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四十八章、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471)
   “俄罗斯人口持续下降,据联合国预测,到2050年,俄罗斯的人口将只剩1.078亿人。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最感人口缺乏,不得不接纳大量中国人和朝鲜人;2006年12月,俄罗斯开始执行从近邻国家吸引移民回俄罗斯的国家计划,预计在2007年移民5万人,到2012年前移民30万人──不包括家庭成员。”──但是,备选的12个移民目标区中,7个却是位于西伯利亚或远东,都是俄罗斯的不发达地区:这不是拆东墙补西墙吗?这表明俄罗斯殖民统治不是已经撤退完毕,而是在继续崩溃:西伯利亚的重见天日,已经为期不远。这就像一百年前的满洲或曰“中国东北地区”一样,不论腐朽的满族人如何阻挠,终将向具有活力的人们开放。
   
   
   (472)
   殖民的历史终于逆转:“2013年2月25日《苹果日报》说,九岁大的白人男孩道格摩尔(Aaron Dugmore)遭到亚裔同学的歧视,上吊自杀……他可能是英国有史以来因为受到同学霸凌而自杀的学生中年纪最轻的。他去年九月因为爸妈工作的关系转学,进入了伯明罕的Erdington Hall小学,这所学校有75%的学生都不是英国本地人;他的继父说:“他从到这里上课的第一天,回家就变了个人”,妈妈眼看他一天比一天忧郁、一天比一天浮躁,也曾多次与他沟通,“他说学校同学们都因为他是白人而欺负他”,几次向学校反映,但学校也没半点作为;日前,道格摩尔下课回家路上,一群同校的亚裔同学围住他,没有什么理由就修理他一顿,“因为他皮肤的颜色,让人看了噁心”,最后带头的拿出一把塑胶刀,在他身上眼前挥舞着,并说:“下次就是真刀了。”道格摩尔回家,走进自己的房间,用简单的绳索上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473)
   安全与自由的冲突:“美国《华盛顿邮报》和皮尤研究中心2013年6月10日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表明,大多数美国人支持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用户电话;美情报机构表示,监听电话只是出于监视和识别恐怖分子的目的,但不会记录电话内容──针对这起“监听门”事件的调查结果显示,56%的受访者认为这种做法是可以接受的,41%的人认为不可接受。”接受监听的是“安全”,反对监听的是“自由”,调节两者的是“民主”。
   
   
   (474)
   “德斯累利把谎言划分为三类:日常谎言、弥天大谎、统计学。”──第一种日常谎言是“人际关系润滑油”、第二种弥天大谎是“意识形态”、第三种统计学是“科学”。
   
   
   (475)
   “《天生反叛》(Born to rebel)中,举出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作者考察了超过十二万名个体的个人特质,发现在第一胎、最后一胎和中间几胎之箭存在着明显的人格差异:平均来说,第一胎的孩子比较墨守成规、保守、对弟弟妹妹更有责任感,也更加注重地位取向;而后面几胎的孩子在长大之后,相对于第一胎的孩子会更有想象力、更懂得变通、以及更加反叛;排行靠前的孩子更可能选择保守的工作,而后面的孩子对不那么墨守成规的工作表现出更高的容忍度。”──由此可见,家庭是社会化的第一站,亲情也是一种残酷的锻炼。
   
   
   (476)
   “在进化论的世界里,很难去设想杀婴这种行为的发生,家长本应该养育和保守自己的孩子,而不是杀了他们”;但在异常环境下,如果长期的收益可以抵消短期的成本,父母就会做出如此的行为。”──这说明进化并不是进步,经常表现为退化甚至更为糟糕的结局。
   
   
   (477)
   “兄弟相争的模式:孩子们为得到父母的关爱和认可而彼此竞争起来;早出生的孩子身高力大、反应敏捷、懂事早,因此受到的褒奖和惩罚也多;那些晚生的孩子为了引起父母的注意,总是要出一些新的花招。”──看来“兄弟阋墙”不仅是王家模式、富家特点,而是人性的组成部分,甚至是动物性格的组成部分。
   
   
   (478)
   领袖受到权力的腐蚀:“在过去,信徒常常引领科学;在今天,教会领袖常常落后于科学进展的步伐,在没有充分理解新发现的情况下,他们却敢于冒险去攻击科学的观点;结果就是招来对教会的一片讥讽谩骂之声,从而迫使虔诚的追寻者疏离上帝而不是投入他的怀抱。”──但是另外一面,信仰的对象应是上帝而不是教会的领袖;假如有人由于人的因素离开了教会的领袖,这对上帝并没有坏处。
   
   
   (479)
   “当一个发达国家把食物送给那些发展中国家的饥民时,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种信念和事件是决策的结果,这或许是个人的决定,或许是公司或国家的决定,但要坚持认为主要的决定因素是要在下一代产生更多的后裔,似乎不在可信了:文化使自然选择的压力放松了。”──这多少有些像是对待宠物的态度,这些发达国家相信那些饥民不会威胁自己的生存,反而能抑制自己的精神疾病。
   
   
   (480)
   人在赚钱的时候是理性的,赚到钱就不理性了:这是精明的商人始料不及的;宗教是没有理性的,但最后控制人类的却是宗教:这是无神论者无法理解的,因为无神论也是一种宗教,也是一种无法证明的信条。──尽管无神论的党和有神论的教会相比有很大的不同。
   
   
   第四十九章、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481)
   政府、银行、保险公司,都是趁人之危的“寄生虫”。
   
   
   (482)
   “保险公司乐意为健康人士提供医保,因为就算每年收取低廉保费还是有利可图;但当投保人开始体弱多病,医疗帐单接踵而至时,保险公司便可以取消保单。”──美国的货车保险更是恐怖,竟然可以让运输公司自己给自己设保,然后拒绝给受害者理赔。而且他们躲在偏僻的得克萨斯州,还在那个血腥的杀害美国总统的达拉斯,让美国其余四十九个州的受害者们,都很难控告他们。
   
   
   (483)
   “一个政客要统治天下,用什么比使用武力更好的呢?”似乎没有,因为社会上大部分的人是稻草人、是跟随者,他们把统治者培养成为割草机、把自己培养成为纳税人──所以一个国家要强大必须军事力量强大,一个人要强大必须拥有权力和实力,也就是说,必须拥有残暴的武力(然后再用遮羞布掩盖起来,以便达到长治久安的目的)。
   
   
   (484)
   2013年11月3日,德国《明镜》周刊发表了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写的《真理宣言》(A Manifesto for the Truth)一文,这是思想主权向国家主权的宣战──斯诺登在文章中表示,目前有关诸多国家遭到大规模监控的讨论表明,他的披露行为有助于引发变革。对政府情报机构进行更多监管的呼吁表明,他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搜集情报的方法和目标的行为是正确的:“公众对社会的新认识不仅无害,反而有明显的用处,因为大家正建议对政治、监管和法律进行改革。”“公民必须反抗当局对事关民众重要事务等的信息压制,那些讲出真话的人并没有犯罪。”目前在俄罗斯避难的斯诺登最近曾发表致德国的公开信,他在信中说,他需仰仗国际社会来制止国家主权对他的迫害。
   
   
   (485)
   2013年11月4日,德国政府发言人斯特芬·赛贝特说,美国“棱镜”监听项目曝光者爱德华·斯诺登在德国境内不会得到庇护,跨大西洋关系对德国很重要;赛贝特说,默克尔总理认为政府有义务保护民众隐私。“尽管如此,(同美国关系)关乎德国安全和盟友间利益”。德国的言行不一表明了,国家主权对思想主权的敌视态度。
   
   
   (486)
   “2013年,美国副总统在与韩国总统开始会谈时表示,‘美国从来言出必行。跟美国对赌绝不会有好结果……’。”──不错,迄今为止美国是不可战胜的,但是,历史上还没有过一个永远屹立的强权;所有强权的命运都是被别的强取而代之,甚至彻底揉碎。
   
   
   (487)
   到了二十一世纪,“恐怖主义威胁不仅成为好莱坞喜欢的一个剧情,而且也成为西方国家政府滥用的一种假想,借以说服公民放弃自由。”──在这种意义上,不仅残存的共产党政权要感谢伊斯兰恐怖分子,而且民主国家的政客也要感谢恐怖分子:帮助自己巩固了政权。
   
   
   (488)
   “2014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百年纪念,有人指出‘所有的这些就发生在离我们并不遥远的地方;即将到来的百年纪念让我们有理由反思,那些伟大的战略家都能犯下怎样的严重过错。”──你难道不懂,这些张牙舞爪的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欧洲必须沉沦”,这就是二十世纪的历史判决。
   
   
   (489)
   人说1914年──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弥漫悲观主义,而1939年──1945年更为悲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反为欧洲带来乐观情绪……其实这是皮相,这种说法只看见欧洲的回光返照,没有看到欧各国已经坐上了轮椅,“大英帝国”则成了木乃伊。这就像输光了的赌徒反而一身轻松了。
   
   
   (490)
   债主──对手──敌人:这就是“继承人”!
(2014/1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