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杨恒均之[百日谈]
《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小说)
·《恐怖档案》一至四
·《恐怖档案》五至八
·《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每每想起十多年前促使自己放弃一切荣华富贵,解下身上的武器而走进民众中,最终走上不归路的这些理想,如今被网民称呼为“民主小贩”的杨文峰至今还会忍不住热泪盈眶、心潮澎拜。但十多年下来,效果却是那么的微乎其微,他被越来越多的体制内朋友称呼为“傻B”,而体制外的老百姓,又有几个真正会认同他的民主宣讲?更不用说有几个会追随民主的脚步了!
   
   
   曾经有那么一次,他要到一个地方演讲,难得的是当局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刁难他,而当他站在讲台上时,发现下面竟然只有三位听众,其中一位还是想同他搞一夜情的女读者,而就在隔壁,某个领导的胡说八道,吸引了无数热切的“人民”的关注。他突然想,也许我太自作多情了,他们并不需要民主,他们要想的是为他们做主的主人。
   
   
   不过,没想到在这里,问题却出现转机。就在他被关进了秦城后,他才发现,原来他有那么多支持者和“追随者”,从监狱里的这些狱友,还有逐渐从外面传递过来的消息,他发现平时那些保持了沉默的普通读者开始关心他,呼吁释放他,甚至有人上街呐喊。这一切,都让他深深感动,也促使他重新思考自己这么多年的追求。
   
   
   虽然突然被投入秦城让他恐惧,但外界的反应却也给了他不少安慰。他甚至想,如果不进来,也许就永远不知道,自己这一生还是做了一些有益的事的。后来在秦城的这些日子里,他不但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而且身子虽然不自由,思路却更加开阔,脑子却更加自由。这让他想起了一位前辈所说的,监狱,同大学一样,都是最好的学校,也是伟大人生必须经历的阶段。
   
   
   白天那四个人给他提出暴力越狱时,他没有多想,回到自己的监室里,他开始思考:我需要打破自己的非暴力理念而去暴力越狱吗?想到这里,他突然惊出了一身冷汗。今天自己怎么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同那些人坐在一起,并且讨论起一起行动,一起去暴力越狱呢?难道自己过去十多年要反对的人不正是以这几位为代表的专制?那个姓周的政法委书记当权时,把多少像自己一样的维权律师、博客作者与民主追求者以维稳的名义投入监狱?那个薄书记更是离谱,竟然想走老路,要搞复辟。我和他们一样吗?我能与他们为伍吗?
   
   
   不一样!看看他们,进到监狱后,全国以至全世界有几个在怀念他们?大多数民众看到他们贪污劣迹后恨不得判处他们死刑并立即执行啊。对于这些位高权重、坏事干尽的大老虎来说,监狱是他们人生的终结, 而对于我杨文峰呢,监狱,只不过是我重新认识自己,也是我的读者重新认识我的开始,监狱,只能是我人生新的起点啊。
   
   
   我怎么能同那几个天怒人怨的人渣混在一起!杨文峰豁然开朗后,第二天再去图书室一厅时,他坚定地拒绝了暴动的建议。
   
   
   听到杨文峰如此坚决的拒绝了这个暴力越狱计划,薄书记隐藏在阴影里,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徐军委和周政法脸上明显露出了失望——不,是绝望的表情,而令中办依然毫无表情,一副心有成竹的样子。
   
   
   局面僵持了一会,令主任开口轻轻道,暴力可能行不通,但你不会放弃自己的理想吧?
   
   
   我的理想?杨文峰有些疑惑,这位曾经权倾一时的大内总管,怎么会突然提出了自己的理想?他知道我的理想是什么吗?他真关心吗?当初这四位在台上时候,他这位“民主小贩”难道不是被他们赶的东奔西走有如“丧家犬”?杨文峰还在思索时,令中办又开口了:你的理想,就是在中国实现民主自由的制度,实现民主宪政?!现在到了我们四个人帮助你实现这一理想的时候!
   
   
   杨文峰“扑通”一声再次跌坐在地上,徐军委、周政法同时震惊得从座位上跳起来,只有躲在角落里的薄书记脸上现出诡异的笑容……
   
   
   第四幕:阴谋
   
   
   杨文峰离开后,周政法和徐军委几乎同时冲到令中办面前,周政法怒气冲冲地吼道:你竟然要颠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还要帮助海外敌对势力实现民主宪政,你想干什么?我……徐军委也情不自禁地握紧拳头,仿佛捏着一只保卫社会主义政权的枪杆子似的。
   
   
   令中办委屈地看着他们,转头祈求地看向薄书记。薄书记看到这情形,也不好再装B了,叹息一声,轻轻站了起来,声音有些哽咽地说,你们两个白痴!还在保卫特色社会主义?是什么害了你们,谁把你们两位白痴送到秦城的?
   
   
   短短两句话,立即让徐军委和周政法像泄了气的皮球,软了下去。当四人又围坐一起时,薄书记开始耐心地解释:其实这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令主任发现情况不妙之时,就开始策划手下人把杨文峰抓起来,送进秦城,周政法同志的手下起了重要作用。我们虽然已经被抓进来,但我们的手下都还在,尤其是周,这个监狱里的主要领导都是他在位时提拔的。这个时候暗中指挥我们的人抓人,外界都会把罪责归咎到新一届领导人头上。而杨文峰能进到秦城,就是我们一手策划的。他进来后,也就成了我们唯一的希望。
   
   
   我不明白,他一个反党反社会主义,妄图在中国搞宪政的坏分子,怎么成了我们的希望?徐军委不服气地说。被周政法制止才停下来。
   
   
   薄书记用手指了指脑袋,说,你不用脑子,当然不明白。我在重庆干什么?不就是要改变他们的意识形态,要恢复到过去民众饿着肚子还跪在地上歌颂我们的那个时代?但我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所以他们才敢对我下手。可是,这杨文峰宣扬的是普世价值,我虽然不认同,可中国大多数人都认同啊。尤其这宪政,我们在台上时自然要反对,那可是剥夺我们权力和财富的制度,可我们现在不在台上了,为什么要反对?再说你们两个,尤其是周政法,你看过杨文峰这位“民主小贩”的书没有?白痴,平时不学习,进来也活该。
   
   
   薄书记继续苦口婆心:你们看看杨文峰的《家国天下》,看看在世界各地实行了宪政制度的国家,有几个国家的领导人会被这样说抓就抓起来?而且一抓起来,老婆孩子都被一窝端,财产全部被没收。他妈的,宪政民主最大的优点就是保护我们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保护我们的人权不任意被剥夺啊……
   
   
   啊,宪政还有这个好处?徐军委惊呼出声,突然想到从自己地下室被拖走的几卡车发霉的人民币,心疼得立马皱起了眉头。
   
   
   宪政的好处还有很多,薄书记向往地朝屋顶仰望,在宪政制度下,审判至少是公正的,大家靠民意竞选总统,靠人气决定胜负,如果我父亲薄一波把我生在那样的地区,我就是奥巴马和马英九啊……
   
   
   薄书记显然有些失控,令主任连忙打手势提醒他跑题了。但薄书记虽然意识到跑题了,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咳嗽了一下嗓子,言归正传地说道:这杨文峰虽然只不过是个“民主小贩”,但怎奈你们在位时抓了那么多人,弄得山中无老虎,猴子成大王。他成了如今我们唯一能利用的。我们计划之一就是由他领导暴动,引起社会动荡以及国际关注,从而浑水摸鱼,出去后再图东山再起。
   
   
   但计划失败了,令主任悲伤地接口道,杨文峰拒绝了我们。不过我们还有备用计划,虽然不是一蹴而就的暴动,但如果成功的话,我们也不用在此终老了。
   
   
   就是支持杨文峰这种人实现民主宪政?徐军委还是有些不服气。
   
   
   对!薄书记斩钉截铁地说,只有这个办法了,要想出去,只有改天换地,只有推翻现政权,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借助民主派,实现宪政!宪政民主实现后,只要说是被专制迫害投进监狱的,我们可以轻松脱身,甚至可以以英雄的身份走出去。
   
   
   而且,令中办心情舒畅地说,宪政实现后,按照我们以前的势力,还有旧部属的力量,我们可以轻松靠石油帮、山西帮、秘书帮和薄书记的红二代力量,以及周政法的情报特务机构,竞选掌权。你们没看到实行了宪政的俄国还是特务头子普京掌握大权吗?
   
   
   我的妈啊,徐军委今天第二次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大呼小叫起来,宪政民主这么鸡巴好,那让我们立即实现吧!啊,我可以出去了,不知道他们把我放在文工团里的那几位小鲜肉怎么处理了,老子出去后得立即找回来……
   
   
   第五幕:越狱
   
   
   杨文峰躺在监狱的硬板床上,久久无法入睡。多少年来,他多么希望有人能够倾听他的言说,尤其是体制内的那些人,不受限制的权力,表面上让你们风光,但这个国家终将被你们带向何方?社会道德低下,不正是源自于你们的贪污腐败与不受限制的权力,贫富差距同样是不公、不正造成的。你们贪图权力与财富,却置整个民族与国家于不顾……不能革命了,每一次革命,遭受最大损害的还是老百姓,而且一次暴烈的革命往往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来恢复……可不革命又能怎样?
   
   
   上下、左右博弈不好吗?和平推动,温和转型不好吗?可谁会听我的?掌握权力时,听不得半点不同的声音,打压异己,等到自己也终于成了阶下囚,成了异己,才“幡然悔悟”,但悔之已晚。白天找到自己的这几位前党和国家领导人,可是在位时都有能力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甚至可以坐在一起,认真商量中华民族的前途,最终寻找出一条中国特色的自由、民主和法治的道路,可他们却偏偏为了一己私利,牢牢掌控权力,最后是什么结果呢?他们没有成为伟人,而成了中华民族的败类!
   
   
   他们不是唯一的,就在秦城以及同秦城一样的监狱里,就关过他们的前辈,近的说有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等“四人帮”,再远点还有被毛式极权关过的那么多为革命抛头颅洒鲜血的仁人志士如刘少奇、彭德怀等等,这些人难道不是在位时都有能力结束那个最终把他们关起来的制度?
   
   
   如今,站在地狱边缘的是“民主小贩”杨文峰,魔鬼向他伸出了结盟的手,他该怎么办?他可以不理这几个魔鬼,无论他们势力再大,终将会在历史上遗臭万年,估计绝无翻身之日。为什么要同他们结盟?这一刻,杨文峰甚至并不觉得自己是在监狱里,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选择了人生正确的道路,第一次感觉到没有害怕,没有压力,可以自由自在地思考,对他来说,进入监狱的那一刻,他已经成功“越狱”了,奔向了自由……
   
   
   但那四个大老虎就不同了,他们为了一堆小鲜肉和几堆同尸体一样发霉的钞票,就让自己紧紧追随魔鬼的脚步,一路走到地狱深处!我如果同那几个魔鬼结盟呢?毕竟他们从刀把子到枪杆子,都依然有一帮强大的势力,如果能够得到他们的支持,自己的理想就不再是梦想,中国也许真能一夜之间走向民主自由的道路。这难道不是我的追求?
   
   
   我该怎么办?纠结啊。走过那么多国家的杨文峰第一次在生死攸关的抉择面前不知所措,而他正置身的秦城监狱又让他根本无法找到网友、师长和朋友商量。在内心深处,他有一种深深的恐惧,那就是经过这么多年的统治,这些人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利益集团,加上对老百姓的奴化教育与洗脑,如果所谓的民主制度一夜之间到来后,玩弄民主制度的还是这些人,他们会利用自己的财力与人脉摇身一变而成为新的领袖!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