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谢选骏文集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三十三章、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321)
   “1880年代阿根廷南段的火地岛发现金矿,这使得西半球最南端成为竞相争夺之地,捕人猎头公司来到这里消灭土著的食物采集者,每杀死一个印第安人约收费五美元。”──达尔文的进化论,是这些种族灭绝行动的指南书;因为按照科学的逻辑,没有理由让其他种族的人活下去:问题只是让这些人站着死还是躺着死,所以纳粹主义是进化论的逻辑结论。
   
   
   (322)
   人类天生具有增加礼节与奢侈的倾向:“1870年代,安哥拉的一位酋长掠夺自己的部落民众来修建中世纪样式的城堡和收藏小提琴;1890年代,另外一位酋长雇用一位曾经作为奴隶为葡萄牙人服务的女仆来教导自己欧洲的礼节。……西服在任何地方都成为上流社会的标准装。”──反正人总是需要礼服的,不是这种就是那种,而且要精益求精甚至争奇斗艳(或其反面的装穷与扮演朴素),总之都是为了趋炎附势、自抬身价、增加自己的社会筹码。
   
   
   (323)
   “鸦片贸易代表一个重要的突破,一举打进一个多数外国人几乎毫无东西可以出售的市场……到1830年代中期,运抵中国的鸦片每年的货值在二十年里翻了五倍……很像当今全球贩卖海洛因和可卡因震动了西方一样。”──历史似乎呈现着圆形,报应的追剿永远追随着任何一个强权。
   
   “英国人,至少是负责贸易的人员和政府官员,对于道德层面的呼吁并不理睬;只要鸦片贸易带来利润,他们就不愿停止鸦片生产。”──中国何时能找到类似鸦片的“商品”倾销西方,那时就是中国自己由衰而盛并且盛极而衰的分水岭:其潜台词是,鸦片战争是英国自己盛极而衰的分水岭;而道德败坏、丧失自我控制,则使一切文明走向坠毁之途。
   
   十九世纪的英国人认为:“禁止鸦片贸易就是干涉自由贸易,没收英国毒贩的鸦片就是公然侵犯私有财产。”──但是到了二十世纪,英国开始奉行另外一些准则和理论,表面上甚至完全相反,摇身一变,成了严查贩毒的“文明国家”。
   
   英国的崛起是吸血鬼的自肥:“1842年的《南京条约》割走了香港和两千一百万两白银,购买力相当于2000年的二十亿美元。”──任何一个“大国崛起”,都不可能是“和平崛起”,否则只能被“不和平的对手”打翻在地,再踩上一只脚,进行勒索赔款;英国对中国的一脚,踩了一百多年,直到太平洋战争爆发才开始结束,资金源源不断流入英国,成就了“日不落帝国”的辉煌。
   
   
   (324)
   克劳塞维茨(Carl von Clausewitz,1780──1831年)可以说是“第一个纳粹分子”,他认为:“战争势必涉及到交战国的全体人民,每个人都是敌人……迫使敌人无条件投降、永久解除武装。”他的观念最终影响了欧美的整个军事政治体制……“‘纪实摄影之父’马修·布雷迪(Mathew Brady,1822──1896年)的照片,揭示了南部邦联和北部联邦的士兵尸体布满战场。”──美国南北战争的血腥残酷,预示了两次世界大战的人类浩劫;亚特兰大的炮击平民,是二十世纪狂轰滥炸的榜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325)
   不论“宇宙进化(演化)”还是“社会进化(发展)”的思想,都来自英国这个鸦片的祖国;达尔文主义促成了阶级清算和种族清洗的血红现实──英国国旗米字旗的图像,活像一部绞肉机,上面的红色就是屠杀的号令。
   
   一个十字架是十字架,带钩的十字架是纳粹旗,而三四个十字架摞在一起的米字旗则成了绞肉机──神学现代主义认为,教会和信仰应该“有所发展”;其前提似乎是说教会和信仰从未“有所发展”似的,似乎教会和信仰自古以来就是一成不变和先验存在似的……这显然是错觉的产物。
   
   
   (326)
   “‘没有计划’这个词在维多利亚时代是一个赞扬性的词……自然界的生存斗争,无计划地发展,进化出新的物种;人类在耕作养殖业中,有计划地生产出新的品种。”──有计划地活动、尤其是中央集权的计划经济,结果却让统治者自己和人民奴隶大众全都沦为非人。
   
   
   (327)
   “不同的阶级具有不同形式的意识。”──这一论述本身就从反面说明了“阶级”乃是“思想”的产物;“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个“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教条忽略了“社会存在”本身就是思想甚至是人类意识的的产物──马克思主义的“反人类”由此可见。
   
   
   (328)
   “卡尔马克思认为暴力是好事,而且能够促进进步。……社会主义者逐渐接受恐怖理论家莫斯特(Johann Most 1846──1906年)的嗜血狂言:整个精英阶层,包括他们的家人、仆人和所有与他们做生意的人,都是武装斗争的合法目标,要利用一切机会将他们处死,任何遭到‘误杀’的人,都是实现崇高事业的牺牲品。”──贺龙所谓的 “两把菜刀闹革命”、毛泽东所谓的“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应该脱胎于此种恐怖主义;文革的口号是“红色恐怖万岁”,可惜仅仅维持了三年就以“九大”画上了逗号;五年以后,就以林彪一家的殒命沙漠,画上了分号;十年以后,就以毛泽东家族的俯首就擒,画上了句号。
   
   “莫斯特创造了‘行动宣传’一词,作为谋杀的代号;他在1884年出版了一本手册,介绍如何在教堂、舞厅、公共场所引爆炸弹,这些地方正是贵族、牧师、资本家这样的‘爬行动物’可能聚集的场所。”──显然,社会主义者正是伊斯兰恐怖分子的先行者;而“资产阶级革命”又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先行者。
   
   
   (329)
   炸药大王诺贝尔(Alfred Bernhard Nobel,1833──1896年)可以说是“头号恐怖分子”:这个人虽然遗嘱创立了诺贝尔和平奖,但是他在死前六年却公然宣称:“如果国内的民众像前线的部队一样面对死亡的伤痛,那么战争将会‘立即中止’;他认为和平的最大希望是发明一种细菌战,或者发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由此看来,诺贝尔才是最大的和最危险的恐怖分子;屠杀平民,就是他的“和平”。
   
   
   (330)
   诺贝尔的祖国瑞典作为古老的海盗国家和新兴的列强,也曾参与“瓜分中国”的勾当──大家都记得1928年下半年国民政府与美、英、法、挪威、荷兰、瑞典等六国签署关税条约,六国承认中国关税自主;大家都记得,在英、美带头下,截至1943年,中国与瑞典、比利时、挪威、加拿大、荷兰、法国、瑞士、丹麦、葡萄牙等九国重新立约,终结了列强(“一系列强盗国家”)加在中国头上的不平等条约;但都忘记此前连瑞典、比利时、挪威、荷兰、瑞士、丹麦、葡萄牙这些弹丸之地,都参与了蚕食中国的盛宴。
   
(2014/1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