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谢选骏文集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171)
   “美洲乡村的基督徒,与欧洲乡村的基督徒,存在相似的问题:他们都更担心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生存,而忽略了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的救赎。”──一般认为这是中国人的宗教特点;现在看来,中国人的实用性格也不是孤立的。这可能是因为,这些社会的文明周期尚未进入其文明晚期的绝望,所以还对现世还抱有贪婪的生存欲望。
   
   
   (172)
   “利玛窦认为,中国人的敬祖与西方人的圣徒崇拜差不多,无须禁止;但圣徒崇拜也是西方上层神职人员所抨击的惯例;所以传教士在是否允许中国人敬祖的问题上发生了分歧。”──这既是混合主义,又是双重标准。当然,利玛窦有其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没有传扬“基督的奥秘”,从而回避了信仰的核心问题,其结果只能是调和并混合“中西文化”,而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173)
   “早在路德对教廷,甚至对他自己的灵魂产生怀疑之前,鹿特丹的伊拉斯谟(Desiderius Erasmus,1466──1536年)已经对教廷发起了口诛笔伐;他的《愚人颂》比《九十五条论纲》的出版,整整早了八年……但是路德的影响却远远超过了他。”──由此可见,历史虽是由思想创造的,却是由暴力推动的;没有宗教战争的血腥,就没有马丁·路德的功成名就。
   
   
   (174)
   “宗教改革运动之所以成功的一个原因,就是怀疑论者不再相信充斥于四周的‘巫术般的’弥撒……新教将它自身表现为把巫术从宗教中加以驱逐的一种直接的努力。”──如果上述说法有点道理,那么新教改革其实也是一种“科学的胜利”,是科学的进展影响宗教观念的典型事例,如此看来,这个运动也就不仅是制度改革或人事改革,而是“真正全盘的宗教改革”,也就是“改宗”。同时,新教机构对于科学的敌视态度,有时要超过天主教会。
   
   
   (175)
   加尔文学说的异端性质:“加尔文积极鼓励对自然的科学探索,通过奥古斯丁式的弹性解释,他的《圣经》阐释排除了科学发展的主要障碍。”──我不是说加尔文胡作非为,而是说加尔文对现代教会的世俗化,难辞其咎。
   
   
   (176)
   “1543年在明斯特,一个被称为‘莱登的约翰’的裁缝创立了再洗礼教派,带领他的追随者建立起一个理想王国;他们横行地方、欺凌百姓,也是打着平等的口号,但是他们的平等是约翰统治之下的平等,而约翰是独裁者,自己妻妾成群,这个王国满足了西方人脑子里的一个梦想:共产共妻。”──其实,共产共妻的梦想也支配了二十世纪的中国农夫,他们之中的一小部分人达到了目的,“先富”了起来;而大多数人成了受害者,前三十年(1949年──1979年)被“先锋队”共了产,后三十年(1979年-—2009年)被“先富人”共了妻……而且连生儿育女的权利也被“计划生育”给剥夺了,整整三亿胎儿遭到杀害。
   
   
   (177)
   “卢塞利(Girolamo Ruscelli,1504──1566年)在1555年出版的《瑟格雷塔》(Segerti Nuovi),作为欧洲十六世纪广受敬仰的巫术著作,一百五十年间再版了七十多次,这本著作的中隐含的观念是:实验知识应当是集体努力的产物,集体中取得并检验的知识较之于个人取得的知识更为可靠。”──可见科学与巫术的内在关系,都是源于力图控制自然的思想努力。在我看来,思想的诞生与知识的诞生正好相反:思想当是个人努力的产物,集体中取得并检验的思想,反而往往是“再生的思想”,例如巫术和科学,都像再生纸一样粗糙,是用于普及的大路货。
   
   
   (178)
   “科学和巫术都试图解释自然并由此控制自然,可是它们有何差别呢?实际上,十六和十七世纪的西方科学,部分地产生于巫术……那时科学革命中的许多大人物,不是从巫术开始,就是对巫术保持着兴趣。”──这是因为,成功的巫术就是科学,失败的科学就是巫术。
   
   
   (179)
   “布鲁诺(Giordano Bruno,1548──1600年)是因为鼓吹赫耳墨斯巫术和宣称摩西是魔法师,而不是因为任何天文学观点而被宗教法庭宣告有罪,并于1600年2月17日被处死于火刑。”──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还是阴错阳差、歪打正着呢?
   
   
   (180)
   “培根从弗拉芒科学家海尔蒙特(Jan Baptista van Helmont,1579──1644年)那里得到的箴言是:‘逻辑对于科学发现毫无用处。’他更重视观察,而不是传统惯例。”──所谓的“观察”,实际上也是一种“活的思想”或“思想活动”。观察在本质上还可以说是“科学的祭祀活动”,观察可以证明科学法则的神灵存在,祭神神就在。
(2014/1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