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庄丰观点
[主页]->[百家争鸣]->[庄丰观点]->[【转载】占中运动何处去?——分清两种不同的公民抗命(胡平)]
庄丰观点
·习近平借毛泽东的手法推进改革
·习近平树立权威有助于中国民主化
·民众为什么应该支持习近平
·习近平为平反法轮功做准备
·“批评与自我批评”目的已被证明
·见证习近平集权(一篇未发表的博文)
·习近平将通过国安委全面清洗江派
·“美国计划颠覆中国”是真是假
·习近平即将发动群众“啃硬骨头”
·习近平将逐步放开言论
·习近平准备整肃文宣系统,掌控笔杆子
·习近平要利用网络“发动群众”围剿利益集团
·昆明火车站恐怖事件,可能成为周永康定罪铁证
·【深度分析】习近平集权后是否会滥权?
·“习近平对军委高层秘密讲话”可信度极高
·习近平是否会为“六四平反”破冰?
·未来中国政治格局演变的可能性
·从"路径实现"论民主力量的角色和共同责任
·习近平要发起中华传统文化复兴运动
·习近平要通过媒体舆论剿杀江泽民
·习近平的“猎鹰突击队”为谁而准备?
·官媒热炒邪教,或是习近平的大动作前奏
·习近平开始打压清洗“左派意识形态”
·【庄丰预测】习近平将出任“文化领导小组组长”
·习近平的枪口指向江泽民、李鹏
·刘云山将在任期内被抓捕
·张德江的下场不会比刘云山更好
·李鹏家族的全面覆灭不出2015
·2015,法轮功、六四平反大幕将启
·习近平将引领中国走向何方(转发:刘放/博讯)
·习近平可能以抓捕“四人帮”的方式突剿江派
·新形势下,为反对而反对是非民主和非理性的
·司马南等“五毛”人物厄运将至
·习近平启动解除网禁、报禁的改革
·【授权发表】杨建利在某民主活动座谈会的演讲
·【庄丰短评】博讯关于“军队高层人士调整”的独家消息应属可靠
·挺铁流!吁习近平先生尽快处理“淫棍”刘云山
·【短评】多维释放信号?习近平必将拿下刘云山!
·习近平应不应该拿下刘奇葆?
·要允许刘云山适度吃人奶,民众应理解
·政法委中基层要展开全面大清洗
·【深入解读】习近平的“最大公约数”民主有哪些含义?
·王伟光公然挑衅习近平,原因何在
·重构人事,是习近平废除中共旧制的关键一步
·“搞臭”铁流,是刘云山在帮忙么
·习近平将如何“处理”毛泽东
·江泽民亮相,还有哪些政治解读?
·香港问题解决,习近平需要一点缓冲时间
·【白话解读】董建华替习近平传达什么信息?
·【回读者信】更多观点,欢迎关注twitter庄丰观点
·胡锡进等“毛左”的人头还能直立多久?
·缺乏智慧的盲目对抗,实际在帮江派倒习近平
·【提前解读】四中全会将成为中国走向民主化的里程碑!
·【致香港人】习近平出手!江派难保“贪腐”梁振英
·刘云山急眼了!又准备给习近平头上扣屎盆子
·刘云山想搞掉蔡名照,掐习近平的嗓子
·【续集1】刘云山想搞掉蔡名照,掐习近平的嗓子
·【再致香港人】理性看待“汪洋在俄罗斯的讲话”,别被情绪控制!
·民主转型中,哪些人将失去话语权?
·周小平参加文艺座谈会,预示左派阵营崩溃加速
·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将废掉张德江在人大的实权
·给"明镜新闻网"的回信
·610的老大刘金国要操刀清洗610
·“依法治国”应不应该坚持党的领导
·王岐山放出狠话,刘云山死期将至
·江泽民被爆“汉奸卖国贼”,五毛咬不咬?
·网传习近平的“吃饭砸锅”说法有何玄机?
·《反间谍法》的矛头到底指向谁?
·历史转型时刻的民众参与
·习近平说占中“违法”的深层原因何在?
·【转载】占中运动何处去?——分清两种不同的公民抗命(胡平)
·非理性「占中」面临尴尬收场的结局
·习近平的“人性”与“保党保政权”之间的关系
·【致香港人】请不要上黄之锋的当,他身份有严重问题!!
·【欢迎转载】黄之锋“领导”占中的始末由来
·周永康“泄露党和国家机密”意指何处?
·【临时通知】
·Facebook进中国,谁在害怕了?
·股市暴涨,背后是否有阴谋存在?
·南京国家公祭,为江泽民敲响丧钟?
·为何说刘云山将首先为“刑上现常委”祭旗
·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指示「拧龙头」
·关于令计划落马的几点补充看法
·为什么说“二刘”2015春节前至少必有一死?
·关于“习近平改变中国”一文的解析
·【转载】萧功秦:习近平是“用毛的办法走邓的路子”
·「爱国卫生工作」指向意识形态治理和宣传系统清洗
·「爱国卫生运动」发出「污水处理」指示
·【欢迎转载、翻译】庄丰解读《一步之遥》
·《穹顶之下》的中国社会意识形态
·中国社会意识形态中的“阴暗心理”
·事实和科学证明“佛、鬼神、地狱”是客观存在
·“无神论”的真正本质是什么.
·从量子物理现象理解“命中注定”和“神”的含义
·法轮功与佛教预言中的“转轮圣王”下世
·通告
·【经验分享】怎样读新闻和做评论
·用常识拨开“维权运动”的迷雾
·后期预告
·新文章将发布在“www.庄丰观点.com”,以滚动更新方式书写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载】占中运动何处去?——分清两种不同的公民抗命(胡平)

   以下完整转载胡平先生11月10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文章,地址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11102014131017.html。针对占中运动性质及未来走向,笔者近期也将就此发表评论,欢迎关注!
   ----------------------------------
   【转载】占中运动何处去?——分清两种不同的公民抗命(胡平)

   
   【占中运动何处去?--分清两种不同的公民抗命(胡平)】


   
   香港的占中行动已经进入第44天。随着时间的流逝,对占中行动感到不满并发出怨言的民众逐渐增多。占中行动发起人戴耀庭也指出:占领愈久愈不合理。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不少占中者誓言:“香港一日不实行真普选,我们就一日不放弃占中。”
   
   这话听上去很英勇,很理直气壮。然而我们知道,占中意味着妨碍公共交通,干扰市民日常生活,那么,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香港一日不实行真普选,我们就一日不放弃干扰市民的日常生活。”
   
   --还感觉那么英勇,还那么理直气壮吗?
   
   问题就在这里。占中行动不同于一般的和平集会。我们知道,一般的集会自由,和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一样,属于基本人权,其特点之一就是,当人们在实行集会自由时,并不会妨害别人的自由,并不会妨害别人的正当权益。
   
   占中行动则不同。占中行动不属于一般集会自由而属于公民抗命,而且属于间接的公民抗命。
   
   按照美国政治哲学家罗尔斯的分析,公民抗命有两种,一种是直接的公民抗命,另一种是间接的公民抗命。
   
   所谓直接的公民抗命,就是抗争者直接违反他们要抗议的法规。例如,在马丁.路德.金领导的美国黑人民权运动中,黑人故意进入被种族隔离法禁止他们进入的某些场所(如公共图书馆,餐厅),以彰显种族隔离法的不公义。简言之,直接的公民抗命是用违反A的方式表达反对A。
   
   所谓间接的公民抗命则是用违反A的方式表达反对B。例如这次香港的占中运动,抗争者故意违反交通法规,占领一些交通要道,干扰市民的日常生活,但是他们的目的并不是反对交通法规本身,更不是干扰市民的日常生活,他们只是借助于违反交通法规从而干扰市民日常生活这种方式,以期唤起社会对北京假普选方案的不公义的广泛关注;也就是用违反A的方式表达反对B。
   
   就效果而论,直接的公民抗命和间接的公民抗命至少有以下三点不同:
   
   1,直接的公民抗命,由于其手段和目的是一致的,因此它能使得舆论关注的焦点始终对准抗议者的目的本身。
   
   例如,在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中,抗议者抗争的手段是违反种族隔离法,而他们抗争的目的也就是反对种族隔离法。在这种抗争中,舆论关注的焦点始终是种族隔离法本身,是种族隔离法公义不公义,当存留还是当废除。
   
   间接的公民抗命则不同。间接的公民抗命,其手段和目的是不一致的,因此搞不好,它很容易使舆论关注的焦点从目的转移到手段,那就很可能对运动造成损害。
   
   例如这次香港的占中运动,抗议者抗争的手段是违反交通法规,但他们抗争的目的却并不是反对交通法规,他们抗争的目的是反对假普选方案,实行真普选。在这种抗争中,舆论关注的焦点很可能被转移,尤其是时间拖久了,舆论关注的焦点就更容易被转移,手段被当成了目的,而目的本身却被忽视。
   
   就像现在,舆论更关注的是占中问题,而不再是普选问题。现在,港人之间分歧和争议,其焦点已经不再是支持真普选还是反对真普选,而变成了支持占中还是反对占中。显然,这对于抗议者一方是很不利的。
   
   2,直接的公民抗命,因为它违反的法律就是它反对的法律,就是它力图废除的法律,因此,一旦运动取得成功,恶法被宣布废除,抗议者的刑事责任也就得以免除。例如当年参加反对种族隔离法的那些黑人,随着种族隔离法被废除,他们也就都免于刑罚,获得了自由。
   
   间接的公民抗命则不然。就像这次占中行动,就算到后来大获全胜,北京的假普选方案也撤销了,梁振英也下台了,但是参加抗命行动的人既然违反的是交通法规,而交通法规本身并没有错,并没有废除,因此他们还是要受到相应的法律惩罚。
   
   3,更重要的是,直接的公民抗命不会妨害别人的正当权益。例如当年美国黑人的民权运动。当一些黑人故意进入按种族隔离法禁止他们进入的图书馆或餐厅时,他们并没有妨碍白人进入图书馆或餐厅。间接的公民抗命则不然。间接的公民抗命很可能妨害别人的正当权益。就像这次占中行动,它就是妨碍了一般市民的正常生活,给他们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
   
   因此,结论很清楚。如果是直接的公民抗命,你不妨长期坚持下去,不达目的,决不收兵,因为那至少不会对你的抗争,对你的目的带来多少副作用。间接的公民抗命却不同。间接的公民抗命包含着一定的副作用,因此它应该适可而止,不应该长期持续,拖的时间越长,副作用越大,到头来很可能超过它的正作用。简言之,间接的公民抗命,其正当性或曰合理性必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流失。我们不能不看不到这一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2014/1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