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
杨恒均之[百日谈]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神秘大宅。这是澳洲人对来自中国的“神秘富豪”的第一个印象。澳洲历史不长,土地私有,没有土改和强制拆迁,房产登记与过户清清楚楚,几乎每一幢大宅都有名有姓。这和北京某某胡同传说住着神秘的重要领导人很不一样。例如,我们都知道澳洲“党和国家领导人”所住的房子地址、门牌号码。即便他购买的投资房(包括在海外的),也都得按照“阳光法案”如实申报并可以公开查询。如果你愿意,下次我带你去拍一下总理的大宅。
   
   
   
   因此在澳洲,就很难出现不知道主人是谁的“神秘大宅”,更不用说豪宅了。但随着中国移民过来的生意人尤其是不明不白的“富人”多起来,这种叫不出名字,大多时间空置在那里的“神秘大宅”多了起来,有时一条街上好几幢。澳洲人(尤其是那些大宅的邻居)对此是有些看法的。中国人的大宅之所以神秘,当然不都是因为钱来路不明,物主刻意保持低调,还因为中国人以汉语拼音登记的名字重复得比较多,你真想查也查不出到底是谁的。


   
   
   
   相对于澳洲完全公开房产登记的做法,在这里的中国贪官们有理由感到不自在。澳洲独立房屋都是独门独户,暴露于光天化日下,根本没有保安和小区的概念。不像中国大陆的豪华公寓,隐藏在高楼大厦之间,有保安把住小区大门。我有一位很著名的澳洲记者朋友,有一次在澳洲最豪华的地区的路边拍照,结果竟然有中国人从豪宅里走出来干涉他,让他不要照到身后的那幢大宅。
   
   
   
   要知道,澳洲的房产可没有“肖像权”。你建在公共场所与用地旁边,大家当然可以以此为背景照相。这位记者当时还真不是为拍摄住宅而来,只不过是路过此处,拍一张照而已。那位中国人干涉他拍照,反而让他多了一个心眼,之后他去相关登记部门查了那栋房子,而且查到了主人竟然是……
   
   
   
   中国潜藏在这里的贪官给澳洲人的第二个印象是“生活在别处”。最早中国移民来澳洲,都是穷得叮当响,但咱勤劳、勇敢又无知,有时还无耻(此“无耻”无贬义哦,意思是说他们不顾及澳洲的那套道德标准,白猫黑猫地疯狂抓老鼠),所以,基本上都能白手起家,甚至搞出点小生意。后来突然涌进了不少中国富豪,到最贵的地区买豪宅就像我们去菜市场买菜。澳洲连小朋友都惊呆了。
   
   
   
   一开始,他们以为中国人都是因为勤劳发财致富,真是羡慕嫉妒恨啊,可不久他们就回过神来:这批一掷千金买豪宅的,并不是那些在澳洲没日没夜干活的中国早期留学生与移民。这是两个群体,两种中国人,拼命干活的,最多能够立足、养家活口,而那些富得油流的,根本不用干活,或者根本不在澳洲干活。他们买了房子,偶尔住一下,即便住在那里,也与左邻右舍老死不相往来,豪车经常换,出入的全是不会说英语的“澳洲人”……
   
   
   
   我在澳洲政府工作的朋友昨天对我说,中国人往往认为澳洲(和美国、加拿大)会因为中国贪官们带来的巨大金钱而帮忙他们躲藏,甚至欢迎他们,他说这是误解,澳洲欢迎的是那些可以到澳洲来创造财富、创造就业机会,或者到这里来贡献自己的知识与劳力的海外移民。而贪官们呢,虽然带来了金钱,可他们既不会投资,也不会做生意,除了找几个同样来自中国的保姆伺候他们之外,就是赌场和妓院,虽说消费也是一种贡献,但真的没有中国方面认为的那样,对澳洲经济有多大用处。
   
   
   
   这位官员强调说,这批住“神秘大宅”,花天酒地的中国贪官实际上对澳洲人信奉的诚实与勤劳致富的价值理念还构成非常巨大的威胁。他说,一些钱来得太容易又没有适当的法律和规矩约束的中国富人,尤其是他们的第二代,有时会让澳洲有如回到不择手段发财、不顾道德消费的殖民地掠夺时代。他个人觉得如果能够把这些中国贪官送回中国,是不错的选择。不过他也承认,司法程序并不简单,尤其对已经拿到澳洲护照的中国贪官来说,澳洲首先考虑的是有责任保护自己的“公民”。
   
   
   
   同官员不同,一些普通的澳洲人并不关心政治,但他们当然能够感觉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出现在身边,成为自己的左邻右舍。最早来澳洲的中国留学生与移民对澳洲底层人士是一种“威胁”:中国人没日没夜的工作,让很多澳洲工人与个体生意人感到自己竞争力下降(见附文《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所以,一开始,他们对澳洲富人还是比较欢迎的。但后来中国大陆来的“购房团”之类的富人就让他们吃不消了。
   
   
   
   这事说起来可笑,中国人可能很难理解。中国大陆“购房团”来澳洲和加拿大买房,短期内可以让一个地方的房子价格直线上升,澳洲人都有房子,应该高兴才对,为啥吃不消呢?因为很多人澳洲人并不炒房,只不过根据自己的能力买一套房子住着。例如他的房子值50万(澳元或者加元),你中国人过来把周围的房子一炒,他这房子也自然被炒到100万。这位澳洲人的财富一下子翻了一番啊,为啥他还不高兴,还吃不消?
   
   
   
   第一,他认为这房子不应该值这么多,暴涨的背后一定会有问题;第二,他孩子今后还要买房子,可工资没有升,如何买得起?更可笑的是第三条,他原来住的房子只有50万,缴的各种税费、管理费等也自然比较少,而你现在一下子把他的房子炒到100万,吃了上顿不管下顿的澳洲人(几乎没有什么存款),拿什么钱去交这无端端增加的费用?尤其对一些退休了的老头老太太,你这不是逼他们卖房子嘛。
   
   
   
   这里有文化的问题,也有生活习惯与对金钱、财富的态度,但更重要的是价值理念的差异。当我的一些澳洲朋友知道了这些天媒体上炒得很热的“中国贪官在澳洲”之后,他们几乎都支持政府配合中国“收回”贪官污吏,表面的理由是中国还有那么多穷人,怎么能够允许如此多的贪官污吏在澳洲逍遥法外?
   
   
   
   但在内心深处,他们主要并不是对中国穷人的同情,也不是对贪官污吏的痛恨(澳洲本土几乎没有什么贪官污吏,大家恨不起来),而是他们认为,自己美丽的家园澳洲,不应该成为中国贪官污吏的藏污纳垢之地!
   
   
   
   杨恒均 2014年10月 28日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