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老杨头荐书:难以抉择的无上荣耀?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这次去西藏,我带了两本书,一本是布什时期的国家安全顾问与国务卿赖斯的自传《无上荣耀》(No Higher Honor),一本是奥巴马时代的国务卿希拉里的自传《抉择》(Hard Choice)。两本书都是超级厚,增加了我的行李重量,但能够对比起来阅读美国前后两位国务卿的自传,对了解过去14年来美国政治与外交运作及其变化,作用不少。

   
   我也读过克林顿时期的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的自传《女国务卿》(这些人是不是担心人家不知道她们做了什么?每本都厚厚的多达五百页以上),奥尔布赖特1997年出任美国国务卿,是第一位女性国务卿,那一年我去美国工作,在一个会场上听过她演讲。从她开始,不但有了女国务卿,还有了女黑人国务卿。
   
   女性国务卿一发而不可收拾,可能和冷战结束,美国试图改变外交形象、放低身段有关,可从奥尔布赖特到赖斯再到希拉里,这三位女国务卿可都不“柔软”,甚至可以说一个比一个强硬。如果把这三位女性国务卿的传记对照来读,收获一定会更大。我还推荐大家阅读朴槿惠、默克尔、撒切尔等女政治人物的传记。
   
   值得一提的是,这三位美国女国务卿的个人生活与婚姻都不同寻常,东欧难民出身的奥尔布赖特来到美国,最早的“美国梦”是当一名完美的妻子,一开始也挺顺利,她有了婚姻与子女,可大概是太多时间投入到政治研究与政治活动之中,在她45岁时,老公突然提出分手,嫌她太老,跟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跑了。奥尔布赖特完美主妇的“美国梦”就此破灭,从此她更加一心一意地投入到政治事业之中,最终成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国务卿。
   
   女黑人政治学者赖斯的经历就简单得多,但在世俗眼光看来,可能同样“不幸”:她一直忙于政治研究与政治工作,很年轻就进入白宫工作,一路到了50岁被任命为国务卿时,还孑然一身。在一次聚会中,她口误地称呼布什为“我的丈夫”,引起轩然大波。据说,她和布什实际上并无不清不楚的关系,只不过私交甚笃。布什就曾经开玩笑说他们更像情人,而不是上下级关系。但对于赖斯来说,口误可能折射了一些真实状况与想法,赖斯的“我的丈夫”显然就是白宫、政治与她直接服务的美国总统,她“嫁给”了美国政治与白宫。
   
   至于希拉里·克林顿,虽然比前两者幸运多了,不但有一个丈夫,而且还是不折不扣的美国总统,但是——艾玛,不说了,有克林顿这样的丈夫,和没有丈夫有什么区别呢?唯一的区别就是有了丈夫你更加不幸。我上次到美国,就听到一位熟悉美国内幕的人士透露,克林顿老毛病还是改不了。可怜的克林顿,你为啥不生在中国啊?!
   
   阅读美国三位女性国务卿的自传,让我想到中国这些年虽然发展了,中国妇女的地位也有所提高,但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中的女性比例好像并不高,尤其是最高领导层中,感觉越来越少。我期盼中国有更多女性领导人,以她们女性的一面,带给中国不一样的面貌与观感。
   
   美国领导人下台后,几乎都会写自传,据说是他们一项主要的收入来源,不管写得如何,出版社都会在他们动手写之前就签约,一般都会付费上千万美元的版税。当然。这些自传也有好坏,除了他们在位时政治风云是否千变万化、政绩是否突出之外,文笔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如果平铺直叙写自己的经历,那是相当乏味的。但对于政治学者与关心时事的人来说,领导人的自传,怎么说都是一个“富矿”。
   
   最近也有中国领导人写传记,例如前总理李鹏和前外交部长李肇星等,如果我们把中美领导人的自传也对照起来阅读,尤其是把他们对同一个国际事件的看法对照起来研究,一定会很有意思。尤其对从事政治学与外交领域工作与研究的同学们,我推荐在学习专业书籍的基础上,要多看看这些书。
   
   对于国民来说,领导人的自传不但可以打破政治的神秘,还可以以此增加民众对政治的参与感。阅读这三位女性国务卿的自传,除了希拉里因为瞄准2017年的总统大选而有些“装B”之外,给人最深的印象就是:原来政治就是这么回事啊!原来这些国际舞台上的风云人物,和我们邻居的大妈大婶一样,喜怒哀乐,吃喝拉撒……
   
   下面我先摘选一些阅读《无上荣耀》时顺手记下的几个书中小故事,后面做一些三言两语的“老杨头”式点评,以飨读者。这本书是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634页只需要68元,看完后当废纸卖,也不亏哦。不像希拉里的“难以抉择”——只有港版,200多元,买还是不买?真让人“难以抉择”哦。
   
   摘录与点评:
   
   当赖斯得知要被当选任命为国家安全顾问时,她一开始竟然想拒绝,唯一的原因竟然是他住在西海岸加州的父亲年老体衰,需要她照顾。可布什可不想“放过她”,主动要为她想办法。结果,赴任后的赖斯获准每两个星期从东到西(三小时飞机行程)去看望父亲一次,直到父亲去世。——老杨头:尼玛,今后可别说孝顺是中国独有的“优良传统”了,看看现在中国的官员,有几个有人家赖斯的这份孝心?
   
   在总统忽视了赖斯的工作,或者忘记就一些事情咨询她的意见时,赖斯竟然直言不讳地威胁总统说,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她就辞职。结果弄得布什总统不得不对她道歉。——老杨头点评:当时赖斯是总统的安全顾问,可谓了不起的职位,可她竟然轻易“威胁”总统说要辞职,可见,美国的政治生态还是很不同的。
   
   美国总统有关外交的讲演稿自然是有专门的“笔杆子”来写的,内容也需要专家团队论证,毕竟总统对世界各国情况不可能都了解。但布什可是有性格的总统,这位对国际问题不太熟悉又喜欢乱说话的总统,连一些盟邦国家的领导人的名字都叫不出来。有一次他对交到自己手上的有关以色列的讲稿挑三拣四,质疑“为啥要这样写”。由于时间不多了,赖斯也失去了耐心,对总统脱口而出:“总统先生,即便你改一个逗号,美国在中东的政策也将改变”。结果布什不敢固执了,只好“照本宣科”。——老杨头:哎,这种直言不讳的智囊才是好智囊啊!
   
   911后,美国情报部门有好几次错误的预警,其中一次惊动了白宫,情报部门发出警报:“有一架飞机朝白宫飞过来”,结果白宫进行紧急疏散,据赖斯自传里描述当时的情景:布什虽带着自己的狗,但慌忙之间只穿了T恤和短裤,第一夫人劳拉穿着睡衣,还来不及戴隐形眼镜,东张西望,啥也看不清。当时白宫下面的紧急避乱中心乱作一团……——老杨头:赖斯自传能够把这个近似“丑闻”的镜头描写出来,有点意思哦。
   
   白宫受到恐怖袭击警告的乌龙可不止上面这一起。还有一次,白宫的生物探测器发现了肉毒杆菌毒素,如果没有有效的解毒药剂,百公里凡是接触到这种病毒的,都得死,包括总统本人。当时总统已经离开白宫到中国访问。白宫只有一个办法测试这种病毒的毒害性,就是用老鼠做实验,让老鼠感染上病毒后,需要等一天才能知道结果。那一天对于白宫来说是最漫长的,如果明天老鼠死了,总统也肯定受到了感染。但据赖斯记录,当时在中国访问的总统和团队还算是比较镇静的。当白宫的消息传来,老鼠没有死时,赖斯第一时间打断正和中国人交谈的布什,对他耳语道:“老鼠还是活蹦乱跳的,没有四脚朝天”。——老杨头:哈哈,我相信,听到他们耳语的中国情报官员一定紧张了一个晚上,竭力要破解“老鼠还是活蹦乱跳的”到底隐含了什么样的惊天大秘密。
   
   在一次国安会议中,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突然让比较熟悉伊拉克局势的副手沃尔夫威茨(美国少有的强硬派)发言,结果沃尔夫威茨开始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事后,白宫主管找到沃尔夫威茨,直言不讳的告诫他,不要再插话,总统等希望听到的是国防部长的汇报,而不是副手。——有点意思,虽然大家都知道,鹰派赖斯并不喜欢比他更强硬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但赖斯借自己的自传多处暗讽、批评国防部长,还是让人看得挺过瘾的。是啊,政治分歧并不可怕,说出来,写出来,让民众了解内情,对政府未来的运作会更有很大的帮助。不要平时拼命掩盖不和,弄得团结、和谐得很,可弄到最后——艾玛,全部打进大牢!弄的老百姓云里雾里,也最终损害了政府与国家形象。
   
   911发生后,俄国是非常配合美国的,普京总统在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美国,表示俄国全力支持美国反恐,暂时停止军演,并同意周边加盟共和国支持美国,让美国设立临时进攻阿富汗的军事基地,赖斯感叹道:冷战真的结束了。然而,问题在于美国人反恐的同时,不忘推销自己的价值观,尤其希望用自由、民主来消灭恐怖主义,一劳永逸。对普京承诺的原加盟共和国对美国的临时支持,美国逐渐全盘吸收,并试图变成永久的军事基地,还多少暗中支持了这些国家的颜色革命。这就是让俄国普京很紧张了。美俄关系从那时开始就出现了一些问题。——老杨头:阅读赖斯的传记,结合普京的传记,对美俄关系的如何从反恐的“蜜月”时期到后来剑拔弩张阶段,有一定的帮助。
   
   美国在攻打伊拉克、决定除掉萨达姆前夕,埃及一度帮忙牵线,说萨达姆的儿子向他们透露:如果美国给他们10亿美元,萨达姆愿意下台。赖斯透露,布什是愿意付这笔钱,免除一场战争,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却不了了之了——老杨头:哎,妥协,妥协,有时是必不可少的!赖斯说自己也不知道这件事对不对,可如果你想一下后来的战争造成了超过10万以上平民的死亡,以及几百上千亿的费用,给萨达姆10亿美元,让他到某个国家去了却残生,有啥不可?这件事又让我想到悲剧人物萨达姆:第一,独裁那么久,难道连10亿海外资产也没有存下来?真让人肃然起敬啊。第二,丫的,到底是脑袋进水还是咋的?怎么当时就不继续妥协,一定要同美国甚至30多个国家为敌?这事,我以前写过,主要是他的智囊害了他,告诉他美国是纸老虎,伊拉克无论是从指导思想还是人民对他的热爱上,都应该自信,并像张邵忠同志预测的那样:任何侵略者,都会被伊拉克热爱萨达姆的人民击败!想一下,同志们,如果萨达姆像布什一样,有赖斯这样直言不讳的安全顾问、国务卿与智囊在身边,还会傻到最后不得不像一条老鼠一样钻到地洞里,最后还是被人家拉出来像屠宰畜牲一样杀掉?
   
   伊拉克战争后,布什总统决定秘访伊拉克,既然是秘访,从一开始离开华盛顿时,自然就不能乘坐总统车队呼啸而过、招摇过市了,于是一行人乘坐了没有警车开道的普通车辆前往空军一号停泊的空军基地。既然是乘坐普通车出行,自然也会遇上普通车常遇到的问题:堵车。可对于布什来说,堵车这种大家常遇到的问题,他过去几年可是从没有遇到过,车堵了一会后,布什不耐烦地问:前面发生什么事了?赖斯告诉他:堵车。——老杨头:哈哈,尼玛,有意思。想到最近中国政府加强反腐力度,进行公车改革,会不会不久后很多领导上班后就会问:为什么那么多人拥挤在地铁和公车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