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余英时:从中国史的观点看毛泽东的历史位置.]
独往独来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四,完)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一)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四,完)
·张洞生:习大为治雾霾出奇招,制造‘空气罐头’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中国畸形社会造就了赵本山——揭秘赵本山令人难想象的奢侈豪华生活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吴闻:无耻的〝文胆〞 猥琐的〝智囊〞――中共御用文人害惨了习近平
·张洞生:习大在欧洲公开吹嘘‘中共特色社会主义’是打肿脸充胖子
·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中国恶邻俄罗斯
·铁流:毛泽东最后向隅而泣的凄楚日子
·原公安厅长揭秘:三年大饥荒为何没有出现大规模动乱
·总参“731”在行动:揭秘刁爱青焚尸案
·张洞生: 对当朝启动政治改革抱幻想不是时候
·苏联大饥荒——红朝大饥荒“模板”,苏联崩溃
·铁流:他亲自处决了自己的父亲
·习大继承中共60多年的反人类反人民反文明的暴政是在自走绝路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序--第三回)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20回--第29回)
·张洞生:唤起民众的觉醒与抗争,才能迫使中共改革转型或倒台
·张洞生:是谁在‘挂羊头卖狗肉’?是谁在搞‘历史虚无主义’?
·辛灏年:揭弥天大谎 中共是怎样发动内战、打败国民党的?
·张洞生: 挑衅越南是狂妄的红卫兵掌权者们冒险主义的一次大失败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121回--第126回)完
·轰动世界而中国人却不知道的事件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一)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二)
·司马璐:《斗争十八年》
·夏 小 强:在铁的事实面前,你还骂m国吗?
·邓小平曾试图将赵紫阳整成〝特务〞
·张洞生:关于‘民主能不能输出’问题的几点拙见:
·丁玲——一个不靠谱文艺女青年瞎折腾的一生
·张洞生:政治局讨论‘赦免贪官’, 老朽愿为习大出‘赦免贪官’的正招
·谢泳谈中国知识分子
·吴法宪临终遗言披露文革惊人真相 愤怒控诉毛泽东
·朱仕强:刘少奇下令张克侠发动七七事变!
·张洞生:习大的‘保命、保(皇)位、保党’反腐能走多远?老江自身难保?
·赵士林:重磅文章揭露假爱国以营私的周小平
·触目惊心!周永康关系网涉11省市 触中国27万亿GDP
·张洞生:周老虎进了铁笼,反腐权斗会更加激烈,警惕四中全会骗局
·看看纪念毛泽东的那些人
·胡德华在《炎黄春秋》发言(全文)
·张洞生:什么是习大的‘心腹之患’和反腐的‘当务之急’,能否拿下江老虎?
·刘亚洲:2004对苏联“8.19”事变的看法
·中共骇人听闻暴行!前广东侨联官员曝中国解放军涉外医院内幕
·吴惠林牛刀:红色中国崩溃在即!
·VOA解密时刻:中共的种族大屠杀 几代藏人不寒而栗,真惨!
·三年大饥荒:大孃之死
·刘亚洲令人震撼的三篇文章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竟然全是蒙人!
·杨继绳: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牛刀:人民币升值行为是在掩护权贵资本出逃
·(一)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二)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三)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民声著《一》: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二》: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三》: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四》: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五完》: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宣扬“伟光正”难掩“假大空”
·大饥荒,周恩来下令毁证
·陈果:中共打死都回答不了的88问
·许茹:占中撕开中共对海外媒体的红色渗透
·雷声: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宋美龄生平简介(一)
·宋美龄生平简介(三,完)
·宋美龄生平简介(二)
·杨光:习近平的基因决定论与血统主义价值观
·杨光:金家父子的“艺术天才”与习近平的“文艺座谈会”
·前大连尸体工厂员工曝恐怖内幕
·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张洞生:吃共产党饭的梁振英,却敢于砸一下共产党的锅
·杨宁:吉鸿昌李大钊要骗中国人到何时?
·重磅内幕 秦城监狱中共最高层的娇妻 美女们惨遭蹂躏
·张洞生:习大10.15召开文艺座谈会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在文革中遭活摘器官强奸致死的美女们
·RFA独家鲍彤:漫谈被毛邓摧毁了的孔子学说
·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学习习近平讲话座谈会纪要
·五丘:“红歌”作者【唐璧光】的泣血人生 与毛泽东的“三项历史记录”
·【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
·【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
·【横河评论】象牙走私和高铁折戟
·【九评之三】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
·【九评之四】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
·【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英时:从中国史的观点看毛泽东的历史位置.

从中国史的观点看毛泽东的历史位置.
   余英时
   
   历史人物的评价本是一件最困难的事情,而论断一个刚刚走进历史的人物则尤为不易。中国人所常说的“盖棺论定”其实大有斟酌的余地。这句话的本意不过是说人的言行表现至死而告终结,不再能有反复而已。但对于死者的看法则往往要经过很长的时间才能得到“定论”,而且既“定”之后,仍难保不再发生反案的情况。我首先声明这点意思,以表示本文关于毛泽东的评论只是个人的一种偏见,绝不敢自视为“定论”。
   毛泽东对于现代中国的影响之大已是一个无可置疑的历史事实,但这种影响的性质究竟如何则迄今尚在讨论的阶段。回顾自一九七六年毛泽东逝世以来的舆论变迁,我们不难发现一个极显著的客观趋势,即中国人对毛泽东的评价(包括中共官方在内)是愈来愈低;而且这一趋势还在继续发展之中。

   这里便透露出一个极值得注意的消息:毛泽东和其他二十世纪的大独裁者如希特勒、斯大林一样,其生前那种使人不可逼视的“伟大”,完全是由现实的权势所烘托出来的。权势随生命以俱去,剩下来的只是一片空虚。不但如此,毛泽东的死后命运较之希特勒、斯大林尚还有不如。
   此中关键即在于他是中国人而不是西方人。西方有英雄崇拜的传统,希、史两人虽各在人间留下不少罪孽,而依西方的标准言,终不失为“英雄”,因此自有其可资后市欣赏之风姿。中国的传统则不重视英雄,对死者的情感端视其人是否留有足够的德业可供人去后之思。这恰好是毛泽东生命中最薄弱的一个环节。思念他的人当然也是有的,像江青、姚文元以至汪东兴、陈永贵之流,凡是在他生前得过好处的人现在自然会对他倍加怀想。但是这些“攀龙附凤”的人毕竟只是极少数。以中国十亿人口而言,毛泽东
   最后二十年中对他们所留下的记忆除了灾害与苦难之外实在别无他物。
   如果我们承认历史人物的评价是和绝大多数人心分不开的话,那么毛泽东的终极的历史命运是不能乐观的。在这篇短论中,我不准备、也不能全面地评论毛泽东的功过问题。作为一个史学工作者,我只想是从中国史的观点来估定毛泽东的历史位置。毛泽东在生前一直以“革命”为标榜;通过他的一些极左的言论,他更在世界舞台上拥有一个最彻底的革命领袖形象。但是如果我们稍稍留心这四年来中国大陆所不断暴露出来的有关毛泽东晚年的言行,我们便不能不承认毛泽东最后并没有跳出中国传统的政治格局的限制。而且更不幸地,限制着他的正是中国政治传统中的那一部分——君主专制。所以他晚年依仗的不再是正式的官僚系统而是相当于传统的宦官、外戚之流的势力:如康生正是魏忠贤型的人物,而江青和她的党羽自然是诸吕、诸武一流的势力了。以行为而论,中国历史上的昏暴之君的特征如远贤臣、亲小人、拒谏饰非之类,毛泽东实无一不备,而且其程度则远过之。因为他所掌握的集权主义的权力结构是传统帝王所望尘莫及的。我并不是说,毛泽东一切的思想与行为都在中国传统的笼罩之中。
   他确有其革命性的一面,而且是一个最彻底否定传统的革命者。但这只限于他在自觉的思想状态之下为然。在潜意识里他则不折不扣地是传统的俘虏。传统的一面在他早年的诗词中已有清楚痕迹,不过一直要到一九四九以后才全面地爆发出来。阿克顿(Lord Acton)的名言:“权力腐蚀人,绝对的权力则绝对腐蚀人”到现在为止依然是一个有效的政治原理。
   一九四九以后,在绝对权力的腐蚀之下,革命的毛泽东逐渐让位于传统的毛泽东了。这绝不仅是他个人的问题,事实上环绕在他周边的几乎没有人不把他当作开国皇帝那样奉承。不说别人,当我们读到许多有关周恩来如何“忠于毛主席”的小故事,我们首先想到的便是他们之间只有传统的君臣关系,而不是革命同志的关系。中国大陆上这几年来才开始反省中国“封建”传统何以如此根深蒂固的问题,实在未免迟了一步了。
   目前中共官方对毛泽东的态度十分矛盾:一方面他们为了应付党内的困难不得不推崇他,但另一方面为了重新建立党在全国人民中的威信又不得不批判他晚年的一切作为。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于是大体上把毛泽东的政治历史划分为三个阶段:即开国有功、建国有错、文革有罪。
   现在我们先谈谈应该怎样估价他的“开国之功”。今天中共的领导人包括邓小平在内都强调“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这句话正确与否是要看我们如何理解“新中国”这个名词。如果说“新中国”是指中共政权统治下的中国,那么这句话当然是不错的。但是如果所谓“新中国”涵蕴着一种价值判断,以为没有毛泽东则中国今天将仍然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压迫之下,那么这个论断则是很成问题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西方旧式的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在迅速的衰落之中,代之而起的是苏俄的新帝国主义和新殖民主义。所以,亚非地区大大小小无数的旧殖民地或被压迫的民族都一个个地获得了解放、并建立了新的国家。
   中国人民近百年来一直在寻求国家民族的独立自主之道,毛泽东当然也是其中之一人。但是在第二次大战之后,中国事实上已摆脱了旧帝国主义的直接压迫,而且至少在名义上已成为联合国的“五强”之一.毛泽东所建立的“新中国”只有对中国共产党才是有开天辟地的意义;对于中国人民而言,则不过是一个新的政权而已。这个新政权的成立颇藉助于中国近代民族主义的巨大力量,可是中国之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却并不是从一九四九年才开始的。从建立现代国家这一方面说,毛泽东的业绩不但没有超越过孙中山,而且也比不上甘地、尼赫鲁在印度独立运动上的贡献。客观地分析,毛泽东的“新中国”在社会革命方面所表现的意义是远大于民族革命的。
   毛泽东接受了“五四”以来反传统的思想洗礼;在自觉的层面,他是和传统全面决裂了的。但是,我在前文已指出,毛泽东并没有真的跳出传统的藩篱。以思想的内容而言,他是反“封建”的。但以思想的方式而言,他却把“封建”发展到了从来未有的高度。换一个角度,我们也可以说,他所运用的建筑材料全是新颖的,而他所想建造的地上天国则依然是陈旧的。正因为如此,他的“新中国”竟成为“封建主义”无限泛滥的重灾区。这样的国家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国人而言是没有“新”的意义可言的。
   由此可见,就毛泽东的所谓“开国之功”而言,中国共产党的官方评价和一般人民的评价是大有距离的。这和汉代朝廷与民间对汉武帝的评价之截然异致,先后如出一辙。汉宣帝要颂扬汉武帝开边的功德,特别下诏为武帝立庙作乐。但是当时有一位儒生夏侯胜竟持异议,他认为武帝虽有广土斥境之实,其代价则是“竭民财力,奢泰亡度,天下虚耗,百姓流离”。总结一句话,武帝“亡德泽于民,不宜立庙乐”。(见《汉书•夏侯胜传》)中国人对于历史人物的尊重向来只注重一个标准,就是看这个人对人民有没有“功德”、是不是“遗爱在民”。让我们再举秦始皇为例。《三国志•王朗传》注引“朗家传”云:“会稽旧祀秦始皇,刻木为像,与夏禹同庙。朗到官,以为无德之君,不应见祀,于是除之。”
   经过两汉三四百年之久,何以会稽独祀秦始皇?这当然是因为始皇曾于三十六年(公元前二一一)上会稽、祭大禹,又在会稽山上留下了著名的石刻文字。始皇和会稽有此一段香火之缘,因此后世民间对他还有所纪念。不过对整个中国而言,始皇毕竟是“无德之君”。王朗为会稽太守而禁民祭祀,其实也还反映了多数中国人的想法。秦皇、汉武诚然“略输文采”,但这两个人在毛泽东的心中仍然占有了重要的位置。从对人民有“功德”的观点看,毛泽东显然并不能胜过这两人。尤其是汉武帝,晚年曾下轮台诏,自悔其好大喜功、残民以逞的种种作为,这更是我们在毛泽东身上找不到的质量了。
   最后我也想略说几句关于毛泽东的“错误”与“罪恶”的问题。这一方面,许多人都已说过了,以后也还会有人继续深入地发掘。我只想把他和另一个历史人物作一对比,这就是他生前曾欣赏过的曹操。从我们今天的观点看,曹操绝不是一个反面人物。毛泽东一度表现过向曹操认同的意味,这大概是因为曹操不但有武功,而且还有文采,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缘故。毛泽东的文学修养自然不能与曹操相提并论,但是他确是“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以性格和才力而言,这两人都有不同。曹操毕竟生在汉末,虽然不信“天命之事”,尚非肆无忌惮之人。他至少还相信历史上尚有周公这种伟大的人格存在(见他的《述志令》)。
   毛泽东在极端过激思潮的激荡之下,则早已流入虚无主义一路.据服侍他的人所写的一篇文字,他熟读历史,但是完全不相信历史上有什么光明磊落的一面。他留心的大概都是权谋机诈一类的东西。他以自己的心度古人之腹,因此认为历史记载都是假的,都不足信。史书中当然有虚饰,这是古今中外皆然的。可是如果一个人过分地发展虚无史观,满眼看去只见到“脏唐臭汉”,那么他便不可能对人性有任何信心,也不可能对人类未来抱什么理想。而毛泽东便恰好是这样一个人。
   再以才力言,两人也迥不侔。许子将说曹操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大约可算得确评。但毛泽东则只是乱世奸雄而非治世能臣。以奸雄言,曹操远不是毛泽东的敌手;以能臣言,毛泽东却是连影子也没有。但更重要的是,毛泽东根本不曾为能臣,他终其一生只欣赏“人与人斗,其乐融融”的奸雄境界。
   但是毛泽东和曹操在中国历史上所造下的最主要的罪恶则属于同一性质的。顾炎武评曹操说:“孟德既有冀州,崇奖跅弛之士。观其下令在三,至于求负污辱之名、见笑之行、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者。于是权诈迭进,奸道萌生。……夫以经术之治、节义之防,光武、明、章数世为之而未足;毁方败常之俗,孟德一人变之而有余。”(《日知录•两汉风俗》条)
   毛泽东由于无知所犯下的种种错误如“大跃进”、“人民公社”、“全民炼钢”都
   还是有形的、也是比较容易补救的。唯有他为了遂一己夺权之私,不惜玩弄纯洁的孩子们,搞所谓的“文化大革命”这一绝大的骗局,使大多数中国人今天都对中共政权基本上失去了信心,更使青年们对一切理想主义都不再发生兴趣,则几乎可以说是一个无可救治的精神崩溃症。
   一九四九年的时候,中国人因为望治心切,曾对毛泽东和共产党寄过深望,尤以知识分子为然。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都不惜牺牲个人的利害、抛弃个人的尊严,以响应毛泽东的号召,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行列。在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之前,中国社会上的一般风气确是比较淳厚质朴的。但是毛泽东却一再地欺骗他们、整治他们,并以搞“阳谋”而沾沾自喜,终于把这样一笔最宝贵的精神资源完全糟蹋掉了。根据我个人这几年来的体察,现在中国老一代的人大多是以平静的心情等待生命的终结,中年一代是有的彷徨苦闷,有的随世浮沉,年轻的一代则或者腐化颓废、或者愤世嫉俗、或者各谋一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