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谢选骏文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上》)
   
   第五章、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41)
   人作为“不可还原的复杂性”的结果,于是理解了“不可还原的复杂性”是可以还原的,那就是回到人自身──这就是理解了,除了人自身以外,人不可能认识和了解任何东西;“人存原理”承认:我们看到的宇宙之所以是这个样子, 那是因为我们的存在;科学之所以是这个样子, 那是因为我们的存在。科学对宇宙的认识和描述,都带有人类特有的认识,人们之所以看到宇宙是这个样子,就是因为它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人们就不会在这里并这样去观察它。
   
   
   (42)
   上瘾与死亡:1、上瘾是因为生活的无聊吗?2、如果禁止一切上瘾的活动,那人就近乎死亡了?3、没有人喜欢被监禁、被束缚;那么,热爱自由是否也是一种上瘾的体现呢?4、“不自由毋宁死”是否意味着“不上瘾毋宁死”?
   
   
   (43)
   “永远别在饿着肚子时逛超市”,所以,也永远别在专制制度下努力工作;否则只能加强专制,反过来就会给自己戴上更坚固的镣铐。事实证明,社会主义制度救不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也同样救不了美国。但正因为如此,人们才需要说,只有社会主义可以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可以救美国。这才是人性特别险恶的地方。
   
   
   (41)
   当徒有其名的天主教徒阿克顿男爵(1834——1902年)不加限制地宣扬“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这一套话的时候,他实际上是在指控上帝的权柄。这个流窜到英国的意大利人想干什么?脱离天主教转而效忠新教?──我以此颠覆了全部的现代政治学。现代政治学,在自由主义的名义下,继承了撒旦爵士的路线,那就是造反有理。我的这一发现颠覆了全部的现代政治学。
   
   
   (45)
   民主自由像饭菜一样,需要每天做,否则就会腐败;从根本上说,饭菜只要做了出来,保鲜就是不可能的,虽然保鲜的措施可以推迟腐败,但那也会破坏营养成分的。这就是生物圈的秘密。这就是民主自由的秘密。一劳永逸的民主自由,那和永动机一样是欺人之谈。
   
   
   (46)
   民主是一种可能而不是一个保障,把民主当作既定的保障而不是“需要不断争取的可能”的社会,将最终失去民主。自由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结果,把自由当作既定的结果而不是“需要不断争取的过程”的社会,将最终失去自由──例如,二十一世纪的美国,其民主和自由就时刻处在危险之中,时刻受到权势集团的秘密的公开的侵犯。
   
   
   (47)
   自由主义的要害,就在于它实际上是一种欧洲中心主义。──我以此还原了所有的自由主义。欧洲中心主义本质上是一种异教元素,是敌基督的。
   
   
   (48)
   二十世纪的主要灾难,起源于西方的精神崩溃;二十世纪的国际灾难,是由于各国的思想解放──所谓“解放”就是“文明的解体”。
   
   
   (49)
   社会哲学家把现代世界流行的世界观区分为两种世界观:个人主义的与普救论的,个人主义发现真理,普救论者体验真理──思想的主权则是个人主义与普救论的对话,思想的主权可以把个人主义与普救论凝结起来,形成合力。
   
   
   (50)
   富裕社会之所以存在广泛的贫困现象,是由于人性中的“安贫”或曰“惰性”、“懒散”造成的,这其实是人的智慧之处,能省则省,能躲则躲,多干了就是白干了;因为与富裕同时发生的,往往并非自由,而是束缚。与财富同时发生的,往往并非舒适,而是通货膨胀。
   
   富裕社会之所以存在广泛的贫困现象,还是由于人性中的“恶性竞争”造成的,恶性竞争造成了货币贬值;并使得安贫的懒人成为穷人;如果没有他人的恶性竞争,懒人再懒也不会变成穷人的。
(2014/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