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曾节明文集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为什么要让李克强留任总理?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 香港占中“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已成为现实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从九月二十六日开始,到十二月十一日被七千香港警察暴力镇压(美其名曰“清场”),坚持了七十六天之久的香港“占中”民主运动悲壮谢幕。
     真正的民主人士,必须实事求是地承认:此次香港“占中”运动失败了。因为“占中”民众已被驱散,而“占中”的诉求,没有一丝一毫的实现。
   

     徐水良却睁眼无察以上事实,咋咋呼呼地说:占中取得了伟大胜利!“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原文网址: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23513)”这显然是在指鹿为马,“占中”者本人:黄之锋的绝望绝食、周永康的临别泪水。。。都已经证伪了他“很完美”的判断。
     众所周知,唯有秉持实事求是的态度,才有可能汲取教训,在下次运动中取得成功;徐水良这种指鹿为马阿Q精神胜利法的“乐观”鼓吹,等同于释放麻醉剂,客观上是在阻碍民运者汲取教训。
     无鉴于以上倒错,徐水良反而牛气冲天,把承认“占中”失败的人,统统打成“中共特线”,高喊:反对失败主义!
   
     也恰恰在这个时候(偶然乎?必然乎?)之前劲头十足高八度攻击“占中”违法、鼓吹“占中”收场的胡平,突然变换脸孔出来高唱:
     “巩固占中成果 防止失败主义”
     (原文网址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23647)
     此种川剧变脸戏般的表演,直看得人瞠目结舌;旁观者不禁要问:指责“占中”“违法”,在任何诉求未实现的情况下,一直鼓吹“占中”收场的,不是你胡平吗?你胡平本身就是失败主义,还要别人防止什么“失败主义”!?
   
     现在已经很明显,胡平是故意耍赖,徐水良则是以偏概全。
   
     什么是失败主义?就是认为某项事务不可能成功、必定失败的主张。那么承认此次“占中”失败,就是一开始就认为“占中”不可能成功吗?这显然荒唐透顶。
   
     客观地说,“占中”运动本来是有获胜的契机的,因为:
     其一,香港的特殊地位,决定了中共习近平当局,不敢效法邓小平镇压“六四”的手法,来镇压此次“占中”运动,也就是说:决不敢动用军队镇压、决不敢开枪镇压,而唯有依靠香港警察来镇压;而全香港只有约两万五千名警察,如果“占中”的规模足够大(如有十万人以上的规模),香港
   根本无力镇压“占中”;
     其二,香港“占中”运动争取的既非港独、也非颠覆特首政府、而是港民普选立法会议员、提名特首人选的权利(不知胡平为何硬说这是“高诉求”,而又睁眼瞎说梁振英寸步不让、仅假惺惺地摆个“对话”姿态就是“好”,就该“收”!?)此种诉求虽威胁到港奸梁振英一伙的既得利益,但并未直接威胁到中南海政权对中国大陆的专制统治,因此中共北京当局有让步的空间。
     由此可断,如果“占中”的压力足够大,迫使中南海后退妥协是完全可能的。
   
     那么,为何在握有胜机的情况下,此次“占中”运动最终失败了呢?其主要原因在于:
   
     第一,“占中”的规模不够大。“占中”的规模,只是在九月下旬占中初起、并逼退警方橡皮子弹、催泪弹弹压之后,达到数万人的规模,这也是“占中”人数的最高峰,此后就逐渐走低,被最终驱散前只有数千人。如果在本月十一日香港警方最后围剿的时刻,“占中”能有数万人的规模,七千香港警察是根本不足以“清场”的。
     “占中”规模不够大,当然与香港民众素质上的局限性有关:多数港民过于看重经济利益和眼前的生活便利,看不到民主权利事关香港前途重大意义,看不到此次“占中”的民主与专制正邪决战性质,因此对于妨碍他们眼前生活秩序和出行便利的“占中”运动,持漠不关心甚至反感的态度。或许是因为生活较富足的原因,港民整体上对“占中”的支持,甚至远逊于1989年大陆民众对学运的支持:如果港民有十分之一当年大陆民众堵军车的那种热血,梁振英港奸政府必早已垮台!
     香港人身上同样有着华人重经济实惠、轻宪政民主(“不关心政治”是其惯常表现形式)的通病,应该承认这是一种悲哀的现实。
     但是,作为一方民运人士,是不应该苛求当地民众的素质的,而应该首先承认自己发动群众的工作做得很不够、或者很不成功;
   
     第二,“占中”领导人策略大错。
     首先是没有及时升级“占中”,扩大抗争规模:九月二十七日梁振英一伙悍然动用上千警力,以催泪弹和橡皮子弹疯狂镇压和平“占中”民众,结果激起香港民间强烈反弹、引发国际舆论大哗,彼时“占中”受到香港各界踊跃支持,“占中”规模飙升至数万人规模,“占中”领导人没有乘势而进,“乘热打铁”,发起“占领”政府机关、警署、法院。。。等大规模行动;
     十一月,“占中”者打退当局第二次“清场”,士气回升,“占中”领导方也没有乘胜追击,发起全港罢工、罢课、罢教、绝食、静坐等“激烈”行动,再次坐失时机;
   
     与“占中”领导人临场失策相互映衬的是,“民运理论家”徐水良平日里干嚎“全民起义”、嘴上也不断强调自己支持“占中”、但却拼命反对扩大抗争、升级“占中”,把加强抗争的主张一概打成“盲动冒险主义”、“政法系阴谋”;徐水良耍贫嘴说:中共不可能让步,因此主张扩大抗争以实现“占中”诉求的人,是在散播中共改良幻想。。。云云;意即:你们不要扩大抗争,反正中共不可能让步的,要争取民主,只能革命啦!
     问题是不扩大抗争,“革命”会从天上掉下来不成!?不向伪当局施压,不逼退伪当局,如何撕开革命的口子?如何创造革命的条件?徐水良睁眼不察的是:罗马尼亚革命、捷克革命、利比亚革命。。。许多革命都是街头抗争开始的、而并非一开始就举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式的旗帜。
   
     待到“占中”走低、当局黑手操控“法国人”等“热血青年”打砸立法院制造“清场”口实、抹黑“占中”运动、形势十分危急的时刻,学联黄之锋悲愤发起绝食运动,作最后一搏,却得不到学联秘书长周永康的支持,以致绝食运动得不到足够的支持。
     许多民运异议人士以中共草菅人命为由,否定黄之锋绝食行动的意义。实际上在那种情况下,黄之锋的绝食行动是很有效的:学生们绝食,迅速激起了香港各界的同情,学生的父母愤而“造反”、越来越多的教师走上街头、梁振英港奸集团中下层也是人心浮动。。。这也是梁振英迫不及待地发狠在十一号发起“清场”总攻的重要原因。
   
     其次是以“泛民”为代表的香港民主派没有坚定的抗争意志,关键时刻竟然向港奸当局“自首”:
     “泛民”领导人——“占中三子”朱耀明、戴耀廷和陈健民一直不敢发动民众、发起罢工罢市、绝食、静坐等行动扩大抗争,暴露畏首畏尾的心态;十二月三日,“占中三子”竟到香港警察总署自首;“自首”,等于是承认自己“有罪”,承认自己“有罪”,等于是否定了自己领导的“占中”——至少是部分地否定了“占中”的正当性,这说白了就是“缴枪投降”。此就象一支部队,主将都抛弃部队投降了,这对“占中”的打击可想而知有多大!“占中”运动为何在最后阶段再也无法积聚逼退警方的人气和士气,“占中三子”的自首难辞其咎!
     “占中三子”自以为此种自我担责,可以保护学生免受“秋后算账”,这不过是一厢情愿的迂腐,孰不知这种形同叛卖的自我矮化,是对学生人格和自尊心的深刻伤害!
     “自首”更不可能感化梁振英当局,它除了助长梁振英一伙的骄狂气外,还能有什么用处呢?
   
     第三,“占中”领导者组织者过于强调和平抗争。在和平抗争遭到警方暴力镇压时,民众有暴力自卫的天然权利,但光凭雨伞是挡不住警方的警棍、催泪弹的,“占中”者们应该准备更有效的非枪类武器,如长竹竿、铁棍、弹弓等等,只有粉碎警方的清场,才有时间发动民众。
     
     在承认“占中”失败的同时,必须看到,“占中”运动并非完败,因为它令中共当局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比起代价,中共香港“维稳”的收获,完全可以以“得不偿失”来形容:
   
     一则,随着对“占中”的暴力清场,“一国两制”模式彻底破产。说它破产,一是因为镇压“占中”后,为了防止街头运动卷土重来,梁振英一伙在习不良中央的支持下,必然加紧吞噬香港残存的自由,香港宪政与法治——言论、结社、集会等自由和司法独立必大幅倒退,香港镀金鸟笼化——新加坡化已成定局;二是因为香港的“一国两制”模式,已成反例,对台湾的统战作用扫地以尽;
   
     二则,当局暴力香港占中,令一直以来媚共通共自我矮化全身心“打拼经济”的马英九当局威信扫地,国民党民望跌至迁台以来历史最底点,“九合一”选举大败几乎输光老本,国民党谢幕而民进党上台已成定局,有鉴于香港如此不堪情形,以及群情汹涌的反统“去中国化”民意,民进党不可能延续马英九的两岸政策,两岸关系大幅倒退势所必然,且已经发生;而台湾的“九合一”选举(以选票抛弃马英九国民党的民主权利)让港民羡慕不已,又反过来刺激“港独”以暨未来更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习近平就如当年的满洲贵族一般看不起粤人,习近平的盲目自信、对港民“红二代”式的傲慢,令胡面瘫苦心收买台湾的十年“统战”之功毁于一旦,极大助长“台独”,且逼出一个“港独”来,代价诚可谓不菲。
   
     三则,“占中”运动七十五天的空前抗争,令中南海死水再起波澜且波黠浪异,派系争斗显然加剧:十二月三日,大陆媒体突然反常地登出江泽民于十一月十七日前呼后拥参观中国国家博物馆的旧闻,并配有大幅照片,还说江泽民“在大型油画《世纪大典》之前深切回忆起香港回归的盛况”。。。这就完全违背了习近平对江泽民等退休老人活动“不准报道”的规定。
     这就反映出香港问题上中南海的派系分歧。
     中南海的内斗不可小视,因为它必然是促成中共垮台的关键因素之一;而中共高层内斗,唯有在“占中”类大规模民众抗争爆发时,才有激化以至变局的可能。现今中共高层没有清官,也没有赵紫阳式的人物,中共贪官固然不是好东西,但人有求生的本能,现今面临习近平锦衣卫“反腐”清党谋建新独裁的逼迫下,中共高层贪官完全有不择手段反戈一击的可能,完全不能排除他们中有人会打“军队国家化”、“宪政民主”这张牌,对政敌进行反制,甚至发动政变。。。当然,中共贪官不大可能真心实意创建民主体制,但他们将来的异动有利于中共一党专制的垮塌是肯定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