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孙丰文集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只要〝理想为真〞,你〝高不高扬、树不树立〞它在人心里都持久不衰
·2、纯知性批判案例〔一〕
·历史是个进程问题,理想的动摇却是唯意志问题!
·共产主义是理想或理念,理想或理念只有真不真
·(一)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2)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泄密罪的密奥所在
·评︰孟建柱所说--令计划现象使习总寝食不安﹙1﹚
·“共产主义理想”为什么是〝坚持〞?还要附加上定语〝牢固〞?而资本主义却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讲的是〝坚持〞,还要加上定语〝牢固〞?资本主义却用〝
·凡须坚定须树立的理想、信念都是骗人的歪理邪念
·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想说什么?
·3,对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的删繁就简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评《人民日报》:《深刻把握,正面引导舆论监督的辩证统一
·川震灾款500亿哪去了?曰:姓党去了!
·雷阳死,是因自然世界本无“姓党”者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共产主义决不是‘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
·共产主义不像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才垮台才危机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2)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句子的逻辑功能
·3)凡“以人民的名义”者,肯定不是人民。
·习的“阴谋篡党”指控,先验地包含着一种逻辑颠倒——
·二、那么,反腐败到底应反什么?
·反腐败就是清理人的生存环境,纯洁文化
·四、习指控的“篡党”根椐的是什么?真正的根据又是什么?
·五、共产党的党性就是玩阴谋,耍权术、勾心斗角,挑战人类伦理
·“低端人口论”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与侮辱!
·六、凡政党就只有一个合法性——那就是“党”字所包含的思想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七、(之二)
·八,习思想就是“两面派”基因或菌种的文化
·九、①共产党不是执政党。②能执政的永远是人,从来不是党!
·十、我们完成了在世上往下活的只是人,不是“党”,的当且仅当的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2)
·扒开包子皮,咱看看习“思想”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4)“独特的历史、文化…”也成不了高校“思想工作”的理由
·人是有德性的唯一物种。党没有德性只有合法性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对“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的纯粹知性的辩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党并不是一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党不是一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正像齿轮不是一个自身就能运转的玩意,这也如同单身之不能生男与育女一样为真
   ----评令计划受查党媒又说“从严治党”
   


   “党要管党,从严治党”这只是一个意愿,一个命令。而意愿或命令所能处理的只是“我想或我要如何”或“我想我要怎么干”。可这个“想或要”是主观的、单厢的。这样去干“能不能干成”却非单厢的意愿所能凑效。因为“党”已是一个先已的事实。凡先已的事实,都是已有了它所以能成为事实所必须的要件。它能够如何,能接受些什么样的改造,就不是外在于它的改造者的意愿说了所能算数,这要取决于它先已具有的它所以能成为事实的那些条件是否许可。总不能说想上天就能上天,想进铁扇公主的肚子就能进入吧?!
   
   习近平你别忘了:党虽是人造的主观事实,但既已被造成它也就有了客观性。客观性却不是想要它如何它就能如何。不错,习近平、王歧山正在整顿他们的党,这整党也就是管党、治党。但能否管了或治了党?这却要看党已有的那些性质许不许可。姓毛名泽东的同志不也是倾毕生精力来管党治党吗?且每治一回他都说取得了伟大的成功,可倒头来林元帅不是被他治跑路并歇菜了吗?他的党不是叫华国锋给抄了底了吗?
   
   “党”既经建成,就是一个心外事实,虽然在创建时是人主观地赋予它以性质,但既已被建成,它立马就客观化了。许多性质是建党者连想也未必能想到的。共产党的最根本的性质,别说习、胡、江,就连他们的毛祖也未必能想到过。虽然党意识不到这些性质,但这些性质却并非没有功能,并非不发生作用。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这次整风还未结束,下次整党早已进行了,可党性还是纯不起来的原因。
   
   党一经被创成,就是心外事实了,心外事实意味着它已有了所以为该事实的全部根据与条件。也就是说它是一个“是其所是”了。对一切外在事物,人只能根据着它的“是其所是”来认识它,不能由着自己的意志随心所欲地揉措它。这也就是日常所说的“只能遵从着客观规律才能办成事”。因为任何事物都只能“是其所是”,并不能“是其所不是”。要治党既得研究实际的党的主观宗旨、理念,还要弄清做为纯思想或纯理的“党”字的客观性质,只有弄清了纯知识的“党”字的客观性质,才能知道它有哪些功能,才能对症下药。
   
   马克思的《宣言》所建的是做为主观主张的“共产”,他建的不是党而是党的理念。因为“党”字做为纯思想或纯知识是先验的,不需要人建。人所能建的永远只能是“党”字前面的定语成分,即宗旨或纲领。如“民主”、“共和”、“自由”、“国民”也包括“共产”,只要为党提供出理念,党不需建便在其中了。老马那《宣言》的全部笔墨都耗在对“共产”的证明上,阐明共产主义所以必然,怎么来实现共产主义,实现后又怎么来巩固它……他没有对纯粹知识的“党”字作任何的探讨,因而他的门徒们就只能活动在“共产”这个主观理念内,他们至今也未能思想到:其实单纯的“党”字在实践上所具有的功能要比他们意识到的宗旨强大许多倍,共产党所陷于的困境正是其作为主观宗旨的共产主义与党的客观性质之间的矛盾。
   
   作为纯粹知识或纯粹道理的这个“党”字,它反映的就是理性内的同聚异伐,因为人类的理性本就各是各的,有同亦有异,而党就是这样一种适宜于表现人类理性的人际的组积形式。所以一个党的健康与兴旺是靠平等主体间的对抗而提供的,正如杠杆的平衡是由支点两边的臂重来提供。离开互作用哪有什么平衡?不依互作用为成立又哪来的党?老马的《宣言》只有对共产主义的叙述,漏掉了对纯知识的“党”的研究,所以他的门徒们也都没把纯知识的“党”所具有的功能计算他们的实践中。你不计算进去不=它不发生作用。其实共产党所以陷于困局正是它的主观理念“共产主义”与“党”的先天客观性之间的理性矛盾。
   
   按照社会的宗旨,必须去共产,即国民要有共同的思想。可客观上根本没有这种可能----事物全是独立的,你又怎么共呢?
   
   所以老孙说:党不是一种可管、可治的物件,党的健康与生气是由对等主体的相互作用作用出来的。习近平指望的由“管党、治党”来达到的党的纯洁性与健康其实只能由不同的党的互为作用来提供。所以说:中国的历史已不可抗拒地必须迈进多党时代,只有多党条件下才有宪政,才有公理,才有正义。
   

此文于2014年12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