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依宪执政,还是违宪执政?]
江棋生文集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闻连战出招有感
·玫瑰梦醒 此其时也
·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审薄声中读文件
·悲悼张显扬先生溘然长逝
·朗秋雅聚 竟成永诀
·略评一桩掐架公案
·我所乐持的一种生活态度
·公民的风骨
·从王瑛敲打冯仑说起
·这些好样的中国律师
·小议寻衅滋事
·正在书写历史的中国辩护人
·也说萧功秦
·点赞公民化君子
·中秋祭显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依宪执政,还是违宪执政?

   
   
    江棋生
   
   


   
    12月中旬,俞梅荪先生发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为公义而抗争,为自由而发声。在文中,梅荪先生义正辞严地控告北京警方知法犯法,公然违反《刑法》第238条和《警察法》第22条,非法限制他人身自由长达66天。我与梅荪先生以前是邻居,彼此相熟,知道他是有心人;他将这篇控文特意改定在首个“国家宪法日”,应当是有深意的。不过读罢全文,我却不禁为他直呼可惜。梅荪先生本可顺理成章往前推进,根据宪法第37条尖锐地指出:就在当局前所未有地对“依宪执政”作高调鼓吹和炫目宣示的同时,北京警方不仅知法犯法,而且知宪违宪!然而,在仅差一步之遥的地方,千虑一失的梅荪先生停了下来。
    现行宪法第37条很有普世性,它白纸黑字地载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可别跟我说,那些与梅荪先生日夜相伴、身着制服且信誓旦旦忠于宪法的人,乃是并不知道这一宪法条款的宪盲们。不,不是的。事实上,他们奉命去非法限制梅荪先生的人身自由,是没把宪法第37条放在眼里。
    那么,知宪违宪的警方,为什么心里就不打鼓、不犯怵呢?这个答案,在梅荪先生的文中就可以找到。当梅荪先生怒质警官:“你们非法剥夺我人身自由,给我造成极大的伤害,怎么整顿?”后,那位警官坦然答道:“这是上级命令,是政治任务,不怕你告。”这可是一句如假包换的大实话。从这句大实话中可知,中国警员的违宪底气和牛气,就是来自对执政潜规则的心知肚明。这条执政潜规则是什么?它就是:“政治任务”重于一切。
    这条潜规则告诉我们,在中国的政治生态中,政治意志高于立法意志,政治准则高于其他准则。因而,中国警方,以及整个中国权力体系真正敬畏的,不是宪法和法律,而是体现政治意志的“命令”。于是,无论是上级下达违宪命令,还是下级执行违宪命令,均心安理得、有恃无恐。说到这儿,我还想与梅荪先生争鸣一下,我认为,这里没有什么“上有政策而下有对策”,也不是海淀分局国保和恩济庄派出所警员“在给习总书记捣乱”,而是习总书记和他们上下一致臣服于上述执政潜规则。
    不难明白,在这条潜规则的淫威之下,无视和轻蔑作为宪法核心的第二章——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的违宪执政,就势必成为当局基本的治国理政机制。
    首先,就梅荪先生遭遇到的当局无视宪法第37条而言,就有世人皆知的对赵紫阳先生长达16年的非法幽禁,有正在执行中的对刘霞女士的非法软禁,有随时可对持不同政见者、人权活动人士、维权死磕律师、张焕枝和念建兰式访民亮出的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种种“措施”;有好不容易撤销收容审查、收容遣送和劳动教养等违宪法规之后,还在继续实行的“收容教育”这一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法规”;更有共产党纪律检查委员会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违宪“双规”。还应当加一句,所有这些知宪违宪的执政行为实施者,都不是忐忑不安的,而是安之若素的。
    再看当局轻蔑宪法第35条的违宪执政事实。该宪法条款深具普世性,昭告了公民的六种基本政治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很清楚,如果真的依宪守宪,中国就不会有以言治罪,就不会有禁书令,就可以同人办报,就能有真正的NGO、独立工会和反对党,民众就可合法地举行针对执政者的集会、游行和示威。然而,现在的基本事实是,以言治罪司空见惯,禁言禁书说来就来,删帖封号夜以继日,同人办报决不允许,真正的NGO、独立工会和反对党不能存在,还专门搞了一个《集会游行示威法》,居然规定公民行使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利要经执政者“批准”;而该法生效25年来,执政者从未批准任何一次民众冲其示威的申请,真的圆满实现了邓小平“主张用立法的形式,实际上达到禁止人们进行这样的活动”的政治意志。(赵紫阳:《改革历程》,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第276页)
    还有必要看看当局轻侮宪法第34条的违宪执政事实。符合普世价值的该宪法条款全文如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年满18周岁的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居住期限,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是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除外。同样很清楚,如果真的尊宪行宪,真的尊重和保障公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就不会有正式候选人一概被上级内定或限定,甚至选举人被打招呼要确保实现预定结果的假选举。然而人们都知道,在中国大陆,选举不能出岔子、出意外,这是政治任务。那么,完成政治任务与按照宪法行事,二者孰轻孰重?对此,权力体系中从上到下,都深谙前者重于一切。于是乎,在比村委会选举层级更高的各类选举中,宪法第三十四条被视若无物,假选举比比皆是,真选举凤毛麟角。更有甚者,在大陆搞假选举成了瘾,竟还要雄赳赳气昂昂跨过深圳河,到香港去如法炮制!
    如果我们冷峻地回溯当局的执政史,可知中共建政65年来,已经相继演绎了它的执政四部曲:从无宪执政到虚宪执政,再到废宪执政,最后是违宪执政。自1949年至1954年,搞的是无宪执政,靠文件、社论,靠搞运动执政;从1954年到1966年,搞的是虚宪执政,虽有宪法,但被虚置,依旧靠决议、开会、搞运动执政;1966年到1976年,搞的是废宪执政,五四宪法被弃之如敝屣,毛泽东口含天宪,言出法随,结果是浩劫十年,天怒人怨;后来,在吃过文革苦头的邓小平主政下,虽搞了一部八二宪法,然而,由于一党专政的政治意志凌驾于公民基本权利之上,违宪执政势所必然。不管如今当局的尊宪姿态作何嬗变,口头宣示有何长进,都不会改变其违宪执政的基本底色。
    中国政治发展的下一步,当是变违宪执政为依宪执政。
    依宪执政的关键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再不是一纸空文,而是成为真正的硬道理,任何组织和个人再也不能发布、施行侵犯人权的政治命令。
    显然,真正的依宪执政不是别的,就是当局一直痛加反对和贬斥、但却在这个星球上已然大行其道的民主宪政。
    2014年12月27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12月28日播出)
(2014/1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