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曾节明文集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最近听命于中南海的香港梁振英港奸当局,对“占中”悍然实施横暴空前的大清场,激起了港内外的强烈反弹,令原本回落沉闷的“占中”情势陡然转向激化,升级“占中”的民情高涨,而革命的呼声也开始响起。
     见此,“告别革命”者和五毛网评急忙出来指责说:革命万不可取,渐进的道路才是民主化的正途。
     网民越南人就在独立评论上咋呼:“日拱一卒,才是民主政治思维。”


     胡平对“占中”先是呼喊“见好就收”,继而指责占中运动“违法”,现在则死抠“占中”的初衷理念(所谓“公民抗命”),藉之以否定升级占中和革命的正当性。
     总之,他们现在是急中南海所急、唯恐“占中”升级、唯恐颜色革命发生,当此关键时刻,他们如吃了药画了符中了邪般地反对革命,煞有介事地鼓吹“渐进的道路”。
   
      怎么,难道“和平”、“理性”的“渐进道路”不可取?走“渐进的道路”不是可以减少民主化的代价吗?不是可以避免“以暴易暴”吗?
     这不是可取不可取的问题,而是“告别革命”者们所鼓吹的这条“渐进的道路”,在中国根本不存在的问题!
   
     民主化“渐进的道路”要存在,需有一个必要的条件,就是统治者主动妥协让步;统治者主动妥协让步,宪政民主才会“渐进”得了,才会有统治者和反对派的共存双赢之“和平理性”结局(即不出现一方打倒另一方的局面),但如果统治者拒绝主动妥协让步——也就是堵路阻挡“渐进”,则冲突不可避免,共存双赢之“和平理性”结局就很难有,而一方打倒另一方的局面的可能性就很高:
   
     要么统治者将反对派镇压下去,社会向深度溃烂发展(如邓小平制造“六四”屠杀);
     要么反对派将统治者驱逐出历史舞台,建立新政权改天换地(如辛亥革命和“苏东”变天);
     要么拒绝主动妥协的统治者,在反对派奋起(如起义、巨大的示威游行、颜色革命等等)的强大压力下,“屎急挖茅坑”,被迫改弦更张,但这个时候往往得不到对方的信任(谁知道你现在的让步是真心,还是准备“秋后算账”的缓兵之计),从而出现“太晚了”的情况,典型如大搞假立宪、直至武昌起义后才急忙抛出《重大信条十九条》的满清载沣朝廷。
   
     总之,如无统治者主动妥协让步,就不可能有渐进的道路,则对撞破局一定发生,对撞破局显然不是“渐进”,而是如火山、地震、海啸般事前久蓄能量的突发性大爆发。
   
     “民主化渐进道路”的例子,“告别革命者”最喜欢拿出来招摇的经典莫过于英国。问题是英国能够“告别革命”而实现宪政民主,并不是英国民运者一厢情愿的结果,而是朝、野双方互动的结果:一方面英国的反对派做到了和平理性优先,另一方面以国王为首的英国统治者面对不断增长的民主诉求,多次主动妥协让步,推行立宪、改良、扩大选举范围等新政,从而令“渐进的道路”始终通畅,避免了革命的发生。有互动才会有“渐进”,如果英国王室颟顸对抗民主化的话,试看会发生什么?法国式的大革命一定发生!须知查理一世就是因镇压议会民主,而上的断头台!
   
     法国大革命为什么爆发?能全怪法国反对派偏激?路易十六打击贵族僧侣阶层特权的改革,目的不是为了推进立宪民主,而是为了加强王权中央集权——为之抗拒打压第三等级的参政诉求,这才是主因!
   
     俄国二月革命为什么爆发?沙俄参加“一战”大败是诱因,沙皇拒绝互动、长期抗拒民主化历史潮流、长期镇压反立宪改良派(即“渐进道路”主张者),才是主因。
   
     那么,中共统治者有否主动妥协让步?只要不是政治瞎子,睁开眼睛都能看到,“六四”屠杀后二十五年来,在政治体制层面,中共统治者非但没有丝毫的妥协让步,倒行逆施反而变本加厉:镇压异议人士宗教信仰、钳制新闻媒体出版方面,胡锦涛比江泽民倍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习近平又比胡锦涛倍有过之而无不及!习近平上台后除意识形态大开倒车、疯狂抓捕公知、记者、律师异见领袖以外,还继毛泽东之后再次召开“文艺座谈会”。。。继毛泽东之后,重新集权谋建新独裁之心昭然若揭。
     二十五年来,由于中共统治者变本加厉的倒行逆施,中国政治环境和人权状况不进反退,近年来更是大幅倒退;即便回归后处于中共间接统治之下的香港,在中南海倒行逆施下,宪政民主进程也不断倒退,香港的出入境自主权被剥夺,迄今的新闻媒体自由深遭中共黑手侵蚀。。。中国大陆和香港宪政民主化双双倒退的事实,给了“渐进道路”论者一记响亮的耳光:
   
     中共专制下哪来的“渐进道路”?分明只有“渐退的道路”!
   
     对此,“渐进”者们摇唇鼓舌地说:中国怎么没有渐进?现在老百姓的言论自由比八十年代大多了,这难道不是“渐进道路”的成果?
     的确,由于互联网——现在更发展到手机互联网的普及,今天中国事实上老百姓享有了比八十年代享有了比八十年代大得多的言论发表便利。但需指出:
     第一,此种进步,不是中共统治者妥协让步的结果,而纯粹是技术进步(中共当局一时无法封堵)的结果;
     第二,言论发表便利不等于言论自由权,老百姓在享受发表便利的同时,仍然置身于当局“以言治罪”的阴影中,动辄因“煽动颠覆”被抓判刑。。。今天遭以言治罪的风险,显然比“六四”之前的八十年代大很多;
     第三,互联网技术进步的成果,迄今未能迫使中共统治者改弦更张,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今天要撼动中共统治,停留于网上是根本不够的,仍需走上街头施压;
     第四,一切技术都有双面性,互联网在提供言论发表便利的同时,也成为中共当局监控反对者的利器,藉之以互联网,中南海政权正在对老百姓实施前所未有的高效监控。
   
     综上可以看出:若没有大规模走上街头的努力,光坐靠技术进步的“渐进”,是远不足以改变共产党专制的体制的!由此可知:八九“六四”式的街头运动远没有过时,过时的只是“告别革命”者们的“渐进”谬论!
   
     冯胜平等“告别革命”者们,现在还在忘情地吟唱“朝野互动”;问题是哪来的“互动”?明明只有尔等一厢情愿的“单动”!再说,若无街头抗争等强大施压,你有什么实力要他“互动”?现在习近平连美国总统都不料,会拿正眼瞧你?
     有人迄今念念有词地说:人是会变的——中共是会让步的。这是时空错乱,现在不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共不是苏共、不是国民党,中共当局更不是港英当局、前南非当局。共产党专制不同于传统的君主专制,它是一个封闭的系统,有着严密的外抗能力,也有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脆弱性:只要新闻出版上放开了口子,这个庞然的系统就会很快倒塌。
     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政治改革,导致苏共政权土崩瓦解,中共对此早从反面深刻汲取了教训,并引以为戒。因此,对于宪政民主化诉求,中共决不可能让步,那种以“温和”、“渐进”的方式引导中共从良的想法,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梦想。
     顺带提一笔:今天中南海坚拒政治体制改革的立场,不是什么“政法派”或别的什么顽固派系的作梗,而是中共高层为维护其既得利益的整体选择!
   
     综上所述:今天在中共专制压迫下的中国大陆和香港,根本不存在什么民主化“渐进”的道路——大陆和香港宪政民主进程的“渐退”恶态、最近中南海暨其港奸代理人对“占中”无比傲慢强横的打压。。。都应证了这一点。因此,大陆人和香港人要争取自由民主,“渐进”是行不通的,必须久蓄力量、鼓足勇气、以排山倒海的街头抗争、一举挣脱共产党专制的枷锁!
   
     惜乎哉“渐进”论者现在还在唾沫横飞地鼓吹:
     “日拱一卒,才是民主政治思维。” 
     问题你拱一卒,他吃掉你两卒,我看你怎么拱法?恰恰相反,“日拱一卒”的思维,是中国民主政治万年不成的思维!
     “渐进”论者闭着眼睛鼓吹说:民主政治是数人头,因此革命万不可取!但是中共这个庞然巨障挡在你面前,不搬除这个大障碍,你怎么去“数人头”;而没有排山倒海的革命力量,你能搬除这个障碍吗?
     “渐进”论者惯于把革命等同于拉杆子造反,煞有介事地咋呼:革命会以“以暴易暴”、会千百万人头落地。。。云云,此种大言不惭的歪论根本不值一驳,请问:
     以革命(或“天鹅绒”等颜色革命)颠覆共产党政权的前罗马尼亚、捷克、东德等等东欧国家,是否是“以暴易暴”,葡萄牙颜色革命、“苏东”变天中是否千百万人头落了地?
     “渐进道路”鼓吹者,客观上要误导中国民主化走上一条永无成功之日的歧路。“渐进道路”的影响力不容低估:由于“六四”后二十多年来,中共当局刻意大力推播以李泽厚、杨小凯为代表的“告别革命”理念,以减轻“维稳”的压力,此极大地误导了眼界受封网限制的中国议人士,因此“告别革命”派所主张的“渐进的道路”,今天仍大有市场:今天,芦笛、冯胜平、万润南等“告别革命者”仍在摇唇鼓舌推介“英国式的渐进道路”而粉丝者众,而国内大批异议人士也自以为可以从共产党专制的紧套中“一点一点地挤出”个“公民社会”、“宪政国家”。
     因为此种大谬土壤的存在,现行“告别革命”们对中国民主化事业就具有不小的危害,因此对他们的谬误暨宜揭露和批判。
   
     共产党专制,就象横亘在民主化道路前的一条巨大的沟壑,只有鼓足全身勇气,并加以充分的助跑,才能一跃而跨过这条沟壑(东欧多个民族就证明了这点),如果谁谨小慎微地“渐进”,就注定会掉进沟里!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十二月五日于冬寒纽约上州  
   
     
(2014/1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