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中共酷刑:吊铐]
九剑博客
·建三江法轮功案即将开庭 警方恐慌监控抓人
·香港占中图文全记录(12月5日-15日)
·毛泽东英语教师曾称多活12年 移植了聂树斌的肾?
·建三江法轮功案开庭 当局如临大敌设岗阻律师
·8律师突破重重封锁再进建三江 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
·建三江法轮功案继续开庭 律师指法庭违法耍赖
·建三江法轮功案第二天 八律师拒非法盘查
·八律师拒绝建三江非法庭审 控公检法违法
·2014中国年度汉字出炉 藏重大信息关乎性命
·追查国际:全面追查建三江司法系统的追查公告
·建三江案庭审违法严重 律师揭背后阴谋
·杜斌新书《马三家咆哮》掀求救信背后的残忍迫害黑幕
·建三江非法控告法轮功案 律师揭中共定罪标准
·你不可不知道的〝建三江〞
·外界聚焦建三江 迫害法轮功官员接连遭恶报
·禁片:中共不等于中国
·一家四口身陷囹圄 “当代缇萦”撼动人心
·广东法轮功案非法开庭 律师做无罪辩护被架出法庭
·乌克兰主要媒体报导江泽民杀人历史及退党大潮
·前大内总管落马 令计划黑幕曝光
·专访杜斌:再揭马三家罪恶--这个星球无法容忍
·荷雨:摒弃邪恶共产主义成潮流大势
·龙泉墨客:法轮功学员的钱是这样来的
·陈果:谁在勾结外国势力?
·建三江庭审违法 律师一度被扣押
·辽宁非法庭审 律师当庭呼:法轮大法好
·【文化博物馆】走近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
·【禁闻】当庭遭〝驱赶〞 陆律师权益难保
·回顾2014 最感动人心的民主活动
·【热点解读】香港雨伞运动的收获
·【禁闻】揭马克思老底 看共产党来源
·最后的神启:揭开恶魔的面纱(图文)
·紫电:揭穿马克思主义谎言(图文)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上)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下)
·疑遭药物迫害 湘法轮功学员含冤离世(慎入)
·【石涛评述】一场改变中国政治格局的车祸
·中共利用法律迫害法轮功:蓄意错用刑法300条
·大陆律师界从令计划案看中共政局走向
·【专访】冷杰甫:解读令计划案 六十年一周期
·迫害法轮功主犯吴官正罪状公告
·英媒:中共会象迫害法轮功那样迫害基督教吗?
·中共法检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的涉嫌犯罪名单
·他山:中共指派的律师也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仲维光:石破天惊话《九评》——谈信仰与科学
·鉴恒:火凤凰舞天际 演绎圣诞精神
·仲维光: 为什么说“反封建”口号是荒谬的
·仲维光:人性的底线
·台北新市长:如再有法轮功的人被打 就撤换警察分局长
·柯文哲:法轮功学员再被打 就换警察局长
·中共75岁退休官员 强奸猥亵10名幼女
·环球“扳倒中国”论 任志强:根烂了怪轻风?
·龚平:薄周令政变不是头 幕后老板大起底
·令计划夫妇情人曝光 央视被指成窑子
·追查国际发布7402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医务人员名单
·法缘:法轮功并不符合中国现行法律对于邪教的定义标准
·中共自曝面临“翻墙”等五大挑战 意识形态严重危机
·大陆老板车祸脱险 看录像几百人三退
·撒切尔夫人明言中共若违背联合声明 英将抗议
·【2014年度十大中国禁闻】完整版
·跨年日7律师为法轮功案奔波 控告建三江违法
·又一次巧合?上海踩踏事故神秘死亡数字再现
·大纪元2015年新年贺词
·【历史今日】著名律师高智晟向中共人大致公开信
·追查国际对中共统战部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集
·英国解密档案揭中共出让钓鱼岛主权给日本
·迫害法轮功主犯贾庆林罪状公告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上)
·踩踏遇难者家属:我们基本上已被软禁起来
·【专稿】--令计划的覆亡
·千古奇书20载 《转法轮》受世人推崇
·【今日点击】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下)
·无神论与人类道德水火不容
·专家:九评揭示中共谎言暴力统治终将解体
·退党中心新年献词:三退引导中华民族走向光明
·鉴恒:新年“神帖”已出 见者有福莫错过
·【透视中国】十周年 辛灏年再谈《九评共产党》
·否认到停用死囚器官 中共不断改口后的杀人秘密
·央视“国脸”罗京传死于爱滋病 死前满身泛红斑
·赵紫阳去世十年骨灰仍未能入土 中共怕啥?
·李天笑:上海踩踏惨案 真凶一步之遥
·【今日点击】江泽民与家人现身海南网络报导遭删除
·2014年大陆各界声援法轮功反迫害事件回顾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1)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2)
·辛灏年:九评共产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图/视频
·建三江案秘密开庭 律师提控告
·建三江案秘密开庭 八律师被拒介入发抗议书
·中共法官们的荒唐言论(1)
·史海:起底周恩来真面目
·降半旗?联合国官微揭美化周恩来的谎言
·江泽民军事化活摘器官的罪恶产业(图)
·中共急于高价买走“西安事变”解密文件之谜
·震惊!原卫生副部长黄洁夫 证实“圈养”活摘器官
·【冷涛】黄洁夫承认“圈养”活摘 欲盖弥章谎言打嘴
·夏小强:政局重大升级信号 薄周政变集团被公开
·【石涛评述】挖出20吨〝螃蟹蟾蜍〞巨石 暗合天意
·【禁闻】民众觉醒 大陆各界声援法轮功
·薄熙来一个耳光出手 京城〝大干一场〞变〝被干一场〞
·回顾-从海外景点看退党大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酷刑:吊铐


   
   吊铐是一种酷刑,又被称为上大挂。影视作品中将人吊起进行折磨的吊刑,大都是用绳子将人的双手绑住,然后吊起。而要是将人的双手用手铐铐上后再吊起,那痛苦的滋味该有多大?因为手铐都是用钢铸成的,厚度不到半厘米,那真如刀割一样疼痛。而且恶警在实施这种酷刑时,往往再加上其它酷刑合并使用,或者超长时间用这一种酷刑,使人生不如死。
   
中共酷刑:吊铐

   (作者提供)

   
   长时间吊铐
   
   湖南省湘西花垣县峨碧村法轮功学员肖永康,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被花垣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石广斌、政法委龙光勇等人绑架到怀化市〝法制教育基地〞。在这个洗脑班,她被毒打嘴巴、耳光,用手铐悬空吊着双手,脚不沾地,吊了五天两夜,手腕的皮被扯掉好大一块,钻心的痛,全身就象五马分尸般痛苦难熬,身体不停的颤抖,心慌,口干,全身出虚汗。花垣县团结镇政府工作人员吴吉平,参与了对她的迫害,还对身边的人说:〝对肖永康要狠、要毒。〞并不准肖永康吃饭、上厕所、睡觉及用水。
   
   
中共酷刑:吊铐
(作者提供)
   
   今年六十三岁的重庆法轮功学员喻群芳女士,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被长安一分局绑架,后被恶警晏详明、饶江做黑材料将她非法劳教一年。在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喻群芳被恶警艾某某、许某某连续吊铐二十天,
   
   吊铐+脚镣+电击
   
   安徽省淮南市法轮功学员徐春,二零零三年遭枉判九年,被投入宿州监狱。期间,恶警先将徐春的双手吊在铁门上,双脚砸上铁镣,只剩脚尖触地,每天二十四小时(除吃饭时放下一只手和有限次的上厕所外),就这么吊着,前后有三至四个月。恶警为了加大转化力度,每天晚上六点以后,又将他强制拖到严管队用几根电棒电他。
   
   大字形吊铐
   
   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九日至二十七日,一个姓胡的恶警把甘肃张掖市运输公司职工、法轮功学员郑超英吊铐在狱警办公室的窗子上,使其脚尖离地,连续九天。同时胡还用拳头打她的胸部,打耳光,还用恶言秽语辱骂她。九天下来她的整个手腕都是脓和血,十几年后还留有痕迹。
   
   还有一次,郑超英又被吊了起来,这回是大字形吊铐,手腕被压了一个深槽,手铐被深深地嵌在手腕里。姓胡的恶警用手指抓破郑超英的大腿内侧,郑超英头耷拉下来,汗水不停的流着,意识也不清楚了。姓胡的恶警用警棍把郑超英的头顶了起来问:〝是汗水还是眼泪?〞
   
   用带刺的手铐吊铐
   
   一九九九年腊月二十八晚上,河北迁西县商业局退休职工张瑞英被劫持到河北唐山开平劳教所。在劳教所,她曾被铐在篮球架子上,脚跟不着地,悬着,手铐是带刺的,一会就刹进了肉里,越动越紧,钻心难忍。一会犯人又端一脸盆水,从下往上往脸上泼,呛的出不来气。就这样铐了几个小时,她被放下来时,手腕血肉模糊,手已经没有了知觉,捏都不知道疼。在这样的迫害中,她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一头黑发变成白发。手腕的血印好几年才下去。
   
   在特制的刑架上吊铐
   
   重庆市大渡口区看守所第一提讯室内设置了一个特制的刑具,这个刑具就是为实施吊铐而制作的。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七日中午,重庆市合川区云门镇双眼小学教师高婕遭到了这种酷刑的摧残。高婕在文章中这样自述:〝他们就把我吊铐在提讯室的屋角用钢条与角钢焊接成的切角壁上,踢掉我穿的拖鞋,光着脚,脚跟踩在角钢口上,双手臂分开被斜直吊铐在钢条壁的最高处,如果脚踩在平地上,手铐就越勒越紧,所以脚尖只好踮着;眼前上方吊着几百瓦的电灯烤着。……王东陵(大渡口国保恶警)用塑料袋拧成绳索,一端系在手铐上,拉着另一端往一边用力拽,疼得我的手腕几乎失去知觉,王却说:〝我们是虐待狂,你是被虐待狂,我们就是要这样虐待你。〞刘光静(大渡口国保恶警)坐在椅子上用力蹬钢条壁,钢条壁来回弹动,猛烈的撞击我的尾骨、背部和头部,尤其是铐着的手腕象秋千一样荡着,皮快被勒破了,疼痛难忍。刘还恶狠狠的说:〝我们是警官,让你也久关,多做你几年,关死你。〞
   
   背铐着来回吊起再摔下
   
   二零零三年三月,抚顺法轮功学员黄桂荣被绑架到辽宁女子监狱。在那里,恶徒把黄桂荣两手背铐起来,在两手中间系上钢丝,双脚踩在一个六厘米宽、二十厘米长的小板凳上,吊在女监的小舞台上方,后面还有一个大柱子。然后恶人手拉钢丝,将黄桂荣高高吊起。被铐的双手失去知觉时,又快速将钢丝松手,手掉下来正好砸在大柱子上,疼得她连话都说不出来。刚得到点缓解时,恶徒又拉钢丝把她再次高吊起来了,再快速松手,手又被砸在大柱子上。而黄桂荣脚下的小凳子双脚踩上就会翻,只能两脚换着踩。就这样反覆地折磨黄桂荣。
   
   
中共酷刑:吊铐
(作者提供)
   
   还有一次,一个叫王宝茹的犯人,用手铐将黄桂荣双手铐到铁床上,人就悬起来了。恶人拽着两条腿一边抻一边前后晃动着,加大下垂力,折磨黄桂荣。
   
   〝古代高跟鞋〞
   
   在辽宁女子监狱,黄桂荣还遭受过一种叫做〝古代高跟鞋〞的酷刑。
   
   有一天晚上,警察刘英杰值班,对黄桂荣开始实施这种叫作古代高跟鞋的吊刑。就是在木板上钉上四、五个钉子,不钉到底,钉帽朝上露出半厘米高。然后把你双手吊起来,让你光着脚踏在钉子木板上,一脚一个钉子板,你不踩钉子板,吊着的手痛得很,你若踩钉子板,钉帽往肉里钻,脚又痛不欲生。黄桂荣就是这样被中共酷刑折磨得脚上是眼,手上是痕。
   
   冷冻型吊铐
   
   黄桂荣在辽宁女子监狱还受到过这样一种吊铐的酷刑。恶人将一个涂料桶灌上凉水,让黄桂荣站在水桶里,双手吊铐在墙壁上固定好的铁管上。当时是三九严冬,东北的寒冬有时气温可达零下30℃左右。就是在这样的气候下,从早上一直吊到晚上八、九点钟,长达十几个小时。
   
   窑顶吊铐
   
   宁夏的银川监狱河东监区的〝窑顶吊铐〞酷刑,是用高温的方法折磨法轮功学员的。这种酷刑是河东监区的教导员李永欣发明的。监区里的砖窑约有两层楼高,窑顶上栽着输送动力电的木质电线杆,砖窑内的高温将窑顶烤的炽热。二零零一年八月的一天,天气炎热,窑顶温度至少有摄氏四、五十度。因法轮功学员路向东、王玉柱不转化,李永欣就想出这样一个阴招来:将人两臂反剪戴上手铐,用长绳子从电线杆高处的卡子内穿出来,再从手铐内穿过去,然后使劲拉绳子让人后脚跟离地。王玉柱被李永欣,和一中队指导员岳怀宁这样铐在砖窑顶上四十多分钟,双臂冰冷麻木、大汗淋漓、呼吸困难。路向东被这样吊铐后,一个多月双臂还是麻木的,生活已不能自理。
   
   她就这样被吊铐着致残
   
   重庆大学研究生、法轮功学员魏星艳在看守所被恶警强奸一事在国际上被报道出来后,重庆当局异常惊恐,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重庆市北碚区法轮功学员刘范钦被绑架后,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七日,被大渡口区公安分局恶警从看守所用小车拉到一个秘密的地方。在大渡口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陈波等人的指使下,公安分局主任华勇、国保支队长文方火现场指挥,警察李轲、谭旭、胡彬、黄小月(女)等人分成两组,轮番对她进行酷刑折磨。
   
   他们将她双手强制吊铐在窗户外墙的铁栏上,人站在室内背靠着墙,双手被吊铐在头顶上方往窗外斜拉,中间隔着几十厘米厚的砖墙,腰部正好被窗沿顶着根本无法站直,整个身躯只能向后仰,脚尖着地。半小时不到,她就已经气喘吁吁。
   
   由于腰椎向后弯曲承受不住,刘范钦只能艰难的不断左右微微侧身,但双手被拉抻吊铐,腰部又被窗沿顶着,身躯也动不了多少。而恶警却根本不顾她的死活,也不准吃饭、打盹、上厕所。就这样,在身躯变形扭曲的高强度拉抻吊铐下,连续三十多个小时撕心裂肺的剧痛和多次昏迷后,恶警才把她放下。那时,她的双上肢早已没有知觉,当即残废。
   
   从此,刘范钦从一个四肢功能健全、身心健康的正常人,变成双上肢完全丧失功能的残废人。经重庆市骨科医院、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等多家医院诊断后得知:双臂臂丛神经损伤、双肩关节韧带损伤,并由神经和韧带损伤引起两个肩关节脱位(此外,还造成腰骶部损伤)。对此,就诊医院全都束手无策,医生只能摇头叹息,认为上肢功能恢复无望。
   
   吊铐、毒打致死
   
中共酷刑:吊铐

    (作者提供)
   大连法轮功学员刘永来,在大连劳动教养院遭到残酷折磨。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晚,刘永来被吊铐折磨六个小时,嘴角两边被恶警用铁丝钩开,流着血昏迷过去。恶警解开手铐,刘永来已不能行走,送回监室时几乎不能说话了,但仍拒绝写放弃修炼的保证。恶警又把他带走从新吊铐,开始下毒手毒打,腿被打断,后脑被打塌陷,刘永来被活活打死,年仅三十六岁。
   
   她在吊铐中死去
   
   
中共酷刑:吊铐

   (作者提供)
   甘肃民勤县中医院药剂师刘兰香,在兰州金港城自己家中被兰州七里河分局恶警非法绑架。她绝食抗议,被兰州七里河分局恶警提审过程中暴打致重伤,送回西果园看守所。在看守所,她绝食反迫害,遭到毒打。恶警给她戴上了手铐、脚镣,并指使犯人把她抬到院子里强行灌盐水。四月九日晚戴上铐子吊起来被毒打了几个小时。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刘兰香在酷刑中死亡。当时刘兰香两手腕严重损伤,双脚脚尖与腿成直线状,僵硬垂直向下,而且死后还在架上吊着。
   
   吊铐这种酷刑的残忍,是别人无法想象的,恐怕只有亲身经历者才能感受到那种痛苦。有人会说:那些实施吊铐的恶徒,他们还是人吗?简直是禽兽不如。我们说,这些人,只是披了一张人皮,徒有一个人形,实质上他们早已不是人了,而是一群活在世上的恶魔。
   
   本文转载:http://cn.ntdtv.com/xtr/gb/2014/12/15/a1161480.html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