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
杨恒均之[百日谈]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这事终于发生了!上个星期还在澳洲时,我在悉尼学习国际关系硕士课程时的一位同学,现在在澳洲外交部负责对美关系工作的外交官高兴地告诉我,上次习近平主席访问澳洲时,他因在美国出差,没能见到,这次他要亲自接待即将访问澳洲的习近平了。原来,他这次要负责11月在澳洲举行的G20峰会,虽然他负责美国首脑,但大家都在一起开会,所以他能近距离接触习总了。他开玩笑地说,要不要帮你要个签名?我说,签名就算了,如果方便,你请习总给我的博客写个推荐语?
   
   
   
   但,这事终于还是发生了!原本是一件欢乐的事儿,可昨天北京的APEC开幕、烟花汇演后,他再次联系我,那说话的语调却几乎是要哭了。他说,他快要得忧郁症了。我问为啥捏?他说,北京的烟花……我说,北京的烟花关你啥事?他叹息一声,幽幽道:说来话长……


   
   
   
   他说,马上要在澳洲布里斯班举行的G20峰会,原本也没有什么,反正少不了一些澳洲民众去抗议和捣乱,据说已经有要去抗议奥巴马的,尤其是一些媒体肯定会对与会首脑尖酸刻薄一番,更可怕的还可能会被媒体发现举办国与操办方(分别是澳洲与澳洲外交部)的失误,他到时难辞其咎。所以,他们有一个原则,尽量低调,能够躲过民众的眼睛就尽量躲过,好在在澳洲召开的历届国际首脑峰会都是这个德性,反正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召开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可是,他继续诉苦道,这次由他部分负责的G20峰会却遇到了一个新情况:历史上很少有APEC首脑峰会与G20首脑峰会的时间和地点都相隔如此之近的,一个中国北京,一个澳洲布里斯班,都在这个月,相隔几乎不到一个星期……我打断他,这样不是很好吗?方便首脑们旅行,节约了纳税人的钱。
   
   
   
   他苦笑着说,好是好,可看看你们举办的APEC,多气派,多和谐,多温馨……他说,这APEC 原本也是澳洲人发明的,但自从在澳洲召开第一次APEC至今,几乎每一次都会遇到一些不满群众示威,还有一些捣乱分子,很多时候,开会为了不影响市民生活,不激起公众不满,都是悄悄选择偏远地区召开的。可你躲得过群众,躲不过媒体啊。可是,看看你们北京,弄得多好啊。
   
   
   
   他承认,他在澳洲外交部也干过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民众自发拿着荧光棒夹道欢迎与会的各国首脑,还载歌载舞,要是在澳洲,不丢鸡蛋他们已经可以得到奖励了;他说,为首脑峰会燃放如此美丽的烟花,也是前所未有的……
   
   
   
   我说,你丫的说了这么多,到底想说啥?和谐、夹道欢迎与烟花,这不很好嘛,咋就让你得了忧郁症?他说,哎,你们这样办APEC,让我们怎么办G20峰会啊?按照对国际关系与各国的重要性来说,G20峰会要远远重要过APEC,可你们开得这样隆重与和谐,我们还怎么开?我能不得忧郁症吗?
   
   
   
   接着,他又老调重弹,说起上次北京奥运会。他说,幸亏悉尼奥运(2000年)早过北京奥运会(2008年),自从北京把奥运会搞得那么“高、大、上”之后,世界其他国家都不知道怎么办奥运会了,而且从那以后,世界各国对奥运会的热情也大大下降。他真担心,北京举办完这次APEC 后,今后其他东道主国家不知道咋办了。
   
   
   
   我质问他,啥意思呢?你这不是黑我的祖国吧?他连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是羡慕嫉妒恨啊。大概看我真生气了,他立马献媚地出了一策,他说,要不,今后这种大型的国际会议都拿中国去开?没有游行示威,没有不满的群众,有吃有喝还有烟花表演与夹道欢迎,而且你们的天也蓝了,北京群众还放假,咋样?
   
   
   
   他说完,我发现我可能真要得忧郁症了!
   
   
   
   老杨头 2014年11月12日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