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徐水良文集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率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大陆网友继续以激愤情绪抨击林嘉祥和中共当局
·网上评论两则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读帖有感:贵和贱
·问几个问题,有人信吗?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金融海啸的相关理论和解救法宝
·对魏京生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与台独人士的一次网上争论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对《08宪章》的初步看法
·分清两种不同性质的暴力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
·网文两则
·人权高于主权也是中共宪法条文的必然推论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界历史上多数情况是落后野蛮民族欺负先进文明民族
·台独分子喋喋不休的保贪腐谎言真让人烦
·台湾道路硬搬大陆是民族精神的自杀
·答害羞人儿:我为什么要反对台独?
2009年
2009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台湾人,追杀贪腐,切勿松懈!
·读“精英”奇文有感
·08宪章,中共偷鸡不着蚀把米
·谈民运圈现存问题的根本原因
·答格丘山先生:格老闭眼睛讲话
·书生误国
·思想自由和知识精英的道德责任
·金融海啸提出的新课题
·悼戈扬
·美国的经验给我们的教育
·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推翻神棍赋予宗教和神不受质疑的专制特权地位,有没有敌人、有没有仇恨问题的再论战)


   

(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徐水良


   

2014-12-20


   
   
   徐水良:答洪哲胜,我只是推翻神棍赋予宗教和神不受质疑的专制特权地位。
   
   我原文并没有反对你原文,只是做了点补充或修正。主要是论证宗教不能证伪说法没有道理,并且把神棍们赋予宗教和神不受质疑的极权专制的特权地位推翻,让它们与其他思想和信仰处于平等地位。根据人人平等的原则,人的思想也是平等的。正像我在三十年前说的那样:“根据公民平等的原则,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原则,任何公民(包括公民个人,公民的社会组织、社会团体,其中也包括政党,公民的思想等等)一律平等,个人和组织不得享有垄断政治权力、社会权力的特权,法律不得规定或承认这种持权。”任何人的思想和信仰,包括宗教思想和信仰,不得享有包括不受质疑,不受证伪的特权。如果这种普适价值在某宗教领域行不通,对某个神或神化的人行不通,那么,或者就是普适价值不是普适价值,而是错误;或者就是该宗教,该神,该神化人是专制主义最顽固的堡垒,人类必需推翻该专制主义的宗教、神、神化人的专制堡垒,使普适价值普适于全世界。
   
   说到底,宗教思想和信仰,包括教义,不过是借神的名义说出来的创立该宗教的神棍们的思想或教义。他们借助神神化自己的思想或教义,不准他人质疑。
   
   所跟帖:洪哲胜:人間政治的一領袖 vs 神界信仰的一神:同类乎?
   
   作者:徐水良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而且宗教非宗教信仰也有好坏。ISIS的信仰就是不好的;一神教信仰就比多神教坏。马列信仰也是很坏的信仰。
   
   任何思想和信仰,都没有不受质疑和证伪的特权。
   
   暂时不能证伪的东西,有成为信仰的好条件;但是,信仰迟早也有可以证伪的一天,例如一神教神6天创造世界,泥土造人等等,就早已被现代科学证伪,现在只有痴迷的神棍,才坚持此类信仰,继续他们那个思想和信仰专制,烧死科学家的极权专制传统,拼命攻击相关科学和科学家。
   
   搞思想和信仰专制,总是要搞造神运动,制造神,制造迷信,一神教是这样,马列教也是这样。崇拜极权专制的神,与崇拜极权专制的神化领袖,本质上是一样性质,都是搞极权专制崇拜。而且,崇拜极权专制的神,比崇拜一般神化的领袖,破坏作用更大。一神教极权专制从摩西时代算起,延续三千年。马列教极权专制,其延续时间,达到一神教的十分之一———延续三百年,也不可能。
   
   至于神的存在不能证伪的说法,也不对。至少,宇航时代,神学的基础——天堂说已经崩溃。这个神的证伪问题,迟早也能彻底解决。
   
   ====
   
   中共和ISIS,是人民公敌、人类公敌。消灭ISIS和中共,是人类的责任。今后要把消灭共产党口号传遍中国大陆每个角落。
   
   实际上,中共屠杀中国人,尤其64以后,杀中共就是合法行为。但从人道、文明、慈悲、合理、理性和中国实际情况出发,我们不提倡此类报复行为,虽然中共暴行赋予它合法性,但我们仍然不支持不提倡此类非理性行为。但如果中共继续他们的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镇压政策,那么,民众的报复,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将是合理的。
   
   这里的法,是自然法。
   
   史无前例的特务造谣政策,也告诉我们,只能把中共当作毫无人性的动物来对待。民众对他们的任何形式的报复,都是合法的。
   
   这些特务无所不用其极的造谣诬蔑,客观上是要把任何有良心的人,都逼上以极端手段来对付中共及其特务的道路。
   
   再说一遍,中共毫无人性。今后民众革命的报复,是合法的。
   
   现在就要开始准备这个舆论,必须为此坚决顶住特线们对民众的各种诬蔑。
   
   =====
   
   所跟帖:东海一枭: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作者:徐水良:连老枭也主张杀暴君杀贪官杀中共了?
   
   我原来本着人们应该具有慈悲心肠、菩萨心肠,一直希望中国未来革命能够慈悲对待中共。但中共专制贪官,中共特务,尤其上海国保这些流氓无赖,漫天造谣撒谎,特别无耻,特别没有人性,一个堂堂国家机关,竟然以无耻无赖的漫天造谣为主要手段,下流得人类历史上都非常罕见,这让我认识到,为了挽救中华民族,这些无耻的没人性的流氓无赖垃圾,绝对应该清除,否则,就无法挽救民族的堕落和腐败。中国民众,也绝不能放弃必要的报复手段以遏制中共对民众的镇压和杀戮,否则中共及其贪官和特务,就会为所欲为。
   
   今后,要把楼下孙丰提出的消灭共产党口号,传遍中国的每一个角落。
   
   当然,希望每一个中国人行使报复手段霹雳手段时,千万不要忘记:霹雳手段,必须从菩萨心肠出发,以菩萨心肠为依归。
   
   ====
   
   这次香港抗争最伟大的成果之一,就是再一次证明:除了以革命推翻顽固反对民主坚持专制的中共,结束中共统治、消灭中共以外,中国别无其他出路。
   
   中国的自由民主制度,需要以革命推翻中共以后,才能建立和发展。否则,在中共统治下,任何完成民主转型,建立自由民主制度的幻想,都没有任何现实可能性。散布这类幻想,都只是对民众的欺骗。
   
   历史发展到今天,除了中共特线坚持不懈地继续拼命散布幻想搞欺骗以外,已经没有人对中共抱有幻想。
   
   广大民众和真正的民主志士,必须以香港民众为榜样,尽可能做好一切心理、舆论和其他准备,一旦条件成熟,就毫不犹豫地走上街头,击败中共镇压,推翻中共,掌握控制权,并且击溃和消灭中共顽固分子的一切反扑。
   
   这场革命的任务,用简短口号概括起来,就是:反共灭共,自由民主。
   
   也就是推翻和消灭共产党,建立自由民主制度。
   
   =====
   
   所跟帖:胡平:那你们还批判刘晓波干嘛呢?(针对张三一言帖)
   
   徐水良:如果佛教领袖说没有敌人,一般人不会批评;但花瓶推出来的诺奖得主,盗取08宪章主要起草人以及所谓民运领袖的刘晓波刘无敌这样说,就必须大批特批。
   
   宗教领袖说没有敌人,一般人们不会当回事,因为除了狂热痴迷信徒,没人真的相信这个说法。但如果有人要批,也是可以的。尽管他们不是政治领袖,而且可能主观上也这样认为,然而这种说法违反客观现实,所以如果有人认真要反驳,也是可以的,有些时候甚至是必需的。
   
   政治领袖这样说,说没有敌人,那明显是违反客观世界政治现实的谎言和疯话,当然必须大批特批。
   
   为什么那么多人拼命顽强坚持没有敌人这种明显的谎话、疯话,那明显是中共情报机构的指令,花瓶特线必须闭着眼睛坚持。
   
   张老有的东西,有时违反逻辑,结论错误。但张老立场和对无敌论批判,没有错,别想利用张三老的偶然错话,为刘无敌的疯话翻案。
   
   刘晓波最近从监狱里带出文章,说他没有私敌,企图为他的没有敌人疯话翻案。没有私敌的人不少,本人也是一个。但是,敌人难道只有私敌,没有更加重要的公敌?政治领域的敌人,难道不是主要指不同群体的公敌,倒是指某个人的私敌?刘晓波企图用偷换概念的办法,继续贩卖他的无敌私货,没门!
   
   所跟帖:胡平:郭飞雄刘水郭国汀谭作人都非佛教领袖都讲过没有敌人为何不批?
   
   作者:徐水良:花瓶特线外加糊涂蛋那么多批得过来吗?当然主要批第一软骨头,89民运第一软骨头,也是当代中国最著名软骨头。
   
   至少表面上,他首先提出没有敌人的谬论。他坚持中共不是敌人,却在事实上坚决坚持杨佳、真革命民主派,还有所谓的民粹主义是敌人,不断加以攻击。
   
   而且他的行径历来非常可疑,聪明的朋友,应该能对其性质作出基本的判断。
   
   ====
   
   所跟贴:胡平:这篇又讲没有敌人又讲非暴力,比刘晓波的最后陈述还早9个月。
   
   徐水良:嫉恶如仇,扬善仇恶,是政治人物必须具备的品质,宣扬没有敌人,没有仇恨的政治人物,是缺乏必要政治品质的政治骗子。
   
   宣扬没有敌人没有仇恨政治人物,几乎无一例外都是放弃公义政治骗子。
   
   宣扬没有敌人没有仇恨反对嫉恶如仇,就是与敌人与邪恶同流合污。
   
   宗教问题也可以讨论。即使宗教人士说“我心中没有敌人”,也是错误观念,不符客观实际,也可以批判,有时,还必须坚决批判。
   
   任何思想和信仰,都是平等的,都可以质疑和批判。尤其是一神教极权专制反人类教义,以及虚伪宣称没有敌人,却不断屠杀的虚伪教义,也需要批判,情况必要时必须批判。
   
   有人说:“坚持公义,放下仇恨”的提法相当准确。
   
   但是,对中共贪污腐败抢劫掠夺血腥残暴的仇恨本身就是公义,如何放下?
   
   不仇恨极权专制,血腥残暴,贪污腐败,就是没有公义,没有正义感,宣扬放弃这种公义,就是帮助中共和扶持不义。纯属胡言乱语。都是政治骗子。
   
   中国有句成语,叫做嫉恶如仇。没有嫉恶如仇,就没有公义。
   
   =====
   
   花瓶特线民运和五毛神棍,随时可以炮制,宣传和一万遍重复中共需要的理论,没有什么固定思想和逻辑。
   
   三十多年来坚持不懈炮制散布谎话、疯话的后台是中共情报机构,尤其那些遭到致命批判仍然顽强坚持和传播的疯话,其炮制者和主持者,其后面,几乎都是中共情报机构。是中共情报机构和伪公知、伪精英、花瓶特线伪民运合作的产物。这还算是稍微高档一点的。
   
   至于上海国保这类由上海滩流氓无赖组成的特别下流的中共特务组织,则更是等而下之,开口就是造谣和谎言,堂堂国家机构,竟然把造谣撒谎当作自己的主要工作手段,人类历史上也非常罕见。
   
   =====
   
   坐牢不是保护伞。我也长期坐过牢,迄今为止,时间不比他短,能像刘无敌那样软骨头吗?
   
   而且我坐牢的时候,是政治犯不断掉脑袋的时代。比现在危险得多。
   
   如果坐牢就是保护伞,那么,中共只要让他们的特线胡说八道,然后把他们“关”起来,别人就不能批评,只能赞美他们的谬论多么伟大高尚了?
   
   事实上,中共从来就是这么做的,特线人物暴露了,往往就“抓”起来给他们涂金,然后花瓶特线们就大力配合宣传,大力美化他们,并且恶毒攻击诬蔑批评揭发者。这一套用得非常多非常滥,开头非常有用,但越来越多的人识破了中共和特线花瓶们的这一套花招。
   
   ====
   
   所跟帖:胡平:坚持公义 放下仇恨--读程翔《千日无悔--我的心路历程》
   
   徐水良:中共和花瓶们技穷,只能求助诉诸于宗教,以及人们对监狱监禁的同情了。
   
   但此类东西再多,也无法把中共统治下的残酷客观世界,变成上帝的伊甸园。
   
   其实,中共如果愿意,他们有能力靠强制压力,配合必要的洗脑,把大多数被监禁者变成此类人物。只要看一下中共监禁的西方人士和反共人士,后来绝大多数变得非常亲共,就可以知道他们有这个能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