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江绵恒已在国人反腐射程中]
郑恩宠
·美议员赞高智晟律师批习近平
·丁家喜、赵常青等四人被判刑2到3年半
·东莞鞋企工人罢工进入12天
·郑州、济南数百访民请愿遭截访殴打
·中国公安部长最怕互联网
·奥巴马复活节的思考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4月19日)
·上海公安派出所巡警今起配枪执勤
·4月20日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
·今起上海千名巡警配枪巡逻
·认识韩正是暴徒属上海访民的进步!
·台湾政治的年轻化、法制化
·上海109市民声援刘士辉律师
·把全中国的黑监狱上网报出来
·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是复活节
·深圳六千司乘人员罢工上海维权显落伍
·王宇律师在大连手机被法官枪走
·告别改革家陈一谘
·德副总理见莫少平律师受阻
·港警方部署对抗占领中环
·建三江四律师遭酷刑代价惨烈
·中共防范互联网防民之口甚于川
·德外长和张思之、莫少平、贺卫方等律师会晤
·香港70多银行家支持占领中环
·曹顺利等三人获马丁.恩诺奖最最终提名
·韩正坚决听习近平不理越级上访
·拒绝上访是习近平的铁腕决定
·谢选骏称中国将成为基督教第一大国
·解放军会进港镇压“占领中环”?
·中央巡视组不受理上访问题
·江苏扬州上千教师罢课要求加新
·解放军将进港镇压习近平对访民让步?
·李金芳:为赵常青入狱一周年而作
·广西千村民县政府抗议上海维权显落伍
·习近平对公民维权铁腕出手
·莫少平律师谈三见德国政要经历
·浙江非暴力给上海维权的启示
·支持上海陈建芳告公安非法搜查
·香港纪念六四游行焚烧邓小平4.26社论
·千名律师大团结历史进入新阶段
·调动驻港部队镇压有否法律依据?
·上千武警拆除三江教堂
·高瑜失踪习近平对批平者决不让步
·香港政改咨询争论激烈
·祭林昭上百人被绑架到派出所
·信访决定就是习近平为首中共中央的决定
·三中国人列“新闻自由英雄”名单
·张少杰牧师庭审中引曼德拉的话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公布十五个方案
·77律师、学者、公民呼吁废除“收容制度”
·大部份上海人对信访决定高度理性
·上海人没必要吊死在上访的一条路上!
·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党不发律师工资为何要爱党?
·党亡国仍在/李生
·刑拘浦志强律师习近平走远了
·香港占领中环选出三民间方案
·美亚太事务助卿关注香港政制
·高瑜被点名北京动手上海快了我入狱已作准备
·冯正虎等上海人士参加我妻姐追悼会
·官媒公开点浦志强律师的名
·张思之见到浦志强并接受我委托到上海辩护
·90后声援浦志强律师等正义人士!
·中国律师被迫抱团抗争
·鲍彤:关于记者高瑜被刑拘的声明
·香港“占领中环”难避免北京不让步
·将有万名律师、公民抗议拘捕异见人士
·1200多人联署声援徐光先生
·百律师呼吁习近平勿滥用罪名
·香港局势升温北京不让步
·我与百位中国律师声明(5月11日)
·律师抱团抗争中国有希望
·万余杭州学生商家聚结抗议
·上海律师斯伟江:闭门开会构成寻衅滋事吗?
·杭州11人士聚餐被警方带走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华人基督徒发布《宗教自由普渡共识》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警察烈士抚恤金一百万访民死了得多少?
·遵义三千中学师生罢课中国维权年青化
·九位大陆人士在台获居留权
·习近平为何治不好大气?
·唐荆陵、刘士辉两律师被刑拘
·江天勇律师家被搜查(5月17日)
·中国根治污染最快15年一般100年
·有中共人士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我夫妇被传唤了六天五夜
·王光亚谈香港“占领中环”
·祝刘晓波许志永获美国民主奖
·近期近五十律师、学者、维权人士被刑拘
·美国会听证:中国宗教自由急剧恶化
·上海访民盼习近平盼到什么?
·亚信会结束上海仍限制公民人身自由
·对时局分析最到位是腾彪
·北京女律师绝食台湾女律师竞总统
·90后们声援浦志强律师
·女记者辛健被刑拘
·郑州律师常伯阳被刑局
·澳门7000人包围立法会
·广州王爱忠被刑拘对全国反对派清场
·我又被传唤11小时六四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绵恒已在国人反腐射程中

转载来源:大纪元
   (大纪元制图)
    【专稿】江绵恒贪腐王国大起底
   
   【大纪元2015年0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1月3日,江泽民一家三代新年登海南东山岭的消息传出,此新闻被部份网站转载后,遭到中国大陆媒体全面封杀,原先转载的网站也将消息删除。其后,中科院上海分院6日上午召开人事调整宣布大会,江绵恒“因年龄关系”不再担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中科院上海分院网站8日刊登这则信息后,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近年来,中国多起重大贪污案轰动国际,如“周正毅案”、“刘金宝案”、“招沽权证案”等,都涉及到江泽民家族天文数字的贪污受贿、侵吞公款。据悉,这些案件都与江绵恒有关;同时,江泽民还安插其长子江绵恒先后担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上海分院院长、“神舟五号”、“神舟七号”副总指挥等,为其今后掌控中共政、商、军界铺平道路。江绵恒在江泽民一手的安排下,成为名副其实“官商一体”的最高代表。
   
   (大纪元制图)
   
    江绵恒仕途由盛转衰的轨迹
   1999年,江绵恒在其父江泽民的安排下,进入中共最高学术机构。
   一、江泽民急调江绵恒任中科院副院长
    1999年12月2日,学术上毫无建树的江绵恒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令外界大跌眼镜。
   《江泽民其人》书中揭露了江泽民急调江绵恒任中科院副院长的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1999年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已经快3个月时,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仍源源不断。同年“十一”期间,江泽民紧急召见时任中科院院长路甬祥,希望中科院组织一批院士宣扬科学和无神论,藉此“批判”法轮功。中科院当时炼法轮功的人相当多,社会影响力极大。因此,江泽民临时决定将刚刚到上海冶金研究所担任所长不到3个月的长子江绵恒马上调中科院任副院长。
   2005年,江绵恒被任命为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
   2011年11月18日,中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出一则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的消息,其中江绵恒的名字赫然在上,不再担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职务。
   二、江绵恒从“神八”工程开始被排除在外
    2003年10月15日9时整,耗资190亿的“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
   当年“神舟五号”爆出了一个最大冷门,江绵恒居然成了“神舟五号副总指挥”。中共的党喉之一《光明日报》在同年10月17日更是利用“神舟五号”拚命吹捧江绵恒,让各界震惊。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指挥部是负责“神舟五号”发射的最高机构,由中央军委委员、总装备部部长李继耐上将担任总指挥。其他四名副总指挥除了江绵恒是外行之外,皆为资深专家。从江绵恒的学历来看,与载人航天没有任何关系。
   2008年媒体披露,江绵恒再次出任“神舟七号”副总指挥。从2007年开始,随着曾庆红下台,胡锦涛权势开始抬头,江绵恒从“神八”工程开始就被排除在外。
   
   三、江绵恒突然被解除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职务
    今年新年后,1月3日北京时间下午16点10分,大陆多家媒体援引海南东山岭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消息称,88岁的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在海南岛著名景区万宁东山岭公开露面,当地消息称他一家三代同游。
    港媒《明报》称,江泽民到海南选择登上东山岭,当地人称寓意要“东山再起”。时事评论员夏小强表示,江泽民此举也是向北京和全国的江派势力释放“东山再起”的信号,直接挑战习近平。
    这条消息被大陆多家媒体引用后,消息突被全面封杀,已经转载的也被删除得干干净净。
   1月8日,中科院上海分院网站上出现了一则人事变动的消息,报导称1月6日上午召开了人事调整宣布大会。中科院人事局局长李和风宣布朱志远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江绵恒则是“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8月19日,中国科学院人事教育局宣布任命通知:中国科学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江绵恒兼任上海分院院长。江绵恒现年尚未到64岁。按照中共惯例,规定省部级党政正职离职年龄是65岁,但任期未满的可延期3年;省部级副职离职年龄是60岁,但是有时也可以延期。
    资料显示,中国科学院分院众多,除上海分院外,还有北京、南京、武汉、广州、沈阳等分院。这些分院65岁以上退休的院长为数不少,有的年龄高达80多岁,如武汉分院前院长伍献文卸任时83岁、广州分院前院长李达卸任时74岁、沈阳分院前院长李薰卸任时70岁。
   北京时政观察员华颇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江绵恒不再担任中科院上海分院的职务是习近平的一种反击。华颇分析说,“习近平藉此告诉江泽民,你已经过气了,还指手画脚干什么。让你不要露面你还露面,那就要付出代价。那直接结果就是:江家大本营的杨卫泽南京市委书记被突然被落马,这还不算,现在江的大儿子再被去除职务,这就是习近平一种反击。”
   江绵恒的财富王国 江家到底贪了多少亿?
    据公开资料显示,江绵恒从海外回国,于1993年1月到中科院上海冶金所工作;1997年7月任上海冶金所所长;1999年11月出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并担任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上海汽车工业(集团)公司、上海机场集团公司等单位的董事会成员。
   
   (大纪元制图)
   
   一、江绵恒从上联投开始打造他的“电信王国”
    《江泽民其人》一书中介绍,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以下简称,上联投),开始了他的“电信王国”生涯。
    表面上上联投是国企,但实际等于江绵恒私产。由于他是江泽民的儿子,所以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做生意包赚不赔,海外华裔和西方商人包括雅虎掌门人杨致远等纷纷上门拜访或投靠,几年时间江绵恒已建立起他的庞大“电信王国”。至2001年,上联投和上联投控股的公司已有十余家,如上海信息网络、上海有线网络、“网通”等。业务相当广泛,如电缆、电子出版、光碟生产、电子商务的全宽频网络等。
    在没有中国网通(大网通)之前,江绵恒是“网通”老板,但“网通”早已经让江绵恒给折腾空了。为了解除江绵恒的危机,江泽民亲自下令中国电信必须一分为二,分为“北方电信”和“南方电信”,把“北方电信”十个省固定资产白白送给“网通”。
   2008年,中国联通与中国网通合并,成立新的联通公司,包含了大网通、联通的两套人马。
   二、江绵恒涉“周正毅案” 在上海疯狂圈地
    江绵恒涉足的经济领域不仅局限在电信行业,很多公司表面上是国企,实际已落入江绵恒私囊。
   据报导,号称上海首富的大地产商周正毅在2003年5月被查扣,他逃税、操纵股票和不法贷款已经导致中银香港分行总裁刘金宝被撤职。此案被称为“建国以来最大的金融诈骗疑案”,调查结果直指江绵恒,因为当年宏力微电子公司成立时,刘金宝从中银上海批出的十几亿贷款都是违规操作。
   《开放》杂志透露,在调查周正毅官商勾结圈地问题时,甚至已查到江泽民两个儿子头上。据说调查人员查到在紧邻上海静安区的普陀区,发现江泽民长子江绵恒和普陀区政府也以周正毅在静安区的手法圈了一大块地。江绵恒和江绵康在上海圈的地都是批准使用的,但都是免费圈地,不掏一分钱。
    一直致力揭露“周正毅案”的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律师在2007年1月23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已收到大量举报江绵恒的材料,他相信消息来源可靠。
    郑恩宠举例说,看到一份材料,举报江绵恒所在的公司和上海社会保险基金共同投资专案。他披露,曾举报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因私人工程强迁上海闵行区马桥乡旗中村的1万3千亩土地,其实这块地旁边还有一大片土地,是江泽民的另一儿子江绵康,以中科院名义和闵行区政府共同圈的土地,名为闵行开发区紫竹园。
    香港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早年曾透露,江绵恒卷入了“周正毅行贿案”,胡温当局掌握江绵恒和周正毅的一卷谈话录音带。2003年5月26日晚,江绵恒与周正毅在一家歌厅会晤,期间江绵恒向对方透露了国家机密,包括前香港中国银行总裁刘金宝的案情。
    在江绵恒与周正毅会晤前,当局正在调查周正毅的行贿一案,周的手机已被监听,警方已在江周会晤的歌厅安装了监听器,两人的谈话全被录下来。当晚江绵恒离开歌厅后,中共公安部门立即拘捕周正毅,并把录音带送交中共高层。
    三、江绵恒涉“刘金宝案”
    早前媒体报导称,刘金宝1994年开始出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江绵恒同年以数百万元购下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报导质问,江绵恒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此后,刘金宝平步青云,1997年调任中国银行港澳办事处副主任,再一路升到总裁、副董事长。2000年江绵恒又创立宏力微电子公司,投资64亿美元。
    2000年最轰动的新闻就是江绵恒与台湾企业钜子王永庆之子王文洋超级合作组建宏力集团在上海 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建晶圆厂一事,一度被称为两岸“金权太子党”的超级合作。
    王文洋不过是一介书生,因搞婚外恋不被父亲认可被赶出家门,他那超级合作的巨资从何而来?在台湾媒体的连番追问下,王文洋透露他“投资”的16亿美金资本, 他自己其实没出一分钱。几十亿资金都是江绵恒单方面出资,江绵恒才是真正的大老板。江绵恒多年来一直对外隐瞒这个事实真相。
    2005年8月12日,吉林省长春市中级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刘金宝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香港媒体披露,国际结算银行在2002年12月发现一笔无人认领的中国外流资金,达20多亿美元。刘金宝在狱中爆料,这笔钱是江泽民在中共十六大前夕,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国外的资金。
    四、江绵恒涉“招沽权证案”黑幕
    早在2007年中共十七大前最敏感的时期,海外多维网站报导了一篇题为《通了“海”的海归美女》的文章。文中披露中共证券市场有史以来的第一大丑闻,涉案金额高达1.2万亿人民币的“招沽权证案”黑幕。该案直接将江泽民、贾庆林、黄菊、吴志明等卷入其中。
    文章披露说,由上海证券交易所及其高管刘啸东制造的“招沽权证案”,是中共证券市场惊爆金融史的第一大丑闻,而刘啸东是江绵恒在美国时的好友,刘的妻子、海归美女刘敏是江泽民姨外甥吴志明的情人,刘啸东夫妻俩成了替江家捞钱的代理人。仅这起“招沽权证案”就涉及1.2万亿人民币,约50多万中国大陆股民因此倾家荡产、血本无归,直接损失228亿元人民币,间接损失500多亿元人民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