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A.B《《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薛明德(2)
· 当代英雄 一一薛明德
· 批判秦建川《中国当代艺术是陷井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天下围城的第二件行为艺术作品《橡皮图章》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4)
· 对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林正碌艺术教育实践展》》
·驳斥廖上飞
· 第二题:你眼中的自然与现实中的自然是如何形成你作品中的自然风景?
· 第四题: 第四题:从你的绘画中我能感受到你的一种非常个人的自我表现
·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六·四死在共和国的枪口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 第三题:对于一幅美术作品来说,总是可以对此进行美或不美的评价的,你
·6.4永垂!!
· 六·四被枪杀行为艺术 --薛明德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 ――薛明德
·许德明装神弄鬼--薛明德
·转发:论中国知识分子 ――谢泳
· 回应《《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薛明德
· 撕开《《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的画 --薛明德
· 为人格分裂的帅好的白描 ——薛明德
· 《《再议《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作者李泽厚和帅好伪道士的真面目》》
·第五题:绘画的基本形式:轮廓,体积,大小,及透视法—难道使用这些就足以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蓝间的愤怒一一薛明德
· 文艺刮来了第二个春天的风 一一薛明德
·,一群江湖术士,帅好,天乙,蓝间,贾和震,吴楚宴,范美俊,廖上飞,李安乐,范美俊
·G《《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C《《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E 《《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G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I《《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J《《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K《《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L《《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薛明德
·M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N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A.B《《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A.B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薛明德
   
    A<<永遠的藝術瘋子 一張奇開>>--薛明德发表:2014-12-04 05:19阅读:320
   
   
   
   
   1966.10.川美附中65级2班部份同学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留影,前排右二是薛明德,右三是刁渝生后排左二是蔡循生。
   
   1991年3月在北京西单音乐厅画廊薛明德个人画展
   
   1979.5.在北京圆明园薛明德与他的油画作品
   
   
   
   2010.5.我回去重庆探亲访友,与旧时的画友们留影,后排右一的画室主人说,过去反对你的画,现在也这样画了.
   
   
   
   1993.3.20.我在离开中国前作的最后一件壁画
   
   
   
   1993.9.20.在纽约去上州第一次写生,左边是广州美院的彼特·何
   
   
   
   1970.9.同学们毕业分配工作,我留下来接受审查。临别之际,右一是李宗乐,右二是余志强,右三是邓世明右四是薛明德
   
   
   
   1986.8.薛明德刚完成一件油画肖像,站在劳改营的铁窗前留影
   
   
   
   2011.1.重庆的画友们在薛明德个人画展黄桷坪501基地的展厅里合影
   
   
   
   在薛明德个人画展黄桷坪501基地的展厅里合影有王大同老师夫妇,钟在本老师,冯石与她的母亲刘新民,左第一是儿子薛森
   
   
   
    <<永遠的藝術瘋子 一張奇開>>
   
    一一薛明德
   
   
   
   1978.4.在重庆的黄桷树,画家薛明德与诗人闫家鑫留影
   
   写在前面的话.张其开的原文登载今天文学杂志2009年秋季号总86期奇人列传,2014年11月30日被我读到,现在与薛明德的外批一同放在这里,对照着读是为了还原历史真象,我是用自传体来书写.黑色宋体字是张其开行文,红色黑体字是薛明德行文.由于篇幅过大,只好分割成以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依序连载.
   
    A
   
   薛明德排行老二,人稱薛二娃,1948年出生在重慶土灣,1968年畢業於四川美術學院附中,1970年9月分配到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先後在石渠縣、康定州圖書館、展覽館及康定汽車運輸公司等地工作,後被運輸公司以自動離職處理,掃地出門,成了社會浪人。
   
   张其开排行老二,1950年出生在四川射洪,三岁后迁居重庆,上面有一个哥哥叫张其驹。
   
   薛明德1949年出身在重慶市沙坪坝区土灣,1965年考进四川美术学院附中,学制四年,因反动文艺思想被关押,批判斗争,下放五·七干校0022部队农场劳动改造,1970年9月从农场分配工作前往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
   
   我不是被康定汽车运输公司扫地出门.事实是我生病了,被医生诊断为嗜铬细胞瘤,甘孜州人民医院出具了转院证明书,建议去有条件的医院进一步诊断,排除嗜铬细胞瘤。那个时代军事管制,一个姓杨的连级干部的农村兵接管了有2000多名职工,一个客运车队,二个货运车队的国有企业单位,姓杨的干了许多坏事,汽运公司年年亏损,以及人命关天的罪行,等等.我也是其中的受害者.
   
   这个违法乱纪的革命委员会军代表杨付主任放话说,你死也要死在甘孜,决不批准你转院就医。1972年5月我出走了,成了社會浪人。那个年代没有户口,就意味着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利,无口粮,油、肉、付食品供应,长达6年零3个月。
   
   "誰也沒想到,綠燈亮了。他靜觀其變,慢慢享受着勝利的喜悅——戶口順利轉回重慶,''
   
   这句话我是从后面的段落里抽取出来放在里的,因为张其开总是把事件与时间连接不当,出现了太多的失误,实为攻奸,居心险恶,所以我要来做外批的工作。
   
   1978年8月,在我不知情的状况下,户口在我住家所在地的小龙坎派出所的户籍簿上有了薛明德的名字,从此我有了生存在中国生活保障的粮、油、肉、付食,那个年代按月定量供应。
   
   这一年运输公司新的领导班子接下了军事管制撤离后的烂摊子,百废待兴,我不知道这里边的暗箱操作没有惊动我?在中国户口这等事尽然迁移得如此轻松,当然不存在张其开以为的理由,戶口順利轉回重慶。
   
   我也没有去康定汽车运输公司要求落实政策,去鸣冤叫屈,去恢复公职,去要求赔偿我的损失,因为1978年我有更大、更重要的事等着我。
   
   他從不會寒喧客套,張口就是藝術文學哲學。每個時期他都追隨某個精神導師,惟命是從,言必稱頌。他的第一個精神導師是重慶地下美學思想家馬星臨。當年馬某人酷愛巴烏斯托夫斯基的《金薔薇》,於是薛明德滿嘴都是巴烏斯托夫斯基。
   
   每个时期我可以追溯到幼儿时期,三岁时在幼稚园里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幻灯动画片,放映的几乎全是苏联制作的圣经里的故事,以及古希腊、古罗马神话故事.张其开有所不知的是,我的父亲是美术教师,从小就接受父亲的言传身教,这里提到的美学思想家马星临与他的弟弟马春生也都是我父亲的学生。
   
   我可以信誓旦旦地告诉张其开,没有人或言论,可以使我"唯命是从,言必稱頌。''
   
   马星临喜欢读书,读了许多西方的世界名著,他承认许多书都来自我这儿,他时不时也把我的书转借他人后收不回来,常令我不快,比如<<静静的顿河>>。
   
   准确的评价他更具有诗人的气质,写了好几大本自由体诗,算是重庆、以至中国写现代派诗的领先人物之一。
   
   他的弟弟马春生,我们在1962年至1965年是歌乐山中学同班,我们是美术组的成员,我们十分要好,他有过人的聪明,比如数学课总是全班,乃至全年级的第一名。我认识马星临就从那时开始,我从马春生那儿读到了他哥哥的先锋诗,风格有象征主义的,比如布洛克,叶赛宁,洛尔伽,也有戴望舒的风格。
   
   他们两兄弟的父亲是历史反革命在歌乐山下的新建厂服长刑,在血统论讲成份,不唯成份论,重在政治表现的毛思想下,他们都在中学中断了学业,马春生与我一同报考了川美附中65级,他落选了,原因只有一个,政审。
   
   
   在歌乐山中学3年期间,罗中立也与我同校、高我两年级.罗中立与后来的张其开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后面都有涉及,并且是他写此文的动机,也成为了我现在写外批,写自传的一个组成部份。
   
   有读者说他是以薛明德的传奇故事换取稿费,也借此干着恶毒诽谤之能事,我并不在乎这里.因为张其开不是我的对头,再后来成为了张其开主子的川美院长,特聘他为川美油画系教授,这个当今的院长才是。
   
   中学时期少年的我青春萌动,求知欲也特别旺盛,最值得纪念的美术课,那时任图画课老师鞠明笑先生,那时也万万不能如此称呼先生的。
   
   鞠明笑先生毕业于西南师范学院美术科,那个年代还不称美术系。他身上一股资产阶级的气息,奇装异服,火箭皮鞋,大包头,发油闪亮,满脸堆着笑容,让人感到亲热,随和,周身洋溢着男人青春的魅力。
   
   这样的老师在后来的运动中被打成了音美体教研室三家村黑帮的首领。他是继我幼年,少年接受西方文化主要来自幻灯片,父亲中国文化书法、水墨画的熏陶的精神导师,不如说是启蒙导师,然而,鞠先生的出现,才真实地让我选择了人生的道路,非艺术莫属,从此树立了我要成为艺术家,以西画为首选。
   
   课余时间我常去鞠先生的宿舍,更多是为他的命题画做模特儿,肢体动态,裸露在外的手,或者脱去鞋袜的脚来作为速写,和草图。
   
   在他房间的书柜里藏了许多精美绝伦的画册,因为我们那时上俄语课,画册上的文字都可以识别。特列卡柯夫画廊收藏的画,以及现在也耳熟能详的画家名字,弗鲁别尔,苏里柯夫,柯洛文,谢罗夫,克拉姆斯柯依,别罗夫,列宾,希斯金,还有好多,好多,俄罗斯巡回画派,以及从他那儿借读了普列汉诺夫,别林斯基,杜勃罗留波夫,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文艺书籍,读这些理论书有生涩感,往往读了后面忘了前面,所以我更喜欢翻看画册,条件是不可借阅带出房门。
   
   我特别喜欢涅维坦的风景画,尤其被这幅通往弗拉基米尔卡背后的故事打动,我接下来在<<星火>>杂志读十二月革命党人的事绩,来加深自己对俄罗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推倒农奴制的了解,后来我认为,通往弗拉基米尔卡不只是一幅风景画,而更是历史题材画。
   
   在中学三年我读了不少中国小说,迎春花,苦菜花,平原游击队,三家巷,苦斗,家、春、秋、、.当我读了普希金《欧根·奥涅金》,莱蒙托夫《当代英雄》,契柯夫25本短篇小说集,涅克拉索夫《在俄罗斯谁能有快乐与自由》,屠格涅夫的6本长篇我都通读,<<罗亭>>,<<贵族之家>>,《烟》,《处女地》等,还有《猎人笔记》,托斯妥也夫斯基<<罪与罚>>,<<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白痴>>,<<卡拉马佐夫兄弟>>,以及更多的欧美名著时,我几乎不再对中国文学著作发生兴趣了。
   
   这儿提到的康·巴乌斯托夫斯基的<<金蔷薇>>,以及<<中短篇上、下集>>,是我借给马星临的,我与马星临,还有热爱俄罗斯文学的朋友们只要接触到好东西都会喜欢,我相信!只是,那个年代的中国文艺爱好者很难看得到,因为许多翻译读物被加注了内部发行。
   
   马春生的哥哥马星临长我几岁,他不具有美学思想家的气质,但他是诗人!在上世纪60年代初就开始做现代诗人的工作了。
   
   虽然我也喜欢读诗,也写了不少诗,但我仍然是画画的料,我们聚会谈到艺术,电影、文学、音乐、舞蹈、诗、绘画时,他的口才流利,敏感,神经质,记忆力超强,常能把读过的精句流露出来,富有感染力。
   
   
   他对我的人生方向,美学观的形成,不具指导、影响力,更何况我与他根本上来说不属同路人,生活方式,艺术追求,美学观千差万别,在中国几代人下来,有美学思想家吗?
   
   我認識薛明德時馬星臨已過時,他正進入柏拉圖時期,言必稱柏拉圖,言必稱希臘,那些相關辭匯在他舌尖上滾動,狂轟亂炸。
   
   我与张其开第一次见面是陈正杰引见的,时间是1972年春节前,解放碑新生市场要画8幅商品广告,经友人介绍由我与三姐来完成,由于时间紧迫,陈正杰去叫来了张其开,他画的广告有板有眼,陈正杰和我都不如他.
   
   陈正杰是前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油画专业四年级生,因为与冯星平先生师生恋,接受处分勒令退学,冯先生同时接受处分,调离教职,去九龙坡区中梁山公社劳动改造,之后调入重庆美术公司.
   
   我与陈正杰的友情超乎于常人,她父亲是牙医生,在兄妹中排行三,大伙都叫她三姐。在友好相交的那些年,我是1968年开始接触冯老师、三姐的,正是艰苦时期.冯老师作为讲师工资只有73元人民币,在领取工资时,财务室扣除20元,这是冯老师付给前妻亘元春抚养儿女,画丁、云雀的生活费。
   
   亘元春由川音毕业分配在重庆歌剧团,任首席小提琴手.
   
   那时我与冯老师是运动中批判的对象,我几乎每天有空余时间就泡在冯老师的家里,一间起居室连厨房,卫生间都没有。
   
   冯老师在1966年8月从重庆市美术公司押送回川美,接受红卫兵造反派的批斗,当我结束2年全国以串联的名义游山玩水,登泰山,上长城,还广交了各地的朋友们,比如上海的画家夏葆元,任美君、任丽君、任百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