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谢选骏文集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211)
   “休谟认为这么一种‘秩序’能够被辨认为‘人的大脑的创造’,而不是客观实际本身;在休谟看来,‘秩序’是喜欢秩序的人类大脑的产物,而不是自然的客观呈现本身;它是人类的建构,而不是自然世界自身的内在特征。”──休谟故意忽略或是没有弄懂的一个事实:“自然的客观”和“人类的建构”其实具有统一的渊源,那就是思想的主权。
   
   
   (212)
   休谟说,哲学是智者的宗教,宗教是群众的哲学(大意如此);而我则认为:哲学是“把有限的,无限化”,宗教是“把无限的,有限化”──分离的哲学因此通向虚无主义,整合的宗教因此通向实在论……如此说来,哲学可谓浪子,是青年的生命扩张;宗教可谓悔改,是晚年的生命归宿。
   
   “休谟试图通过自然神学证明上帝存在,且能论述清楚上帝的特点,结果却陷入了怀疑论的困境;看来,使用传统的自然神学的方法,几乎毫无可能证明到底是只有一个上帝,还是有多个造物主,还是根本就不存在上帝。”──休谟忘记了自己名言,结果试图调和少数人的哲学与多数人的宗教。但是上帝是无法得到人类的证明的,这在某种意义上正好说明上帝超出人力之外,人类的智能因此无法捕捉到上帝的本质。
   
   
   (213)
   “卢梭是个永不安宁的流浪者,热衷于下层社会生活和贫民的享乐;他两次改变宗教信仰,没有一次郑重其事,他背叛了所有的情妇,与所有的朋友争吵,抛弃了他所有的孩子……在断言原始社会人类的自然美之外没有提供任何的新东西;伏尔泰憎恨这些思想,他在读过卢梭的文章以后说,人应该像动物一样‘四肢爬行’。”──但伏尔泰还是小看了卢梭,他不知道还有一种“人面兽心”的长远存在;否则就无法解释卢梭为什么会有那么深远的影响。
   
   
   (214)
   “卢梭宣扬‘自由’的热情,让许多读者难以明白他的思想有多么不自由;革命者拿起1762年文章的开场白:‘人生而自由,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但结果却给更多的人带来的奴役,并使得精神病人从此主导了西方社会的主流价值;不是这些革命心理真的不明白,而是因为他们需要“把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从殖民者到无产者,都是如此贪婪。自由主义者强迫别人赞同他们,而根本不管这违反了他们的交易。强迫的自由,就成了奴役;强迫的解放,就成了镇压。
   
   
   (215)
   欧洲“自由主义者”造成的真实景观:高贵的野蛮人在卑贱的文明人的手下,遭到屠杀:“美洲土著休伦人(Hurons)作为典型的高贵野蛮人,先是被欧洲人大量屠杀,随后被欧洲人带来的传染性疾病真正地摧毁。”这是一种进化呢?还是一种退化?当然我们知道,进化不同于进步,有时是一种退步。
   
   
   (216)
   神话的精神:“休伦神话的醉人潜力,竟不知名作家提炼成喜剧,与1768年在巴黎演出……他们的美德全都胜过英国人……休伦人鼓动民众攻陷巴士底狱。”──等于预演了法国大革命的序幕!这就是历史的报应、印第安亡灵的诅咒。
   
   
   (217)
   “与所有的革命一样,激进派利用了赞成改革的情绪,组织和鼓励‘比大多数人所需要的更多的变革’。”──不是激进派利用了什么,而是人的惰性使得任何群体运动一旦开始就不容易收住脚步。结果这些“变革”的结尾大多沦为“暴力主导”、“流血投票”。
   
   
   (218)
   “1794年6月和7月间,仅仅巴黎既有1584颗人头落地;一位政府成员承认:‘这不是原则问题,这是屠杀问题。’”──二十世纪后来居上的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让法国革命相形见绌:在屠杀数字上,超过法国万倍有余;俄国死了五千万(包括苏德战争),中国死了五亿人口(包括计强制流产)。
   
   
   
   (219)
   “1798年法军入侵埃及和叙利亚,在其撤退后却留下了西方思想的种子;但如同在印度和中国一样,这些种子是在十九世纪的西方军事力量得到明白无误地展示之后,才开始发芽的。”──思想的有效传播,从来都需要一定的“硬件”作为条件或杠杆的;耶稣会没能贯彻的思想,被英法联军贯彻了;因此侏儒们常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展就是硬道理”、“落后就要挨打”、“要两手硬”。
   
   
   (220)
   “历史学家已经发现,拿破仑行为中的机会主义和缺乏任何一般原则;他统治的地方都是残酷的警察国家。”──其实,这就是科西嘉野蛮岛民的特性,在经过法国式的权力夸张以后的不幸结果;正如“毛泽东思想”不过是湘村韶山冲里的一条冬天诞生的毒蛇,在为了生存下去而随机应变地呻吟着。
(2014/1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