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谢选骏文集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四十二章、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411)
   1945年纽伦堡审判时临时杜撰的法则:“每个人都负有国际义务,它们超越了对国家义务的服从。因此,为防止危害和平与人性的罪行发生,公民个人负有的责任和义务可以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这可以说是国际义务载入了国际文献,但是很快,它就被宣布这些义务的国家所破坏;国际义务虽然还无法企及思想主权的高度,但已经不能被强权国家所忍受。
   
   
   (412)
   纳粹是被同性恋者击败的:“1954年,英国数学家图灵(Alan Turing,与冯·诺依曼国土被称为计算机之父)因被揭露在其私生活中的同性恋行为而被迫自杀……由于曾对破译德国人的密码起过关键作用,图灵有理由被认为在打败纳粹方面作出了比艾森豪威尔和丘吉尔更大的贡献。”──如果他早被揭露二十年,德国就可能平定英国、征服苏联、威慑美国。为了报答他的恩惠,西方国家需要允许同性恋合法化。
   
   
   (413)
   博厄斯(Franz Boas,1858—1942年)开创了人类学的四大分支:体质人类学、语言学、考古学以及文化人类学……他在《原始人的心智》一书中指出:“原始人与文明人的区别在很多情况下都只是表面的,而非真正的区别。由于其特殊性,这种社会条件很容易给人一种原始人的思想方法与我们大为不同的印象,而事实上他们与文明人的基本智力特征是相同的。”……“人类心智一致性”,这是一个信念:所有的人类都具有相同的知识能力,以及所有文化都基于相同的基本心智法则;习惯与信仰的变异是历史偶然事件的结果──这一切都指向了思想的主权。
   
   
   (414)
   “黑泽明1954年执导的电影《七武士》,讲述武士们向村民传授武术,却使得自己失去了利用价值。”──这才是真正的思想者的命运:他们让自己为思想而活着,不是让思想为自己而活着……在这种意义上,中国民间在传统上就相当狡猾;人们用“秘方”来确保“思想为自己而活着”、而防止“自己为思想而活着”──这与西方社会的“专利保护”、“版权保护”的精神是相当一致的,而在具体做法上,“秘方”传统更绝,而“专利”、“版权”比较折中。
   
   
   (415)
   “Megalopolis,译为 ‘以特大城市为中心的人口稠密区’,法国地理学家哥特曼(Jean Gottaman,1915──1994年)用此字来形容美国东部自新罕布什尔到弗吉尼亚北部由许多大城市绵延构成的城市系统;1960年代,希腊建筑师和城市规划师多克西迪亚(Konstantino Doxiadis,1913──1975年)预测:城市绵延区发展下去将超越国家、洲界,建议用‘Ecumunopolis’即世界城市(World City)来描述这一现象。”──城市绵延区已经出现在欧洲(法德边界)和北美(美加边界)了,即将出现在南美、中东、东南亚以及中俄边界和印度孟加拉边界;那时,国家主权和夺取领土相对而言就不那么重要了,“神圣领土”的嗜血魔咒也许不再能够掠取人的生命。
   
   “大都市房地产的抵押业务变成了储蓄银行和保险公司的主要支柱……为了保护他们的投资,这些机构必须对任何减缓大都市拥挤状况的努力企图进行战斗,因为这种努力会降低‘靠城市拥挤而产生的价值’。……从短期看,保险公司也许能解决一些问题;从长远看,保险公司本身就是促进整个制度崩溃的一种因素。”──不仅如此,投资机构还组成了院外游说集团,用缰绳套住立法机构、司法机构、行政机构,建立新的法规来扩大自己的利润、保护自己的投资。
   
   
   (416)
   西方文明的“伟大创举”:“有史以来从未有过如此众多的人类生活在如此残酷而恶化的环境之中,这个环境外貌丑陋 、内容低劣,像是瘟疫横行的监牢……工业城镇对黑暗和肮脏漠不关心、满不在乎,这使得城市处于可怕的野蛮状态中。”──在这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三等学徒,表现得最为充分了。什么时候中国摆脱了西方化、日本化、苏俄化的阴影,什么时候第三期中国文明才能获得独立健康的发展。我个人估计,这需要等到二十二世纪的时候了。
   
   
   (417)
   “一旦工业政权建立以后,工人居住区的情况普遍下降。”──一旦无产阶级政权建立以后,无产阶级的处境就会急剧恶化……“穷人们过分拥挤的标准化的居住情况,也扩大到中产阶级的住宅和士兵们的营房……其标准也常常达不到合乎人类生活的标准。”──贫穷和革命一样,也是会传染的。在海外的中国移民社区里也存在类似情况,很多移民擅自更改所在国家的建筑格局,把它们改建得更加猥琐,以适应自己低下的生存标准。
   
   
   (418)
   “官僚主义发展最厉害的,反而是在非政府部门,例如工商业界──一些国际性的大企业,在世界各处组成了一个商业网络,各国各地有其代理人、商务关系人、市场代销店、工厂和投资者,这些大企业,如果不靠大都市里一支耐心听说、安分守己的职员队伍,就一天也存在不下去。”──官僚主义也是一种传染病,不仅会从衙门传播到私营企业,还会从私营企业传播到家庭,传播到各种有人居住的地方去。
   
   
   (419)
   “在威尔士和苏格兰,1931年至1951年的二十年间,总的就业人数比过去增加8%,但其中机关和市区所得工作人员的就业人数比过去增加了63%。”──学坏容易学好难,坏东西要比好东西更有感染力。
   
   
   (420)
   来自敌人的反作用力:“1957年10月4日,苏联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美国人才意识到,和政治秘密不同,自然的秘密是不能被隐藏起来的,没有一个国家能垄断自然规律。”──于是受了三十年抑制的进化论教育,在美国一变成为公共教育的主流;但与此同时,美国也逐渐“社会主义化”了。
(2014/1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