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金正恩去哪了?]
杨恒均之[百日谈]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正恩去哪了?

   曾经写了一篇《别了,穆巴拉克》,穆巴拉克下台了;又写了一篇《别了,卡扎菲》,卡扎菲没有了,结果网友看上瘾,有事没事就跑来找我,希望我再写一篇《别了,金正恩》之类的,我是真不好意思再写了,一是怕无意中创造出一个“别了,XXX”的“杨氏体”,二是怕一不小心写漏笔了,最终让你看到“别了,杨恒均”,三是作为一个半吊子学者,我还得顾忌一点自己的名声,不能太随波逐流——
   
   
   
   你想啊,一百年前,地球上大概90%的国家是专制独裁者靠枪杆子统治;50年前,降到50%以下;现在,全世界的独裁专制国家不到10%。在这种历史大趋势下,你可以针对任何独裁者写一篇“别了,XXX”的文章,然后坐等他们的灭亡。民众不会让你久等,历史不会让你失望。只不过,我会对自己失望,这种无人不知的道理,这种昭然若揭的历史大趋势,用得着我堂堂的“民主小贩”一而再、再而三地写文章赚稿费,你把自己的读者都当成傻瓜了?


   
   
   
   这不,已经有个读者开始寻找我文章中的类似之处,他怀疑我早就为如今地球上剩下的为数不多的独裁者一人准备了一篇“别了”的“杨氏雄文”,等到他们熬不过去的时候及时抛出来,从而摇身一变而成为“预言大师”。所以,我决定不再写这篇人人都在期待的《别了,金正恩》的文章,而改写一篇:金正恩哪去了?
   
   
   
   金正恩到哪去了?朝鲜消息说他生病了,但无大碍;日本新闻说他已经死了,还有人说他病得很重;也有说他是被抓起来的,另外一则消息则说,他虽然病了,但正在利用这段时间调整朝鲜的国际大战略,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抛弃一衣带水的中朝友好关系,转向韩国、日本和美国……还有消息甚至说,他什么事都没有,只不过他要利用自己“重要的地位”玩弄大家一下,让全世界关注朝鲜,让亚洲揪心一把。就像以前他靠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国家,硬是让全世界为它的核子武器忐忑不安了好一阵一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金正恩还真达到了目的。也许《时代周刊》和世界各种评选机构要认真思考一下,你们每年评选的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人物是不是应该把金正恩放在第一位?说真话,对于大多数已经民主了的国家来说,少了任何领导人都不会有多大的区别,就像现在奥巴马当美国总统,两年后他下台甚至明天他突然辞职,对世界尤其是对美国好像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影响。可是,金正恩就不同了。
   
   
   
   金正恩为什么不同?我们真的很关心这样一位迄今为止几乎没有说出过一句完整的能让世界记住的正常话语的金正恩吗?不是,而是这样一位三十左右的年轻人,竟然控制了整整两千万朝鲜民众!多少还决定着世界上热点之一的东北亚的局势!
   
   
   
   我们完全可以笑谈甚至讽刺金正恩的痴肥与他的生死,但我们怎么能忘记两千五百多万鲜活的朝鲜民众?这可是同创造了那么多电影电视剧、生产了三星与现代汽车的优秀韩国人同一个种族啊——仅仅69年前还在一个锅里吃饭,一个教室里上课,一块田里耕地的人啊……
   
   
   
   我第一次接触朝鲜人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上海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读书时,当时有一些朝鲜来复旦进修的干部同我们住一起。经过小平、耀邦和紫阳主导的八十年代思想解放与改革开放,我们已经享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空气与开放思想。在这种情况下,我接触到朝鲜人后,感觉他们和开放前的中国人一模一样,但他们对我说,朝鲜同中国不同,因为朝鲜没有搞文化大革命。他还说,朝鲜在金日成领导下,社会稳定,人民幸福,没有下岗、没有失业,没有游行,更没有示威。
   
   
   
   我当时无话可说,因为韩国那时和稍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也开始进入到民主转型的阵痛期,相比朝鲜,确实充满了“动乱”与“不稳定”,官员贪污腐败被揭露,民众上街成为常态,领导人走马灯似的换来换去……而朝鲜呢?稳定得好像那里根本就没有生活着两千多万人类,只有一个红太阳金日成——他的声音盖过两千万人,他的思想统治着整个国家,他的音容笑貌决定无数朝鲜人的喜怒哀乐甚至生死荣辱……
   
   
   
   多少年过去了,韩国从经济崛起的“四小龙”而走向亚洲的“文化大国”,经过阵痛的民主成功完成转型,政局因民主普选而一劳永逸的稳定下来,社会也相对和谐。而朝鲜呢?唯一的变化就是爷爷金日成死了,换成了儿子金正日,儿子金正日死了,换成了孙子金正恩……
   
   
   
   多年后,当我再有机会接触朝鲜人时,他们甚至连“我们同中国不同,因为我们没有搞文化大革命”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们表情木然有如刚刚从外太空坠落到地球的外星人,提心吊胆随时担心被监控被送进“劳动营”,我唯一看到他们脸上还有类似人类的表情是从朝鲜电视上来的:那里的男女老少因为金正日的死而哭得死去活来,那里的女人看到三十岁的金正恩都激动得泪流满面。
   
   
   
   我曾经无数次地把朝鲜人同韩国人对比,深刻反思独裁同民主、两种制度以及不同的思想能够让同一种族的人类生出多大的差别。当很多御用文人和半罐子学者在反思、批判甚至嘲讽亚洲带来混乱的民主时,他们很少敢拿韩国与朝鲜做例子。而当我们真正放下成见,直面朝鲜半岛之时,让我们震撼的可能远远不是独裁统治对朝鲜经济的破坏、对社会的蹂躏、对文化的摧残,而是专制制度与独裁思想对人心甚至人性的腐蚀——三代领导人短短69年的统治,已经彻底改变了一个民族!
   
   
   
   从这个意义上说,金正恩到哪去了,并没有那么重要。他即便今天不走,明天也会死,而且还保不准被历史的大潮提前卷进人类历史的垃圾堆里。民主取代独裁有如水向低处流这样毋庸置疑的规律,已经不是学者们讨论的课题。独裁都是一日之间倒台,民主制度甚至也可以一夜之间设立起来,但是,被独裁制度与思想改变了的民众,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成正常的人类,恢复人类的本性呢?
   
   
   
   去过德国的人都知道,从昔日东德穿越到昔日西德时,你明显感觉到的不只是建筑物的风格不同,你还能观察到自由世界与独裁国家成长起来的人的精神面貌与思想的巨大差异。如今,即便东西德已经统一二十多年了,这种差距依然存在。独裁制度用来捆绑民众的无形枷锁不可能像柏林墙一样一推就倒,专制思想打在人民心灵上的烙印在短时间内很难擦掉。这就是为什么当我考察完俄罗斯后,我得出的结论是,俄国虽然建立起了类似西方的民主制度,但这个制度生长的土壤——主要指民众的思想,恐怕得苏联制度与克格勃培养出来的那几代人死绝才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在这之前,利用民主制度玩弄独裁的前克格勃上校普京依然是他们的领袖与精神寄托。
   
   
   
   而朝鲜民众所受专制思想的毒害恐怕要远比东德与俄国人深,从这个意义上说,韩国不可能轻易谈到半岛统一,美国也恐怕不敢接这个烫手山芋。可怜的朝鲜人要经过多久,经过几代人才能消除金家三代对他们的影响与控制,我真的没有把握,这也是我不敢再写“别了,金正恩”的重要原因之一。我深深的知道,经过69年的独裁统治,赶走金三胖并不难,难的是你无法同已经深深侵入你的骨髓,躲藏在你内心深处的“金正恩”们彻底告别!
   
   
   
   也因此,在大家都在关注“金正恩哪去了”时,我呼吁不管是北朝鲜还是南朝鲜,抑或东朝鲜、西朝鲜,我们更重要的是从心中深处把形形色色的“金正恩们”驱赶出去,荡涤他们留下的独裁专制思想与影响。只要从内心彻底驱逐“金正恩”之流的,他在现实中也自然会无处藏身,而如果人们无法把“金正恩”之流的从内心深处驱赶出去,那么他们不管到哪去了,依然还影响、控制着人们的思想,主宰着大家的命运。
   
   
   
   杨恒均 2014年10月9日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