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谢选骏文集
·曾国藩是南京大屠杀的先驱
·任志强不懂华国锋、邓小平解决不了的中国问题
·既然末日,何须食品
·假新闻与假总统——媒体骗子与政治骗子
·武汉肺炎攻克了麦加
·日本是最为优秀的病人
·澳洲音乐家真是野蛮人
·人人平等需要一颗元首的脑袋
·中国是一个空城计(四题)
·自由就是破坏他人的自由
·特朗普种疫苗来及了
·瘟疫就是解放
·上书和对话都是不行的
·武汉封城引爆全球大流行
·武汉肺炎比新冠病毒更能警醒世人
·中国病毒还是共产党病毒
·川普开始承认上帝的主权了吗
·武汉肺炎的威力证明中国正在整合世界
·武汉病毒受到神化
·武汉病毒原有解药——开始攻陷欧美的另类长征
·全球领导无能正是全球政府的预备
·武汉病毒的播种机惨遭遗弃
·武汉病毒长征加拿大
·武汉病毒意在消灭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
·瘟疫的可怕之处就是人人平等
·种族隔离可以降低瘟疫的传播力
·公主是不祥的恶魔
·李文亮只是一个可怜的小市民
·各国央行构成最大的金融犯罪集团
·言论自由有真伪之分
·衰老与卖老
·爱凑热闹的废垃民族
·病毒来袭促成新的世界秩序
·共产党是共和党的前车之鉴
·俄罗斯是欧洲病毒的传媒
·一带一路沦为疫带疫路
·“爱国”是科学家最后的遮羞布
·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打倒习党反动派能解决中国问题吗
·来自中国的西雅图疫情
·汉朝可以征服罗马帝国
·张颐武只是一只蟑螂义务的宣传员
·方舱不是方舟
·人类是一群最大的害虫
·中国比美国更有能力整合全球吗
·纽约加州的6000万人待家远超武汉湖北的5000万人封城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岳飞后人竟是鞑靼杂种——任何姓氏的人都可能是任何姓氏的人的后裔
·剥光衣服的皇帝典出唐朝的精光天女
·百老汇沦为百老秽
·要钱不要命的经济学家
·武汉封城日记是基督教中国的闪光
·中国为何无法取代美国
·中国护照的十年免签害死了美国
·香港游客的沙漠鼠行
·美国的社会安全系统几乎崩溃
·川普是个白眼狼
·武汉病毒变成淹没中美两国的太平洋
·今天和主在乐园里
·老虎为何比人要珍贵
·主权国家都不在乎人民的死亡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新技术要消灭所有的健康者吗
·中共外交部战狼赵立坚原来是个伊斯兰恐怖分子
·英国首相全民感染肺炎的自我预言实现了
·指着奸臣骂昏君
·一日入党终身为奴
·越南通过武汉病毒向美国军舰复仇
·武汉封城为何不可复制
·纽约州长和美国总统半斤八两
·家天下给美国带来瘟疫
·美国式的瞒报疫情
·白宫开始了痛苦的反省
·武汉病毒比川普的解放军更有力量
·英国毒贩如何清算共产贱民
·三分钟热度的写作
·美国式的外行领导内行
·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全球统一战争
·高瑜竟然参加了维稳行动
·卡尔·马咳死的鬼魂痛击欧洲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选民才有资格获得政府的羊毛
·COVID 19与 2019年预言
·口罩就是马辔,戴口罩就是留辫子
·2020年是否全球人口数量的顶峰
·逆向马歇尔计划的苗头
·美国政府沦为借钱度日的专业户
·加拿大成为全球政府的典范
·大国担当还是苦中作乐
·呼吸机上的现代文明
·肺炎疫情将加速全球统一进程
·美国错失整合全球一大良机!
·“美利坚合众囚”都带上“识别码”
·美国到底像是分裂的希腊还是更像是统一的罗马
·全球政府才能控制全球疫情
·全球政府才能保障全球生产链
·英国人民不需要呼吸
·白邦瑞沦为骗子的狗官
·全球政府可以超越“马尔萨斯陷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四部“人性·内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上》)
   


   第一章、接触得越多越广泛越深入,就越虚无
   
   第二章、“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第三章、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第五章、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第六章、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第七章、“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第八章、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第九章、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第一章、接触得越多越广泛越深入,就越虚无
   
   (01)
   人人都生活在全球环境中。而这个地球,已经被公认为“一个村落”。
   
   可是在这个“村落”中,如今“虚无主义”却成了流行病。这多么荒唐!因为人,已经意识到那看不见的、弥漫在整个世界后边的“无限虚无”。
   
   如果世界无往而不是“实存”,如果世界充斥了“存在”,那么“虚无”观念这面镜子所“反映”的那个“虚无的现实”,又是在什么地方呢?
   
   在我们的思想之中。
   
   接触得越多越广泛越深入,就越是能认识到虚无的弥漫。
   (02)
   未来的平面媒体和印刷出版,是由网络世界来界定的。
   
   这是大众时代,大众时代不需要专家,需要演员,需要总统和明星那样的演员把浑身解术都使出来,然后才能刺激成亿的观众买票入场。
   
   这时,社会的活力来自每个个人所接受的具体传承……文化、文明,常常不是抽象的,而是每个个人的放大……“用数字管理的社会”,必须是在活力的基础上才能运行,也才“有得管理”的,否则,一盘散沙如果数得过来?费拉居民,像是沙漏,是无法用数字控制的。
   (03)
   城市的发展,破坏了思想的一致性,却激励了思想的多元化,结果则造成了精神病态的广泛流行──现在,已经到了这一时刻:“在思想多元化的基础上重建思想的一致性。”
   
   城市是思想的结晶,城市的建筑是思想的结晶,城市的名字也是思想的结晶,所以我特别喜欢“攻占”城市,长驱直入穿插其市中心地带……在我心中,城市乃是“最美的自然”。
   (04)
   人怎能知道未来呢?尽管未来是由思想创造的,但未来却不在思想预测的范围之内。──你可以创造,但却无法决定;创造论丰富,决定论贫乏……但思想纵然有千种风情,却恰恰是无法预测自己的。
   (05)
   有人把思想叫做“想象力”,把世界叫做“想象力的世界”,一字之差,谬以千里:想象力只是思想力的一个部分,且是一个极小的部分──这个世界不是“想象力的世界”,而是“思想的世界”、“思想创造的世界”。例如现在,互联网已经成为思想主权的前沿:领土、人民、疆域、行使主权的机器──从刻符、书籍,到广播、电视、互联网。
   (06)
   在互联网上,一切东西是崭新的,一切书画都像在月亮上一样,逃避了氧化的命运,不再衰变:硬件可以折旧,但软件永远是新的,不会退色,不会走调──信息的传播,挣脱了时间和空间的制约,便成了“纯粹的思想”。
   (07)
   我在二十世纪就知道网络将摧毁一切媒体,所以致力于此……有一阵还自己设计网页呢,后来发现这简直是胡闹,我把自己变成什么下等的工具了,宁可难看也不能干这个,所以就随便乱贴了,好在网络日新月异,二十一世纪随便一个网页的设计,都比二十世纪最好的还要好得多。
   (08)
   如果说印刷术是“沉默的革命”,那么互联网的普及就是一场“喧嚣的革命”了;印刷术消灭了贵族时代,互联网将扫荡文明的残余。
   
   印刷术(1456年)在欧洲流行六十年后,逐渐激发了新教革命;那么,互联网络(1996年)在全球流行六十年后,将会激发何等事变?那时,就是确认思想主权的时候了。全球政府的雏形开始出现。
   (09)
   “第三次浪潮”其实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所谓信息产业,和农业革命与工业革命并不均等,信息产业的成果说穿了就是互联网,它和工业革命的关系,就像农业革命与文字产业的关系相似:文字产业的最高体现是印刷技术,这是在中国正式开始的,但在此之前很久,书籍制造已经和城市文明一同兴起了:这算第几次浪潮?
   (10)
   《纽约客》杂志:“克林顿和戈尔都在随着托夫勒的节奏起舞,托夫勒式音乐穿透了美国政府行政机构的改革进程。”──第三次浪潮的宣传狂飙,促成了高科技股泡沫,带来了九一一袭击、伊拉克—阿富汗战争、房地产泡沫的崩盘,导致白种人统治的美国,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走向终结。
   

此文于2014年12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