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谢选骏文集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十九章、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181)
   “在中世纪初期,流行过一种正规的、整齐匀称的几何形规划,城内地块以长方形划分基础……斯宾格勒把棋盘格规划解释为纯粹是一种进入文明的文化最后固定化的产物,这种概括和判断是得不到事实支持的。……相似的形态在不同的文化中不一定有相似的意义,同样,相似的功能可能会产生很不相同的形态。”──我相信常人首先满足的都是低级需求,然后才会考虑爱好和趣味方面的文化问题;但是伟大的天才不在此列,他们往往忽视身体的需要而寻求精神的突破。只是,天才从自己出发去思考常人,往往得出“高级宗教”方面极为荒谬的结论。所以说,“正因为它荒谬,所以我才相信。”
   
   
   (182)
   “中世纪的人们喜欢明显的界限……界限和分类分级是中世纪思想的精髓;所以哲学上的唯名论对中世纪的生活方式是一种破坏,正如炮火能破坏城墙一样;因为唯名论向社会阶级的客观现实挑战,并把世界描绘成许多不相关的院子和无联系的时间。”──但可能比较接近自然主义,但是,“唯名论否认共相具有客观实在性,认为共相后于事物,只有个别的感性事物才是真实的存在”,这种观点却可能成为思想主权的敌人而出现。实际上,共相和个别可感的事物,都是真实的存在,都是思想的产物。
   
   
   (183)
   独立思考的前提条件:“‘文化渗出规律’的一个例子:占人口少数的富有阶层想出一些新玩意儿,经过几个世代普及到经济上较低的社会阶层中去;中世纪住宅形式的第一个根本改变是,人们感到需要独处,单独用膳、单独睡觉、单独举行宗教仪式和社会仪式,最后,独立地进行思考。”──独立思考是独立住宅的结晶,杂乱的环境很难形成一致的思想,住宅对于文化的发展因此是至关重要的;在探索的意义上,思想其实是探索时空的一个触须,正如闲暇是文明诞生的必要条件。但是,思想却不是外在空间的产物,而是出自内在的生理机制。
   
   
   (184)
   早期反对晚期,晚期背叛早期:“在中世纪早期,在组织贸易基地时,商业甚至抄袭宗教上的一套制度,汉萨同盟要求以宗教的虔诚去追求金钱,而圣殿骑士团的主要职能是银行和转运商──但到了中世纪晚期,宗教让位给了商业,信仰位给了信贷;商业精神甚至敌视大学,中世纪的城镇例如布鲁日和吕贝克从来不以有个智力中心为荣,而别的城市如威尼斯或布鲁斯托尔,长期以来一直不要这类新事物。”
   
   
   (185)
   “天国理想由于教会本身的物质化而从根本上受到损毁……这种自己出卖自己的行为受到许多中世纪教会神甫的相继谴责;许多圣徒指出:现在教堂喧宾夺主,太轻易地代替了神灵。”──这种意义的“基督教”,其实是一种偶像崇拜:崇拜人的组织,并且将之神化为“基督的肢体”。还有人把教堂叫做神的家,直接违反了耶稣的教导。
   
   
   (186)
   “威尼斯的规划不是一个静态设计,而是一系列改变的延续,从复杂状态中脱颖而出的统一;圣马可广场的形式化和内容都是历史上积累起来的各种城市意图和目的的产物,同时还加上了历代环境、功能和实践的影响;不是某个人类天才在几个月内的绘画板上生产得出的。”──这就是经验主义的逻辑,但实际上,这还是某些人类天才在几百年内生产出来的。
   
   自然的导师胜过人为的设计:“牛习惯于按地形走路,它在丘陵代代走路形成的道路,其图案设计常常比任何笔直的道路网更为经济而合理。”但国家主权却不此之图,一定要做出种种硬性规定;但实际上,习惯法比成文法更有效,而判例法的优点更是有目共睹的,但却不适合中央集权的社会。
   
   
   (187)
   欧洲殖民主义的程序:“当可供分配的土地分光了,出现了拥挤的苗头,那么,社区多余的成员可另选一名新牧师,迁到一处新的地方进行开拓,去盖一座新的教堂,选一块新的公地,组成一个新的村庄,规划新的田野。”──当然,不言而喻的前提是,驱逐当地的土著居民。因为野蛮人是不需要文明空间的。
   
   
   (188)
   “十一世纪晚期在意大利比萨的一个图书馆重新发现了查士丁尼的《民法大全》(Corpus Juris Civilis),于是十二到十五世纪,欧洲出现了《罗马法》‘复兴时期’,许多国家相继采用了罗马法;德国是采用罗马法最积极的国家。德国马克西尼安一世于公元1459年,发出通告‘宣布帝国法院的审判以共同的法律为基础,由十六名法官共同执行’;法官中至少有八名是法律博士,他们必须精通罗马法;另外八名,则是从罗马法赋予其特权而对罗马法深具好感的贵族阶级中选任;罗马法在德国一直被沿用到十九世纪末期,而重新制订的《德国民法典》也挣不脱罗马法深入骨髓的影响;在法国,罗马法一开始曾遭到严格禁止,但在政治经济发展的大势所趋下,从十六世纪起,罗马法逐渐成为法官断案的具有权威性的准则;拿破仑引以为傲的《法国民法典》也是建立在罗马法基础上的,它后来成为大陆法系中民法典的经典之作;英国贵族不满查士丁尼将所有特权均归诸于帝王一人,故纷纷抵制罗马法的采用,但这没能阻止罗马法成为十二世纪英国法律进修科目的讲义;虽然英国的法律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是直接来源于原始的日耳曼法的‘私法’部分──契约原则、遗嘱、信托制度及人法、海商法等方面,没有接受罗马法的形式,但它仍摆脱不了罗马法的影响。”──如果意大利没有找到失传的《民法大全》,欧洲的历史还能这样发展吗?
   
   
   (189)
   意大利是现代世界微缩版和预示图:“1300年时半个意大利境内存在的自治城邦,比2013年全世界的主权国家的数目还要多……在随后的两个世纪里,意大利的自治城市合并成为十个政治单位。”──到2133年前后,全球社会也将合并成为不到十个政治单位?现在可见的雏形是:1、欧州联盟、2、非洲联盟、3、美洲联盟、4、阿拉伯联盟、5、东盟日本、6、中国、7、印度、8、俄国、9、英语同盟。
   
   
   (190)
   瑞士联邦是欧洲联盟微缩版和预示图:“寻找从中世纪过渡到现代制度的最成功的例子时,我们必须从瑞士与荷兰去寻找:瑞士人在取得统一时,没有产生专制政府,也不归顺于任何专制形式的中央权力,这表明,瑞士的这套办法,技术上是可行的……而且瑞士流行三种语言,且境内山峦阻隔,影响交通运输和互相交往,对联合统一障碍甚多,与整个欧洲境内四分五裂的情况相似。”──可惜的是,亚洲国家没有一个类似的样板,而且缺乏统一欧洲的基督教传统。
(2014/1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