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谢选骏文集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朝鲜人不比中国人傻
·权贵资本主义就是“骗子资本主义”——中国各省骗子对号入座毛泽东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毛泽东钱币统治全球
·加拿大又犯错误了——开放互联网才有公平的贸易
·比人工智能更可怕的武器是不会说话的奴隶
·达赖喇嘛和缅甸军人谁是更好的佛教徒
·美国国务院再度遭到共产党渗透
·六四亡灵阴魂不散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梵蒂冈
·打狗看主人,邓小平终于开始接受历史的审判
·红色恐怖比白色恐怖残酷百倍
·中美会按照我的剧本走向战争吗
·后共产主义不如共产主义
·六十多岁的人迎候三十多岁的人
·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纽约时报不懂美国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主权”
·狗官擅长的就是反咬一口
·中国和美国都不是罗马帝国
·祭祀黄帝陵象征帝王权力
·美国为什么对共产党中国抓狂
·脸书FACEBOOK是魔鬼的工具
·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没有清朝,中国就不能实现边疆整合吗
·忽视宗教文化终将自食其果
·美国这是在围魏救赵吗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联俄容共招致日本入侵
·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改革开放虚无论
·美国政府吃了中国的人血馒头吗
·大国和小国都在地球上过家家
·胡鞍钢帮助美国把中国塑造为假想敌
·民主根本不是专制的对手
·美国是在吃世界还是在吃自己
·天宫一号坠落证明地球尚未人满为患
·马云想当总统,还是在“人为财死”
·不是中国残酷,而是台湾独立
·中国正在告别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吗
·这就是“新的文化战争”
·川普是个超级傻瓜
·扶贫其实很简单
·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
·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全世界权贵资产阶级(走资派)联合起来
·枪支太多就是自由太多了
·政权就是镇压之权
·人多破坏力量大
·权力制衡就是以毒攻毒
·北京承认台湾独立了
·没有逻辑的李锐
·欧洲已经瘪了,还在自作多情
·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商鞅变法的核心就是废除阶级斗争
·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共产党中国的马基雅维利
·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晚钟
·皇帝的儿女生下来就是让人杀的
·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一叶障目的保罗·肯尼迪及其《大国的兴衰》
·中国大陆兴起十字军战争
·罗杰·史东(Roger Stone)的政治规则
·中国的航母仅仅是一笔学费吗
·只有麦卡锡主义才能救美国
·愚蠢家伙缺乏预见否则就会早点改良狱政
·我的警告话音刚落台湾就准备独立了
·杨百翰大学的伪科学
·美国的穷则思变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七章、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061)
   国王往往缺乏贵族风度,且狂妄的自恋者:“在美索不达米亚的雕塑中,国王在任何场合中都是最大的人物形象……把泥土制成第一块泥砖是国王的特权,官窑中制成的泥砖也都印有王室的名字,因为众神用泥土创建了世界,而把泥土变为城市是王室的魔力。”──而在中国的绘画中,皇帝的画像不仅是最大的,而且超凡入圣,窃取了神的荣耀;而“人民领袖”甚至比皇帝还大,没有胡子还带有观音菩萨的雌性微笑。毛泽东比慈禧还要女性化,简直像个妖孽。问题是,现代汉人为何喜闻乐见这样的领袖呢。
   
   
   (062)
   在中国,“殷商的卜辞中出现了一种越来越像是交易的口吻”──这非常合乎“商人”的身份;但最后殷商却亡国了,从此以后,中国走上了抑商政策的道路。因为历史的经验表明,重商主义在中国只能导致王朝覆灭。
   
   
   (063)
   “通过接管甲骨的占卜,商王把巫术和宗教的最重要的功能──预测未来和诠释灵魂的意志──转移到国家那里;记录和保存占卜的结果变成了一项世俗的或非宗教的功能。”──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史官文化就不再是周文王的创造了,而是殷商内部产生的;不过我很怀疑这一点,这可能是把商王“现代化”的结果。
   
   
   (064)
   “商朝晚期,国家处于萎缩之中,前1100年开始,臣属册封、、进贡物品及盟邦属国从甲骨文中渐渐消逝……但是殷商文化已经输出到境外地区,远到越南和泰国,一个与商敌对却受其影响的国家正在兴起,这个国家就是周。”──周的伟大在于,即使五百年后,周王的遗泽还是迫使殷商的后人孔子发出由衷的赞叹:“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论语· 八佾》)
   
   
   (065)
   “周人士高原牧民,对商而言是高地的、上游的威胁,就像阿卡德人对于苏美尔人的威胁一样”;周创造了“天命”的意识形态:不仅“上帝既命,侯于周服”,而且“侯服于周,天命靡常”(《大雅·文王》)……由此看来,后来居上的孔子,最多不过是“周文王的幽灵”。
   
   
   (066)
   “伊特鲁里亚人的城市是意大利最早出现的城市,他们的妇女拥有一种希腊人和罗马人看来是不正派的自由,她们可以走出家门、参加竞技、和男士们共餐:在希腊艺术中,唯一能做这些的女士就是妓女。”──因此,伊特鲁里亚人在角逐意大利霸权的斗争中惨遭失败,亡国灭种;中国的“祸水”理论,在西方也有其政治的样板。但是,这种不正派的伊特鲁里亚妇女,却是现代欧美妇女的原型。
   
   
   (067)
   “随着罗马人渐渐变富,他们不再欣赏奥林匹克运动会上的那种全身裸体的希腊习俗;在罗马人看来,裸体不是排便的表示就是色欲的前奏,他们宁可要各种形式的装饰。”──这就是民族精神的差异,就像种族体质的差异一样确实存在;我在1986年出版的《神话与民族精神──几个文化圈的比较》一书中,已有论述:中国在从印度西域吸取佛教的时候,也有类似的取舍;中国在现代化的过程中,更多这样的取舍……所以我说:“只有社会主义不能救中国。”
   
   
   (068)
   罗马人迷恋公共空间的表演,即像现代人迷恋虚拟空间的网络一样:“如果罗马皇帝表现出他个人不喜欢这种表演,哪怕只以不出席观看这种方式表现出来,也是很危险的。”──与此相同,现在各国领导人对于互联网络都是恨之入骨,但是却不得不假装喜欢,甚至还要和民众进行网上对话,展现“三民主义”(胡温政权);或者利用社交网络来骗取民意支持,甚至用来敛财、“收集竞选经费”(奥巴马团队)。
   
   
   (069)
   “第一个罗马公民”也就是所谓的罗马元首奥古斯都临死之际自称是一个即将谢幕的喜剧演员,还让别人向他祝贺演出成功;这也许说出了一个政客的典型:政客的一生就是表演的一生,一个成功的政客就是一个成功的表演艺术家──这比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是一个更为实际的评价;换言之,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其实还太稚嫩……演员在表演的时候是没有良心的,因此也就谈不上无耻,政客也是如此:演技就是一切。
   
   
   (070)
   公元一世纪的拉丁作家华列里厄斯·马克西姆斯(Valerius Maximus)谈到当时的罗马人说,“他们宁可做富国的穷人,而不愿做穷国的富人。”──这是因为富国的穷人可以分享富国的优势,而穷国的富人只能占有穷国的劣势;尤其当时的罗马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富国,而是首屈一指的霸权。
   
   按照“宁做富国的穷人,不做穷国的富人”这一逻辑进行推理,也许可以得出以下的结论:“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2014/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