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
杨恒均之[百日谈]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凤凰周刊》的文章称澳大利亚此前已同中国联手展开针对在澳大陆外逃贪官的追逃追赃行动。11月8日,APEC第26届部长级会议通过《北京反腐败宣言》,将成立反腐执法合作网络,在亚太加大追逃追赃等合作。而澳大利亚此前已同中国联手展开针对在澳大陆外逃贪官的追逃追赃行动。据透露,一个据说有军方背景的中国客户,曾用私人飞机把大量现金带入澳大利亚。现在大陆读者关心的是澳洲政府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中国政府会坚持到底吗?我早前有多篇文章对中共海外追贪过过解读,这里节选一二。
   
   为什么中共要海外追贪?
   
   以目前的反复势头来看,如果持之以恒的坚持下去,并逐渐过渡到以制度、法治反腐,例如未来两年里逐步实行官员财产登记与财产公开的“阳光政策”,说实话,再唯利是图的官员们在贪污腐败前恐怕也得三思而行吧。可是,如果他们向国外转移资产的路子不堵住,潜逃到海外就可以逍遥法外,老子被轻判后子孙后代依然在西方享受中国人的血汗钱,国内的反腐力度再大,恐怕还是无法阻吓一批早就留了后路的贪腐分子。


   
   这也就是我认为继国内“打老虎”、“拍苍蝇”之后,海外“猎狐”的重要意义。但相比目标巨大的“老虎”与随手可以拍到的“苍蝇”来说,“狐狸”可是狡猾狡猾的。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公安部牵头的“猎狐2014”效果相当有限,这不,10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外交部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敦促在逃境外经济犯罪人员投案自首的通告》。新闻说这是继“猎狐2014”境外追逃专项行动后,有关部门出台的又一重要追逃举措。
   
   ……
   
   ——《抓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2014年10月12日
   
   海外追贪的最大困难
   
   海外“猎狐”最大的困难就是中外司法制度与体系不同。目前同中国建立司法引渡制度的国家只有几十个,而且那些贪官最喜欢的西方国家几乎都不在里面。一个赖昌星案弄得政治局都开了几次会,要最高领导人下决心才好不容易弄回来,弄回来后的赖昌星,至今还在福建的监狱里骂骂咧咧,一会骂加大拿出卖了他,一会骂中国方面不信守私下承诺的“保外就医” ……
   
   引渡制度的建立很不容易,牵扯到政治,以及对贪污犯的界定。早年我还部分负责追查中国逃到西方的贪污犯时就遇到这个问题,那些贪污犯几乎都随身携带几份机密文件,或者向西方国家泄露一些“国家机密”,再不济的,也会说自己受到了“政治迫害”,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国家别说没有同你建立引渡制度,就是建立了,也可能不会顺利交给你这些“贪污犯”。当然,在一些国内公民确实经常以“嫖娼”与“经济问题”遭到拘留的情况下,你也不能全怪人家不配合你反贪。对崇尚法治的西方国家来说,最大的贪污是对公权力的滥用,是对公民权利的侵蚀。
   
   那么,在引渡不畅的情况下,中国要想加快打击贪官污吏外逃以及加速引渡海外贪腐分子,还有什么办法呢?有!那就是政治意志与政治决心。我们注意到,“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阵容庞大,非同小可,但这些部门对没有签订引渡条约的国家有什么用?去国外抢人?还是派外交部发言人去义正词严地说“自古以来,贪官污吏就属于中国?”
   
   中国目前最需要的不是这些,而是中共中央的坚强意志与决心。意志和决心是建立在国家实力之上的。大家不妨回顾一下,2008年奥运会期间,西方媒体“抹黑”中国,中国怎么办?中国开动了国家机器,各部门协调一致,对一些国家软硬兼施,并限制一些海外抹黑中国的记者与官员入境,不久,海外一些媒体就偃旗息鼓、举手投降了,各国政府也安静了好一阵子。请问,为啥我们对收留中国贪官污吏的国家不采取这种做法?
   
   ——《抓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2014年10月12日
   
   澳洲为什么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
   
   我在澳洲政府工作的朋友昨天对我说,中国人往往认为澳洲(和美国、加拿大)会因为中国贪官们带来的巨大金钱而帮忙他们躲藏,甚至欢迎他们,他说这是误解,澳洲欢迎的是那些可以到澳洲来创造财富、创造就业机会,或者到这里来贡献自己的知识与劳力的海外移民。而贪官们呢,虽然带来了金钱,可他们既不会投资,也不会做生意,除了找几个同样来自中国的保姆伺候他们之外,就是赌场和妓院,虽说消费也是一种贡献,但真的没有中国方面认为的那样,对澳洲经济有多大用处。
   
   这位官员强调说,这批住“神秘大宅”,花天酒地的中国贪官实际上对澳洲人信奉的诚实与勤劳致富的价值理念还构成非常巨大的威胁。他说,一些钱来得太容易又没有适当的法律和规矩约束的中国富人,尤其是他们的第二代,有时会让澳洲有如回到不择手段发财、不顾道德消费的殖民地掠夺时代。他个人觉得如果能够把这些中国贪官送回中国,是不错的选择。不过他也承认,司法程序并不简单,尤其对已经拿到澳洲护照的中国贪官来说,澳洲首先考虑的是有责任保护自己的“公民”。
   
   同官员不同,一些普通的澳洲人并不关心政治,但他们当然能够感觉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出现在身边,成为自己的左邻右舍。最早来澳洲的中国留学生与移民对澳洲底层人士是一种“威胁”:中国人没日没夜的工作,让很多澳洲工人与个体生意人感到自己竞争力下降(见附文《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所以,一开始,他们对澳洲富人还是比较欢迎的。但后来中国大陆来的“购房团”之类的富人就让他们吃不消了。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2014年10月28日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