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崖文
[主页]->[百家争鸣]->[崖文]->[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崖文
·請香港律師會代支訟費
·公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 追索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 香港律師會 代支六萬元訟費
·說牙患
·覆 傅慧敏律師有關跟進 朱蕭菊圓律師一案
·覆 呂毅丹律師有關代支付六萬元律師費
·香港律帥會的三封回信
·公開請 監誓人 莫玄熾律師 監證 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律師行所有文件必需要有正楷姓名
·說中國之文化一詞
·公開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公開評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請徐伯鳴資深律師監證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簡批鄭和下西洋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的傳說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再說 韩愈 夷齊颂
·試譯說 韩愈 夷齊颂
·說 曾焯文博士之廣
·蕭若元說歌功頌德全因迂腐的中國文化
·請網上行遵守商業道德
·正蕭若元說伯夷叔齊之誤
·公開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提供律師的姓名
·評 蕭若元回應網友追求夢想的討論
·再說曾焯文博士的廣
·公開禁止香港律師對陳鑑清律師監誓
·談古德明說中共的伯夷叔齊
·同性戀者實不能結婚
·社會的本
·批 毛賊 沁園春 雪
·說安倍晉三祭奠靖國神社的戰犯
·中國古代酷刑
·說 陶傑說性
·說葉曼
·說唐樓
·說藞苴(喇渣)
·說公民抗命
·說 陳方安生
·日相 安倍晋三 紀念戰犯
·說學子罷課
·順民
·余英時撐抗爭 讀書人要站出來
·牙周炎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絕食
·評 吳惠芳裁判官說毒奶粉是國恥
·禁止民主党張貼徽號傳單
·從今不罵毛澤
·評 鄭恩寵 儒學不是法治沃土
·說美國同性戀合法化
·說 陶傑國民教育課外讀物一文
·評 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判決
·公開專函通告全港律師禁止為被告人律師監誓
·遊日本國之関西
·說 鄧偉棕之未來属於年輕人
·說香港全民退休保障
·評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評 陳雲 沒錢的去台湾 有錢的去日本
·評 陳雲 重造封建再立共和 中國的文化建國
·評 陳雲 香港遺民與箕子精神
·評 陳雲復漢邦與中國從香港城邦論寫到香港遺民論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公開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公開第2次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說共產党(黨)
·批陶傑頸喉說
·陶傑說英國人放屁是香的
·批 刘汉城之用中国古籍探讨对藏中关系
·批 陶傑狗官豬和中國文化
·國際警察
·批 淨空法師多元文化教育與和平
·批 李怡人性不如獸性
·說 郭文貴 保家人 保命 保錢 報仇
·輪迴說
·說 南懷瑾
·評陶傑中國式刁民
·評 陶傑罪過罪過一文
·評 倪匡笑談共產党
·再評 倪匡
·倪匡所言虛假
·亂邦不居(處)
·說維權律師
·公開徵詢 羅穎芝助理律師為第11名被告人
·大媽與中國節日
·第2次公開徵詢 羅穎芝助理律師列為第11名被告人
· 不涉誠信
·公開請 徐劉律師行列出訟費清單
·非禮與報案
·廉恥
·評 李柱銘DQ周庭是違憲的
·第2次請 徐劉律師行列出訟費清單
·第3次公開徵詢羅穎芝助理律師列為第11被告人
·第3次請 徐劉律師行列出訟費清單
·請 10名律師解除所有押記令
· 饒宗頤與季羡林
·第2次請10名律師解除所有押記令
·公開 第3次請10名律師解除所有押記令
·楊潤雄之言有感
·美國領事館遷到耶路撒冷
·以色列自古以來是巴勒斯坦人的領土
·公開譴責藍德業資深大律師
·公開致函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先生請求褫奪藍德業資深大律師資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湘西 黃碩雄 2014年12月1日

   

「學聯」、「學民思潮」…是「學生」一族組織,筆者稱之為「學童」。

   

學童指「在學校是學生,出社會則是公民」,作為一個「公民」有責任為「不公義的事發聲」;反指「學童佔街沒有好好讀書」是不合時代「家長式」的責備。

   

但是,「學童」在大學畢業禮,掛「黃絲帶」,舉「黃傘」全無「校規」、「校訓」紀律可言;既然學府「政治中立」,就絕對不容許學童在學府「撒野」、「鬧事」…,學童應該以「公民」的身份到校外表達「公民抗命」;作為校長應該拒絕給與「教而不悔」的學童畢業証書。體現「學問第一,人格至上」為學之道。可是,校長一面指學童不尊重典礼(禮),而又一面稱贊學童「爭取民主」有崇高理想。另一校長則到「街上帳篷」一面叫學童撤退佔街,一面又稱不要「失去」爭取民主的成績,實在不知所謂。「真理」豈容有二個。為的學童是「顧客」,深怕打爛「飯碗」,卻任由學童在頭上賴屎、賴尿,還要叫好,無他「跪地餵豬乸」而已!但是,頑童既不領校長之情,仍然在場外叫囂、抗議…,孺子不可教。學童既然「有崇高民主理想」,難道一校之「長」反而不及!何以為師。筆者主張凡有學童作「佔街」活動的學校校長、教師一律罪己,立刻請辭,主動體現「民主」精神(下台)。

   

梁振英特首選舉是由三名人士競選產生,定論多時。學童指「特首選舉」並無「認受性」,在管治上亦無「制衡性」,多有出現「貪官污吏」、官商勾結。「佔街者」通過「公民抗命」的「佔街」運動,即使違法、違理,對市民有不便,大家都應該忍耐,目的在迫使政府實行一人一票的「真普選」。還香港「一國二制」、「高度自治」的事實。

   

筆者佩服「學童」這種無異於昔日「裹脅」「無產者」實踐共產革命的「荒謬」行為。「學童」鼓動「佔街」完全不明白香港是「在二種不同的制度下」,「尊重一個主權國家」的「高度自治」而非「獨立」自治。「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香港人的利益要與13億人民共同作考量,才是真正作出一點犧牲。在中、英談判中,鄧少平經已回應英國政府,中國出兵接管香港。

   

根據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開宗明義,團結「中國人民」(赤貧、烈屬、下中農…,新興資產階級…)支持中國共產党「一党專政」。党大過「法」。党指揮「鎗」。根據《基本法》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高度自治…。因而,香港特首上台或落台應該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高度自治」的原則,而不是鼓動群眾「黃衛兵」式的運動,強調「香港進入一個抗命時代」以推翻「人大常委」對「普選」的決議。如果說日本某首長有違法之嫌,立即下台,筆者認為這是日本國的事。日本廣島受原子彈轟炸,難道香港亦要仿效嗎?香港並無任何資源,筆者相信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任何一位泛民主派選為特首,同樣要看著資本家的意願而作出投資策略。難道民主党党魁劉惠卿當特首,就有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顯靈!

   

筆者認為在一個「中、英」政權交接的年代,制度沒能納入正確軌道,而有「貪官污吏」…是必然現象。可以擲「蕉」、掟「雞蛋」、拋「玻璃杯」、拉「布」、以至「鎗擊」、「刺殺」、「不合作」、「彈刻」、「批判」、「起訴」,或提出「立法」加以制衡;這是資本主義「漫長」遊戲規則,逐步加以完善,「政爭是在議會」。完全沒有任何「法、理」依據,可以通過「佔街」藉此「裹脅」市民意願,妨碍大多數人的生活。「君子不得罪於法,亦不得罪理。難君子,止是不得罪於理耳(桂林大師句)。」香港在廉政公署未成立前貪污嚴重,眾所周知。菲律賓國、印尼國、馬來西亞國…以資本主義形式立國超越五十年,至今仍然存在貪污各種問題。

   

港英餘孽天主徒貪曾特首…一直效忠英女皇,並未如「誓」地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回歸十五年,高等法院大律師公會的「會徽」仍未有中文,法律條文仍然效忠英女皇,甚而歧視中文。國內使用簡體字,教育界、法律界…依然未有「民主」探討配合回應,而強調繼續使用不合時代,繁上繁的古漢字,以正統自居;視「簡體字」為「殘體字」,就連日本「片假名」及「星洲」的簡化字…都不如。在教學語言上,蔑視「國語」(普通話),把億萬人民共同語言視為「夷狄」方言,作出「種族」歧視及挑起不同語音的「漢族」與「漢族」的敵視,稱作「蝗蟲」。而把粵音九聲視為「懶音」「正讀」以迎合出版商「改版」斂財。「傳媒咀妓」則以「言論自由」散播毫不負責似是而實非英、美、日…「基因優越」的歪理,香港高等知識份子何來「文明」之有。而法律團体(體)織組如李柱銘一類大律師則仍然敵視中國共產党,這種敵視並不是針對個別事件,而是動搖中國共產党的領導。尤(猶)其荒謬者,梁家傑大律師既「參選特首」接受「非普選」遊戲規則,就有意在「當選」之後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卻在「落選」之後鼓動學童佔街「我要真普選」,十足一隻美國式的老狐狸。香港人稱之為「屎窟鬼」、「兩頭蛇」。國語(普通話)稱之為「牛鬼蛇神」。這類人根本就不配為「法律界的律師」。無法理解「法律集團」的邏輯。

   

如果說「學童」政治醒覺比較其他人高。不但不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同時認為中國人民(赤貧、烈屬、下中農…,新興資產階級…)並不支持共產党執政,「全國人民代表」止不過是「象皮圖章」的一類「傀儡」。「民主集中制並不民主」。所以「學童」不認命,作出不合作,非暴力,無聲抗爭,以二十萬「佔街」運動的人「裹脅」香港人作出一點犧牲,目的在改變13億人民及香港人的命運。實行「我要真普選」。

   

拋開中國五千年文明不說。近百年屈辱史及國、共二党的鬥爭史不談。民族眾多,丘陵地廣不論…。香港継(繼)承大英法制,「法律條文」凌駕一切,而解讀「法律條文」是「法官」;「法官的出身」來自法律系的「律師」。「打官司」非「財」不行。在舊日的中國生活簡樸,可以「納法律於道德」,交給人們的「良心判断(斷)」。今天「食、衣、住、行…」人際關係不簡單,「社會公義」不能單靠「良心判断」需由了解「法制遊戲規則」,而依靠律師公會、大律師公會…,整體「法律集團」的「律師」解讀。此正正是法律界梁家傑、何俊仁、李柱銘…一類律師所醉心「徹底改變政權」,推翻共產党專政;代之而興由「法律集團」作「一團專政」。「一團大於法」。「一團指揮鎗」。「學童」表面為「選舉法不公義」而發聲,實則是一班「流氓」律師的馬前卒。筆者多年進出高等法院親身與律師交手,從欣賞大英帝國法制到不敢恭維。中國如果套用香港的法制,國內必然一如蔣介石國民政府失敗在梁國雄一類站在「道德高地」的人的手上。中國從此軍閥割據,五胡十六國。(當然梁不能與毛、周輩比論。)

   

自簽訂「中英聯合聲明」,香港主權既屬於統治13億人民的共產中國,筆者不認同「各種」不符合《基本法》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民主選舉。理由很簡單,「中華人民共和國」,其《憲法》為「聯合國」所認受,美國政府及「認同國」必需「忠」於事實,履行事實,不能二面刀,與人謀而不忠。如果輸出「美國式的民主」強加於他國,則是「好心做壞事」。

   

莫說數百、數千佔街者,就算二十萬人佔街,從13億人民整體利益計,執政的共產党絕不惶恐。就好比大城市的一個小公園來了一群火烈蟻或「石矢森林」出現一窩螯人蜂,「蟲鼠組」職員立刻噴殺「滅蟲劑」,絕不手軟。何況,在數以百萬計的選民中「佔街者」不竟是絕對的少數,香港是一個自由合法「組織党團」的社會,「佔街者」完全可以「組党」進入議會,參與香港的政治活動,沒有任何理由「佔街」以「裹脅」廣大勞動人民參與「公民抗命」,既「我要真普選」。復替其他人爭取一人一票真普選。

   

民主黨領袖 劉惠卿以中央政府對「佔街活動」不讓步,最終通過暴力解決,比作第二次「天安門事件」,故作危言聳聽。實則「天安門風波」犧牲不竟是共產党內「貧下、中農、烈屬…」的子弟;香港「學童佔街」的階級身份、性質…與此完全不同。佔街運動至今,並未有全面癱瘓 香港整個商業活動,這種不徹底的運動,絕不會有成績;「為首滋事者」還有認罪「自首」之議,彷如小童「堆沙」遊戲!香港人所謂「搞搞震」爭出位。

   

一個甲子之前,筆者很多學長、同學都支持「毛共」推翻國民党腐敗無能的「中華民國憲法」,代之是「八小時工作、八小時睡眠、八小時休息」共產主義美好的制度。今天學童「重蹈故轍」代之而起的是「普世民主價值的選舉」,由「法律說話」,讓「律師集團專政」。太陽之(天)下無新事。因此,不許佔街而賴死的學童到國內,「絕不諷刺」,實有必要。中國國內、外仍有很多複雜問題有待處理,泱泱大國豈容「佔街學童」胡作胡為。所有作出「香港進入一個抗命時代」,要求實現「一人一票」符合英、美方式「真普選」的人;筆者認為必需履行「中英聯合聲明」在「五十年不變」之後,才有條件提出。否則,師出無名,等同向中國共產党奪權,是「敵、我矛盾」而不是「深層次矛盾」;香港不會有「高度自治」,止有日薄西山之虞。筆者對今天「學童佔街」妨碍普羅大眾的生活,反而感到當日鄧小平處理「天安門事件」的正確。「惟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

   

在學童公園放小凳,擺下紙筆,梁特首應該設計喬裝遊園者…,拿起紙筆坐在凳上,應酬幾句,脫身…,與學童周旋,開開玩笑,履行競選承諾。但是,梁特首「人而無信,不立。」學童繼續抗爭,理由充份。同時,學童亦已知悉「人大常委」最終的決定,亦無需再抗爭,責任已不在特區政府。

   

從「佔街」形勢的發展…,筆者認為政務司林鄭月娥司長無需與「學童」展開商談,不使「學童」一朝成為「政治明星」。而「止許商家面聖,不許學生上京」完全正確。理由亦很簡單,學童的「佔街行為」並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民主集中制」,等同推翻中國共產党。學童不懂世故,止有幻想一朝得志,成為諾貝爾「民主」得獎者。此正正是期望中國一如伊拉克、烏克蘭的分裂而動亂…,何來民主而和平。學童成為可以「誅殺」的標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