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谢选骏文集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马克思主义就是空手盗道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老布什摸屁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活史达与死曹操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大运河”
·陈布雷让中国沦陷为雷区、培养无数雷锋雷管炸弹
·两个中国是“美国制造”吗
·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四十章、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391)
   “议会制度是现代所有文明民族的理想象征,这种制度反映出一种观念,即在某个问题上,一大群人比一小群人,更有可能做出明智而独立的决定;虽然这种观念在心理学上是错的,却得到了人们的广泛认同。”──“一大群人比一小群人更有可能做出明智而独立的决定”,并不是现代议会制度的理由;现代议会制度的理由是具有更广泛的利益代表性:也就是说,民主不是为了科学管理,而是为了分配利益。
   
   
   (392)
   “我们所说的领袖,常常是实干家而非思想家,他们没有远见卓识,他们也不会如此,因为这种品质一般会让人犹疑不决;而领袖却常常产生在那些神经异常、容易兴奋、游走于疯子边缘的半癫狂的人之中;不管他们坚持的观念或追求的目标多么荒诞,他们的信念是如此坚定,这使得任何理性思维对他们都不起作用;他们对别人的轻藐和保留无动于衷,或者这只会让他们更加兴奋;他们牺牲自己的利益和家庭──牺牲自己的一切;自我保护的本能在他们身上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样的人虽然常给周围的人和他们自己的生存带来危害,但是却能开辟出人意外的新局。
   
   
   (393)
   “民族从不缺乏领袖,然而,他们并非全都受着那种适合于使徒的强烈信念的激励……但具有狂热信仰的领袖,才能打动群众的灵魂:他们是在自己先被某种信条搞得想入非非之后,才能让别人也想入非非;这样他们才能在自己信众的心里唤起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信仰能让一个人变得完全受自己的梦想奴役。”──注意:自己的梦想往往“其来有自”;奴役自己的往往并非自己,而是自己的创造者。
   
   
   (394)
   “在任何一个社会领域,从最高贵者到最低贱者,人只要一脱离孤独状态,立刻便处在某个领袖的影响之下;大多数人,尤其是群众中的大多数人,除了自己的行业之外,对任何问题都没有清楚而合理的想法。领袖的作用就是充当他们的引路人。”──“运动群众”不仅是领袖的阳谋,也是群众的需要;群众专政不仅是暴民政治,也是基于丐帮头子的红太阳神话。
   
   
   (395)
   “如果想在很短的时间里激发起群体的热情,让他们采取任何性质的行动,譬如掠夺宫殿、誓死守卫要塞或阵地,就必须让群体对暗示做出迅速的反应,其中效果最大的就是榜样……其中有三种手段最为重要,也十分明确,即断言法、重复法和传染法……做出简洁有力的断言,不理睬任何推理和证据,是让某种观念进入群众头脑最可靠的办法之一。一个断言越是简单明了,证据和证明看上去越贫乏,它就越有威力……号召人们起来捍卫某项政治事业的政客,利用广告手段推销产品的商人,全都深知断言的价值。”
   
   
   (396)
   “各种观念、感情、情绪和信念,在群众中都具有病菌一样强大的传染力。这是一种十分自然的现象,因为甚至在聚集成群的动物中,也可以看到这种现象。马厩里有一匹马踢它的饲养员,另一匹马也会起而效尤;几只羊感到惊恐,很快也会蔓延到整个羊群。在聚集成群的人中间,所有情绪也会迅速传染,这解释了恐慌的突发性。头脑混乱就像疯狂一样,它本身也是易于传染的。在自己是疯病专家的医生中间,不时有人会变成疯子,这已是广为人知的事情。当然,最近有人提到一些疯病,例如广场恐怖症,也能由人传染给动物。……很多影响要归因于模仿,其实这不过是传染造成的结果。”──这就是“领袖”、“明星”的病理根源;也是思想主权确实存在的证据。
   
   
   (397)
   “得到民众接受的观念,最终总是会以其强大的力量在社会的最上层扎根,不管这些观点多么荒谬……当领袖和鼓动家被这种更高深的观念征服以后,就会把它取为己用,对它进行歪曲,组织起使它再次受到歪曲的宗派,然后在群众中加以传播,而他们又会使这个篡改过程更上层楼。……从长远看是智力在塑造着世界的命运,但这种作用十分间接:当哲学家的思想通过我所描述的这个过程终于大获全胜时,提出观念的哲人们早已化为尘土。”──作者只看到表面,所以割裂开来进行论述;其实操纵这整个“反复其道”的过程的,是所有的生命都在遵从的“思想主权”。
   
   
   (398)
   中国联邦制的前车之鉴:“西班牙1873年那场血腥的革命……激进派已经发现集权制的共和国其实是乔装打扮的君主国,于是为了迁就他们,议会全体一致宣告建立一个‘联邦共和国’,虽然投票者中谁也解释不清楚自己投票赞成的是什么;然而这个说法却让人皆大欢喜,人们无比高兴并陶醉于其中……什么是‘联邦共和国’?有些人认为联邦制是指各省的解放,即同美国和‘行政分权制’相似的制度;还有些人则认为它意味着消灭一切权力,加速社会清算的进程……为此,他们建议在西班牙设立一万个独立的自治区,根据它们自己的要求制定法律,在建立这些自治区的同时禁止警察和军队的存在。在南部各省,叛乱很快便开始从一座城市向另一座城市、从一个村庄向另一个村庄蔓延。有个发表了宣言的村庄,它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破坏了电报线和铁路,以便切断与相邻地区和马德里的一切关系……联邦制给各立门户大开方便之门,到处都在杀人放火,人们无恶不作,这片土地上充斥着血腥的狂欢。”
   
   
   (399)
   “刑罚的目的,是为了保护社会不受罪犯的破坏;而不是为了报复……统计数字已经表明:初犯者受到惩罚后一定会再次犯案;但是法官却宁可要一个危险的惯犯也不愿放弃报复。”──因为法官也是人,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动物”;而不是法律的化身,更不是法律的工具:只有了解这一点,才能赢得官司,而不会坐以待毙地等候司法的公正。
   
   
   (400)
   “第一次世纪大战后,在越南领导共产主义革命的胡志明(1890年──1969年)曾在巴黎当过男招待。”──所以他要报仇雪恨、驱逐法国人;而且他终身无法结婚……因为有人研究过,难以结婚是男侍应生的一个职业病。
(2014/1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