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第三部上“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十八章、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171)
   暴君们为什么在晚年会陷入疯狂的绝境?因为权力战胜不了青春。权力为什么战胜不了青春?因为青春乃是自然的、上帝赐予的,因而是最大的权力。
   
   “恢复年轻时代的气势”,这是独裁者的梦想;实现不了就只有杀人,杀掉一切比自己年轻的人──这是历史上所有大屠杀的终极秘密。我看穿了这个秘密,所以诸君也可以用我的眼光看一下,是不是历史上的大屠杀多是由老人或病人发动的?老人和病人自己没有了未来,所以也不想给别人以未来;好在执行他们的灭绝命令的人多是年轻人,于是打了折扣,使灭绝任务无法进行到底。
   
   
   (172)
   战争是剪除多样性的最佳途径,承平日久必定多生妖孽;在本质上,妖孽还是一种战斗力的过剩,是因为和平环境的压制而被迫展示出来的“和平的花朵”。
   
   
   (173)
   中国女人缠足裹脚,是为了阻止贩卖妇女儿童的“运输”,防止野蛮民族抢劫;后来野蛮民族进化了,发起了“天足运动”,终于把中国妇女抢到日本、苏联、欧洲、美国来了,抢到全世界了……有人说,她们“现在可都是自己个儿跑来的”;有人说,“不然,那是用思想抢过来的,用意识形态抢过来的。”
   
   
   (174)
   现代中国的腐败,是全民性的,已经无可救药,只有出现一个“忘我的王者”,才能走出民族的死荫;如果没有这样的王者,中国永远无法企及世界的一流,只能充当南美洲那样的角色,甚至连俄国都不如,其标志就是无法拿回中国的失地──有人说这种说法“未见什么新意,还是人治的嘛”;我说“法治都是从人治发展过来的;没有人,哪有法?全是腐败的人,怎有健全的法?”
   
   
   (175)
   这王者就是未来世界的种子──建立廉政公署、六亲不认、严格执法、从亲属开始动刀;然后一层一层的剥笋,最后才能贯彻到垃圾工人那里去;否则,首先光杀垃圾工,只能引起民愤和暴动。
   
   
   (176)
   克服万难而争取来的胜利,却往往是灾难性的,例如共产主义革命,农民帮助共产党,结果导致倾家荡产;例如两次世界大战,人民支持战争,结果自己肝脑涂地……我的意思是,要追随命运的启示,不可按照自己的心意强求什么;孔子的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还是可取的。
   
   
   (177)
   “王者宽容为怀”,那或是杀人结束以后的“赦免”,如阿育王;或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们的阿谀奉承、歌功颂德,例如文革的恐怖高潮里,阿谀奉承、歌功颂德也达到顶点,那时瑟瑟发抖的群众体会到了“毛主席真伟大,毛主席的什么都大”。“成王败寇”的成语,倒是清楚说明了注解了这一点:“王者宽容为怀”,不过那是文字狱的后遗症,或是幸存者的哀求。
   
   
   (178)
   政治是低俗的东西,其职能有如滥发纸币和“圈钱”;政治还是“用舆论导向进行国家诈骗”的活动。其收税的目的不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而是(用英夷莎士比亚的话)“把你的钱拿进我的口袋里”。
   
   
   (179)
   “得人心者得天下”──这样虚妄的口号落实到中国的现实里,就成了“挖出人心的衣冠禽兽最终得到了天下”:这就是从秦始皇到忽必烈、斯大林的丰功伟绩。
   
   
   (180)
   封建政治之所以比较克制,是由于具有地方自治的“制衡”格局,因此任何一方如果违反公认的规范,迟早会受到意想不到的或意料之中的制裁。而大一统格局,却只能造成蛮不讲理。
(2014/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