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谢选骏文集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七章、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061)
   国王往往缺乏贵族风度,且狂妄的自恋者:“在美索不达米亚的雕塑中,国王在任何场合中都是最大的人物形象……把泥土制成第一块泥砖是国王的特权,官窑中制成的泥砖也都印有王室的名字,因为众神用泥土创建了世界,而把泥土变为城市是王室的魔力。”──而在中国的绘画中,皇帝的画像不仅是最大的,而且超凡入圣,窃取了神的荣耀;而“人民领袖”甚至比皇帝还大,没有胡子还带有观音菩萨的雌性微笑。毛泽东比慈禧还要女性化,简直像个妖孽。问题是,现代汉人为何喜闻乐见这样的领袖呢。
   
   
   (062)
   在中国,“殷商的卜辞中出现了一种越来越像是交易的口吻”──这非常合乎“商人”的身份;但最后殷商却亡国了,从此以后,中国走上了抑商政策的道路。因为历史的经验表明,重商主义在中国只能导致王朝覆灭。
   
   
   (063)
   “通过接管甲骨的占卜,商王把巫术和宗教的最重要的功能──预测未来和诠释灵魂的意志──转移到国家那里;记录和保存占卜的结果变成了一项世俗的或非宗教的功能。”──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史官文化就不再是周文王的创造了,而是殷商内部产生的;不过我很怀疑这一点,这可能是把商王“现代化”的结果。
   
   
   (064)
   “商朝晚期,国家处于萎缩之中,前1100年开始,臣属册封、、进贡物品及盟邦属国从甲骨文中渐渐消逝……但是殷商文化已经输出到境外地区,远到越南和泰国,一个与商敌对却受其影响的国家正在兴起,这个国家就是周。”──周的伟大在于,即使五百年后,周王的遗泽还是迫使殷商的后人孔子发出由衷的赞叹:“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论语· 八佾》)
   
   
   (065)
   “周人士高原牧民,对商而言是高地的、上游的威胁,就像阿卡德人对于苏美尔人的威胁一样”;周创造了“天命”的意识形态:不仅“上帝既命,侯于周服”,而且“侯服于周,天命靡常”(《大雅·文王》)……由此看来,后来居上的孔子,最多不过是“周文王的幽灵”。
   
   
   (066)
   “伊特鲁里亚人的城市是意大利最早出现的城市,他们的妇女拥有一种希腊人和罗马人看来是不正派的自由,她们可以走出家门、参加竞技、和男士们共餐:在希腊艺术中,唯一能做这些的女士就是妓女。”──因此,伊特鲁里亚人在角逐意大利霸权的斗争中惨遭失败,亡国灭种;中国的“祸水”理论,在西方也有其政治的样板。但是,这种不正派的伊特鲁里亚妇女,却是现代欧美妇女的原型。
   
   
   (067)
   “随着罗马人渐渐变富,他们不再欣赏奥林匹克运动会上的那种全身裸体的希腊习俗;在罗马人看来,裸体不是排便的表示就是色欲的前奏,他们宁可要各种形式的装饰。”──这就是民族精神的差异,就像种族体质的差异一样确实存在;我在1986年出版的《神话与民族精神──几个文化圈的比较》一书中,已有论述:中国在从印度西域吸取佛教的时候,也有类似的取舍;中国在现代化的过程中,更多这样的取舍……所以我说:“只有社会主义不能救中国。”
   
   
   (068)
   罗马人迷恋公共空间的表演,即像现代人迷恋虚拟空间的网络一样:“如果罗马皇帝表现出他个人不喜欢这种表演,哪怕只以不出席观看这种方式表现出来,也是很危险的。”──与此相同,现在各国领导人对于互联网络都是恨之入骨,但是却不得不假装喜欢,甚至还要和民众进行网上对话,展现“三民主义”(胡温政权);或者利用社交网络来骗取民意支持,甚至用来敛财、“收集竞选经费”(奥巴马团队)。
   
   
   (069)
   “第一个罗马公民”也就是所谓的罗马元首奥古斯都临死之际自称是一个即将谢幕的喜剧演员,还让别人向他祝贺演出成功;这也许说出了一个政客的典型:政客的一生就是表演的一生,一个成功的政客就是一个成功的表演艺术家──这比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是一个更为实际的评价;换言之,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其实还太稚嫩……演员在表演的时候是没有良心的,因此也就谈不上无耻,政客也是如此:演技就是一切。
   
   
   (070)
   公元一世纪的拉丁作家华列里厄斯·马克西姆斯(Valerius Maximus)谈到当时的罗马人说,“他们宁可做富国的穷人,而不愿做穷国的富人。”──这是因为富国的穷人可以分享富国的优势,而穷国的富人只能占有穷国的劣势;尤其当时的罗马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富国,而是首屈一指的霸权。
   
   按照“宁做富国的穷人,不做穷国的富人”这一逻辑进行推理,也许可以得出以下的结论:“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2014/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