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谢选骏文集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岳飞后人竟是鞑靼杂种——任何姓氏的人都可能是任何姓氏的人的后裔
·剥光衣服的皇帝典出唐朝的精光天女
·百老汇沦为百老秽
·要钱不要命的经济学家
·武汉封城日记是基督教中国的闪光
·中国为何无法取代美国
·中国护照的十年免签害死了美国
·香港游客的沙漠鼠行
·美国的社会安全系统几乎崩溃
·川普是个白眼狼
·武汉病毒变成淹没中美两国的太平洋
·今天和主在乐园里
·老虎为何比人要珍贵
·主权国家都不在乎人民的死亡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新技术要消灭所有的健康者吗
·中共外交部战狼赵立坚原来是个伊斯兰恐怖分子
·英国首相全民感染肺炎的自我预言实现了
·指着奸臣骂昏君
·一日入党终身为奴
·越南通过武汉病毒向美国军舰复仇
·武汉封城为何不可复制
·纽约州长和美国总统半斤八两
·家天下给美国带来瘟疫
·美国式的瞒报疫情
·白宫开始了痛苦的反省
·武汉病毒比川普的解放军更有力量
·英国毒贩如何清算共产贱民
·三分钟热度的写作
·美国式的外行领导内行
·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全球统一战争
·高瑜竟然参加了维稳行动
·卡尔·马咳死的鬼魂痛击欧洲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选民才有资格获得政府的羊毛
·COVID 19与 2019年预言
·口罩就是马辔,戴口罩就是留辫子
·2020年是否全球人口数量的顶峰
·逆向马歇尔计划的苗头
·美国政府沦为借钱度日的专业户
·加拿大成为全球政府的典范
·大国担当还是苦中作乐
·呼吸机上的现代文明
·肺炎疫情将加速全球统一进程
·美国错失整合全球一大良机!
·“美利坚合众囚”都带上“识别码”
·美国到底像是分裂的希腊还是更像是统一的罗马
·全球政府才能控制全球疫情
·全球政府才能保障全球生产链
·英国人民不需要呼吸
·白邦瑞沦为骗子的狗官
·全球政府可以超越“马尔萨斯陷阱”
·全球化不是一个选择题
·美国联邦制度溃败于全球化过程
·西方世界培育了武汉病毒
·主权国家控制全球化过程必定车毁人亡
·英雄都是被狗熊害死的
·大众是没法参与讨论的
·原罪观念的生物学基础
·中国疫情整合全球
·现代罪己诏
·独裁制度创造从无到有的魔法
·美国官员和中国官员一样的黑
·朱门酒肉臭、地铁病死骨
·主权国家政府就是地球村林的大小村霸
·消灭犹太人才能保护全人类
·是杂胡还是华人
·你的喜爱让纽约沉沦
·《人类简史》的作者似懂非懂我的《全球政府》了
·基督教中国的黄金时代
·主权国家的办事人员都是趁疫打劫的盗匪
·主权国家的专业就是甩锅
·白宫沦为医药公司的掮客
·衰老的美国244岁欲振乏力了
·美利坚合众国开始了静悄悄的解体
·没有1984的封闭社会就是不行
·政府“发钱”与黑社会“裸贷”
·美国的惨况源于联邦制度的叠床架屋
·为什么共产党影响能在全球扩散
·居家隔离是小国时代的极致
·联邦制度害死了纽约,古墓州长是帮凶
·联邦制度已经失去对于军队的控制了
·冠状病毒成为主权国家的判官
·武汉病毒是阿拉伯人的上帝
·何不戴上皮鞋防疫
·西方国家瞎了狗眼
·全球瘟疫凸显了主权国家体系的荒谬
·人类清除计划比国定杀戮日更为贴切
·中央政府优于联邦政府
·美国宪政体系无法胜任全球政府的基本职能
·共产国际控制了美国
·共产国际正以跨国集团的面目出现
·主权国家是原罪的突出代表
·魔鬼总是把圣子耶稣和老子、释迦牟尼、穆罕默德等人相提并论
·保护亚裔就是抵制共产国际
·非洲的网红智商不低
·联邦结构适于开发进取不适于整合守成
·美国联邦制与贪婪的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
   (《主权与思想的主权》)
   
   十七章、“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161)
   “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也会是客观存在的吗?比如牛顿或爱因斯坦的理论是客观存在的吗?客观知识只是波普尔更一般的客观世界的理论之一。波普尔重新阐述了客观的含义,把“世界”分为“三个世界”。唯物主义和物理主义只认可‘世界1’。二元论者承认‘世界2’的存在,即人类的思维过程也是客观世界的一部分。更激进的一种理论, 反而否定了‘世界1’的存在,认为‘存在即被感知’:电影《The Matrix:黑客帝国》便是建立在这种理论之上。波普尔却打算还要为‘世界3’辩护,一切都因为因果关系和反馈机制。”
   
   不过在谢选骏看来,“三个世界”其实是一种“三元论”或“三神教”的人道主义变种,下面一一说来:
   
   波普的信徒认为:
   
   “‘世界1’即物理世界,由物质客体、由石头和星球、由植物和动物、由辐射线和其他形式的物理能量构成的世界,它尤其包括诸如应力、运动、力和力场之类的状态和事件。如果想这样做,我们可以把物质的‘世界1’再分为无生命物质客体的世界和生物世界即生物客体的世界,尽管我们要冒区分不明的风险。
   
   ‘世界2’,即精神世界,内心的或心理的世界,我们的痛苦与愉快的感觉,我们的思想、我们的决定、我们的知觉与我们的观察的世界;换言之,内心或心理实体的,或主观感受的世界;‘世界2’能够以种种不同方式再分。如果想这样做,我们可以区分完全有意识的经历和梦想,或潜意识的经历,或者我们可以区分人类的意识和动物的意识;‘世界2’非常重要,尤其从人类观点或从道德观点看非常重要。人类的痛苦属于‘世界2’;人类痛苦,尤其是可避免的痛苦,是所有能对此有所帮助的人的中心的道德问题;内心的‘世界2’的现实——及人类痛苦的现实——有时被人们所否认;最近被一元论唯物主义者或物理主义者,或被某些激进的行为主义者所否认。然而主观经历的‘世界2’的现实得到常识的承认。
   
   ‘世界3’,即客观知识世界,是指人类心灵的客观产物的世界,即,‘世界2’的人类部分的产物的世界,例如语言,传说,,故事与宗教神话;科学猜想或理论以及数学建构;歌曲和交响曲;绘画和雕塑;书籍、鞋、飞机、计算机之类的事物;也包括十分简单的物质客体,它们十分明显地属于‘世界1’,例如有柄小平底锅和警棍。包括诸如人的心理活动的所有计划的和深思熟虑的产物都被划归‘世界3’,即使它们大部分也可以是‘世界1’客体,这对于理解这个术语是十分重要的。‘世界3’中不难区分许多不同的世界。我们可以区分科学世界和虚构世界、音乐世界和美术世界以及工程的世界。
   
   世界3客体的例子为:美国宪法,或者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暴风雨》或者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或者牛顿的引力理论。
   
   因此,用这种三神论的术语说,我们的现实由三个世界构成,它们相互联系,以某种方式相互作用,也部分地相互重叠。(此处“世界”一词显然不是用来指宇宙“universe或cosmos”,而是指它的组成部分。
   (162)
   “世界1”与“世界3”的关系
   
   波普的信徒认为:
   
   “世界3和“世界1的联系:许多属于“世界3的客体同时也属于物质的“世界1”。(关键就看其有没有形成“硬件”?)米开朗琪罗的雕塑《垂死的奴隶》(The DyingSlave)既是一块大理石,属于物质客体的“世界1”,也是米开朗琪罗的心灵的创造物,作为心灵的创造物属于“世界3”。对于大部分,尽管不是全部,“世界3”客体,可以说它们被体现或物质地实现在一个或许多“世界1”的物质客体中。一幅伟大的图画可能只作为一个物质客体存在,尽管可能有一些优秀摹本或复制品。相比之下,《哈姆莱特》体现在包括《哈姆莱特》一种版本的所有那些物质的书籍中;换一种方式,它也体现或物质表现在一个剧团的每一次演出中,与此相似,一部交响曲可用迥异的方式体现或物质表现。有作曲家的手稿;有印刷的乐谱;有实际演奏;有这些演奏的唱片或磁带的物质形式的录音。但是也有在一些音乐家的大脑中的记忆印迹:这些也是体现,而且它们尤其重要。如果想这样说,那么可以说“世界3”客体是抽象客体,它的物质表现是“具体客体”。(其实也就是硬件,不同于软件?)
   
   “世界3”和“世界1”的区别:就书籍而言,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种情况。书显然是物质客体,这是其硬件,作为物质客体它属于“世界1”。如我们所知,属于同一版本的所有个别书籍在物质上都是很相似的;但是我们所称的“同一本书”——比如说圣经——可能是以物质上大相径庭的种种不同版本出版的。让我们假设所有这些版本都包括同样的正文;即,同样的句子序列。就此而言,它们都是同一个“世界3客体”的同一本书的版本复本,无论从物质观点看它们多么不同。显而易见,在“世界3”意义上的这一本书并不是物质意义上的一本书。
   (163)
   “世界2”与“世界3”的关系
   
   波普的信徒认为,“世界2”的客体是思维过程:于某些场合出现于某些人物、出现于某个地点某个时间的意义上,思维过程是具体的。我们也有理由猜想,有与这些思维过程密切相关的大脑过程。
   
   “世界3”的客体是思想内容:它们是抽象的“世界3客体”。它们可以处于逻辑关系之中。一种理论的逻辑结果尤其是“世界3”思想内容的特点。我们甚至可以把抽象的思想内容看作这些逻辑结果的集合。举例来说,经常有不同的人独立的发现相同的理论。再多的人发现同一种理论,在“世界3”中, 也只有一个客体. 但对应的“世界2”的思维过程却很多, 不同的人、不同的时间,思维过程当然不一样。
   
   “世界3客体”的最大特点是,这种客体可以处于彼此的逻辑关系之中。逻辑关系的例子是:相等、可推断、相容、不相容。这些逻辑关系只能在抽象的“世界3”内容之间维持,例如猜想或理论,逻辑关系从不在具体的“世界2思维过程”之间维持, 即使我们谈论类似的思想,我们通常心中想到的也是思想内容和一种逻辑的相似性。不仅逻辑关系,而且对与错的观念也只适用于思想内容,适用于“世界3的猜想或理论”。因此,我们不能说某人的思维过程/大脑活动是对的或错的, 只能说他的想法是对的或错的。因为思维过程/大脑活动是“世界2 ”,想法是“世界3”。
   (164)
   对“世界3”客观性的辩护
   
   波普的信徒认为,存在人类心灵产物的“世界3”,他们试图表明,“世界3客体”可能在十分清楚的意义上不是虚构的,而是十分实在的:仅仅因为“它们可能是实在的,因为它们可能对我们、对我们的‘世界2经历’,甚至对我们的‘世界1物质客体’有影响”。
   
   波普的信徒也明白:“‘世界3客体’的实在或存在,可能变成词语问题。毕竟,我们可以称呼我们喜欢的无论什么事物为‘实在的’或‘存在的’。”但是他们又狡辩说:“我认为,我们可以这样摆脱这种危险,即从最原始的实在观念出发,并采用物理主义者自己的使这种观念一般化、最终完全取代它的方法。我认为,我们都非常确信中等大小的物质客体的存在或实在:其大小是这样的,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把握它们,翻转它们,放下它们。这些东西在这个词最原始的意义上是‘实在的’。我猜想婴儿就学习区分这些东西;我认为,对婴儿来说,那些他能放进嘴里的东西是最令人信服的实在的。对触摸的阻力也似乎很重要,还有某种程度的时间持续。从关于这类实在事物的原始观念出发,物理主义者通过使它一般化扩展了这个观念。我认为,唯物主义者或物理主义者的关于实在的物质存在的概念是通过把很大的事物和很小的事物和转瞬即逝的事物包括在内而获得的;也通过把任何可以因果地作用于事物的东西包括在内,例如磁的和电的吸引和排斥,力场;还有辐射,例如X射线,因为它们可以因果地作用于照相底片。我们从而导致了下面的观念:实在的或存在的是任何对于物质事物,尤其对于那些可以很容易地把握的原始的物质事物可以直接或间接地具有因果影响的事物。因此,我们可以用下面的问题取代我们的中心问题,即是否诸如牛顿或爱因斯坦引力理论之类的‘世界3客体’具有真实的存在:科学猜想或理论能以直接的或间接的方式对物质事物产生因果影响吗?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将是:是的,它们确实能够。”
   
   根据上述科学哲学的狡辩,波普的信徒得出以下结论:
   
   “总而言之,我们得出下面的宇宙概貌:有物质宇宙,即‘世界1’,及其最重要的亚宇宙活的有机体。‘世界2’,即有意识的经历的世界,作为由有机体世界的进化产物而出现。‘世界3’,即人类心灵产物的世界,作为‘世界2’的进化产物而出现。在所有这些情况中,出现的产物都具有对它出现于其中的世界的巨大反馈效应 。例如,我们包含这样多氧气的大气层的化学成分是生命的产物——植物生命的反馈效应。‘世界3’出现对‘世界2’通过它的介入也对‘世界1’具有巨大的反馈效应。‘世界3’和‘世界2’间的反馈效应尤其重要。我们的心灵是‘世界3’的创造者;但是‘世界3’又不仅形成了我们的心灵,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创造了它们。自我观念本身依赖于‘世界3’的理论,尤其依赖于时间理论,它构成了自我的同一性的基础。昨天的、今天的和明天的自我。语言的学习作为‘世界3的一个客体’,它本身部分是创造性活动,部分是反馈效应;对自我的充分意识维系于我们的人类语言。”
   
   在波普的信徒认为,上述狡辩之下,语言的学习就成了“世界3的一个客体”。那么我倒想问问波普的信徒:疯狗的狂叫算是“世界3的另外一个客体”吗?
   
   如此看来,“三个世界”理论真的是一种“三元论”或“三神教”:是对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偷天换日和粗暴割裂——圣父创造的是“世界1”,圣子的救赎是“世界2”,圣灵的果子是“世界3”!圣灵引导我们认识“真理”,类似于科学哲学引导我们认识“世界3客体”。……这种自诩为不同于“哲学”的“科学哲学”,即“假定科学是研究客观实体的一种哲学”,想不到其实还是一种伪装的神学。
   
   这就是建筑与蜂巢的区别,更是建筑与山峦的区别;是音乐和鸟鸣的区别,更是天籁和人籁的区别……若非“三神论的人道版”(波普的“三个世界理论”)的催眠、暗示、诱导、强词夺理,谁能相信:小孩子在沙滩上的胡乱堆积,就把“世界1”变成了“世界3”?或曰,谁能相信:人对自然世界(“世界1”)的破坏,就出了个救星一般的“世界3”?!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