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谢选骏文集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二十九章、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281)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在十七世纪,土耳其禁卫军以牺牲军事效率为代价,变成了世袭部队(也就是中国人现在所说的“太子党”──引者),对基督教的地区征服活动也停止了。”──照此看来,中国共产党政权在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其实是“官僚阶层的世袭化所导致的政权没落”,其外部特征是“停止对基督教地区的征服活动”(“开放”),其内部特征则是腐败和裙带关系盛行(“改革”)。
   
   
   (282)
   野蛮人入主文明地区导致自身的文弱:“莫卧尔人对主权本身的理解根植于其信念,坚信主权来源于帖木儿,归根结底来源成吉思汗……但他们逐渐认同于他们所统治的领土。”──野蛮人中唯一能避免这一命运的,大约就是阿拉伯人,他们终于使被他们征服的文明人,接受了他们的伊斯兰教……甚至连周文王父子和罗马人,最后也同化于他们的被征服者。
   
   
   (283)
   “传统的武士阶层遭受了商业繁荣之害,面对严峻的局面。”──革命者也是如此:他们是商业繁荣的受害者,是经济萧条的受益人。
   
   
   (284)
   “许多武士沦为浪人,失业的武士为不同的领主服务。”──革命者也是如此:他们在和平时期遭遇失业,并为不同的政治集团服务;他们加入某个党派或是帮会,纯属偶然之举;“意识形态”不过是他们的幌子,是现代形式的“江湖忠义”。
   
   
   (285)
   “领主很少付给武士合适的薪金,他们强调单方面的效忠。”──“党组织”和“黑社会”也是如此,它们很少付给成员合适的薪金,仅仅强调单方面的效忠:例如,“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终身”;而完全不提“组织对党员有什么义务”。
   
   
   (286)
   “一旦大陆帝国扩张开始,它就会继续下去;安全总是意味着要控制下一个边疆。”──无独有偶,不仅大陆帝国如此,海上强权也是这样:一旦海上强权扩张开始,它就会继续下去;安全总是意味着要控制下一个港口。
   
   
   (287)
   十六世纪的诚恳体现在:“送达传票者受到这样的训诫:在这个交易所或人类事务所中,完全充满着商品买进卖出,……今罚款十英镑,见到传票后,请准备现金和实物出庭,以维持这个世俗市场。’”──遭到了当局罚款,就是作出了社会贡献;这就是十六世纪的诚恳;到了虚伪的现代社会,一切都反了过来,作出了财政贡献的人,还要受到谴责,说他犯了规,才需要遭到罚款。因为,对于法律的偶像崇拜,已经树立了;最高法院代替了宗教会议。
   
   
   (288)
   “投石党运动(Fronde,1648──1653年)其实预演了1789年法国大革命、1848年革命、1870年巴黎公社:源于红衣主教马萨林(Cardinal Mazarin)的支持者被巴黎暴民以石块破坏窗户。投石党运动大概可划分为两次时期,前期为1648──1649年高等法院福隆德运动(the Fronde of the Parlements),后期为1650──1653年亲王福隆德运动(the Frondeof the nobels)。1643年,法王路易十四登基时只有五岁,由太后‘奥地利的安娜’任摄政女王;她的宠臣红衣主教马萨林任首相,他是法国的实际统治者。当时,三十年战争即将结束,马萨林为了应付战争的需要,而向金融家预支款项,并以允许他们征收捐税和收取国家的收入作为交换条件。这些包税商从中获得巨利,引起了贵族的嫉妒和人民的愤怒。当外省已被搜刮得民穷财尽,政府打算向巴黎的中产阶级和高等法院法官榨取,1648年4月宫廷颁发敕令,停发四年各地高等法院法官俸禄,从而激化矛盾。1648年5月,巴黎高等法院联合各地法院,以整肃政府弊端为名,提出二十七条建议,宣布国王派往各地的监察官违宪,并要求厉行财政改革,保障人身自由。1648年8月,受孔代亲王朗斯大捷的鼓舞,太后与马萨林下令逮捕领导运动的P.布鲁塞尔等三人,这一行动立即引起愤怒。1648年8月26日,巴黎爆发了人民武装起义。起义者一夜之间就筑起了一千二百个街垒,他们用投石射击马萨林拥护者的住宅。在外省也爆发了反政府的起义。1648年10月,国王路易十四出走,马萨林被第一次流放。不久,法国签订《威斯特法利亚和约》,法军从前线撤回。1649年1月孔代亲王统率大军包围巴黎。由于贵族和资产阶级畏惧人民起义的扩大,又闻英国国王查理一世刚被处决而更为惊骇,遂与国王妥协。1649年3月11日,双方签订《吕埃尔和约(Peace of Rueil)》。起义的巴黎人民和王军战斗三个多月,终于失败。但零星的分散的斗争并未停止,直至1652年才被彻底镇压下去,是年10月21日,法王路易十四返回巴黎。这就是法国历史上第一次“投石党”运动。1650年1月-1651年12月第一阶段第一次“投石党”运动后,孔代亲王因谋取马萨林的职位未成,便联合对宫廷不满的孔蒂、贡蒂、隆格维尔夫人等亲王显贵,密谋推翻马萨林政府。1650年1月,马萨林拘捕孔代亲王、亲王的兄弟孔蒂及其妹夫隆格维尔公爵,亲王的拥护者在外省暴动,教士亦与贵族联合,对抗宫廷。叛军由蒂雷纳子爵(Viscount de Turenne)率领,联合西班牙军队进攻法国。迫于各方压力,孔代等贵族被释放,马萨林第二次被流放。第一次内战结束。1651年12月──1653年2月第二阶段1651年12月马萨林被召回巴黎。孔代亲王联合西班牙入侵法国。1652年2月-4月间,叛军取得一系列军事胜利。王室再一次逃离巴黎。蒂雷纳率王室军队与孔代亲王军作战,在巴黎附近取得一系列重要军事成果。巴黎反叛人民组建政府。马萨林感到民众的愤怒集中于自己,第三次离职。马萨林离职后,孔代亲王失去民众支持的基础。1652年10月,十四岁的路易十四被人民迎回巴黎。孔代亲王流亡国外,奥尔良公爵加斯东被贬他乡。第二次内战逐渐平息。”──中国为什么难以发生“城市革命”?因为中国没有这样的城邦自治的传统。中国的革命,只能由游民发动。
   
   
   (289)
   “不列颠能崛起为十七世纪科学活动的中心,一是因其已经成长为商业霸主,二是因其宗教的发展出创造造出一种探求自然知识的积极氛围”;而当代中国的富人却为富不仁,只关心吃喝嫖赌、谋财害命,结果自然优劣立判……“十七世纪科学不列颠实验自然科学的狂热在清教徒和温和的英国国教徒中均大行其道,但每一宗教团体都出于其自身的恶特殊原因而倾向于支持特定形式的宗教”;而当代中国的左右各派都在竞争如何才能更好地扼杀科学,结果自然优劣立判……中国要想取代英国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世界工厂”地位,势必不可能也。
   
   
   (290)
   “1759年,由于斯隆爵士(Sir Hans Sloane)的请求,不列颠博物馆向市民开放,这是从宫廷转变为大众文化的一大标志。”──这一转变的完成则用了两百多年,到手机上网的时代才算告一段落;因为技术的发展让平民得以克服时空的距离,也能像有闲阶级那样“进入博物馆”;可悲的是,多数人拿了手机不会求学,只会电子游戏和到处串联,这是由人的动物本能决定的。
(2014/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