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
杨恒均之[百日谈]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2014年12月15日上午,50岁的劫持者莫里斯闯入悉尼马丁广场咖啡店,劫持17名人质。在僵持了16个小时无果后,警方对咖啡店进行了包围。当地时间16日凌晨,警察听到咖啡店有枪声,担心莫里斯枪杀人质而采取突击行动,冲进咖啡店。警方击毙了劫持者莫里斯,但事件最终还是造成了2名人质死亡,6人受伤。成为澳洲历史上最大的恐怖劫持事件。由于儿子的学校离事件现场并不远,我一直守在电话旁。忽然有一种澳洲也变成了战场了感觉。
   
   
   
   莫里斯是伊朗教师,在伊朗遭到政治迫害而逃出,得到澳洲的政治庇护,获得自由。过去多年他虽然犯案累累,但这次作案之前,他并非被监控的恐怖分子嫌疑人,享受到澳洲所有公民都享有的自由。他能够在澳洲这个相对自由的国家里自由地宣传他从伊朗带来的宗教教义;在电视镜头前用铁链锁住自己玩行为艺术,宣称要用手里的笔做武器追求和平与自由;他曾经给澳洲军人家属邮寄恐吓邮件,他还卷入性犯罪案件,并成为至少一起命案的嫌疑人,不过按照澳洲的法治程序,没有定案之前,他继续享受充分的自由。而他最终用自己的自由做出了一件这样的事。类似刑事案件世界各国并不少见,但一位靠政治避难的方式寻得自由,却最终用得到的自由去破坏自由的做法,并不多见。


   
   
   
   这件事,对澳洲的自由损害到什么程度,我还说不清楚,但正如本拉登改变了全球(包括中国)所有人乘飞机时的安检一样,莫里斯肯定也会改变一些人的命运。虽然目前尚未完全披露莫里斯的作案动机,但据说他要传播自己的信仰,他试图要把这块给了他自由的地方变成他逃离了的不自由之地。
   
   
   
   澳洲会受到怎样的冲击?谁会受到影响?澳洲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国家,每平方公里只有两个人。而澳洲最大的特点恐怕还是一个处于东方之地的西方国家。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来自亚洲的难民船络绎不绝驶过来。一度给澳洲政府与民众都造成了冲击:接受吧,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谁又能证明这些“难民”是真的受到了政治迫害?抑或只是为了寻求较高的工资而打扮成“难民”博得同情和居留权?
   
   
   
   还有,即便那些真正遭到他们所在国政治迫害的,他们来到澳洲会真正接受澳洲的价值理念吗?能够为澳洲国家容纳并作出贡献吗?更重要的是,澳洲有这个能力接受那么多外来人口吗?这些都是无条件接受难民而碰到的棘手问题。可不接受吧,不但有违澳洲重视人权的价值理念,而且,难道要眼睁睁看着那些真正寻求自由的难民掉转船头回到迫害他们的家园,再次受到伤害,甚至葬身大海吗?
   
   
   
   这种两难的纠结一度成为澳洲大选的热门话题。曾经有一位难民被遣返回国,结果遭到所在国家政府的迫害,结果善良的澳洲人愤怒了,指控自己的政府“助纣为虐”,差一点让澳洲当局下不了台。澳洲为此专门设立了“难民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让“难民”们上岸,住进政府设立的“难民村”吧,然后进行甄别,留下合资格的难民,遣返那些投机分子。但就我所知,那些“难民”到了澳洲后基本都立马懂得了法律,都能找到律师或者帮助者协助他们作为“难民”留下来。
   
   
   
   也曾经发生过处理不了那么多滞留难民造成拖延而引起难民村难民骚乱。后来据说改善了条件。等到我多年前去参观一个难民村时,我被惊呆了,因为我发现难民村的条件不比我自己的家差多少。果然,不久后这种“奢华的难民村”被媒体暴露了,受到了抨击。澳洲人交很高的税,但这些税收几乎都会用在公民们的医疗、养老和其他福利上。“难民村”的大多费用都来自澳洲人上交的税,他们当然不愿意。
   
   
   
   但不愿意是一回事,恪守尊重人权、人人平等的价值理念已经深入人心,更何况澳洲还有不光彩的历史,所以,无论是政客还是人数依然占多数的白人们都不会也不敢轻易挑战平等与人权的底线。在这种情况下,澳洲的移民与难民政策基本上做到了公平公正,至少不歧视某一个族群。但一些问题却逐渐凸显出来。其中重要一点就是来自同澳洲价值理念和宗教信仰格格不入的非西方国家的移民、难民和留学生带来的挑战。
   
   
   
   前面说过难民问题,其中有部分来自越南的难民,在申请难民身份时,都能够对越南共产党装出咬牙切齿和心有余悸的样子,可一旦拿到澳洲身份,在享受了宪法赋予的自由并不担心被遣返后,他们大多又开始拥护越南政府了。这样做并不违反法律。澳洲是自由的,你就是真宣布拥护希特勒,也不会像在德国一样受到指控。但这样的情况多了,一些澳洲人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担心自己的价值理念受到侵蚀。有一位朋友就对我说,你们渴望自由,但得到自由后却去支持那些限制自由的人。
   
   
   
   这些年来自中东地区的难民占到了澳洲难民的大多数,他们性格比较激烈且彪悍,居住的地区相比其他地区有较高频率的打斗事件(这个在澳洲是不允许公布的,因为有歧视的嫌疑),甚至出现了澳洲历史上百年难得一见的街头枪战。这在一个自由世界也许都不足为奇,但一些躲避宗教迫害的“难民”获得完全的宗教自由后,又开始利用这自由去宣传那些反对自由甚至限制他人自由的的“宗教”与信仰,就有些令人厌恶了。
   
   
   
   莫里斯事件也许会使得澳洲政府在审查接受难民申请,以及对那些有前科的“带信仰”人士的监控上做出一些调整。这也不足为虑。让人忧虑的则是,这类事件是否让一种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找到新的养分?西方有一种“种族歧视”群体是这样担忧的:随着世界其他文化与宗教背景的人士借西方自由、民主和法治的政策而不停涌入西方,而那些国家的文化与宗教却不允许西方价值理念与移民进入,西方的文明最终将会失去竞争力,会衰弱。
   
   
   
   这个担忧不是没有道理,例如最近西方一些国家普遍开始担心孔子学院。在你国土上,这不能讲那不能讲,但你却利用西方的自由直接把孔子学院开到人家领土上,他们能不担心?然而,担心可以理解,他们就此得出的结论就有些问题了。持此观点的西方学者主张,包括美国、澳洲和加拿大在内的西方国家,必须慎重接受其他种族的移民与文化进入。他们警告说,再过不到50年,美国的白人人数会少于总人口的50%,最终成为少数民族,那时,西方的文化与宗教是否还能延续?西方文明又将魂归何处?
   
   
   
   也许,那才是真正的中国和东方的时代吧,但那将会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呢?我今天就留给大家一道思考题:如果未来的世界像接力棒一样传递到我们中国人手里,我们怎么办?世界又会是啥样的?
   
   
   
   杨恒均 2014年12月16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