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今天你通奸了吗?]
杨恒均之[百日谈]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天你通奸了吗?

   今天又有三位都做过秘书的高级官员被开除党籍,虽然“严重违纪违法”比较笼统,但其中冀文林和余刚两位的罪行中赫然写着“与他人通奸”,可见这通奸绝不是普通人的男欢女爱、蝇营狗苟那么简单。中国法律中并没有通奸罪名,只不过党纪严过国法,明确规定:与人通奸属于道德败坏,情节严重造成不良影响,可开除党籍。以前很少用“通奸”一词,大多使用“作风腐败”、“道德败坏”、“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的性关系”,还有粗俗一些的干脆用“包二奶”一言以蔽之。
   
   
   
   在《美女哪去了》的博文中,我写了为什么那么多“美女”愿意与有权力者通奸。其实,我还删除了一段担心影响不好的文字:在目前公权力不受限制,一些贪官污吏把国家权力当成私产作为商品交换利益与肉欲时,我并没有任何道德优势也没有权力去责怪中国为啥有那么多美女对贪官投怀送抱——很简单啊,一个普通的女孩,在利益集团把持了有利可图的部门,固化了“有背景”和“没背景”的两类中国人之后,还有什么比投进掌握大权的贪官怀抱更能平步青云实现“中国梦”?更能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践行“孝道”?更能为亲戚朋友开后门办成事而成为一名“有责任心”、令人尊重的人?


   
   
   
   我写了很多博文,好像义正辞严,但当我真正面对社会现实和一些个案时,却往往无语,有时不得不 “犬儒”甚至有些“下作”: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暗中期盼我一些农村来的亲朋好友能够靠上官员,这样她们就能够为父母兄弟,甚至为自己的家乡做贡献,反之,在这个我活了几十年也看得很清楚的社会里,她们除了给“中国制造”贡献完力气和青春后,连户口都得不到,孩子也不能就地读书,难道还有比这更悲催的事?
   
   
   
   这当然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想法。每次回到呆过的地方如家乡,总有亲朋好友难掩失望之情:你如果像以前一样好好做官,现在官职大概也不小了,你能够为家乡做多少事啊,乡亲去城里找你,你也能帮上忙啊……唉,现在,你误入歧途,竟然去反对特权。在相当多的普通人眼中,只有特权能够真正为他们办成事——在这样的环境下,与有权力的人通奸,当他们的二奶,几乎成了实现自我的唯一捷径;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少普通人都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了权力的二奶,自愿或者不自愿地与权力“通奸”了!
   
   
   
   曾经有一位广州的官员很严肃地质问我,普通人有外遇、搞通奸为什么都没事,有些意见领袖与网民自己屁股不干净,眼睛却老盯着官员?我更加严肃的告诉他:你能告诉我哪一个官员通奸包二奶是用自己的工资和正常收入?一查一个准:包二奶搞通奸的官员,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是用贪污腐败的钱养二奶,用手中的公权力为二奶、小三家族牟利。普通人通奸顶多算出轨,个人道德有点瑕疵,弄脏了一碗河水,而当官的用公权力与赃款干这事,不但已经是严重犯罪,而且是在把整个中国的道德水准无底线的下拉,是污染了这个国家唯一一条道德河流的水源!
   
   
   
   一个社会的道德底线是由掌握权力的人决定的,普通人大多只能随波逐流,根本没力量和胆量抗衡。少数起来抗争的人,甚至会受到那些为了维护这种状况的贪官的打击报复。但即便这样,我也希望任何一位普通人都认真思考一下,也许你已经活得够明白,也能圆滑而熟练应对权力而暂时免遭伤害,但你愿意自己的儿女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对于那些掌握了权力却无所敬畏的贪官污吏,最好问一下自己:今天,你通奸了吗?——中纪委下一个敲的就是你的门,监狱在等着你……而无数的普通百姓,都在看着你们!
   
   
   
   杨恒均 2014.7.3
(2014/1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