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谢选骏文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十二章、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111)
   罗马人指出:草原民族“如同野兽一样,他们完全没有善恶之分,他们……没有任何信仰,也谈不上什么迷信,只对金子有着无穷的贪欲。”──所谓“他(她)有一颗金子一样的心”就是比喻这样的贪心;看来“数字化管理”、“数字化生存”,并非新鲜事物;而是“古已有之”了……对金子有着无穷的贪欲……在这种意义上,可以说“数字早就先于信仰”了。
   
   
   (112)
   阿提拉(Attila,406──453年)的愚蠢:罗马使节普利斯库斯(Priscus)公元448年到了阿提拉的营地,他的《出使匈奴王廷记》描写阿提拉:“我惊讶于他如此器重这个小儿子而忽略其他的子女,但坐在我边上一个懂拉丁语的蛮族人先是请求我不要把他的话外传,然后便告诉我:先知曾经对阿提拉预言他的民族有一天会灭亡,但终有一天会在这个孩子的手中复兴。”──显然,这个所谓的先知受到了收买,并参与了宫廷阴谋,而阿提拉却没有发现,难怪他后来死得不明不白……甚至没有人敢追究他的死因,甚至还放风说他是病死的,甚至知栽赃说是一个来自哥特人或勃艮第的日耳曼新娘伊笛可(Hildico)谋杀了阿提拉。
   
   回顾一下公元418年,年仅十二岁的阿提拉,被作为议和条约中的人质之一送到罗马宫廷(时值荷诺里皇帝在位,西罗马帝国首任皇帝);同时,匈人亦获得了埃提乌斯(后来指挥罗马军队,成功抵抗阿提拉进一步西侵的将军)作为人质交换;在罗马的时候,阿提拉在宫廷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同时亦从那里学习到罗马人的传统和习俗,还有他们奢华的生活方式;罗马人希望藉此使他能把罗马文化在回到匈人领地时带回去,以增加罗马对周边部族的影响力;而匈人则希望透过人质交换,能使他们获取更多罗马内部的情报;阿提拉逗留在罗马时,曾经一度尝试逃跑但失败了,于是他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研究罗马内部结构上,并专注研究罗马的内政及外交政策,有时,他甚至会透过暗中观察外交官们举行的外交会议去研究这方面的资料;可以说,阿提拉于当时学习的一切对后来他对匈人帝国的统治,以至于他对罗马的征伐战役,都有极大的帮助。
   
   有一人可以被视为“阿提拉的先行者”:公元九年,在欧洲内陆莱茵河(Rhine)沿岸的条顿堡(Teutoburg)山里,三个罗马军团首次被日耳曼─条顿(Teuton)民族的克鲁斯部落(Cherusci)的领袖阿尔米纽(Arminius,前18?─后19年)一举击溃,其惨败程度号称“条顿堡屠杀”;阿尔米纽并不是“勇敢的土著人”,他曾经深入罗马帝国,在帝国军队中服役六年(公元1—6年),他甚至还是罗马公民,但返回日耳曼后仅仅两年就发动战争反对罗马──所以这个战争与其说是民族战争,还不如说是特殊的内战,有点像美国的独立战争,更像匈奴人刘渊(?─310年)、羯人石勒(274─333年)发动的五胡乱华:刘渊是南匈奴单于于扶罗之孙,匈奴左贤王刘豹之子,五胡十六国里匈奴汉国的创立者;羯人石勒则出身贫贱,十六国羯赵的创立者:他们发动的“五胡乱华”,与其说是蛮族入侵,不如说是“革命战争”,因为他们都是汉化的人物,其兵源也是杂牌,是“国际部队”,并非土著部落。
   
   要知道秦始皇的父亲也是人质,秦始皇本人虽然没有沦为外国的人质,却因为老爹的早死而在本国沦为宰相的人质;我一点都不怀疑,秦始皇后来的疯狂扩张,是基于类似亚历山大那样的“逆子情结”。
   
   
   (113)
   “在这些(拜占庭──东罗马周围)流动民族中,最可怕的就是阿拉伯人……在先知穆罕默德公元620年到630年前后把和平与正义带给半岛之前,阿拉伯世界由于混乱和道德沦丧而声名狼藉。”──这比欧洲蛮族日耳曼人、斯拉夫人改宗基督教之前的状态,更为可怕;所以之后反而进展快速;就像在欧洲蛮族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之间的比较上,日耳曼人比斯拉夫人更可怕,所以之后的进展反而更快。
   
   
   (114)
   “已知最早的阿拉伯文献来自公元四世纪之后,是镌刻在石头上的铭文;然而,最早版本的《可兰》出现于公元八世纪时用毛笔书写的卷轴。”──这与欧洲的蛮族例如日耳曼人、斯拉夫人的历史进度,大致相同。而《可兰》也不是什么原创性质的东西,最多只是一部“改写了的《新约》”。
   
   
   (115)
   “自公元630年到660年,阿拉伯穆斯林通过一系列战役并吞了整个波斯帝国。”──但是波斯人却钻到了阿拉伯帝国的内部,使之变质为穆斯林帝国;从此以后,波斯人和波斯语在回教世界,扮演了希腊人和希腊语在罗马世界的角色:统治东半部分。
   
   
   (116)
   “《可兰》声称:‘对于宗教,绝无强迫。’罗马天主教会的法令也严禁使用暴力来传播信仰。”──但这并没有阻挡宗教战争的步伐;思想虽然可以没有冲突,但是掌握思想的人们彼此却有冲突:他们把撕裂的伤痕带入思想,并且用思想的名义发动战争。回教用重税来进行压迫,迫使不同信仰的人边缘化,并变得日益贫困。
   
   
   (117)
   在回教扩张的早期,“穆斯林是免税的,很多人宣布自己成为穆斯林就是为了享受免税的好处。”──如此获得的“传教效果”,当然会熄灭一个社会的真正虔诚和创造精神。
   
   
   (118)
   “伊斯兰法非常重农,地主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其土地进行使用和买卖,自由的土地市场带来了巨大的竞争,它意味着农田能够集中到这样的人手里:他们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土地。”──发生在阿拉伯帝国的这一现象,与中国的帝国时代相似;而与日本、欧洲中世纪、王国时代的中国,完全不同……这不是什么“重农”,而是封建制度的瓦解;这种状态容易形成平民社会,但不利于发展自治的、多元的、富于活力的文化。
   
   
   (119)
   “隋文帝杨坚的粗暴高压的方法正适合一个通过武力实现了统一的时代;他的继承者隋炀帝杨广宣称要复兴仁政入学和古法。”──但结果呢?隋炀帝反而变成了荒淫无耻和贪残暴虐的代名词;不过唐宋的液态文明大体上还是按照隋文帝推动的方向前进的,最后在元明清形成了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固体板块。
   
   
   (120)
   在“南北朝统一战争”中惨遭隋朝俘虏的陈朝后主死后,“隋炀帝杨广认真翻阅《逸周书·谥法解》,左看右看,思前想后,最终挑了一个字:‘炀’──谥法对这个‘炀’字的释义是:好内远礼曰炀,去礼远众曰炀,逆天虐民曰炀。杨广发自内心地认为,对于像陈后主这么一个荒淫奢侈、不理朝政,最终导致国破家亡的人而言,再也没有哪一个字比‘炀’字更适合做他的谥号了……十几年后,新朝皇帝李渊和他的大臣们也是出于与杨广完全相同的想法,给了他‘炀’字的谥号;结果,陈后主所得到的‘炀’字并没有被后人记住,反而是杨广的‘隋炀帝’谥号最终像现代人记忆中的‘毛主席’那样流芳百世、兆民仰视……”──难怪有句话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还有一句可以配套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2014/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