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谢选骏文集
·穷人的乐趣就是数钱
·含饴弄孙鸟类,工作至死蚂蚁
·爱国者捣蛋掌握了爱国者导弹
·人民战争的经济原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是移民倾向还是间谍活动
·没有基督教的欧洲人禽兽不如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没有基督教就会有毒疫苗泛滥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商业信誉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华人社会为何不能废除死刑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十二章、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111)
   罗马人指出:草原民族“如同野兽一样,他们完全没有善恶之分,他们……没有任何信仰,也谈不上什么迷信,只对金子有着无穷的贪欲。”──所谓“他(她)有一颗金子一样的心”就是比喻这样的贪心;看来“数字化管理”、“数字化生存”,并非新鲜事物;而是“古已有之”了……对金子有着无穷的贪欲……在这种意义上,可以说“数字早就先于信仰”了。
   
   
   (112)
   阿提拉(Attila,406──453年)的愚蠢:罗马使节普利斯库斯(Priscus)公元448年到了阿提拉的营地,他的《出使匈奴王廷记》描写阿提拉:“我惊讶于他如此器重这个小儿子而忽略其他的子女,但坐在我边上一个懂拉丁语的蛮族人先是请求我不要把他的话外传,然后便告诉我:先知曾经对阿提拉预言他的民族有一天会灭亡,但终有一天会在这个孩子的手中复兴。”──显然,这个所谓的先知受到了收买,并参与了宫廷阴谋,而阿提拉却没有发现,难怪他后来死得不明不白……甚至没有人敢追究他的死因,甚至还放风说他是病死的,甚至知栽赃说是一个来自哥特人或勃艮第的日耳曼新娘伊笛可(Hildico)谋杀了阿提拉。
   
   回顾一下公元418年,年仅十二岁的阿提拉,被作为议和条约中的人质之一送到罗马宫廷(时值荷诺里皇帝在位,西罗马帝国首任皇帝);同时,匈人亦获得了埃提乌斯(后来指挥罗马军队,成功抵抗阿提拉进一步西侵的将军)作为人质交换;在罗马的时候,阿提拉在宫廷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同时亦从那里学习到罗马人的传统和习俗,还有他们奢华的生活方式;罗马人希望藉此使他能把罗马文化在回到匈人领地时带回去,以增加罗马对周边部族的影响力;而匈人则希望透过人质交换,能使他们获取更多罗马内部的情报;阿提拉逗留在罗马时,曾经一度尝试逃跑但失败了,于是他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研究罗马内部结构上,并专注研究罗马的内政及外交政策,有时,他甚至会透过暗中观察外交官们举行的外交会议去研究这方面的资料;可以说,阿提拉于当时学习的一切对后来他对匈人帝国的统治,以至于他对罗马的征伐战役,都有极大的帮助。
   
   有一人可以被视为“阿提拉的先行者”:公元九年,在欧洲内陆莱茵河(Rhine)沿岸的条顿堡(Teutoburg)山里,三个罗马军团首次被日耳曼─条顿(Teuton)民族的克鲁斯部落(Cherusci)的领袖阿尔米纽(Arminius,前18?─后19年)一举击溃,其惨败程度号称“条顿堡屠杀”;阿尔米纽并不是“勇敢的土著人”,他曾经深入罗马帝国,在帝国军队中服役六年(公元1—6年),他甚至还是罗马公民,但返回日耳曼后仅仅两年就发动战争反对罗马──所以这个战争与其说是民族战争,还不如说是特殊的内战,有点像美国的独立战争,更像匈奴人刘渊(?─310年)、羯人石勒(274─333年)发动的五胡乱华:刘渊是南匈奴单于于扶罗之孙,匈奴左贤王刘豹之子,五胡十六国里匈奴汉国的创立者;羯人石勒则出身贫贱,十六国羯赵的创立者:他们发动的“五胡乱华”,与其说是蛮族入侵,不如说是“革命战争”,因为他们都是汉化的人物,其兵源也是杂牌,是“国际部队”,并非土著部落。
   
   要知道秦始皇的父亲也是人质,秦始皇本人虽然没有沦为外国的人质,却因为老爹的早死而在本国沦为宰相的人质;我一点都不怀疑,秦始皇后来的疯狂扩张,是基于类似亚历山大那样的“逆子情结”。
   
   
   (113)
   “在这些(拜占庭──东罗马周围)流动民族中,最可怕的就是阿拉伯人……在先知穆罕默德公元620年到630年前后把和平与正义带给半岛之前,阿拉伯世界由于混乱和道德沦丧而声名狼藉。”──这比欧洲蛮族日耳曼人、斯拉夫人改宗基督教之前的状态,更为可怕;所以之后反而进展快速;就像在欧洲蛮族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之间的比较上,日耳曼人比斯拉夫人更可怕,所以之后的进展反而更快。
   
   
   (114)
   “已知最早的阿拉伯文献来自公元四世纪之后,是镌刻在石头上的铭文;然而,最早版本的《可兰》出现于公元八世纪时用毛笔书写的卷轴。”──这与欧洲的蛮族例如日耳曼人、斯拉夫人的历史进度,大致相同。而《可兰》也不是什么原创性质的东西,最多只是一部“改写了的《新约》”。
   
   
   (115)
   “自公元630年到660年,阿拉伯穆斯林通过一系列战役并吞了整个波斯帝国。”──但是波斯人却钻到了阿拉伯帝国的内部,使之变质为穆斯林帝国;从此以后,波斯人和波斯语在回教世界,扮演了希腊人和希腊语在罗马世界的角色:统治东半部分。
   
   
   (116)
   “《可兰》声称:‘对于宗教,绝无强迫。’罗马天主教会的法令也严禁使用暴力来传播信仰。”──但这并没有阻挡宗教战争的步伐;思想虽然可以没有冲突,但是掌握思想的人们彼此却有冲突:他们把撕裂的伤痕带入思想,并且用思想的名义发动战争。回教用重税来进行压迫,迫使不同信仰的人边缘化,并变得日益贫困。
   
   
   (117)
   在回教扩张的早期,“穆斯林是免税的,很多人宣布自己成为穆斯林就是为了享受免税的好处。”──如此获得的“传教效果”,当然会熄灭一个社会的真正虔诚和创造精神。
   
   
   (118)
   “伊斯兰法非常重农,地主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其土地进行使用和买卖,自由的土地市场带来了巨大的竞争,它意味着农田能够集中到这样的人手里:他们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土地。”──发生在阿拉伯帝国的这一现象,与中国的帝国时代相似;而与日本、欧洲中世纪、王国时代的中国,完全不同……这不是什么“重农”,而是封建制度的瓦解;这种状态容易形成平民社会,但不利于发展自治的、多元的、富于活力的文化。
   
   
   (119)
   “隋文帝杨坚的粗暴高压的方法正适合一个通过武力实现了统一的时代;他的继承者隋炀帝杨广宣称要复兴仁政入学和古法。”──但结果呢?隋炀帝反而变成了荒淫无耻和贪残暴虐的代名词;不过唐宋的液态文明大体上还是按照隋文帝推动的方向前进的,最后在元明清形成了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固体板块。
   
   
   (120)
   在“南北朝统一战争”中惨遭隋朝俘虏的陈朝后主死后,“隋炀帝杨广认真翻阅《逸周书·谥法解》,左看右看,思前想后,最终挑了一个字:‘炀’──谥法对这个‘炀’字的释义是:好内远礼曰炀,去礼远众曰炀,逆天虐民曰炀。杨广发自内心地认为,对于像陈后主这么一个荒淫奢侈、不理朝政,最终导致国破家亡的人而言,再也没有哪一个字比‘炀’字更适合做他的谥号了……十几年后,新朝皇帝李渊和他的大臣们也是出于与杨广完全相同的想法,给了他‘炀’字的谥号;结果,陈后主所得到的‘炀’字并没有被后人记住,反而是杨广的‘隋炀帝’谥号最终像现代人记忆中的‘毛主席’那样流芳百世、兆民仰视……”──难怪有句话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还有一句可以配套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2014/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