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谢选骏文集
·列强就是中国的皇帝
·白求恩也是个白人优越论者
·共产党中国正在学习如何整合世界
·全球意识的诞生即将创造全球政府
·天安门屠杀三十周年亡魂归去来
·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是走向世界帝国的基石
·现代南北朝进入晚期了
·马云原来是只鼹鼠
·错谬的《八九民运史》(陈小雅编造)
·联邦雇员以外的损失也应补偿补偿
·弱者相互原谅但强者从不宽恕
·现在的中国比毛泽东时代温柔三百多倍
·傀儡高官的下场最惨
·毛泽东火烤侄女惨死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为什么要对偷听敌台施以重刑
·噗噗是否同性恋的跨国恋人
·白宫变成了川普大楼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杂
·没有费城律师就没有独立战争
·毛泽东的祖先在贵州
·放纵加拿大毒贩的公检法也应该绞死
·台湾不知亡国恨
·魔鬼附体的科技文明
·佩洛西·波罗蜥真是老糊涂了
·母亲真的只是一个借口吗
·大陆可以购买台湾的主权吗
·黑人并不都比白人愚蠢
·加拿大的今天就是欧美各国的明天
·北极熊终于干倒了美国鹰
·美方还在危险地自我麻痹
·白求恩是个断了脊梁骨的国际流氓
·基督教中国的黄金时代到了
·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教皇国与乌托邦
·谣言推动历史前进
·人民币膨胀到了临界线
·房子就是废垃的仁义道德
·卡尔·马克思确实是一个跳梁小丑
·卡尔·马克思确实是一个跳梁小丑
·美国紧急状态是整合全球的关键步骤
·他的老婆出卖了他
·乌克兰的红颜是祸水吗
·柯文哲没有文化
·两脚羊也会咬死狼
·纽约警察种族歧视
·企业家精神的背后是基督教
·上行下效的强迫劳动
·你们支那人是无法理解我们大和民族的情感的
·拥护中国共产党就是伤害这个世界
·台湾的长荣航空性骚吸客
·佛教的危害
·“自由航行”并非仅仅针对中国
·活不下去的梁家河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欺人太甚的不是白人而是老板
·台湾不知亡国恨
·台湾的监狱像大陆
·为何不去燕山隐居
·预测——看得见的事实与看不见的事实
·我为什么有能力敲打毛泽东的脑袋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欧盟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印度人——并非亚裔的亚裔
·习近平会成为隋炀帝吗
·基督教作为中国国教
·基督教中国化加速了中国基督教化
·如何防止总统叛国
·记杨恒均一事
·历史的桂冠往往都由窃国大盗说了算
·中国基督教化是下次转型的主轴
·川普又犯法了
·手太小的川普败在一个老女人手下
·毛泽东鬼迷心窍
·毛猪头复制了十亿猪脑
·索罗斯加冕习近平为全球首脑
·厕所也是可以吃的
·设伏陷害导致请君入瓮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共产党中国已经从内部攻破了
·总统如此剥削非法移民
·她们从“毛主席儿媳妇”变成“毛主席情妇”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中国人死无葬身之地
·加拿大驻华大使拍马屁还是拍马腿
·共和党变成了共产党
·沉默的羔羊都是他的母亲
·假新闻与假总统
·教会也无法免除人类的原罪
·联英制美分化五眼——中共的不归之路
·又一个古巴正在诞生
·为什么迷恋语言
·单极注定收获多极
·狗官吆喝的羊群社会
·状元的价值在于驸马
·中国人刁没有监控就不行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二章、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011)
   “那些但求掌权而不为社会服务的人,在其臣民的任何进步的道路上设置障碍,因为他们一心想到这种进步会威胁他们万恶的统治。”──这就是愚民政策的现实意义、新闻管制的合理功能。
   
   
   (012)
   “1625年,荷兰法学家格劳秀斯(Hugo Grotius 1583──1645年)提出了一套‘一直盛行到二十世纪晚期的体系’,认为自然法迫使国家互相尊重主权……”格劳秀斯胡说,即使上帝并不存在,这种自然法也可以在基督教以外的世界奏效──为什么格劳秀斯这是在胡说八道?因为二十世纪的历史证明,自然法只能迫使国家互相消灭主权,而不能迫使国家互相尊重主权──二战以后的和平是假象,是原子弹之下的和平、是核威慑造就的联合国,而不是什么自然法造就的和平……否则就不会发生种族灭绝的生物运动和阶级灭绝的社会运动了。
   
   
   (013)
   “为了要求他们的绝对君主权力或绝对人民权利,一些统治者或革命者还逐步阐明了其意识形态上的根据。”──其实,这些根据和古代神话类似,不过是一些思想的借口,是根据权力的需要随意杜撰出来的……
   
   
   (014)
   “近代国家越来越维护其绝对主权,拒绝服从诸如教会领袖或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之类的传统权威。”──深入一层就会发现:教会领袖或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常常也是作为“国家主权的代表”而发挥作用的,尽管那不是现代民族国家;他们也都致力于压制思想主权,教皇国和世俗国家在玩弄权柄上并无本质不同。
   
   
   (015)
   《永乐大典》、《四库全书》的欧洲版:“在查士丁尼皇帝(Justinian,527──565年在位)指导下编辑的《学说会纂》,根据他自己的说法,对大量法律文献作了有意的删除,其中绝大部分是早期文献;这一特别具有破坏性的工作,破坏了任何含有理论思辩和历史重构的法律论文。”
   
   
   (016)
   “《美国独立宣言》其导言所列出的不可剥夺的自然权利,并没有包括财产这一项……这个遗漏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意义重大……如果存在一种自然的财产权利,那么欧洲殖民者所拥有一切财产,事实上就会受到怀疑。”──“而杰斐逊和他的同事一道,自1760年代以来一直都在‘获得’印第安人的土地。”这就是一切“真理”、“法律”、“秩序”、“权利”背后的动机。
   
   
   (017)
   “亚伯拉罕·林肯总统本人不是教会成员,在美国总统中是独一无二的,但在战争期间和在战争结束时,他却努力援引《圣经》。”──这就是国家主权随意处置思想主权的时候所体现出来的“淫威”。
   
   “富有的企业家都是教会成员和慷慨的捐赠者,他们对神学院、大学、慈善机构注入大笔资金,在他们的影响和监护下,神职人员和平信徒先知很难对(通过残酷甚至非法手段获得的)财富提出质疑。”──这就是国家主权对思想主权的淫威。
   
   
   (018)
   “1789年的法国国民会议颁布了《人权与公民权宣言》。”──之后不久,国民会议就开始带头策动大规模的恐怖屠杀,这是思想主权遭到国家主权窃取的著名案例;所谓“说尽天下漂亮话,干尽天下丑恶事”的对联,文革中的横批是:“如此党委”。
   
   
   (019)
   “拿破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声望以后,他知道,要想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声望,对待自己身边的重要人物就要像对待马夫都不如,这其中包括国会里的一些著名人物……暴君对其身边的人态度极为轻蔑因为他只把他们看作‘炮灰’。”──斯大林和毛泽东也是这样,他们在私下里完全是个流氓,但只有这样“把流氓进行到底”,他们才能控制革命团体内部的其他流氓和人渣群体。
   
   
   (020)
   “暴君所猜忌的总是好人而不是恶人,并且还常常害怕德行;他们经常想方设法阻挠他们的臣民成为有德之士,阻挠他们在胸襟的豁达方面有所提高,免得他们在无道的统治下渐渐不稳起来──暴君阻挠他们的臣民彼此建立友谊、享受友爱和平的利益,希望他们经常处于互相猜忌的状态,永远不能联合起来反对暴君的政权。”──在所以在现代中国,人民永远不能享有结社自由的权利。
   
   “暴君也想法使任何人不能获得权力和财富,因为他们凭他们的坏心肠来衡量他们的臣民;他们自身既然把权势和财富用在作恶的方面,也就唯恐臣民的权势和财富对他们不利。”──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臣民和他们实际上是一路货色,并时刻准备着取而代之;“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的心思,使得王冠与达摩克利斯剑(The Sword of Damocles)一样的危险,随时可能落下来切断统治者的“狗头”。
   
(2014/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