地改革的「徵糧運動」。
   
     大規模處決「前朝遺民」
   
     儘管歷次政治運動中的受難者數以千百萬計,但中共對於具體的數目卻一直是遮遮掩掩,含糊其辭。以一九五一年到一九五三年的「鎮反運動」為例,在公開的史料中我們只能模糊地得知:毛澤東最初定下的殺人運動的指標是全國「千分之一」的人口,結果很快超越,大約殺了七十萬人。但是在中共的絕密文件中,我們卻可以看到其實遠遠不止這一數字。一九五五年七月一日,公安部在《一九五五年到一九五八年全國逮捕反革命分子和各種犯罪分子的計劃綱要》中承認:「歷時三年的鎮壓反革命運動期間共捕了三百五十八萬五千四百三十二名,殺了七十五萬三千二百七十五名」。鑒於鎮反其實並沒有停止於一九五三年,「到一九五五年第一季度為止……共殺了七十六萬五千七百六十一名。」關於真實的受害者人數和殺人比例,可能還不止上述文件中披露的數目。我們可以在一九五一年四月二十日毛澤東發給各大區領導的絕密電報《關於殺人比例的指示》裡發現:這殺人指標上已經升為「千分之二」了。按建國初期中國人口約四億五千萬到五億計算,應當大略有九十萬到一百萬的「反革命」被處決。要指出的是:這近百萬的被殺害者還只是被公安機關經正式審判後處決的,並不包括在羈押中刑訊致死、群眾運動中私下處死和被迫自殺的人數。據《西南公安部關於第四次全國公安會議後八個月來西南鎮反基本情況及今後意見的報告》(一九五一年七月二十一日)中的統計:八個月「已殺二萬三千」,而「連前打擊及未捕而病死、自殺等約二萬五千」。換句話說,在不少地方非正常死亡的人數還要高於被正式處決的人數。鎮反中的受害者人數可能高達兩百萬人。不管是在中國數千年改朝換代的歷史中,還是在近代世界的革命史上,如此大規模處決「前朝遺民」的運動都是少見的。以十九世紀的美國南北戰爭為例,雖然內戰中的雙方也都曾殺紅了眼、犧牲了約七十五萬名士兵。但在南軍投降後北軍並沒有在南方大舉「鎮反」,殘殺已經放下了武器的南方奴隸主「反革命分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