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谢选骏文集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上》)
   
   第四章、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31)
   小说家奥威尔曾在《1984》中写下一句经典名言:“欺骗无处不在时,实话实说就是革命行动。”因此,有人将斯诺登形容为一个揭秘数据时代的“革命者”。──革命者的命运就是有国难投、无家可归;这怪不得别人,这是他自己的个性选择:他应为此感到幸福并感谢上苍的仁慈。“斯诺登素描”可以迅速风靡网络世界,但还不足以颠覆现实世界。共产主义是因为有人颠覆,现在才灭亡了一半,还有一半依然在奴役中国;仅仅依靠“公知”和“行为艺术”、“网络泄密”,是不足以解决血肉的长城的。
   
   
   (32)
   如果真有一位画家,一个原始的怪胎,一个在历史上没有记载过的画家,能够符合目前这个女权主义和新母系社会的期待,那就会出现一种新的洞穴艺术。
   
   画家的工作就是要战胜时间,三万年前的岩洞壁画清楚展示了这一点;思想家的工作则是战胜自己,所谓“文以载道”、“道成肉身”,是“不同文化中的类似的表达”。
   
   
   (33)
   历史,与其说是被“正确”所推动的,不如说是被“错误”所激励的──“正确所推动的历史”,远远不及“错误所激励的历史”来得强劲。这就是人的原罪。这就使得监狱和刑场所做出的贡献,往往要超出庙堂和皇宫。
   
   
   (34)
   许多人喜欢写作“思想史”,但是,作为意识流的思想史是可以编辑成书的吗?编辑成书、拿来售卖的“思想史”,不过是断章取义甚至偷工减料的“思想商标、思想货币的流通史”罢了……那是国家主权的奴仆,而非思想主权的道具。
   
   
   (35)
   欧洲人的教堂一修都是几百年,急功近利的中国人对此真是望尘莫及。中国人最感兴趣的建筑是坟墓,但那也不过只修个几十年;唯一可以和欧洲教堂相提并论的中国建筑,只有万里长城。
   
   此外的中国,只有看不见的道统中心了。那就是载道的文字。道统中心还是中国历史的大势所趋。一个事情不论好坏只有进行到底才能回转落地;例如所谓“离文明更加的遥远”的文明,作为文明的解构其实是下一个历史阶段的任务,也就是建立了全球文明中心以后,再解构它。我们不是乌托邦分子,因此知道颠覆与建立,是穿流不息的永恒运动,是西西弗斯的宿命,一切的艺术与美感,都在里面得以完全。
   
   
   (36)
   现在的全球社会,大公司正在培育最坏的专制主义!
   
   最坏的专制主义:用广告消灭人们的思想,用金钱腐蚀人们的灵魂。
   
   
   (37)
   购买赃物是否合法?购买赃物如果合法,那么偷窃抢劫是否合法呢?购买赃物如果不合法,那么主权国家所颁发的一切权利证明,是否都该宣布作废?因为一切主权国家的权力,无不起源于偷窃和抢劫。明抢暗夺,强盗逻辑,这就是主权国家和国家主权。
   
   
   (38)
   人口太多的社会,容易造成“搭便车”的揩油行为泛滥成灾,结果导致社会信任的逐渐蚕食以至最终瓦解:这正是所谓“费拉社会”的一个引人注目的特点。
   
   
   (39)
   对新的开拓者来说,“马革裹尸归”也属多余的了;因为全球一体,“青山处处埋忠骨”都不足以形容那样的壮怀激烈: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鸟飞返故乡兮,狐死必首丘”(屈原《九章·涉江》)这样的部落主义,必须终结。
   
   这个世界不是为上等人准备的,越低下的人,活得越好,就像蟑螂和老鼠一样到处都是。而蟑螂却是因为和人类在一起才变得肮脏,正如鼠辈中最肮脏的就是家鼠。
   
   
   (40)
   成为亿万富翁的前提是:非常希望成为亿万富翁;自以为能够留下的,并不一定能够留下,自己就知道不能留下的,一定不能留下。
(2014/1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