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庄丰观点
[主页]->[百家争鸣]->[庄丰观点]->[《反间谍法》的矛头到底指向谁?]
庄丰观点
·习近平借毛泽东的手法推进改革
·习近平树立权威有助于中国民主化
·民众为什么应该支持习近平
·习近平为平反法轮功做准备
·“批评与自我批评”目的已被证明
·见证习近平集权(一篇未发表的博文)
·习近平将通过国安委全面清洗江派
·“美国计划颠覆中国”是真是假
·习近平即将发动群众“啃硬骨头”
·习近平将逐步放开言论
·习近平准备整肃文宣系统,掌控笔杆子
·习近平要利用网络“发动群众”围剿利益集团
·昆明火车站恐怖事件,可能成为周永康定罪铁证
·【深度分析】习近平集权后是否会滥权?
·“习近平对军委高层秘密讲话”可信度极高
·习近平是否会为“六四平反”破冰?
·未来中国政治格局演变的可能性
·从"路径实现"论民主力量的角色和共同责任
·习近平要发起中华传统文化复兴运动
·习近平要通过媒体舆论剿杀江泽民
·习近平的“猎鹰突击队”为谁而准备?
·官媒热炒邪教,或是习近平的大动作前奏
·习近平开始打压清洗“左派意识形态”
·【庄丰预测】习近平将出任“文化领导小组组长”
·习近平的枪口指向江泽民、李鹏
·刘云山将在任期内被抓捕
·张德江的下场不会比刘云山更好
·李鹏家族的全面覆灭不出2015
·2015,法轮功、六四平反大幕将启
·习近平将引领中国走向何方(转发:刘放/博讯)
·习近平可能以抓捕“四人帮”的方式突剿江派
·新形势下,为反对而反对是非民主和非理性的
·司马南等“五毛”人物厄运将至
·习近平启动解除网禁、报禁的改革
·【授权发表】杨建利在某民主活动座谈会的演讲
·【庄丰短评】博讯关于“军队高层人士调整”的独家消息应属可靠
·挺铁流!吁习近平先生尽快处理“淫棍”刘云山
·【短评】多维释放信号?习近平必将拿下刘云山!
·习近平应不应该拿下刘奇葆?
·要允许刘云山适度吃人奶,民众应理解
·政法委中基层要展开全面大清洗
·【深入解读】习近平的“最大公约数”民主有哪些含义?
·王伟光公然挑衅习近平,原因何在
·重构人事,是习近平废除中共旧制的关键一步
·“搞臭”铁流,是刘云山在帮忙么
·习近平将如何“处理”毛泽东
·江泽民亮相,还有哪些政治解读?
·香港问题解决,习近平需要一点缓冲时间
·【白话解读】董建华替习近平传达什么信息?
·【回读者信】更多观点,欢迎关注twitter庄丰观点
·胡锡进等“毛左”的人头还能直立多久?
·缺乏智慧的盲目对抗,实际在帮江派倒习近平
·【提前解读】四中全会将成为中国走向民主化的里程碑!
·【致香港人】习近平出手!江派难保“贪腐”梁振英
·刘云山急眼了!又准备给习近平头上扣屎盆子
·刘云山想搞掉蔡名照,掐习近平的嗓子
·【续集1】刘云山想搞掉蔡名照,掐习近平的嗓子
·【再致香港人】理性看待“汪洋在俄罗斯的讲话”,别被情绪控制!
·民主转型中,哪些人将失去话语权?
·周小平参加文艺座谈会,预示左派阵营崩溃加速
·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将废掉张德江在人大的实权
·给"明镜新闻网"的回信
·610的老大刘金国要操刀清洗610
·“依法治国”应不应该坚持党的领导
·王岐山放出狠话,刘云山死期将至
·江泽民被爆“汉奸卖国贼”,五毛咬不咬?
·网传习近平的“吃饭砸锅”说法有何玄机?
·《反间谍法》的矛头到底指向谁?
·历史转型时刻的民众参与
·习近平说占中“违法”的深层原因何在?
·【转载】占中运动何处去?——分清两种不同的公民抗命(胡平)
·非理性「占中」面临尴尬收场的结局
·习近平的“人性”与“保党保政权”之间的关系
·【致香港人】请不要上黄之锋的当,他身份有严重问题!!
·【欢迎转载】黄之锋“领导”占中的始末由来
·周永康“泄露党和国家机密”意指何处?
·【临时通知】
·Facebook进中国,谁在害怕了?
·股市暴涨,背后是否有阴谋存在?
·南京国家公祭,为江泽民敲响丧钟?
·为何说刘云山将首先为“刑上现常委”祭旗
·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指示「拧龙头」
·关于令计划落马的几点补充看法
·为什么说“二刘”2015春节前至少必有一死?
·关于“习近平改变中国”一文的解析
·【转载】萧功秦:习近平是“用毛的办法走邓的路子”
·「爱国卫生工作」指向意识形态治理和宣传系统清洗
·「爱国卫生运动」发出「污水处理」指示
·【欢迎转载、翻译】庄丰解读《一步之遥》
·《穹顶之下》的中国社会意识形态
·中国社会意识形态中的“阴暗心理”
·事实和科学证明“佛、鬼神、地狱”是客观存在
·“无神论”的真正本质是什么.
·从量子物理现象理解“命中注定”和“神”的含义
·法轮功与佛教预言中的“转轮圣王”下世
·通告
·【经验分享】怎样读新闻和做评论
·用常识拨开“维权运动”的迷雾
·后期预告
·新文章将发布在“www.庄丰观点.com”,以滚动更新方式书写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间谍法》的矛头到底指向谁?


   前言
   
   此文原本在11月3日就完成,但笔者为了让读者确凿起见,还是继续多等了几日。因为按照笔者预计,习近平的新动作一出来,必然有各种解读。果不其然,《反间谍法》一公布,负面评论立刻便占据头角。不过,又过了几日,看到大纪元、新唐人、看中国这类“反共媒体”反而对此有一些积极正面的看法。这的确是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以前一些呐喊“民主宪政”的人对政府完全敌对了,而以前“反共敌对势力”反而越来越支持习近平了。这真是让人看得一头雾水。故此老夫义不容辞,继续挥舞笔头,为大家论证参考一下:
   

   --------------------------------------------------
   正文
   
   11月1日,中共官媒授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十六号——《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间谍法》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于2014年11月1日通过,现予公布,自公布之日起施行。”同时,自1993年2月22日公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废止。
   
   从目前(11月3日前)能获得的外界评论来看,有观点认为是「中共最高层担心中国面临来自境外越来越大的政治威胁」;也有分析认为「在中国设立由习近平挂帅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一年之后出台的这部新法律,更加针对外国,毛泽东时代色彩更加浓厚」;还有「中国一名不愿透露姓名身份的法律专家表示,此次出台的反间谍法,对间谍行为的规定模糊、宽泛和笼统,这实际上赋予国家安全机关更大的权力,在反间谍的名义下,让国家安全机关更容易打击中国国内的异议人士以及民间组织。」
   
   我们权且不急于结论,先用问题导向思维来探究一下:
   1、 为什么四中全会后第一部推出的是《反间谍法》?
   2、 为什么《反间谍法》实施,《国家安全法》同时被废止?
   3、 这“一立一废”的核心差别在哪?具有哪些方面的意义?
   
   首先,为什么四中全会刚刚落幕,为什么首先推出的是《反间谍法》,而不是什么比如《财产法》或《公民权益法》等其他之类的法律?这可能说明《反间谍法》可能是用来解决迫在眉睫的重要事情!《反间谍法》强调一个“反”字,就是“打击消灭”的意思。那么,哪些对象是迫在眉睫需要打击消灭的呢?是有分析所指的「中国国内的异议人士以及民间组织」么?这个显然说不通。因为打击这类群体,用以前的《国家安全法》已经绰绰有余了,比如“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已经发挥得非常不错了,伊力哈木被判无期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不要说周永康在位时对异议人士以及民间组织的打压,就连周下台之后,政法系统残余、宣传系统、一些地方政府仍在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打压异见人士。被打压的对象绝大多数都是平民百姓,根本没有什么能力、资源搞间谍活动,甚至连个像样的组织都搞不起来,中共有必要兴师动众冠以“间谍”罪名加强打压力度么?若以“国家安全”名义打击,好歹定义模糊,老百姓有口难辨。但若用“间谍罪”给国内的异议人士以及民间组织定罪,恐怕连小孩子都知道是赤裸裸的谎言,这中共岂不是非要落个把柄给老百姓骂么?习近平千方百计在扭转公众对中共的负面看法,想获得民意支持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故意找骂呢?所以根本就说不通。再说,四中全会刚刚闭幕就急匆匆地推出这部法律,难道打压异议人士以及民间组织有那么急迫么?好像找不到什么迹象来支持这个说法。所以,认为《反间谍法》是针对民间是非常不合逻辑的。
   
   通常来说,“间谍罪”都是重罪,是针对那些对国家利益造成了实质性的严重损害的人。能实施“间谍”行为的人或组织,通常都有资源、有实力、有背景、有手段的。这个角度上讲,民间那些异议人士几乎连边都沾不上。何况,间谍通常指打入组织内部的人,且可能在核心要害机构实施间谍行动,请问有几个异议人士是具备这个条件的?不要说进入中共的核心要害机构,恐怕异议人士中具备党员身份的人都没多少,如何实施间谍活动?所以,认为《反间谍法》是针对「中国国内的异议人士以及民间组织」完全是一种一厢情愿的情绪宣泄,没有支持性的证据来支持这样的结论。那么,这个“间谍”就要定位在那些在中共体制内且在要害机构任职的人员,或是有能力干扰和破坏习近平改革的一些人或组织。
   
   “间谍”通常是指收集情报、出卖国家利益、搞破坏活动等行为的。在中共内部搞这些活动的,要不位高权重、要不关系网络发达、要不某方面实力雄厚。重大的“间谍罪”如“叛国罪”,这个不是一般级别的人可以享受的到的。就在《反间谍法》推出的前两天,百度百科突然释放“江石溪”的资料,这个资料还并不是什么以前被封杀的资料被解禁,而是一种非常系统完整地主动性的爆料。这个除了用有人故意释放“江泽民是汉奸卖国贼”来解释外,恐怕找不到第二个理由。而且,这样石破天惊的放料,一定是非常有实力的人在背后指使,否则根本没人敢碰。因为说国家的前最高领导人居然是一个“汉奸卖国贼”,而且还用“铁证如山”这样的字眼,谁有胆量承担这么大的政治风险?…其实之前有很多案例都有类似的手法,即先媒体放料,然后后续动作出手!把爆江泽民的料和这部《反间谍法》结合起来看,有非常明显针对江泽民的迹象!!
   
   其次,四中全会刚刚闭幕就急匆匆地首先推出《反间谍法》,必然是为了借此解决某些迫在眉睫的事情。那么什么事情是当下最急迫的呢?毫无疑问是清洗江派势力!连经济都不是最紧迫的,因为江派势力不倒,搞经济也搞不起来,看看上海自贸区就知道了。所以《反间谍法》这么有针对性的法律,一定是为了针对某个极为特殊的群体,而这个群体的危害力量很大,不及时清除就会出事。恰好,10月28日,习近平开大会召见公安机关模范;11月刚开头,习近平就动手拆解重组国安部。有这么巧合么?公安国保、国安等都是典型的特务和情报机构,而且曾庆红在这个体系中人马遍布、势力广泛,必然是习近平的清洗对象。我们说,习近平要树立绝对权威地位,并保证改革顺利进行,必须先拿下四个要害系统:
   1、 军队。即枪杆子。
   2、 政法委。即刀把子。
   3、 特务情报。即血滴子。
   4、 宣传舆论。即笔杆子。
   
   习近平通过古田会议又树立绝对权威地位,拿稳了枪杆子。现在又通过刘金国全面清洗政法系统,以及正式展开对刘云山把持的宣传系统的调查清洗,那么剩下的就是“血滴子”了。特务系统由于工作方式非常特殊,而且不可能如其他三个系统有公开正式的编制,其工作方式、联络方式都非常隐秘,故此也非常难控制,不是说换几个关键领导就搞得定的。看看中共的历史就知道,很多特务都是单线联系的方式,有的特务有可能只有非常少的几个人才知道,比如著名特工金无忌。同样,很多特工也可能只有曾庆红本人才知道。所以,光拿下曾庆红没用,光换领导也没用。唯一的办法就是重组,把以前的联络网打散,建立受习近平控制的联络网。原有的联络体系一散,很多特务的联络通道、资金通道就被掐断了,要么就真正变成了普通人,要不就是被新的系统吸收或消灭。看过谍战电影、书籍的都知道,有的特务是只向某一个上级效命的,故此不像官场有“重新站队”的可能。比如有的特务参与迫害法轮功,甚至组织贩卖器官,根本没有赎罪的机会。他们只能跟江泽民、曾庆红绑在一条战车上。那么这些特务只对江、曾效命,对习近平而言就是一个重大的威胁。那么怎么样清除这些人呢?总不能如同革命剧一样搞暗杀吧,再说有些人也不值得这么做,何况江、曾培养的特务系统庞大得令人难以想象,那样习近平不成了暗杀恐怖大亨了么?所以得出师有名,用“依法治国”的名义,故此《反间谍法》就派上用场了。读者可以参阅新唐人的报道《传习近平要对曾庆红的〝东厂〞下手》
   http://www.ntdtv.com/xtr/gb/2014/11/06/a1151742.html。
   
   最后,我们从《国家安全法》和《反间谍法》的内容上去看一下。老夫虽然不是法律人士,但认为解读这个问题恰好不应用法律角度去看,而应用政治角度去看。故此对于“中国一名不愿透露姓名身份的法律专家”认为《反间谍法》是针对异见人士和民间组织的看法,其所用的法律专业的视角,恰恰遮蔽了事物的本质层面。以下是两部法律在关键内容上的一些对比,《国家安全法》简称《安》,《反间谍法》简称《反》:
   
   1、 《安》的第一总则强调“保卫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而《反》的第一总则是“为了防范、制止和惩治间谍行为,维护国家安全”。这个在本质意义上就非常不同,而且《安》的范围可以包罗万象,而《反》就是明确只针对“间谍”。
   
   2、 《安》强调“国家安全机关是本法规定的国家安全工作的主管机关”;而《反》强调“反间谍工作坚持中央统一领导”。这条就更能说明以上的论证了,以前的“国家安全机关”就是周永康的政法委掌控的国安、国保,而现在“坚持中央统一领导”就是习近平要收到自己的手中。
   
   3、 《安》强调“各司其职,密切配合”;而《反》强调“密切配合,加强协调”。这就是习近平要打破以前各立山头的铜墙铁壁,减少钳制内耗,而是统一由自己掌控协调。
   
   4、 《反》强调“反间谍工作应当依法进行,尊重和保障人权,保障公民和组织的合法权益”。这条是《安》没有的。习近平为什么要把“人权”二字写进《反间谍法》,这个道理非常明显,就是以前江泽民等人用“危害国家安全”的名义迫害人权,而习近平今天要保障人权,废掉《国家安全法》中的这个名义!
   
   其他的内容就不一一细细对比了,读者可以自行查看。但简单来说,《国家安全法》中的任何手段都是打着“维护国家安全”的旗号,而《反间谍法》中的条文都是“因反间谍工作需要”为前提的。从这些对比上看,《反间谍法》是针对老百姓,还是针对真正的间谍特务,基本就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所以,老夫对此位“不愿透露姓名身份的法律专家”感到非常疑惑,即便不能从政治角度解读,也至少能从法律条文细节看出截然区别,但为何身为“法律专家”,却下如此轻率的结论误导公众呢?
   
   或许,有些表面身份的“专家”或“权威”正是《反间谍法》所要针对的对象。因为有人名声在外,水平不凡,却连一些基本的问题都看不出,却屡屡利用其名望引导舆论、混淆视听,这就不能不令人费解了。五毛是不露面的特务,而特务也可能是公开露面的五毛,只不过伪装成了正义人士或专家而已。司马南、张宏良、戴旭等人是大家都看得明白的自吹自擂的正义爱国人士,而有些五毛是伪装精巧,非常难以分辨,而且粉丝还不少。国家危难关头,不弃恶从善,发挥点积极作用,反而处处搅局,试图挑起事端,帮助江泽民残余作恶。那么,将来就是《反间谍法》所实施的目标对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